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知青为报恩 给不爱的患癌男人生子[组图]

tjzqb2008 收藏 5 26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内容速览]年幼的孩子不幸因癌症去世,父亲把对孩子深深的爱,寄托在一首为孩子写的歌里,对孩子的思念,却牵扯出一段辛酸的爱情故事。


女知青为报恩 给不爱的患癌男人生子[组图]


李渝生和乔献华一家


这是一个关于亲情,爱情,感恩的故事,故事让我们想起一个年代,虽然那个年代离我们并不遥远,但是这个故事还是让我们感受到那个年代的陌生,让我们感到那个年代的质朴与纯粹。


故事的主人公叫李渝生,他是重庆涪陵区一个普通的市民,李渝生曾有过一个女儿,9年前因患癌症去世了,女儿的去世给李渝生带来了无尽的伤悲。


女知青为报恩 给不爱的患癌男人生子[组图]


李渝生的女儿,9年前因患癌症去世了


女知青为报恩 给不爱的患癌男人生子[组图]


知青时代的李渝生和乔献华


女知青为报恩 给不爱的患癌男人生子[组图]


时光的流失并没有冲淡李渝生对女儿的怀念,转眼8年过去了,饱受怀念折磨的李渝生决定,用诗歌把自己的感受记录下来,可是写了一年之后,他忽然决定要改写歌曲。年幼的孩子不幸因癌症去世,父亲把对孩子深深的爱,寄托在一首为孩子写的歌里,对孩子的思念,却牵扯出一段辛酸的爱情故事。


详细内容:


回家之后,从前一直都在找借口和丈夫分床的乔献华,主动和丈夫住在了一起。为了报恩,乔献华要为丈夫生一个孩子。可是,丈夫患有癌症,对夫妻生活已经失去了兴趣。


乔献华:我妈就教我,你没有行动的话,你从语言上来激发他, 我记得有那种机会,那一个月的话,可能有个一两次那种机会,但是我的运气也好,就是那一两次过后,我们儿子就有了,而且我觉得,特别运气好的是,有一个儿子。


丈夫对乔献华所做的一切并不知晓,但是他感受到乔献华的变化。除了温柔之外,还有妻子的身体。


乔献华:他发现我腰杆那些都粗了,因为睡觉都看得到,手啊,那些摸那些都晓得,他就觉得,他怕我长瘤子,那个年代都说瘤子,他说你去检查,会不会长瘤子,问我身体哪里不舒服?


乔献华的肚子在一天天变大,终于,丈夫知道妻子怀孕了。


乔献华:他当时就哭起来了,他当时就哭,他说你为啥这样子选择,连我自己都没有要求的,你为啥这样选择,你明明晓得我有病,你这不是在折磨我嘛,就说我死了,我都内疚,我就是说的话,我都还不起你这个情。


丈夫也是担心孩子的出生会给乔献华带来负担,就极力阻止。只是他的阻止并没有起到作用,孩子如期降生了。乔献华每月20多元的工资要养活5个人了,生活更加困难了。李渝生了解到了乔献华一家的情况,内心更加愧疚。


李渝生:所以我就跟乔献华讲,我说我看到你那种情况我实在不放心,我说你需要我做点啥子?她说不需要帮忙,她说不需要。


乔献华:他说我想做一点事情,他说毕竟女儿能够带这么大了,我不可能看到你们这种家庭我有不管,当时他就说这个话,我当时觉得他说这些,那种花言巧语的话。


乔献华的回绝让李渝生感到的是不被信任。他没有做更多的解释,就匆匆地离开了。可是一个星期后,李渝生又回到涪陵,来到乔献华的家里,这一次李渝生带了很多钱。


乔献华:那天晚上,他就走到我屋里头来,那个时候不兴存钱,大概可能有三万二千块钱,三万多少,我都搞忘了那个数字,他就拿了一个包包,那个皮子包包,拿大我屋里头来,那个包包里面都是十块钱一张,一万块钱都是那么大一堆的那种。


李渝生的皮箱里,装的是3万多元钱,这么多钱乔献华还是第一次看到。


乔献华:我觉得一万多块钱好不得了,那么多钱。当时我以为他是偷的。


李渝生说,这3万多块钱是他在外面省吃俭用8年时间攒下来的,他让乔献华收下这笔钱克服现在的困难。乔献华夫妇一时惊呆了,就在这时,李渝生把钱塞到了乔献华丈夫的手里。


乔献华:所以我们那个老公,他也是觉得,等于就是人穷志不穷,我再穷,我不要你来帮助我,也不要你来可怜我,他说我不要,你把那个钱拿起来。


李渝生:她不愿意接受我拿的钱,我说你一定要接受这笔钱,一定要接受我的一片心意。毕竟的话病人是最要紧我说你一定要接受我这一片,我是真诚的一片心。


乔献华:他又不要,两个人就在那里你走过去,走过来,就是走了一阵。


李渝生:但是他们都不接受,不愿意,不要,就说她的家庭自己能支撑,她不愿意接受我拿的钱,我说你一定要接受这笔钱,一定要接受我的一片心意。


在相互争执中时间过了半个多小时,慢慢地,乔献华对李渝生有了新的认识。


乔献华:我当时有认识到,他还是像我许愿的,过去第一次接触的想象那种男人,当时我扭转,那一瞬间就扭转了,我觉得他就是当时要的那种男人,我就觉得我选择对了,是我自己误会了。


李渝生:从我内心来说,我现在感觉到,我自己造了很多罪孽,就应该由我来弥补,来弥补自己的过失,自己的过错。


既然是误会,就没有了怨恨,既然没有了怨恨,剩下的就是真诚。乔献华决定收下李渝生的钱。丈夫有些不同意,但是他也没有阻止,一直以来丈夫都是事事依着乔献华的。李渝生为了能让他们安心使用这笔钱,还耐心地表明自己的用心。


李渝生的钱,解决了乔献华的生活和丈夫看病的费用,可是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乔献华的丈夫每天都要去医院打针,这都需要乔献华搀扶,有时候还得乔献华背着,这些也是李渝生所不忍心看到的。


乔献华:他看到我那种样子,当时他的表情的话,就觉得,反正我看起来他那种焦急的表情,就觉得还是一个是特别心疼我。


李渝生:我说你背也背不动他,弄也弄不动他,我说那个事情干脆就交给我算了,我来把他扶到医院去,你给我把医院联系好,打针吊水联系好,我背着他就是是。


乔献华:开头他去牵他,那个张大哥也不愿意让他来服侍他,害怕让别人看到了。


李渝生:张哥开头不愿意,背都不要我背,我说张哥你病都病成这个样子,我说你千万不能有啥子差错,屋里头有老的还有少的,你自己一定要珍惜身体。


乔献华:但是后来慢慢地也习惯了,因为早晨或者晚上,也没有帮忙的,谁也喊不到,那个年代很少那种,只有靠一家人来服侍他,照顾病人。


没有办法,乔献华的丈夫最后还是同意了李渝生的帮助。但是,三个人在一起的感觉有些别扭,其中感受最深的是乔献华。


乔献华:我用那种语言两边应付,那种心情复杂惨了就是说。要跟那个男人说,我在他的面前就说他对我太好了,你一定要对他好,关键就是说的话,我母亲在病危的时候他接纳了我们还有女儿,我在那个病人的男人面前,好像觉得我要诉说,我不是想和他重逢,你要放心,那种心情就是,我也要跟他声明,我怕他不高兴,万一他不高兴的话,他又不吃药,他又不伤你,不吃。


三个人不仅要应付内心的煎熬,还要承受外部的冷嘲热讽。


乔献华:要承受那种,外面还有舆论,外面的舆论就说,反正外面的舆论就觉得,反正乔献华的那个男人回来了,别人都晓得,都说结果是那个娃儿的父亲回来了,都晓得,又晓得这个男人病了,都在那种舆论中,那种身体一天过的日子,等于一个女人简直觉得,在那个时候的话,就自己那种感受,那种感情,觉得心里面那种压力根本就不能承受。


那段日子对李渝生来说,也是难以承受的。有人曾当众问李渝生,留下来是不是想重新得到乔献华的爱情。面对这样的问题,李渝生往往选择沉默。他说,别人是不能明白自己内心的。自从有了对乔献华的愧疚,他的心灵无时无刻都在受着负疚感的煎熬,这种负疚感有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不想再对不起任何人,当然也包括乔献华大丈夫。李渝生也多次想到过离开,可是想到自己给女儿和乔献华带来的伤害,还是留了下来。让李渝生没有想到的是,时间一长,大家对他的看法也有了变化。


也许,正是李渝生的诚恳,感动了乔献华的丈夫。终于有一天,这个生性善良的泥瓦匠说出了让乔献华既吃惊又感动的话。


乔献华:那个张哥就说,其实明明你们才是最相配的一对,他说其实我们都是随错姻缘,当时张哥就说,他说我们都是随错姻缘,他说不应该走在一起,本来你们两个是一对,很相配的一对。


乔献华说丈夫超越了嫉妒,超越了狭隘。就在他们3个人共同生活一年之后,丈夫做出的一个让乔献华更为震惊的决定。


李渝生:你和乔献华的情况她也跟我讲过,我也清楚,我准备把这个家庭都托付给你。


乔献华:因为他当时跟我说离婚的时候,他也是泪流满面的。


乔献华说这是丈夫第三次提出离婚了,第一次是在乔献华的父亲平反乔献华回城的时候;第二次是丈夫得病的时候。两次提出离婚,丈夫都是不希望自己拖累乔献华,而这一次丈夫又提出了新的理由。


乔献华:把孩子托付给你。


李渝生:当时当然我觉得还是有点那个很突然,心里头想的话,怎么能这样?我不能乘人之危,张哥现在的病情这么恼火,我不能乘人之危来伤害你。


像前两次一样,乔献华拒绝了丈夫离婚的要求。但是,她没想到,这一次这个忠厚的泥瓦匠的态度与前两次完全不同。


乔献华:因为不离他就不干,他不吃药,他要跟你绝食,反正他就那么做,你就只能够答应他,答应他过后,后来就去把婚离了。


丈夫以拒绝治疗相威胁,乔献华只好同意离婚。离婚那一天,为了照顾乔献华的丈夫,李渝生也去了。


李渝生:但是民政部门那个斜坡他也上不去,我也不好意思到民政部门口出现,我就把他背到那个坡梯坎,背到半路上我就一个人走了,我就在下面等他们。


乔献华:他扒着那个坡,我就觉得最惨的,他明明走不得,他还要想离婚,他就从那个墙壁慢慢的扒,气都喘不过来,那样上去的,走到那个民政局去离婚。


离婚是在乔献华的眼泪中办完的。刚拿到离婚证,泥瓦匠又把李渝生喊过来,要他和乔献华结婚。


乔献华:他说我是眼睁睁要看着你们两个结婚,因为他怕我记他的仇,怕我不嫁给他,所以他要亲自看到我嫁给他,他就是这个意思。


李渝生:所以当时还是觉得很感动。那种油然之心的话,对张哥还是有一些敬佩。


当着泥瓦匠的面,乔献华和李渝生办了结婚证。


乔献华:但是我觉得真正的结婚证领的过后,我觉得是很内疚的那种感觉,就是觉得我领了这个结婚证,表示这个人不是我了,我就空了,我觉得脑壳里面空荡荡的,倒觉得那个时候,自己觉得自己好像觉得不应该做那件事情,但是要做,已经都做了。


乔献华:结婚证一拿来过后,回来过后,我们两个都没说了,互相都没有觉得高兴,因为就是那个张哥他给我们保管起来,他给我们把结婚证保管起来,我们两个的结婚证他就保管,保管起来过后,结果他就跟我说,他说你们两个都结婚的,他说你到小李那边去住,我就不去。


李渝生:但是实际心里又矛盾的,对于自己的妻子的话,结了婚了,你管它是真是假那个结婚证,那么都是一个法律,合法的,但是她要走到别人家里面去,而且伺候病人,所以心里头也有矛盾。


泥瓦匠的死是在乔献华和李渝生结婚一年以后。那天,泥瓦匠病得很急,甚至没有来得及安排一下后事。


乔献华:他死的时候,想说啥子话,也没说的出来,但是他跟我的手,他晓得我没和他一起住,我跟他结了婚一年,跟现在的男人结了婚一年,也没有在一起睡觉,他都看到了,他就把我的手,把他的手拉过来,把我们两个的手挨到一起,也没有说的出来,那个意思就是说的话,因为他前段时间就说,他是一个最可靠的你可以托付的人,托付终生的人,他跟我那么讲的,跟他也是那样说的,结果他当时就躺到我的身上就死了。


泥瓦匠死在了他深爱着的女人的怀里,脸上很平静。


乔献华:我想起觉得很伤心,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内疚的就是说,我应该给他一次爱,我觉得我很遗憾的就是,我没有那么疯狂的爱过他一次,我觉得我应该满足他,我这一辈子遗憾觉得我都没有满足他,所以等于他死的时候我都没有满足他的要求。


李渝生:我对他的评价就是啥子,对那个人的评价,张哥的评价,他就是以他自己一颗善良的心来对待所有的人。


泥瓦匠去世后,乔献华和李渝生把他安葬在一处风景优美的山坡上。缝年过节,他们都会去那里看看,以表达他们对泥瓦匠的敬重。泥瓦匠的善良也深深感动了乔献华的母亲。泥瓦匠死后,老人家痛哭了3天,之后便一病不起,不到半年功夫,她也去世了。乔献华把母亲的墓就建在了泥瓦匠墓旁。


泥瓦匠死后不久,李渝生和乔献华按照他的遗愿补办了婚礼。婚礼上,多年来一直对李渝生叫叔叔的11岁的女儿终于改口叫爸爸了。


李渝生:那个小孩第一次喊我爸爸的时候,心里面那种苦辣甜酸全部涌上心头,我觉得第一个,是她放开了,她可以名正言顺随便当着任何人她都可以那样叫我,而且我就是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接受那种称呼,当时自己心里面非常激动,就把这个女儿抱起来,转了两圈,心里面确实是乐滋滋的甜,美得很,心里面那个心情激动得很,觉得生活是那样的美好。


李渝生养育着自己的女儿,也养育着泥瓦匠的儿子。这种用痛苦和苦难换来的生活,让李渝生倍感幸福。


李渝生:喜怒哀乐都可以任意的表现出来,觉得自己是一个太幸福的人了,非常高兴。有时候睡在梦中的话,有时候都会笑,所以她经常说我说梦话,乔献献华说我说啥,所以觉得自己确实非常满足了。


李渝生说,女儿聪明又懂事,她集中了他和乔献华两个人的优点,令人遗憾的是,孩子15岁时候,突然检查出患了癌症。


李渝生:当医生讲了那个话,我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简直像炸雷一样,脑壳轰一声像爆炸了,心里面好心酸好痛苦,自己和小孩才好一点团聚,才团聚几年,就出现了这种,小孩就出现了这种病情,心理上接受不了,她的母亲更是痛哭流涕。


李渝生不惜倾家荡产为女儿看病。可是,两年后,孩子还是去世了。


李渝生:等于女儿走了,就觉得我的一切都丢失了,她就是我生命的全部,她都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内心非常痛苦。


女儿的死给李渝生带来了巨大的悲伤,一年以后,他36岁的妻子乔献华,决定在为他再生一个,但是李渝生不同意,他说他曾答应过妻子的前夫,要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他的儿子。可是,李渝生越是这样做他就越想念自己的女儿。


李渝生:眼睛一闭上,满脑子都是那个女儿的形象,活蹦乱跳的,都是生前活蹦乱跳的形象,还有在病床上饱受那种病痛的折磨,那种痛苦的形象,满脑子都是。


如今,女儿去世已经8年了,可是时光的流失并没有抚平李渝生内心的伤痕,他还是深陷在失去女儿的痛苦当中。为了表达对女儿的思念,李渝生为女儿写了一首歌,并由乔献华演唱,最后把它做成了mtv。


在我们即将结束采访的时候,李渝生反复强调,他希望他写的歌能在节目中出现,他说,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知道这首歌,就可能有更多的人喜欢这首歌。李渝生还说,他希望这首歌能流传,希望更多的人知道他曾有过一个可爱的女儿。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