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二卷 踏浪重飞 第二十五章 废铁也卖黄金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苏紫云的第二航空工业局位于圣约翰斯顿港的绿区南部,与海军舰艇工业局挨在一起。从位于城外山区附近的奥图夫空军基地赶到这里,就算是以平均100码速度行驶的跑车,也要花上近一个小时才行。

虽然这里是绿区内房价最低的地块了,但是“低”仍然是相对而言的,其实这里的总地价还是远高于内区与外区所有地皮价格相加之和(当然,那些地方基本是不卖的)。在第二航空工业局低矮的四层楼旁边一圈,都是高度在百米左右的灰色高层写字楼,把这座不知猴年马月建起来的白色建筑围得水泄不通,看起来就像热带雨林中被困在高大乔木阴影下的一棵瘦弱的树苗。其实,整个绿区都很有过去纽约的风范,只不过理想国80%以上的人是没有房子住的。

出于职业习惯,我一路上一直不停地向坐在前排的奥菲莉亚好奇地询问新生产的飞机的性能参数。可惜奥菲莉亚虽然冰雪聪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却偏偏是个半航空盲。她连实用升限和最高升限的区别都闹不明白,更别说解答我的专业问题了。我们问答半天,才发觉这根本就是鸡同鸭讲。奥菲莉亚无奈之下,拿给我们一份工程招标书权且给我们作为“参考”。

我和戴维斯如获至宝,利用接下来在市区里七绕八拐的大半个小时时间,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把这本不足五页纸的招标书翻来覆去研究了十几遍——不得不说,这给了我们以很大的鼓舞。按照招标书提出的要求,理想国的第一款垂直起降喷气式舰载战斗机要能够完全压倒敌人的舰载机——这个“敌人”自然指的是亚欧社会共和国。因此它必需要有15000米升限,1000公里以上的作战半径,1倍音速以上的最高速度外加5吨最大载弹量,还要配备功能强大的机载雷达已经拥有零距离起降能力等等等等,看得我们俩不由得心驰神往——如果这EL-1真的能达到这些性能,那倒还算不错。

“你们先不要太高兴,”奥菲莉亚适时地朝我泼了一盆凉水,“我保证这玩意一定达不到上面的性能。”

“你不是航空盲么?怎么就这么肯定呢?”戴维斯有些不服,这倒不是他对理想国的军方设计师们有什么特别的阶级感情,实属飞行员的必然反应——恐怕没有哪位老资格飞行员在开过F-18之后还想去开F-8的,更遑论这F-8还是缩水版。就算理智告诉我们“理想国是个神奇的国度”,但我们从心理上仍然不能接受,还想哪怕骗骗自己。

奥菲莉亚老于世故,自然知道我们这种心理,她笑了笑:“我当然能够肯定。放心,你们以后的重大使命可不仅仅是开开飞机这么简单,以后飞行员最多算是你们的副业……”她似乎还打算继续说下去,不过这时车已经停在了第二航空工业局的门口,所谓眼见为实,我俩立即撇下她跑了进去,她只好跟在后面。

第二航空工业局的主体建筑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办公楼,虽然不大,但装修得相当之气派。特别是正门的门框居然特意雕成了爱琴海式石柱的样子,门楣却学着古代中国建筑挂了个烫金大牌匾,上面用英文写着“航空二局”的字样,搞得相当不伦不类,也不知是不是建筑师为了标新立异而故意这样干的,还是这个时代就认为这样比较美观。倒是二楼的墙壁上有一个人头大小的弹坑,一眼就能看出是公社人用土制火箭“抗议”的痕迹,黑漆漆的一块钉在上面,反而带来了些沧桑的历史感。

不过大楼里面却是异常狭窄,特别是走廊,昏暗狭隘简直跟墓道差不多,估计大部分空间都留给办公室了,而且我找了半天也没看到紧急出口在哪里。不过奥菲莉亚告诉我,苏紫云他们现在正在后面的仓库里等着我们,并不在这里。

这座仓库是用来对飞机进行分析研究的地方。在从狭小走廊入这里后,眼前豁然开朗。巨大的空间内,大量支架、维修工具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散落在地上。不过我们的目光并没有在这些东西上停留——在仓库正中央才有我们感兴趣的东西。

“你们来啦。”苏紫云本来正站在那架原型机旁边忙活,见我们来了,立即示意大家停下手头的工作,把一架机身编号为NA-0001的飞机完整地展现在了我们眼前。

“哇……这……”我和戴维斯都被惊呆了。虽然早就有了些心理准备,但是那份招标书上的内容还是给我们带来了些先入为主的看法。而眼前的这架飞机,也太……落后了。简直是彻底让我们失望。

这玩意与其叫战斗机不如说是台技术验证机。整个机身相当狭长,两块窄小得不相称的三角翼连在机身上。飞机前后各有一个看起来相当粗笨的垂直喷口,按照比例估算,恐怕发动机占机体体积的百分比大得惊人。每一边的机翼下只有两个挂点,而且它还是机头进气的,鲨鱼大嘴似的进气道中间,安着一个小小的雷达锥,我觉得其全部意义应该就是宣布“我也有雷达哦”。总而言之,这玩意简直就是一架安上垂直起降发动机的F-86……我用幽怨的眼光看来苏紫云一眼,她连忙把发红的脸转向一边。诶,报纸电视广播上都吹了那么久了,不说多的你至少搞个雅克-38级别的也行啊,让这种玩意服役简直是在谋杀飞行员嘛!

“呃……你们也看到了……这个……实在是没有办法……那个……技术上瓶颈太多了,资金也被上面的人分得差不多了,连做空气动力试验的钱都没有……”看到我俩怨怼的表情,苏紫云感到相当不好意思,结结巴巴地解释起来。

“算了,我这下有心理准备了。”我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说吧,具体技术参数。”

“八个一,简直没话可说。”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是八个一?”

“唉,就是……就是……一架飞机一名飞行员,最高升限一万米,作战半径一百公里,留空时间一刻钟,带最多一吨弹药,一次性攻击一个目标。”苏紫云的脸色开始发黑,语气也怨愤起来,“归根结底,这些都要感谢BUB公司那些无视军事科技发展的家伙,我们连必要的技术储备都没有。”

“算了,反正我们也不指望这些玩意。”一旁的奥菲莉亚发出了尖锐的、夜枭似的笑声,“公司的饭桶们也不会管,反正只要能用来骗军费他们就满意了。这破烂单价多少钱。”

苏紫云尴尬地伸出五个手指头。

“五亿?”我试探地问道。

她摇摇头:“BUB军工分公司给它的开价是:50亿。”

靠!这个数字要是不能吓死在场所有人,至少也可以吓死一边了。至少戴维斯同志现在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天啊,虽然理想国的钱不值钱,但50亿好歹也等于21世纪的五六千万美元啊。真他妈的恭喜,这架废铁似的飞机售价居然比我以前驾驶的苏-33“海测卫”还贵两倍左右,几乎就是等重黄金的价钱,冤孽啊!

苏紫云偷偷瞟了几眼我的表情,突然大着胆子说:“李少校,我……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说吧。”

“你……愿不愿意暂时当一次试飞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