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外传 第六章 土匪编制

绺子 收藏 19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URL] 晌午吃过饭,王麻子背着包裹,带着几个弟兄下山去了。临行前,胡龙还嘱咐了两句:“麻子,收起你的胡子习性,在镇里买些东西,多余的和弟兄几个买酒喝,千万别误了正事!”“大哥,你放心吧,俺麻子做事,保你满意!”说完,便高兴地哼着小曲走了。 胡龙叫所有胡子聚集在场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晌午吃过饭,王麻子背着包裹,带着几个弟兄下山去了。临行前,胡龙还嘱咐了两句:“麻子,收起你的胡子习性,在镇里买些东西,多余的和弟兄几个买酒喝,千万别误了正事!”“大哥,你放心吧,俺麻子做事,保你满意!”说完,便高兴地哼着小曲走了。


胡龙叫所有胡子聚集在场地中,二百多人分成四队,每队五十人。


“往后,我们胡子也学习当兵的编制,每队会选出一个班长,副班长,而副团长是王麻子和刘结巴,参谋长周瞎子。至于我,不能再喊大掌柜的,我又不是做生意的,叫团长才有威风!”胡龙不想将级别拉的太大,也不想众人称呼排长,排长两字,寒碜,便折中一下。


“喊团长!”


“团长!”众人稀稀落落的喊着,像是在逛菜市场。


“喊的时候要大声,必须一致,不许嬉笑,嬉皮笑脸,是对长官的不尊重!”胡龙压了下嗓子,声色俱厉。


“团长!”众人听胡龙一声怒斥,声调齐了几分,都规矩起来。


“那大掌柜的……不,团长,当了班长有啥子好处。”一人虽然一时半会改不过称呼,反应却是机警。


“好处,手下管着四十多条汉子算不算好处!谁若是坐上班长这个位置,就发3块大洋的工资,而且,这个班长每三月选举一次,每人投票依排名,选出十个,前五的为正职,后五的为副职,今天吗,就全凭你本事了,谁的拳头硬,谁就能当班长!”胡龙发钱只是象征性表示一下,自古有钱能使鬼推磨,小日本无论金钱、美色、权力能给的自然比自己多。


但是,这种发薪行为还是必要的,且不论钱有多少,至少能给手下一种激励,谁想当班长拿钱,就得给我拼命,每人都是有机会当班长的。胡龙相信,这种拼命三郎的精神一旦形成,这股原先得的乌合之众会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当然,物质的奖励不可以少,思想精神上的教育更不能落后,对于朴素的老百姓而言,只要能填饱肚子,衣食温暖就行了,别的,不会再奢求什么。这点若做不到,胡龙也枉为二十一世纪的体育名人了。


胡龙这话出口,底下顿时躁动起来。“3块大洋,妈的,老子岂不能睡翠红楼那小娘们一晚上!”“马哥,就你想娘们,俺就不想,这班长的位置俺争定了!”还未开战,气氛却已凝重起来,几个粗壮的大汉怒目圆睁,剑拔弩张,一副拼命的架势。


胡龙暗道:“好,就要这种气势,若是这种气势在全团中形成风气,人人都是好汉的性格,何愁赶不走鬼子!”


“战场无情,无论对方是谁,都要以大局为重,将情意化为仇恨,对敌人的仇恨,这样,才能战无不胜!”胡龙一番激情演说,底下众人炙热的情绪空前暴涨。


“下面,我说说规则,每队五十人先派出一人为守擂,若守擂方能五局不败,便为班长,若攻擂击败守擂方,也必须五局不败,而副班长由班长挑选,摔跤点到即止!”


五局不败,谈何容易。众所周知,一个人的体力是有限的,而这些胡子个个都不是善茬,关东大汉,体型剽悍,魁梧有力,若有人五局不败,那不服反而被众人小瞧了。


“马哥,俺老早就想对对你了,今儿个团长给俺机会了,俺可不会错过,到时候,可别怪我欺负老弱了!”“哎呦,你这小兔崽子,老子吃的盐都比你吃的饭多,要是输了,俺闯荡江湖的经历算白混了!”马奎山和一壮小伙率先拉开架势,毡帽耍在一边,寒冬季节,竟把外套都脱了,只留一件贴身衣物。


两人双手向前作弓字形状,下身半蹲,各自在场地中转着,眼神却紧紧盯住对方,寻找破绽。


“哎,我说浮子你快上啊,不要怕马哥,他一个老头子能有几斤力气,快把他揍趴下了!”众人围观着,不知是谁起哄。


“对,摔啊!”众人看得不耐烦,这么久了,还没动静,转来转去,有个什么劲。


“啊!”浮子年轻气盛,终于沉不住气,两手抱向马奎山,要来个过肩摔。


“好!”马奎山大喝一声,反应不紧不慢,眼看浮子就要抓上时,身子猛的一蹲,双臂抱住浮子的双腿,使劲一拽,浮子下盘不稳,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好!不愧是马哥!”众人鼓掌。


“浮子,还行吧,你小子回去再好好练练,等到了老哥这样的年纪,估摸着你也能混出样来!”马奎山呵呵笑着,拉起浮子。


“马哥,我浮子服您了!”浮子让过一旁,看着马奎山继续比试。这马奎山也是越活越显老到,连着几局摔倒了挑战的人,班长位置,轻轻松松拿到了手。


而胡龙收的义弟胡强国也和一壮汉争夺班长,胡龙可并不因为胡强国是他的义弟而有所偏袒。这两人倒是棋逢对手,只见那壮汉突然间冲上前,两粗大有力的胳手掌紧紧抓住胡强国的胳膊,不让他松开。


“强子,加油!”这却是胡子们帮他改的,溜子不用,喊大名别扭,干脆叫成了强子。


胡强国嘿嘿一笑,“嚎”的大吼一声,两手硬是从壮汉手中挣脱开来,反抱住壮汉,左脚一勾,但壮汉却死抱住胡强国不放,两人同时倒地,壮汉被压在下面,成了坐垫。


“强子赢了,强子赢了!”


“强子老弟,恭喜!”那壮汉起来,拱手称道。


“承让了,王兄!”胡强国拱手相谢。


这局已是第五局,胡强国稳稳当当的胜了。二百人摔跤,不多时,结果就已出来。


胡龙叫胜出的五人走上台前,笑道:“恭喜这五位兄弟成为班长!底下众人纷纷祝贺。


“这五位班长分别是一班马奎山,二班胡强国,三班王克,四班二牛!以后,弟兄们的衣服肩膀上会缝条扛,一扛的代表你是一班的弟兄,千万别跑到别处去了!还有那迫击炮的炮弹都给藏储好了,用箱子分开装好,听明白了吗!”胡龙想起此事,吩咐道。


“听明白了!”众人齐声道。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