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金门

yingean 收藏 34 2172
导读:喋血金门

喋血金门

1949年10月24日晚22时,金门对岸的厦门莲河、大嶝、澳头海滩。齐集上百艘漕运帆船,还有大大小小的舢板不计其数,上面整齐地站立着我军身穿土黄色军装的战士,共计28军82师244团、84师251团和29军85师253团三个团八千多人,插在船边的火把忽明忽暗地照在他们年轻而严峻的脸,和他们手中的钢枪。船上鸦雀无声,只有海浪声和呼呼的西北风声,再有就是风卷着军旗啪啪作响。战士们已经饱餐战饭、养精蓄锐,只等一声令下,就升帆起锚,解放金门!本来还有六个团同时出发的,但蒋军败退时,已经抢走和烧毁了大量船只,还有些船家不愿意自家的船被征用,都找些无人岛礁藏起来了,这些船已经是我28军当时的全部渡海家当了,剩下的六个团只好在海滩待命,等船只回航后作为第二、三梯队出发了。

此刻在离海滩不远的28军指挥部里,28军副军长肖锋正在作战室里踱来踱去,当时28军军长朱绍清在上海治病,政委陈美藻治理福州,参谋长也不在位,军事主官只有副军长肖锋一人,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进攻金门的前线总指挥员,直接向10兵团司令员叶飞负责。肖副军长踱到作战室的屋角,那里垒着20多坛好酒,那是他特意派人买回来,准备庆功用的。肖副军长看着这些酒坛,露出了不易察觉的一丝微笑,他仿佛见到了5、6个小时后大家喝着这些酒狂欢的场面。他对这次战役是充满信心的,他们10兵团从济南战役开始,平山东,扫淮海,跨长江,克福州,一路势如破竹、战无不胜,10月20日接到进攻进门命令的肖锋到福州向叶飞司令员提交作战计划的时候,叶飞司令员把计划书往桌上一放,激动地对肖锋说:“看来大陆再也不会有什么大仗打了,你们28军就扫个尾吧。有些人对兵团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们觉得有些眼红,我就对他们说进攻金门本来就是28军的任务,没什么改变了。我是充满信心的!”司令员的鼓励更让肖副军长热血沸腾。回到厦门,为了鼓舞士气,他特意派人买来庆功酒分发到各师各团,在本来已经很挤拥每艘战船上装上好几箱新版的人民币和几口生猪,让勇士们胜利后也能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他还着重交待必须带上办公用的桌椅和用品,过两天,金门县人民政府就可以挂牌办公了!身兼福建省军管会主任的叶飞司令员连金门县长都已经任命了。

24日中午,肖副军长主持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作战会议,会上82师师长钟贤文说:“这是我们解放大陆沿海的最后一仗,可不能打坏了。”244团团长兼政委邢永生说:“有情报显示,从潮汕出发的敌胡琏12兵团可能要增援金门,要是胡琏真的来了,敌人增兵了,还打不打?”85师师长兼政委朱云谦说:“是不是建议兵团推迟战斗?”三十三岁的肖锋不免迟疑。他从未打过败仗,人又比较好面子,从不给上级提意见。他认为:在作战问题上,向上级提意见不宜再三再四。你总提意见,和上级想不到一块去,这上下级关系怎么处?何况胡琏的12兵团早在淮海战役的双堆集战场上已经惨败于我10兵团在内的华东野战军了,他自己也身负重伤,差点死了,这次就算他真的来增援也只不过是败军之将,不可言勇。再有,叶飞司令员亲口对他说,据可靠情报,胡琏的12兵团目前只在海上游荡,没有增援金门的意思,这老狐狸肯定是被解放军打怕了。于是他在会上就定下了24日晚23时按原计划行动。

这时桌上的行军闹钟响了,时间正是23时,肖副军长信步走到早已接通了各作战单位的电话前,拿起话筒,用坚定而低沉的声音下达命令:“现在我命令:各单位按既定方案行动,登船部队出发!”

为了不让对岸的金门守军察觉,当时下达出发命令没有发射信号弹,无线电也在缄默中,传令兵乘着吉普车沿着海滩一路开过来,吹着哨子,舞动着手中的信号灯,这就是出发的信号!一时间海上千帆竞发,凛冽的西北风把战船吹动得如离弦之箭,船队兵分三路:徐博团长率领253团作助攻直取湖尾;邢永生团长兼政委率领244团作主攻向垄口一点红飞棹前进;刘天祥团长率领251团作助攻猛扑古宁头!炮兵阵地上200门榴弹炮全部褪去炮衣,装填上金黄铮亮的炮弹,调整好射击诸元……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