官场巨擘 正文 第五章 安排妥当

破阵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URL]  “黑衣,你这人好生不痛快。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那游魂回到阳世间,你尽管说吗。莫要在这里吞吞吐吐。”判官不爽,非常不爽。黑衣这厮也太矫情了,平日里磨叽点,咱可以当你是沉稳,现在都火烧眉毛,心焦如焚的时候你还这么样,不是存心给咱心里添堵?   是的,判官这会真的是很焦急。他可不想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黑衣,你这人好生不痛快。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那游魂回到阳世间,你尽管说吗。莫要在这里吞吞吐吐。”判官不爽,非常不爽。黑衣这厮也太矫情了,平日里磨叽点,咱可以当你是沉稳,现在都火烧眉毛,心焦如焚的时候你还这么样,不是存心给咱心里添堵?

是的,判官这会真的是很焦急。他可不想这突然冒出的什么枉死孤魂毁了自己辛苦一年的业绩。难得自己现在有机会独当一面,展示个人风采的舞台,出了这么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窝心事真是让人郁闷。

“老板,胆子放大些,思路放宽些,小黑我相信你一定能想到解决那厮的办法。”黑衣笑了笑,有些腼腆的看了一眼判官。他这人一贯谨慎,言语不多,落在判官这些所谓的高层眼中,多是认为这个下属为人过于宽柔,缺乏杀伐决断的果敢。

黑衣也不希望自己表现过于突出,引起判官这一阶层的管理者的注视,所以即使他与白衣在回转轮大殿的路上已经定策,决定由自己向判官提出建议,他还是用自己一贯的较为含蓄,沉稳的方式将自己的意图表达出来。

“打开时空之门?让那厮重生在前世?黑衣,你没有搞错吧?”判官彻底被黑衣这个近乎疯狂的建议惊呆了,他那肥厚的大黑脸愈加阴郁起来,平和的目光也在顷刻间变得格外锐利,两道寒光利箭般射向黑衣。

黑衣这厮还真是敢想敢说呢,怪不得他如此谨慎了。这一会儿判官突然又能理解下属刚才为什么吞吞吐吐,不是那么痛快的把话挑明了。

实在是时空之门关系重大。地府时空之门与天庭时空之门原本是一面合在一起的时光之镜,三千年前,神魔之战爆发。魔界巨擘逍遥子意欲借助时空之镜,穿越时空,前往混沌之初的时空,杀神兴魔。却不料,时空之镜竟在魔神争夺之中碎裂为二。碎裂时迸发的光束直接将逍遥子送到一个不知名的时空去为非作歹了,一场天地为之变色的神魔的大战也因此而落下帷幕。

自那以后,时空之镜自行化为天地间的两座时空之门。可这三千年来,天地间的两座时空之门从未曾开启过。无他,只因时空之门禁锢着魔界巨擘逍遥子。一旦,开启时空之门出现任何闪失,令逍遥子有脱身之机,且不说这个罪名判官背不背得住,就说逍遥子那厮若是重临此世,天地间只怕又要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黑衣的提议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判官犹豫了,他不能不慎重,地府滞留一个枉死的游魂,确实是有碍自己的业绩,说大一点,甚至可能受到一点天谴,但与其相比,这开启时空之门,将那个游魂送回逝去的前世,这。。。。。这怕是更为不妥吧?

“老板,我看黑衣这办法倒可以试一试。”眼见判官面色越来越凝重,白衣使者微微一笑。他清楚,此时应该轮到自己出面,为判官鼓气,帮他下决心的时候了。白衣原本就极善于迎奉判官,这会儿更是卖弄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一个劲的煽惑判官“老板,游魂之事,可大可小。现在您执掌地府,政令如山,业绩更是突出,天庭早晚会褒奖老板。可是,万一有人觊觎老板您辛苦做出的业绩,利用游魂这事,在天庭告您一个刁状。。。。。。只怕老板您辛苦一场,倒为他人做了嫁衣。还不如,狠下心来,咱偷偷开启时空之门,将游魂送回阳世间。。。。。”

白衣这厮是瞅准了判官眼下权欲渐盛,想要与阎王分庭抗礼的心态,明白告诉他,别看老板你现在做出一点业绩,在天庭得到一些人的赏识,可阎王爷真要弄起你来,只要有这么个由头,凭阎王爷的身份、地位以及在天庭广布的人脉,想要扳倒你简直是易如反掌。

这就是他开始的那句话,游魂的事情可大可小,就看有没有人想借此事打击你。若是判官冷静下来,用心思考的话,自是会发现白衣这厮话中的挑唆之意。白衣分明是借着判官对阎王不忿之情,肆意挑唆,刻意激化矛盾;尤其关键的是这家伙没安好心。是的,只要判官冷静下来,就会觉察到这件事情别有蹊跷。

将生死薄中没有注死的游魂擅自带回地府的是白衣。鼓动判官极力消弭这件事情影响的还是白衣。虽说是黑衣提议开启时空之门,但任谁都清楚这黑衣可是与白衣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

只要判官静心联系这一切,就不难看出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白衣在上蹿下蹦。可惜,此时的判官已经为白衣说动。判官有野心,现在虽然手握生死大权,执掌地府,但他总感觉名不正,言不顺。是的,判官他工作做的再出色,可头顶上不是还有一个阎王吗?这地府的业绩越出色,阎王得到的彩头越高,而他判官终究不过是阎王驾前的一位干臣。

不说取阎王而代之,最起码也要与阎王平起平坐。判官的野心并不大,他只希望自己能够名正言顺的执掌地府。这样的话,就不能容他有任何闪失。更不能授阎王任何把柄,否则只能象白衣刚才提到的那样,一切都不过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可这开启时空之门,若是出现闪失,只怕本官担当不起啊。”果然,判官动摇了,他被白衣的那番话打动了,“再说,这偷启时空之门之事若是为谛听知晓,奏报天庭,上峰责罚下来,本官如何吃罪的起?”

“老板,不会有任何闪失的。”白衣笑的更欢了,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谛听虽是圣兽,但它不是最喜老板的壶中之物?只要灌醉了谛听,由它开启时空之门,这一切的风险又何须老板去承担?”

这家伙,计划虽然漏洞百出,但却一环套一环,让本不喜爱冒险的判官内心情不自禁的生起侥幸之情。就是嘛,要真搞定谛听,由它开启时空之门,就算出了问题,不是有谛听扛着吗?谛听就算扛不住,它不是还有老大——地藏菩萨?

判官咧开大嘴笑了笑,问道:“那好,就按你们的意思办吧。本官现在去请谛听喝酒。”说毕,他站起身,摇头晃脑的走出转轮大殿,那娇俏可人的小蜜——王十娘凤眼狠狠瞪了白衣一眼,“今天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刚才老醉鬼可是真动了怒,要不是老娘。。。。。你小子怕是要有罪受了。”

白衣也不多做解释,悄悄在王十娘的翘臀上拧了一把,低声道:“去,盯紧点。把这事办成了,咱可是大有好处。”“知道了,放心,有老娘在,老醉鬼他玩不出妖蛾子。”

望着妖娆的背影,白衣淡淡一笑,对黑衣说道:“哥哥,你我大计已成,该去给陈浩那小子送“归元丹”了。”黑衣默默从胸口取出一个锦盒,递给白衣:“兄弟,这“归元丹”可是我地府至宝,阴魂服用可以培本固元,生人服用可以去腐生肌,有脱胎换骨之奇效。陈浩那家伙若是服下三丸“归元丹”,这阳世间就再也没有人能够与他抗衡了。”

转轮大殿外,战战兢兢的猴子一想到待会过完堂就要去孟婆那里领一碗“忘情汤”,心中就特不是滋味“哥们儿,你说有什么办法才能避开孟婆?”猴子希冀的目光紧紧盯在陈浩的脸上。

陈浩现在哪里有什么心情和他去鬼扯,看着阴森肃然的大殿,他心中更是觉得人世间太过无奈。先注死,后注生。一个人在活蹦乱跳的降临人世之前,生死已由天注定,一生的命运更是身不由己。。。。。。。

“陈浩,你近前来!”黑白双使赫然站在大殿外的台阶上向陈浩招了招手,白衣道:“游魂一名,男,陈浩,查其阳寿未尽,而为奸佞之辈妄加杀害,并焚毁其身。使陈浩有冤难伸,有寿不能享。转轮殿中议:开启时空之门,送其转回前世。”

白衣向陈浩宣告完毕,将“归元丹”取出,低声对他说道:“判官大人对你的遭遇深表遗憾,他为了聊表心意,特吩咐将此物赠与你。你可莫要小看此物,这可是夺天地造化,可令你脱胎换骨的至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