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六集 封口 第26集 封口 七、封口锁心

秋林先生 收藏 6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天府洞里一阵骚动后大家恢复了秩序,陆续进入了洞内的大厅天廷。看得出这里被当年释兵时地路的爆炸气浪造成的冲击,当做椅子的树墩翻滚在四角,壁上的油灯和墙上的素描画洒落地面上。潘小梦把带来的汽灯挂在四周,东光把几支手电筒拧去灯罩,摆在前面的石台前。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洞里大致恢复了原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天府洞里一阵骚动后大家恢复了秩序,陆续进入了洞内的大厅天廷。看得出这里被当年释兵时地路的爆炸气浪造成的冲击,当做椅子的树墩翻滚在四角,壁上的油灯和墙上的素描画洒落地面上。潘小梦把带来的汽灯挂在四周,东光把几支手电筒拧去灯罩,摆在前面的石台前。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洞里大致恢复了原样,好像他们就是过去这里的主人。

占东东抚着石台感慨不已,就是在这里,爷爷和抗日班弟兄度过了二千多个不眠之夜;就是在这里,重机枪钢班制定了上百次战斗计划,然后从这里出发去战斗。突然,占东东一抬头大喝:“小峰连——”洞里刚才的鼎沸顿时静了下来,片刻迟疑后只听大飞一声呼应:“小峰连在此,向占班长报到!”占东东又喝:“三德连——”得龙拉着晓菲站到前面与大飞并排一个立:“三德连到!”接着占东东以占彪的口气按当年抗日班编制一个个点起名来,这些晚辈俨然也都会意地以当年爷爷的身份进入角色。

*************************************************************************


占彪摇摇头叹道:“封了口就等于把心锁住了……好吧!”接着他再一次向成义一字一顿地口授:“我抗日班官兵,为保身心安宁,在整风运动中,请不要参加讨论,不要写大字报,守口如瓶,远离政治,做好自己的本份工作——占彪即令!”

成义得令后马上率人到各地下“封口令”,出发时正是5月15日,后来他们知道了,就是这天中央有了变化,《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发到高级干部中,文中说:“之所以允许报纸发表鸣放言论,是为了让人民见识这些毒草、毒气,以便除掉它、灭掉它。”这时中央已经在调兵遣将,部署全国范围内的抓右派运动了。先前的“双百”策略是为了“诱敌深入聚而歼之”,其“诱”的对象则是占知识份子百分之十的“右派”——“一小撮反共反人民的牛鬼蛇神”。只是全中国的知识份子当时全都蒙在鼓里。

抗日班里的知识份子也不能说不多,一个是当年的60多名学生兵在抗战后都继续读书,另外抗日班官兵在抗战时期都学过文化,在小宝的督促下七、八年下来文化都不浅了。他们也算是解放后文化不高的解放干部群中的佼佼者了,甚至像赵本水都当上了铁道兵工程学院的教员了。但他们有过参加过国军的经历,对共产党对政府的看法多份客观的认识,如果要是让他们开口说话的话,一定会有产生更多的“毒草”。

占彪的封口令下达后让他们顿时警醒,抗日班传来的任何信息都是神秘的权威的。他们的感觉中彪哥的要求永远是正确的,是要无条件服从的,因为他们心中有着刻骨铭心的认识:彪哥是为他们好的,是和他们血脉相通的。一时间,抗日班人员本来在单位表现很积极的人突然失语,请假的请假,生病的生病。本来已经发过言的人也收回了自己的发言,或者急忙纠正,然后再无声息。甚至有人也在提醒着单位的至交挚友:不要问为什么,只要别说话。

十天后成义回来后小宝马上问他:“静蕾通知到没有?”成义一愣说:“小峰没有告诉她吗?”占彪急道:“小峰忙着建农场哪顾得上这种事,赶快给她打电话,直接通知她。共产党不会让群众鸣放太久的。”连着两天小峰和成义、小宝轮番打电话也找不到静蕾。眼看是6月2日了,占彪抢过电话打到杭州斜阳山庄:“阳子,你和莎拉最迟明天晚上前找到静蕾,告诉她想尽各种办法别发言,千万千万!”

静蕾在上海交大毕业后放弃了留在上海的机会,主动要求分配到杭州建筑设计院。成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大学生,当然是院里的业务骨干了。这时她已在重新设计爸爸与之同归于尽的那座廊桥了,要尽快地完成爸爸的嘱托。

对建国后开展的各种运动静蕾心里是有一定警惕的,她从不参加与运动有关的各种政治活动,这是占彪、小宝和小峰对她的影响。实在没办法集体参加时她都是静静地坐在角落里。这次整风运动开始后她依然是敬而远之的态度,三番五次的被动员参加座谈会但从不发言。对党十分信任的老院长甚至夜里打电话要她代表青年技术人员在会上发言:“不发言是不行的,你对帮助党整风抱什么态度?党叫你提意见,你提错了也没有关系嘛,你为什么不提呢?”但静蕾还是不为所动,说自己不懂。

后来院里把全院中青年干部集中到西湖旁一个招待所连续办三天座谈会,要每人为党提意见,这就是成义们电话打不通的原因。最后一天的下午,是专为没发过言的人召开的座谈会,静蕾这时不说也不行了。她认真想了下,本想说“对地主富农的子女不让入党入团是不公平的”但刘科长说过了,还想说“现在搞运动这种‘小汇报’的制度不太好缺乏道德”被张主任先说过了,还想说“三反五反和肃反时不应该让那么多人自杀”也被同事说过了……憋到最后整风小组长等不及了,发给几个没有发言的一张测试题,让没有发言的人现场答选择题。

静蕾打开测试卷,第一道选择题就让她不好下笔:“新中国成立后是不是‘党天下’?”这个“党天下”的概念是《光明日报》总编辑,后来被打成大右派的储安平刚刚提出的一个观点,说现在是一党专政,不利于国家的民主发展,当时石破天惊,动撼朝野。但静蕾她们这批年轻人第一次接触这个词,无法判断其涵义,有的人会理解为“共产党打天下”、“共产党领导天下”的意思。后来当时凡在这道题上打勾的人都被打成了右派。

就在静蕾百般无奈正要下笔打挑的时侯,满头是汗的莎拉冲了进来,一把拉起静蕾就往外跑,嘴里急切地说着:“你女儿在幼儿园中毒了,快点到医院不然就来不及了!”整风小组长见此等家庭变故也不好阻拦,谁能拿自己儿女生命开玩笑啊。桌子上留着静蕾未落一笔的测试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