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德利”事件始末:一场因分手引发的轩然大波

获悉杨某落网的消息后,近期以来一直生活在精神阴影中的闫德利及其家人十分欣慰。水落石出,轰动网络和现实世界的“闫德利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但其来龙去脉令人感慨。


点焦 “艾滋女”网上蹿红


闫德利出名了。


10月12日以来,一篇博文传遍各大网络论坛。发帖人自称“闫德利”,家住河北省容城县贾光乡贾光村永红路六号。为了证明身份,她公布了自己的身份证号和全家福照片。照片里的她,年纪轻轻,面容清秀。


她自称15岁遭继父强奸,17岁来北京闯荡,在歌厅当坐台小姐。与此同时,她在博客中还发布了大量个人的裸露图片和视频。随后,她又宣称自己得了艾滋病,说要把身上的艾滋病毒传染给不一样的男人,报复他们。她在文末列出了279个电话号码,声称这些机主都是与自己发生过性关系的男人,而且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她还将继续公布。“怎么着都是烂,那就烂到底吧,烂我也要烂出名。”博文中称。


博文顿时掀起轩然大波。有记者随即与容城警方取得联系。警方通过户籍信息查询证实确有闫德利其人。


身份证号、家庭住址、诊断证明,还有照片和视频,一切似乎都言之凿凿,板上钉钉。


博文在各个论坛置顶后,又迅速地被封杀、删除。但此时,闫德利已经多了一个名字——“艾滋女”。猜测、辱骂、恐慌,在网络上蔓延。有网友表示,希望能早点把被传染的人找到,防止病情扩散。更多的人开始在网上搜索闫德利的照片和视频。


波风 民警也在“嫖客”之列


被公布的279个电话号码也成为网民关注的焦点。


如博文所说,这些号码确为石家庄、保定、北京等地号码,但部分号码已停机。其中,容城公安局副局长孟贺安和贾光派出所民警的警务通号码竟也赫然在列。


“这几天,好几个骚扰电话,问我是不是闫德利的嫖客。”孟贺安非常愤怒,“我连见都没见过她,我的号码怎么会出现在279个号码当中?”


此前,孟贺安曾连续接到几条彩信,称“我是闫德利,你进入我的QQ空间,会有惊喜”,并附有浏览地址,但他并未在意。直到这279个号码公开后,孟贺安才接到下属报告:“你的号码上网了,不太好……”他打开那些QQ空间,看到了那篇博文。随后,他又收到嘲笑自己的短信:“哈哈,你出名了,一夜风流换来艾滋,等死吧!”


他希望联合其他278个被公布号码的人一起找到这个所谓的“闫德利”。


溯追 容城最早出现艳照


此时,艳照上的闫德利正在北京上班。之前,她的困扰只限于容城。


容城是一个只有25万人的小县城。闫德利的事早在八九月份就在坊间流传。


8月末,贾光村的村民便在村里捡到很多名为“河北容城县第一名妓闫德利及其家人”的传单。传单都是A4纸,上面文字称闫德利在北京做小姐,还以怀孕为名要挟与其发生关系的客人。传单上还有闫德利的彩色艳照,不堪入目。她的艳照也在当地人的手机中流传。


贾光村村民胡女士说,她原本打算给闫德利介绍对象。为此,闫德利还特地从北京回家来。但出了这事后,就放弃了。


8月26日凌晨2点,大雨瓢泼。两个点着火的燃烧瓶突然被扔进闫德利的家中。“砰、砰……”闫家正屋的双层玻璃被打碎。“我们就睡在玻璃底下,吓死了。”闫德利的母亲孙兰荣说。他们当即报案,但一直没有结果,闫家也没有再深究。“毕竟出了不光彩的事。想着过一段就好了。”


清澄 闫德利体检证清白


他们没想到的是,“容城出了个‘艾滋女’闫德利”的消息已经成为各大网站的焦点,这些艳照上传到了网络上,被疯狂地复制、转载、传播。小城打破了往日的宁静,闫家的小院里迎来了一批批的记者。


“帖子不是我写的。那些事都不是真的。”10月17日,闫德利第一次向公众作出了澄清。她称自己一直在北京从事正当职业,先是在化工厂工作,然后卖服装,现在是餐厅领班。


闫德利父母则直言肯定是女儿交友不慎。他们介绍说,去年3月,女儿交了一个男朋友杨某。杨某是北京人,已有妻小,而且脾气暴躁,因此家里不太同意女儿与之交往。今年6月,女儿跟他分手后,他就多次来闹,还打电话骂闫家人。老两口还提到,闫德利还求过杨某,“我求求你了,别往网上发。”


10月18日,闫德利即从北京返回老家容城报案。她向警方提供了捡拾到的161张印有“自己”不雅图片的传单,同时反映有人在互联网上散布相同内容的图片和视频。


她的矛头也直指前男友。“那些照片只有他有,他肯定是因为我跟他分手而报复我。”


闫德利于当天下午两点在县疾控中心作了一次艾滋病病毒检测。当晚7点半,检测报告出炉,证明其没有携带艾滋病病毒。闫家人都长长舒了口气。但心灵受到重创的闫德利情绪很不稳定。


堂兄闫国清说,他已经细问过闫德利了,网上那些事都是子虚乌有,闫德利这辈子“只有过两个男人,一个是杨某,另一个是她此前的男友”。


次日,闫德利的血液又经保定市疾病控制中心和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先后检测,检测结果都与县疾控中心的一致。


“我希望能对这个事件进行追查,还我清白,还社会一个公道。”闫德利哭着对记者说。


而孟贺安也把怀疑对象锁定为杨某。他回忆起杨某曾在容城与闫家发生冲突后,对贾光派出所的调解不满,告到县公安局,当时正是孟贺安本人接待的。临走时,杨某索要了他的警务通号码。


相真 一切由前男友所为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杨某。此前据闫德利的父母说,杨某在北京朝阳区某拆迁办上班。


10月20日,容城县公安局以传播淫秽物品罪立案。次日,容城县公安局在给北京警方发出协查通报后出动警力,在北京宣武区一小区将杨某抓获。


杨某承认这一切都是自己所为。


2008年3月,闫德利认识了已婚的杨某。不久后,两人同居。据闫德利当时的房东和邻居说,杨某有些凶,两人经常吵架。


今年春节,杨某将闫德利送到村外公路上,但没敢靠近闫家。不过,闫德利的父亲闫宝起看见后,还是按照当地风俗邀其来家吃饭。


就这样,杨某在闫家吃了两顿饭。闫家人对其印象不佳,尤其是闫宝起。


今年6月,闫德利提出分手。杨某不同意,对其百般纠缠,但遭到了闫德利的拒绝。8月初,杨某从中关村专门购买了笔记本电脑、上网卡、打印机、塑封机等设备,接下来便是打印散发与闫德利同居时的私密照,开博捏造事实,公布“嫖客”电话号码……成为掀起轩然大波的“艾滋女”事件的始作俑者。


提及为何要制出这样一场网络闹剧,看守所中的杨某痛哭流涕。他自称很爱闫德利,在闫德利提出分手后,他希望搞臭闫德利名声,致其无法嫁他人,只能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