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99节:战争奇观

平山大侠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99节:战争奇观 1884年8月19日,法国驻大清国代理公使,向清政府提出了勒索8000万法郎巨款的最后通牒,遭到清政府拒绝后,8月21日,法国政府下令孤拔准备开战,同时下令驻京代理公使撤收国旗,关闭使馆离京返国。这明明是宣战的重要信号,但是清政府却熟视无睹,依旧是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99节:战争奇观


1884年8月19日,法国驻大清国代理公使,向清政府提出了勒索8000万法郎巨款的最后通牒,遭到清政府拒绝后,8月21日,法国政府下令孤拔准备开战,同时下令驻京代理公使撤收国旗,关闭使馆离京返国。这明明是宣战的重要信号,但是清政府却熟视无睹,依旧是醉生梦死,昏然度日。——平山大侠


在距省城福州20公里,离闽江出海口40公里的闽江下游,闽江支流白龙江和乌龙江交汇点的左岸,有一块浮礁形状若马,因此这一段江面又被称之为马江。过了这块形状似马的浮礁,距离出海口30余公里,便是马尾港。它是福建的重要屏障和主要通商口岸。它既是福建海军的大本营,也是中国海军的摇篮。中国最大的造船厂和最早的海军学校就建设在此地。

它的区位优势突出,战略地位重要。由此北上可达浙江、江苏、长江口; 南下直通广东、海南、香港,诚为南北海上交通的关键枢纽。所以,自古以来,它就是海上进出福建的重要门户和过往舰船的天然良港。因此,法国人极具战略目光,一眼就死盯住它不放,必定要攻占它作为外交谈判,捞取巨额赔款的抵押品!

马江水面虽然平阔,但是江面上岛屿密布、环境复杂、江水又比较浅,最深处也不过12丈,容易布防。如果陆海统一指挥,构建成联合防御的体系,海上外来之敌是很难攻入闽江的。

然而,法国远东舰队却好似旅游观光、闲庭信步般的开进了马江。老牌殖民帝国——法国,对国际公法是烂熟于胸的,甚至可以说是倒背如流。但是,他们不仅公然地蔑视、践踏国际公法;而且还阴险地玩弄、糟蹋国际公法。他们利用大清国官员们不知国际公法为何物的愚昧; 利用大清国朝廷上下求和心切、惧怕战争的心态; 打着游览、观光的幌子,堂而皇之、大摇大摆地将军舰一队接一队地开进马江。而福建省的大员们还下令各有关衙门,给予友好款待,使侵略者们受到礼遇,还派出引水员引导法舰,避开急流险滩、暗礁沉船,一路上若无其事、平平安安地沿江上朔。

本来,利士比和巴德诺是反对中方引水员来导航的,他们心怀鬼胎,怕暴露不可告人的阴谋。而孤拔却不以为意地说:“这样不是更好吗?!不正显示出我们的和平诚意嘛?!我们法兰西帝国与中华帝国一样,也是文明礼仪之邦。不要忘了——航海、海关、驻在国等有关法规和条款,都明文规定了:军舰进出他国港口,必须由主权国家的海关引水员,引领导航。况且马江航道确实复杂,我们并不了解航道的深浅和水文状况。诸位没有看过福州地方志的记载吗?马江‘层峦复嶂,暗礁跑沙; 有山皆石,天险著名’。 借中国人的邦助,我们可以更多地掌握马江与当地的水文、地理等形势情报,何乐而不为呢?!”

巴德诺醒悟过来,由衷地叹服道:“继续欺敌!司令官阁下不愧是古往今来,首屈一指的欺敌大师!”

引水员是一个很健谈的年青人,他上了法国远东舰队的旗舰“伏尔他”后,很认真负责地履行职责。同时由于上司有交待,要友好热情地服务。所以他对法国人表现得也很恭敬,有问必答。

法国远东舰队的数艘战舰,在中方引水员地指挥下,鱼贯进入闽江出海口,溯流而上。沿江10余里都是高山峡谷,炮台林立,严密地控制着江面。

孤拔、利士比、巴德诺三人与引水员并肩站在舰桥上,一边仔细观察沿途的情况,一边指天画地热烈地讨论着。

忽然孤拔指着南边一处地方问:“引水员先生,那里象是一个港湾?”

“是的,司令官阁下,那就是梅花港,可以通行外海。不过现在已经被沉石堵塞,不能通航了。闽江出海口仅仅保留了北海道,我们现在走的就是北海道,北岸那个小村庄,名叫屯头村。”

孤拔听了,立即打开地图,急急地在上面画符号,进行标记。

从望远镜里,利士比看到南北江岸上炮台的克虏伯大炮的炮口正指向江心,遂问:“引水员先生,那两处炮台叫什么名?”

引水员答道:“阁下,这就是号称为‘闽江锁钥’的北岸长门炮台和南岸的金牌炮台。两处炮台遥相对峙,宽不及里,为入港第一要口。长门炮台东北的馆头,又是长门的屏障,控制着长门的侧后,战略战术地位十分重要,如果馆头失陷,则长门必溃,省垣震动。”

孤拔、利士比、巴德诺三人听了,互相挤眉弄眼,彼此心照不宣,孤拔又在地图上写写画画。

巴德诺看见前面江面上突然宽阔了许多,叫道:“好大一处湖泊。”

引水员笑道:“阁下,闽江至此宽达10余里,港阔水深,因为江中有一巨石形状若马,所以闽江的这一段,又叫马江。又因为水面宽阔,好象湖泊一样,也称之为马尾湖。这里可以驻泊大型舰船,确为良港。

阁下请看,前面不远处就是马尾港了,贵国军舰此行的终点也要到了。”

“再往上游是什么地方?”孤拔忽然问。

“再往上游就是林浦,距省城不过数十里,为福州至马尾间的要冲。”

伏尔他等法舰驶过岸上的炮台,在福州造船厂下游不长的江面上,法舰选好了驻泊位置,抛锚定位后,保持着有利的攻击阵位,进可攻、退可撤出闽江,返回大海。

此时英国、美国海军,各有2艘战舰驻泊在马尾港,这一天两国海军闲来无事,聚在一起喝茶、抽烟、饮酒、聊天,一位美国海军军官叫嚷道:“诸位,不知你们注意到了没有?马江上出现了奇怪的现象!

中法两国海军20余艘军舰同聚一港,相伴锚泊,这种战争奇观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哪!真是叫人大开眼界!这种景象也只有在古老的大清国才能看到,而且还是百年不遇呀!”

一席话顿时挑逗得众人积极、热烈地参与,人们就此纷纷各抒己见,还发生了激烈地争论。

“中法两国陆军枪炮齐鸣,大打出手,血流成河,而海军却袖手旁观,无动于衷,虎狼同眠的现象,自有海军以来,实在是绝无仅有的咄咄怪事!”英国一位中年海军军官嘀咕着。

“法国人这是公然违背国际公法,凭什么我们美英两国只能停泊2艘军舰,而他们法国人天天都有军舰进港?!”

一位年青的美国海军军官,气愤难平地喊叫道。

“什么国际公法?在法国人面前是苍白无力的!只要战争需要,他们可以象垃圾一样,把它随手扔掉。”

“诸位还看不出来吗?法国人在策划阴谋!一个惊天骇世的极大阴谋!!”

“这么说中国人要吃亏了!要吃大亏了!!”

“我们怎么办?提醒中国人嘛!”

“不!我们什么也不要做,保持中立,静观事变。”

“倘若真打起来,谁胜谁负,还不好断言呢!”

“何以见得?”

“这不是明摆着的嘛!法国人是在福建海军窝里边,就算是战舰对攻占了优势,他们能全身而退吗?沿途那么多炮台是干什么的?是吃素的吗?!”

“啊哈!阁下是盼望着追赶高卢母鸡的屁股吧?!”

众人哄堂大笑。

然而,法国人却没有时间去笑,他们懂得笑在最后的道理。法国远东舰队的军舰集结得差不多了,孤拔随既喧宾夺主地发号施令,向中方下令:不准停泊于港内的舰艇出入并改变泊位; 不准在港内沉物、布雷及构筑防御工事; 不准岸基炮台大炮对准港湾; 不准鱼船和商船在马尾港停泊和活动,否则即是宣战!

由于大清国听任宰割,放弃了一切可以采取的应变措施,限制封锁航道的战术行动,法方一直保持着进退自如的有利条件,双方舰艇比邻而泊,近在咫尺。

福建海军广大官兵,也没有笑,他们心内如焚,根本笑不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