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麻山镇和桓山镇一样,都是在大煤矿的附近,而麻山煤矿也是一座大煤矿。李斌的目的是要夺取麻山煤矿,然后寻找机会再夺取鸡西。

天亮之后,李斌让肖柏统计了昨晚的战果,肖柏汇报说:“我们俘虏伪满军士兵两百一十三人,俘虏汉奸特务二十四人,俘虏伪保安队士兵一百零三人,俘虏伪警备队士兵一百二十六人,此外,镇政府警察有三十七人投降,镇长带着镇工作人员一共是四十六人也向我们投降。一共获得俘虏五百四十九人。”

“走,我们去看看这些俘虏去!”李斌对肖柏说道。

镇上的伪保安队兵营成为临时俘虏营,原本只能容纳一百三十人的兵营内挤进五百多名俘虏,显得拥挤不堪。

这些俘虏被分类关押,那些顽固不化的汉奸特务另外关押,战斗力最强的伪满士兵和其他杂牌伪军也分开关押,投降的镇长和镇工作人员则被关在条件较好的楼上。至于那些镇政府工作人员,很多都是文人。

镇长和镇工作人员还是比较爽快的,他们很痛快的就答应不再给日本人干活。

二十四名汉奸特务,是战斗力最强悍,身手最好的俘虏,不过他们也是最难以说服的。李斌苦口婆心说了半天,最后只有六名特务答应愿意加入义勇军,其余的人都顽固的表示要誓死效忠日本人。

对于那些死忠于日本人的铁杆汉奸,李斌只好下令处死他们。不久,十八名特务就被押送到刑场,被砍下脑袋。

不投降的特务是不能放走的,因为放走他们将会后患无穷。

两百一十三名伪满正规军的士兵,是一批训练有素的士兵。这些人虽然忠于满洲国,可是毕竟他们当中大部分人还是中国人。俘虏中,几个死忠于日本人的伪满军官早已全部被击毙,剩下的都是普通士兵。

李斌站在那些俘虏面前发话:“各位弟兄们!你们和我一样,都是中国人!可是小鬼子打到我们的领土上烧杀掳掠,欺凌我们的姐妹,杀害我们的兄弟,就连孩子们都不能幸免于难,可是为什么你们还要帮日本人卖命呢?”

那些俘虏都低头不语,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斌接着说:“各位弟兄们,你们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优秀战士,可惜你们站错了队伍!你们本来应该拿起枪来打日寇的!可是你们把枪对准自己的同胞!我真不知道,你们的父母会不会为你们感到脸红?你们的祖宗在九泉之下,又如何瞑目!难道,你们还想要自己的子子孙孙后代永远被人戳着脊梁说:‘看,这些汉奸的后代!’吗?”

伪满士兵更是说不出话来,然而,却有一名士兵站起来说:“长官!我不是汉族人!我是满人!汉人灭了我们的大清国,现在日本人帮助我们建立满族自己的国家!我当然要给他们打仗!”

紧接着,又有好几个士兵站起来说:“我们也是满人!”

李斌看了看,一共有三十九名士兵站起来。

洪彪大怒道:“满人?你们这些满人当年都干了些什么……”

话还没有说完,李斌就打断洪彪的话:“二弟,住嘴!”

说完,李斌走到第一个满族士兵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现在我们不说满汉之争的问题!清朝建立那么多年以来,你们满族人现在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员!你说日本人怎么,当年的甲午战争,日本人有因为清朝是满族人建立的朝代就不打你们了?难道日本人会因为你们是满人就不屠杀你们?”

李斌的话说得那几个满族士兵无话可说,接下来,李斌又继续说:“我这个人,你们几个满族人,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兄弟!如果你们不愿意跟着我,我也不勉强!这样吧,只要你们答应我回去后,不再加入伪满军给小鬼子卖命,我可以给你们一人一块大洋放你们走!不过不是现在,要等到我们消灭了鸡宁的鬼子之后才能放你们回去。至于要去要留,我是不会勉强的!”

那几个满族士兵面面相窥,过了一会,其中一个士兵问道:“长官,难道您真的不会处罚我们吗?”

“不会!满汉一家人,我为什么要处罚你们?只要你们答应回去后不再给小鬼子干活,我可以放过你们!”李斌说道。

见到李斌如此宽容,这名满族士兵说:“长官,我不回去了,我留下来和你们一起打狗日的小鬼子!”

另外一名满族士兵也说:“长官!我也不回去了!我妹妹被那些狗日的抓进慰安所,到现在音信全无,也不知道是死是活。长官,我也要留下来打鬼子!”

最后,三十九名满族士兵除了十五人坚决要回去的外,其余的二十四人都表示愿意留下来加入义勇军。

而一百七十四名汉族朝鲜族的士兵中,除了二十一名汉族士兵和五名朝鲜族士兵要回去之外,其余的一百三十八名士兵全部表示愿意留下参加义勇军。

处理了汉奸特务队和伪满军士兵的事情之后,李斌又来到那些关押伪保安团,伪警备队和伪警察的地方。

这些杂牌伪军中几乎所有的人都表示愿意投降加入义勇军,毕竟杂牌伪军地位很低,日本人根本就看不起这些人,挨打挨骂是正常的事情。而且,杂牌伪军还有一个外号叫“炮灰队”,一到了打仗的时候就是当炮灰。平时挨打挨骂,一旦得罪了日本人,很快就被送到煤窑去当了矿工,甚至被船运回日本当苦力。

正因为杂牌伪军地位低下,所以他们投降也快。

不过,杂牌伪军之中,能被李斌看上眼的人也不是很多,经过筛选之后,两百六十六名杂牌伪军中,有一百零七人被李斌留下来,其余的则发给一块大洋放他们回家。

从俘虏中,李斌获得了近三百名士兵,而镇上的老百姓当中,还有人前来应征当兵的,李斌又从中挑选出一百多人。

完成梨树镇的工作之后,李斌就换上便衣,亲自带上穿着便衣的方俊天,洪彪,黄花和可政等四人前往麻山镇南面的龙王庙山去对麻山镇进行仔细的侦察。

上了龙王庙山之后,李斌他们就拿出望远镜仔细观察山下麻山镇的动静。

“旅座,你看,这里看门的伪军和我们刚刚夺取的桓山镇和梨树镇完全不同!”洪彪放下望远镜后对李斌说。

李斌拿起望远镜看了看,只见看守大门的伪军全部是那种穿着伪满正规军军服的士兵!看那些士兵走路的样子,一眼就看出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

“妈的!看样子麻山镇还真不好打!”洪彪说了句,“这些伪军警惕性很高,恐怕我们的特种兵连混进城的机会都没有。”

“麻山镇是鸡宁通往哈尔滨铁路线上的一个要点,日本人加强戒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李斌说道。

说完,李斌又拿起望远镜看了看麻山车站,只见车站也是戒备森严,穿着伪满正规军衣服的伪军士兵同穿着关东军衣服的鬼子一起在放哨,来回巡逻。有的塔台上架设着伪军的马克沁重机枪,有的塔台上架设着日军的九二式重机枪。

站台上,那些杂牌伪军在这里简直就是当苦力,他们在伪满军和日军的刺刀下,正来来回回从一列停靠在站台边的货车上搬运货物下车。

“快看!那边有一列装甲列车!”洪彪放下望远镜后,他指了指车站内的一条岔道对李斌说。

李斌顺着洪彪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列“装甲列车”正静静卧在一条岔道上,其实那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装甲列车,只不过是由两节自带动力的铁路装甲车连接起来的串联铁路装甲车而已,车上有两门双管37毫米加农炮,另外车身上有多个射击孔,从外面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机枪。

这条铁路,是一条新修建不久的铁路线,是日本人为了掠夺中国资源而修建的一条铁路线!日本人通过这条铁路运来士兵和枪炮,再通过这条铁路线运出煤炭,铁矿,锡锭,铝锭等各种重要物资。

鸡西资源丰富,自然日本人就对这条铁路线戒备极其森严。

经过侦察,李斌发现麻山镇确实是重兵密集,这里有日军两个中队共计三百四十多人,汉奸特务队一百余人,伪满伪军五百人,伪保安队和伪警备队各有一百五十人,此外还有伪警察五十余人。

看了看戒备森严的站台,看了看由伪满正规军看守大门的麻山镇,李斌一时还想不出应该用什么方法去对付这些敌人。

本来李斌想要用强攻的方式去打麻山镇,但是他看了看铁路装甲车,马上就放弃了强攻的念头。

要知道,此时李斌的辎重队和骑兵连都还留在山中,九二式步兵炮和那门八八式高射炮都没有带过来,带来的只有迫击炮。

缺乏重武器,就很难进攻一座城镇。更重要的是那列装甲车。

李斌心中暗暗骂了句:“妈的,八八式高射炮带过来就好了!就那个乌龟壳,两炮就报销了它!”

李斌是明白的,高射炮完全可以打坦克,当然也能打掉装甲列车。可是现在,高射炮却没有带出来,被留在山中的辎重队手里。

没有可以击穿装甲车的武器,一旦攻击麻山镇的时候,鬼子装甲车一出动,那么义勇军将要损失惨重,而且毫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