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名少女被传销组织骗至广东茂名

SHENYONGQUAN 收藏 0 132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3_23018_10223018.jpg[/img] 最近60名孩子的命运引起了大家注意,10月27日,公安部打拐办在公安部网站“宝贝寻家”栏目公布了首批已解救但未查清身份来源的被拐儿童的信息,这两天就陆续有几个孩子找到了自己的父母。 今天我们也来关注一群丢失的孩子,不过,和被拐卖的儿童不一样,这些孩子是年纪在20岁左右的女孩。他们的家长为了找回失踪的孩子,从全国各地不约而同赶到了广东茂名,可有的家长在这里已找了


150名少女被传销组织骗至广东茂名

最近60名孩子的命运引起了大家注意,10月27日,公安部打拐办在公安部网站“宝贝寻家”栏目公布了首批已解救但未查清身份来源的被拐儿童的信息,这两天就陆续有几个孩子找到了自己的父母。


今天我们也来关注一群丢失的孩子,不过,和被拐卖的儿童不一样,这些孩子是年纪在20岁左右的女孩。他们的家长为了找回失踪的孩子,从全国各地不约而同赶到了广东茂名,可有的家长在这里已找了20多天,仍然没有任何下落。这些孩子已经是20上下的成年人了,怎么会突然音讯全无?他们的家长又怎么全都跑到茂名找孩子呢?来看看我们记者的调查。


外出打工的女孩音讯全无,加入传销离奇失踪


10月24号深夜,在广东省茂名市的这家小旅馆里,记者见到了来自湖北潜江的漆贤伦,他来这里寻找她的女儿漆娟娟。


漆贤伦:“我是10月8号来,已经半个多月了。”


记者:“有消息吗?”


漆贤伦:“没有,没有任何消息。”


他叫张君太,来自河南,他来这里找她19岁的女儿张小颖。


张君太:“到处找,找不到。”


同样是在漆贤伦住的这家旅馆,我们还见到了其他几位来寻找孩子的家长。他们来到茂名都已经有十几天,但至今仍然都一无所获。


家长:“他妈妈在家头发都急白了。”


家长:“不找到,我们就不回家了。”


这些家长告诉记者,来找孩子的不仅是他们,其他的家长分散住在茂名市区的其他地方,加上他们总共有十多个人。那么,这些家长为什么都不约而同地来到广东茂名找人呢?他们的孩子到底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他们究竟会在哪里呢?


漆贤伦告诉记者,他的女儿今年24岁,在哈尔滨一所学校担任英语老师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今年暑假结束后,女儿的一个高中同学打来电话,说是在广东茂名有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待遇也不错,希望她过去工作。


漆贤伦:“就是到这边来茂名石化,茂名石化有一个,有一个行政的职位吧,叫她来看一看。”


看到女儿有些心动,又是熟人介绍,漆贤伦没有细想,便答应女儿去茂名看看。但女儿到达茂名的当天,漆贤伦就感觉她有些反常。


漆贤伦:“当时她电话老是打不通,打通了以后没人接,我连续打了半个小时都是没人接,后来她接了以后,她说她出去吃饭了,当时我也不知道这边什么情况,肯定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吧,当时也没有怎么在意这个事。”


感觉不大对劲的漆贤伦于是跟女儿提出要去茂名看看。但被女儿一口拒绝。


漆贤伦:“她说那么远你跑来干什么。”


女儿的一系列反常举动,让漆贤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10月7号,漆贤伦赶紧买了火车票赶到了茂名。但是,当漆贤伦找到女儿提供的工作地址时,了解到的情况让他大吃一惊。


漆贤伦:“我当时问的时候,那个门卫说,我们这个厂部,我们这个石化总部没有向外界招过工,没有这回事,也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孩子在我们这个地方,没有这回事。”


而这个时候,不管漆贤伦怎么打女儿的电话,要么打不通,要么始终无人接听。


漆贤伦:“现在几乎是大海捞针一样,确实太难了。”


追查传销窝点,线索断了又断


这些女孩子好好的工作不要了,大老远跑到人生地不熟的茂名加入传销组织,随后就杳无音讯。难怪他们的亲戚朋友会这么着急。


可是这些千里迢迢赶来的家长,想在茂名寻找一个失踪的女孩,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从定点蹲守,到走街串巷的搜索,他们想了各种办法,可孩子的下落仍然没有丝毫线索。这些家长能找回自己的孩子吗?


画面上的这个男孩名叫郑飞,今年21岁,他来这里寻找他女朋友小娇。


郑飞:“她今年20岁,湖北咸宁的。”


郑飞告诉记者,他和女朋友小娇是同学,之前在深圳一起打工。10月2号,小娇接到老同学谢蓉的电话,约她到茂名,然后一起老回家。在小娇到达茂名的当天晚上,郑飞就去了电话,但接电话的却是他们的同学谢蓉。


郑飞:“谢蓉说你放心好了,她在这边很安全,我当时心里感觉就不对,然后就继续打电话,然后打了一夜没人接,第二天我打了一天还是没人接,我就感觉这事情肯定很严重。”


郑飞感觉事情不妙,赶紧跟单位请了假赶到了茂名。但是半个多月过去了,他没有找到女友的任何消息。


郑飞:“没办法,这边的情况真的没办法。”


一种不详的预感始终萦绕着漆贤伦。女儿到底在茂名做什么?究竟怎么样才能找到女儿呢?漆贤伦首先想到的是向警方报案,但是从警方那里得到的反馈信息,让漆贤伦大吃一惊。


漆贤伦:“你这个案件是传销的,我们市里有一个专门的打传办,打传销办公室,这个地点设在市工商局,你到那边去看一看,你到那边去报个案,这样我来到他们的打传办。”


正是在茂名市打击传销办公室,漆贤伦碰到了来找他女朋友的郑飞,以及其他全国各地来这里找孩子的家长们,他们的遭遇都基本相同。


漆贤伦:“我就说我们都是找孩子家长嘛,我们是不是可以都聚在一起,住在一块,相互有个照应,找的时候人多嘛,可以相互帮助。”


从这以后,根据从公安、工商部门那里得到的传销人员作息时间和大概聚集区域,家长们每天都会三两个人一起,分头在茂名市的小区、公园、街道四处奔走寻找。希望能够找到一点点有用的线索。


漆贤伦:“我们都是5点钟开始起床,起床以后就到当地的公园、广场、江边,看到那个场景真是触目惊心,好多传销人都聚集在一起,一般都有30、40左右,他们都在那里拿个小本本,他们所记的东西,就在那里念,在那里喊,在那里叫。”


10月25号一大早,记者跟随漆贤伦和其他几位孩子家长来到了茂名人民广场,在一处水池对面果然聚集着几十个穿着白色衣服的青年男女。


漆贤伦:“有些人员就对着一棵树就这么吼叫,说你来干什么,发财的、赚钱的,真的像发疯一样这些人,好象中了邪。”


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除了自己到处蹲点找线索,漆贤伦和其他家长有时也会跟随茂名工商局打传队一起行动。


漆贤伦:“我们也跟着他们去,也希望在他们找的那个地方找到我们自己的孩子。”


尽管前前后后端到了10几个传销窝点,但是这些窝点里不仅没有找到他们的孩子,传销窝点里的情景们让家长更加担心。


漆贤伦:“我看到他们那个窝点里面,看到那个场面都很惨的,惨兮兮的,都是睡地铺,好多人都住在一起,男的一间,女的一间就这么混着睡,吃的东西,他们吃的东西就是从菜市场捡来的那些,那些别人扔下的东西,菜叶,真的好伤心的,当时我看到那些场景我看到,我的姑娘肯定也是在这个里面受着同样的罪。”


而来自河南的家长张君太接到的这条短信,更是让漆贤伦和家长们不寒而栗。


“老不死的东西,你女儿现在我手里,乖乖地把钱给我打到账号上!要不然老子天天折磨她,把她拉去做小姐。”


从清晨到深夜,从小区到街道,漆贤伦几乎转遍了茂名市区的各个角落。时间一天天过去,漆贤伦对于女儿的担心也在与日俱增。


漆贤伦:“她妈妈现在急得都生病了在家里,我在这里每天、每天基本上也不能睡觉,不能休息,整天就想着那个事很恐怖。”


尽管身心疲惫,漆贤伦还是每天拿着女儿的照片,在茂名的大街小巷四处打听。


群众:“这个女孩我们没见过,如果看到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群众:“没有见过。”


漆贤伦告诉记者,几天前,茂南区一家包子铺的老板说曾经见过他的女儿。10月25号下午,记者跟随漆贤伦再次来到了这家包子铺打听消息。


包子铺老板:“没看到过,这么长时间就没看到过,但我很留意的,从你给我那个相片看,我很留意的。”


这个老板还清楚记者,当时漆贤伦的女儿是从门面的左手方向的路上走进来的。根据这个信息,我们决定跟随漆贤伦去那个方向的居民区再看看。但就在这时,和我们一起的郑飞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郑飞:“她给她舅舅说她地址,那个卖的衣服,她手的左边是卖衣服的,右边是她的住的地方,她说都是农村的房子很破的。”


听到这个消息,郑飞显得非常兴奋。


郑飞:“我心里静下来了,起码人是活着的是吧,人没事。”


沿着一条小巷子,我们大约走了20分钟,来到一条热闹的大街,在巷子口对面就是我们所要找的服装批发市场。但是我们根本无法确认小娇居住的地方。


正当我们准备放弃寻找时,郑飞告诉我们,他看到了骗小娇来茂名的那个女同学谢蓉,郑飞迅速跟了上去。


为了不被发现,我们一直保持很远的距离,但这样以来,我们很快就跟丢了目标。尽管在这条路上,不断有传销的人走过,但再也没见到谢蓉的踪迹,一条重要线索又断了。


记者:“在这,那现在怎么办?”


郑飞:“你们要是先忙,忙其他的,我得把这个点盯死了,好不容易有点线索。”


记者:“你怎么盯点呢?”


郑飞:“我把那一片三层楼的都给他找过来一遍。”


尽管马上到手的线索,又断了。但这些找孩子的家长还是看到了一线希望。


现在各种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他们的孩子都是被传销组织骗到茂名的。而一旦到了茂名之后,这些孩子就失去了人身自由,被胁迫加入传销组织,继续欺骗更多的家人朋友。


家长们能否在茫茫人海中找回自己的孩子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