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在还玩儿得动人民战争吗???(转载)

1151881663 收藏 1 88

摘自中国将军政要网





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一直是我军指导战争的神圣法则。79年对越反击战我们就动用了大量的支前民兵(抬伤员,运送米粮弹药)。探讨高科技条件下的人民战争的文章充斥着军报军刊和民间网坛。小布什攻打伊拉克时,中国国防大学教研室主任,军界理论权威张召忠教授依据人民战争思想断定巴格达必有惨烈巷战,伊国人人皆兵嘛。实际情况是,美军到巴格达旅游时,绝大多数市民选择了沉默。中国军界理论权威张召忠教授创作了天大的笑话。美军调侃说,中国军队由此高参指点迷津,则中国军队不那么可怕了。

听说,美军不怕解放军现代化,只怕解放军毛泽东化。难道美军现在真的连解放军毛泽东化也不怕了吗?

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曾自豪地说,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对我军的战略战术一清二楚,他们组织专家研究我们的作战原则,还把十大军事原则印发给连以上军官研读,幻想以此提高战力,但这一切努力都是枉费心机,徒劳无益的,因为我们的一切战略战术和作战方针都是建立在人民利益的基础上的,因而最广泛地获得了人民的支持和拥护,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能做到这一点吗?时下军界当红明星刘亚洲将军认为,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是战无不胜的,“人民愿意为战争付出牺牲”,“至今无人能解”(引号内的文字为刘亚洲原话)。人民支持和拥护。人民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军队缺人,则“妻子送郎上战场,母亲叫儿打东洋”;前方粮弹吃紧,则“淮海战役的胜利是老百姓用手推车推出来的”(陈毅语)。正因为人民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所以人民战争思想战无不胜,“至今无人能解”。刘亚洲将军把“人民愿意为战争付出牺牲”视为人民战争得以进行并取得最终胜利的第一前提,应该说他触摸到了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的实质和内核了。相比之下,笑星张召忠看见萨达姆战前给民众发枪就料定巴格达必有惨烈巷战,其思维只在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的外在表现形式区域徘徊而已。

“美军怕解放军毛泽东化”中的“毛泽东化”,不是笑星张召忠所理解的战前给民众发枪,然后全民皆兵,杀奔战场。这个版本的人民战争美军是不怕的。真正让美军惊恐万状的“毛泽东化”,应该是刘亚洲版的“人民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美军是否怕解放军毛泽东化,关键不在于解放军使用什么战略战术,不在于解放军玩的是不是叫做人民战争,而在于人民愿不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人民才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呢?

自私乃人之天性。人民愿不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那要看这样的牺牲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以极值不值得去牺牲。

战争年代,共 产 党有一项最得民心的政策——平分土地。共 产 党出现之前,中国农村80%以上的人没有赖以生存的土地。现在,共 产 党让他们第一次当上了地主,第一次成为土地所有者(共 产 党政府还给他们发了土地证)。国民党军队杀过来,要剥夺他们刚获得的个人财产——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意味着他们又回到从前,过着天天面对死神的悲惨生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上战场谁上战场?如此,我们便不难理解“妻子送郎上战场,母亲叫儿打东洋”(抗战期间,共 产 党虽不施行平分土地政策,但搞减租减息,广大农民还是得到了很大实惠了的),不难理解陈毅的那句名言“淮海战役的胜利是老百姓用手推车推出来的”,不难理解国军士兵被俘加入共军后判若两人:前者贪生怕死,后者视死如归,不难理解朝鲜战场上我军的英勇牺牲精神。毕竟,支持和拥护共 产 党军队就是支持和拥护自己。为保护自己的财产利益(土地)而牺牲生命,值!

不但广大农民支持和拥护共 产 党,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城市知识分子也心向共 产 党,也有农民一样的拥共情结。城市知识分子是不需要土地的,但他们需要民主,自由。他们认为只有民主自由才能让他们的聪明才智发挥到极限,才能赢得更多的个人利益,才能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蒋介石搞一党专制,特务遍及全国。国统区哪里还找得着民主自由的影子。就象今日之台湾(台湾号称亚洲的“民主模范生”)一样,那时共 产 党高调大批独裁专制,大谈民主自由,则共 产 党是当时中国的民主模范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的副主席中,民主党和无党派人士所占的比例比共 产 党人还多。可见当时共 产 党大树其民主大旗并非虚晃一枪。因为对共 产 党谈论的民主自由充满绚丽的想象和美好的期待,许多知识分子当即走进共 产 党军队中,连远在天边的邓稼先们也心动归国,加入共 产 党队伍。

别跟我说烈士们是为了什么“美妙主义”,为了什么“远大理想”,为了什么“崇高信念”而牺牲。我只想说,如果他们的牺牲确实展现了崇高. 神圣和纯粹的精神境界,那也是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下,自私自利的原始动机与崇高. 神圣和纯粹的精神品质和谐地象水与乳一样交融在一起的结果。或者可以这样说,在自私自利的原始动机的强烈驱使下,烈士们完美地完成了崇高. 神圣和纯粹的终极表达。利己只要不以损人为前提,我们就不应该把它当做恶来界定和批判。国家宪法不是明文规定保护合法的私有财产么?而私有财产就是自私自利的主产品,保护合法的私有财产就是保护非害他性的自私自利。自私自利的副产品可能是爱国,慈善,爱心,增加就业,为地方经济发展作贡献等。对私企来说,没有自私自利的原始动机就没有企业的发展壮大,没有企业的发展壮大就不能有力地表达爱国,慈善,爱心,增加就业,为地方经济发展作贡献等利他意义。利己是利他的原动力。不理解这一点,你就无法欣赏由“无利不起早”的自私利益驱动所催生的牺牲的自然美. 崇高美. 神圣美和纯粹美。

后来的历史政治教科书谈到战争年代中国人民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时,完全抛开“无利不起早”的利益驱动机制,抽象地大谈特谈什么由于共 产 党的有效的组织宣传,人民觉悟提高了,有了为共产主义事业而献身的精神。刘胡兰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时还不是共 产 党员,但为了证明她的牺牲与“无利不起早”的利益驱动机制毫无关系,就追封她为共 产 党员,以此确保牺牲动机的崇高. 神圣和纯粹:既然是共 产 党员,也就有了为全人类的解放而献身的精神。这种游戏我们现在还在玩。1989年**期间,一个普通战士(尚未入党)被糊涂民众围攻,他硬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最后被活活打死,死后被追封为共 产 党员。看来,我们已经习惯于这样一种思维定势了:崇高的牺牲必有崇高的动机,“无利不起早”的利益驱动不是崇高的动机;具有崇高. 神圣和纯粹的动机才能完成伟大的事业。这种思维定势要求人们把只有神仙才能做得到的崇高. 神圣和纯粹的道德品质当作人生追求。

其效果如何呢?请看以下分析。

国民党的建军思想脱胎于苏联红军黄埔军校就是在苏联人的帮助下搞起来的。国民党军队中也有政治部,也有专门管思想政治工作的“政委”(他们叫做政工师),他们控制着全国绝大多数宣传资源(包括报纸,杂志,书籍,广播电台,印刷厂等),还拥有共 产 党不可望其项背的人力资源:共 产 党政委大多是小学文化程度,而国民党政工师大多是高中文化程度。单考说服艺术或骗人本领,共 产 党政委绝对考不过国民党政工师。国共战争中,国民党强大的宣传机器(包括政工师)一日不停地灌输“为党国而战”,“为三民主义不惜玉碎成仁”;对日作战,国民党政工师也没少高唱爱我中华,结果如何?战斗力提高了吗?国军战士视死如归了吗



其效果如何呢?请看以下分析。

国民党的建军思想脱胎于苏联红军黄埔军校就是在苏联人的帮助下搞起来的。国民党军队中也有政治部,也有专门管思想政治工作的“政委”(他们叫做政工师),他们控制着全国绝大多数宣传资源(包括报纸,杂志,书籍,广播电台,印刷厂等),还拥有共 产 党不可望其项背的人力资源:共 产 党政委大多是小学文化程度,而国民党政工师大多是高中文化程度。单考说服艺术或骗人本领,共 产 党政委绝对考不过国民党政工师。国共战争中,国民党强大的宣传机器(包括政工师)一日不停地灌输“为党国而战”,“为三民主义不惜玉碎成仁”;对日作战,国民党政工师也没少高唱爱我中华,结果如何?战斗力提高了吗?国军战士视死如归了吗?国民党也玩崇高,玩神圣,玩纯粹,但最终还是败给共 产 党了。国军落败,最根本一条原因乃是国军战士没有能够从他们所必须效忠的国民党政权那里获得实实在在的“无利不起早”的利益。国军战士最清楚,政工师所说的崇高. 神圣. 纯粹很美很美,但救不活他那快要饿死的弟弟妹妹。共 产 党方面,即便没有政委指导员作宣传鼓动,分到田地以后,老百姓也会在心里说:真好,以后我这条小命就交给共 产 党了!

通过以上论述,现在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小结论:人民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的第一前提是,他们已经从统治者那里获得足以让他们愿意用生命来保卫的利益。第一前提有两层含义,一是从统治者那里,人民已经获得利益;二是已经获得的利益是很大的,大到人民愿意用生命来保卫。那种认为只要不断强调人们很难真正做到的崇高. 神圣. 纯粹的道德说教,就可以让人民心甘情愿地去牺牲自己的一切的思想是十分有害的。其危害性在于,它遮蔽了决策者远望的目光,导致统治者迟迟不肯让利于民,迟迟不肯让人民获得足以让他们愿意用生命来保卫的利益,一旦强敌犯境,人民只愿做观众,而决不愿做战士,即使被迫做了战士也绝不愿意为国牺牲。

人民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的第二前提是,最高统治集团也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为了战争的胜利,毛泽东失去了6位亲人。即使在最危难的时候,毛泽东也不会把共 产 党中央迁往苏联,在遥远而安全的异国他乡指挥战争。即使在最危难的时候,毛泽东和贺子珍组成的家庭也是扎根在红色苏区,毛泽东和江青组成的家庭始终扎根延安。1947年,蒋界石以数倍于共军之绝对优势重点进攻陕甘宁边区,因为毛泽东的安危事关中国革命成败,他的同志们建议他撤到安全地区去。毛说,我们这里危险一点,其他根据地的压力就减轻一点。毛泽东是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的。所以我们说,毛泽东,他玩得起人民战争。五六十年代,亚非拉一些小国的职业革命家见毛泽东玩人民战争玩出了一个新中国,也想依样画葫芦。但他们的指挥中枢却建在中国,中央要员及其家庭子女也全在中国,如此摇控指挥遥远祖国的人民战争,结果少有成功的。阿拉法特在起义前曾到中国“学习”人民战争(有报道说他曾向周恩来请教可否起义以及怎样起义,起义军战略战术等)。起义了。前方将士流血牺牲,他老兄把妻子儿女送到巴黎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他所领导的巴勒斯坦“人民战争”十足一个“四不象”:巴勒斯坦武装力量说是民嘛又不象民,说是兵嘛又不象兵,说是匪嘛又不象匪,说是恐怖分子嘛又不象恐怖分子。三四十年过去了,还无法看到隧道尽头的暑光。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至今无人能解”一点不假,但并不是每一个团体每一个领袖都玩得动的。

下面,我们就以人民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的两个前提条件为标准来量一量当今中国是否玩得动人民战争。

第一,如今的中国公民是否已经从统治者那里获得了足以让他们愿意用生命来保卫的利益?

第二,如今的中国最高统治集团是否也愿意为战争付出任何牺牲?

如果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那么,现代中国也玩得动人民战争。如果至少有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则绝对玩不动人民战争。

到底玩得动还是玩不动,答案不在报纸上,答案不在电视里,答案不在军事论坛里。

这个答案啊,它藏在老百姓心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