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巨擘 正文 第四章 地府游〈下〉

破阵岳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size][/URL] “判游魂一名,男,姓侯名哲,1972年生人,现年35,应暴死于荒野,现核对如实。先行羁押!”地府来的使者照本宣科的将笔记本上记录的事项与猴子核对无误之后,拍了拍猴子的肩膀,冷笑着说道:“走吧,乖乖的跟爷们后面回地府报到去吧。”   说实话,前来的这二位地府使者扮相非常时髦,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1.html


“判游魂一名,男,姓侯名哲,1972年生人,现年35,应暴死于荒野,现核对如实。先行羁押!”地府来的使者照本宣科的将笔记本上记录的事项与猴子核对无误之后,拍了拍猴子的肩膀,冷笑着说道:“走吧,乖乖的跟爷们后面回地府报到去吧。”

说实话,前来的这二位地府使者扮相非常时髦,一位身穿全套的白色西服,脚上一双白色皮鞋更是雪白锃亮,手上还戴着白色手套,与之相对应的那位则是全身黑色西服,黑皮鞋,气势冷漠,都懒得和猴子废话,拿眼角余光瞥了猴子一眼之后,根本就不吭气。

“二位老大,您看是不是错了?这里还有一位呢?”在地府使者眼皮子底下,猴子可不敢玩什么花活,小心翼翼的贴近身穿白色西服套装的使者,谄媚的说道:“老大,麻烦您查下,看看是不是还有一位。”

说话的工夫,猴子不忘转身问了一声:“哥们儿,你大号叫啥?”“陈浩!”其实在使者照本宣科之后,陈浩心中也挺纳闷,按说自己死亡时间可是先于这个侯哲,怎么使者根本没有提到自己?这人死之后,魂魄若是长时间不能轮回转世,可是要魂飞魄散,神形俱灭的。

想到传说中的神形俱灭,陈浩心往下一沉,这地府该不会将自己遗漏了吧?他的目光不由的急切起来,希望能从黑白二位使者的脸上看到点什么。

“没有。我这上面可没有,老黑,你那上面有没有陈浩这个人?”白衣使者冲着黑衣使者使了个眼色。“先带回去吧,去判官的生死薄查一查。”黑衣使者与白衣使者搭档几百年,相互之间的默契程度可谓是天衣无缝,见他神色有些怪异,心中自然有数,难得咧嘴笑了笑,很是客气的说道。

一行人,不对,应该是一行诸鬼,飘飘悠悠地就来到了冥界。白衣使者指着不远处的铁索吊桥对身后的侯、陈二人说道:“看见没有过了奈何桥,你们二位就算真正踏上黄泉路了。到地府过完堂,去孟婆那里领上一碗忘情汤,你们二位就可以等着轮回转世了。”

该来的终于来了。想到自己将来再世为人,重新踏上一条不知前尘的人生之路时,陈浩心中暗自怅然,但在这时候,他可是不会轻易流露出半点情绪,反倒是猴子在听到白衣使者言及孟婆汤时,不由的浑身一颤,眼中流露出一丝惧意。

“兄弟,你我二人将这身份不明之人带回地府,若是判官不喜的话,只怕难免又要受一顿刑法。”黑衣使者轻声提醒道。

白衣使者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哥哥,上次还不是办公室的那几个混帐的家伙,将生死表格全部填错,搞出一场偌大的闹剧,数年的时间,人间冤死惨死的少说也有数万之巨,结果还是咱这些往返于阴阳路之间的勾魂使者遭罪,被办公室那几位构陷,栽赃嫁祸。七组的那些兄弟到现在还在阴山脚下做牢监,受活罪。”

“怎么,你该不会想利用这个陈浩磨一磨办公室那几位的锐气?”黑衣使者马上领会了自己搭档的想法,赶忙摇头劝阻道:“上次人间那场炼狱,可是应运天劫的。就算办公室那几位迷糊,填错生死表格,也是在天劫数理之中。你可千万莫要逆天而行,违了天运劫数。”

“哥哥放心,我再浑也不会冒犯天条,革除鬼仙仙籍的危险去做那等逆天的事。”白衣使者指了指前方的陈浩,低声笑着向搭档解释道:“这个叫陈浩的家伙命星未断,待会判官那里肯定会有定论。但他的肉身已经让人毁去,复生的可能是微乎其微。哥哥只要和我一心,向判官进言,建议送他去时空之门,让他重生回前世,一切自然会因势而变。。。。。。”

“什么,兄弟是说你我二人向判官建议让这厮带着前生的记忆重生?”黑衣使者恍然大悟,使劲拍了拍白衣使者的肩膀:“真有你的,兄弟。高!实在是高!不过,就怕判官不会让我们哥俩钻这个空子。”

“判官好酒,待会儿让王十娘陪他多喝两杯。”白衣使者阴沉沉的低声笑了起来“陈浩这家伙身体过于单薄,还烦请哥哥莫要吝惜归元丹,最好送他三丸归元丹。”

“归元丹?”黑衣使者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兄弟,你真是好算计,这小子服下三丸归元丹,只怕在人世间要掀起好大一场风暴,判官这老醉鬼看来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彼此彼此,当年谁让他逼咱赶路魂使者去替人家背黑锅?这一回,咱哥们儿也让他尝尝背黑锅的滋味,到时,万一天庭震怒,革了他的职司,说不定会用哥哥接替判官一职。。。。。。。”这黑白二使相视一笑,各自脸上都露出几分极其淫贱的笑容来。

转轮大殿,今天判官心情不错,喝了两壶黄泉佳酿,身子有些软,靠在案桌上假寐,身后给他捶捏肩膀的王十娘轻双眼还微微有些惺忪。

判官冲着王十娘摆了摆手,道:“十娘,歇歇吧。黑白无常回来了没有?这两个鬼东西一出去大殿上就显得工人外冷清啊。”听他这话的意思,那外出公干的二位看起来甚为称他的心意。

随着人世间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这地府在某些方面也悄然发生了些许变化,最起码现在这靠在判官身旁搔首弄姿的王十娘也挂上了个秘书的称谓,原来负责登记轮回转生的书佐鬼差现在也被归纳在一起,统称“办公室”,甚至随着人世间科技水平的不断发展进步,地府里也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办公自动化革新。

当然,地府也不过是在形势上略微作了些许变化,真正根深蒂固的东西还是原封不动,照旧办理,就拿业务科室来说吧,勾魂一科、二科一直排到七科(也就是白衣使者对黑衣使者暗暗嘀咕的七组),但他们的职责却是亘古未变的,依然是负责拘索游荡在人世间的游魂。

改制中的地府,现在真正实权在握的就是掌控生死的判官,他的一支春秋笔是先定死期,后注生日,无论是山中老叟还是黄口小儿,哪一个也不可能在他的生死笔下逃脱。

见惯了风浪的判官,现在的小日子过得非常惬意,喜欢的话,就让贴身小蜜王十娘陪着自己小酌两杯,不高兴的话,就对手下羁押的恶魂凶鬼大施惩戒。

判官正觉得闲着无聊的时候,就听大殿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老板,今天的任务完成了,还是超额完成的。”感情,黑北二位勾魂使者踩着点赶回来了,白衣使者明显要得判官的心意的多,他人未到,马屁就送了上来:“老板,我可发现自从地府改制,由您打理以来,咱地府管理机构是职责明确,作风干练啊,咱这些办事跑腿的也麻利许多。”

“你小子别乱嚼舌头,地府是在以阎王为首的高级管理层具有统揽全局,驾驭全局的气魄和能力的情况下才能如此迅猛发展,可不是俺判官的功劳。”

酒醉心明的判官很自觉的将白衣使者的奉承话挡了回去。尽管从内心深处来讲,他对白衣使者的话深以为然,但并不代表判官就有胆量在明面上否定阎王,抬高自己。

黑白二使者是判官跟前用惯了的老人,对他的那一套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当下“呵呵”干笑着走近判官身前。

“本次出巡应带回游魂一名,侯哲。现超额完成任务,多带回一名,名叫陈浩。”白衣使者说笑的时候说笑,这谈及正而八经的事情的时候,脸色立即肃正起来。

“什么叫超额完成任务?咱这里好象没有这个超额的提法。”判官发觉自己有些跟不上白衣使者的思路。任何部门都提倡下属力争超出目标任务,包括引渡凡俗成仙,那都是越多越好,前提是保证质量。

但这地府却必须循规蹈矩,决不能提倡超额完成任务。地府的一切工作都必须严格遵循生死薄上的名单执行,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判官审慎的看了白衣使者一眼,心中颇为不满,这小子看起来有些恃宠而骄,竟然敢随意勾判世人的生死?不过他也是老于世故之人,脸面上自然不会显露出一丝不虞之色。

“白衣,你说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判官微微蹙眉,身侧的王十娘明显能够感应到他的身体微微有些发颤,心思机敏的她偷偷递了个眼色给白衣使者。

“老板,这事还真的上生死薄查一查,看看这位名叫陈浩的主死期究竟是何年何月何日。”白衣使者笑着说道:“属下原本是想助他复生的,可惜他的肉身已为他的仇家焚毁,所以只能先将他引回地府,听由老板发落。”

“真是穷凶极恶之徒!杀人焚尸,手段也太过残忍。”虽说成天和冤魂死鬼打交道,判官对杀人凶徒还是极为愤恨的。说话间,他从办公桌的抽屉内取出生死薄,慢慢翻阅起来。

“陈浩,男,生于1971年,应卒于2064年。”查到事主的死期,判官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指着生死薄对白衣使者说道:“果然是枉死之主。眼下还是要想方设法送他重返人世,否则天道循环,岂是我这小小地府可以承担的起的。”

“老板,我看陈浩是决没有机会再复生人世,只能暂时按游魂对待。”白衣使者装模做样的摇了摇头,双眼却不时偷偷瞥一眼判官脸上的表情。

见白衣使者似乎计穷,判官的眉眼锁的更紧了,象这样未至死期,却落得肉体毁灭,魂游四方的枉死之主,地府多少要承担点责任,若是能有办法让那厮复生,回人世继续享受他的阳寿,咱这地府也就太平了。

“老板,我倒有个办法,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平日里信奉沉默是金的黑衣使者罕见的开口了。不过他的神情似乎有些扭捏,不是那么爽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