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MLG海峡周边国家,首先是YDNXY国开始发生动乱。反政府武装在一夜之间从各处冒了出来,这使得YDNXY国政府非常被动。由于事先没有准备,也没有任何征兆,一时间大片的地区落入了反政府武装的手中。而政府军则是到处疲于应付,且败仗一个接着一个,整体形势严俊不容乐观。接着就是MLXY国发生政治动荡,大规模的反政府和平示威游行席卷全国个大城市,在野党此时纷纷跳出来,借此分一杯羹。另外在MLG海峡周边,有些部族开始叫嚷着独立,甚至出现了武装割据的局面。一时间这一地区风声鹤唳,纷乱和紧张的局面,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YDNXY国现在已经有40%的地方陷落。现在的YDNXY政府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随时有被推翻的危险,而他们的国家面临着四分五裂的境地。面对目前的局势,乱了阵脚的他们忙求助于Z国。


其实Z国不是不希望这些无赖国家分裂成若干小国,这些国家一旦分裂,从长远来看,对Z国是一件好事。那样一来更便于Z国对这一地区的控制,国小就意味着国力的弱小,而弱小及意味着他必须依附于强大的国家,以便求得自身的生存。从而形成一种新的平衡方式,而这种平衡,正是大国需要的。现在Z国还知道,对于MLXY等国那种和平游行示威,还有哪些蹦出来捞好处的在野党,暂时没有必要大规模插手。起码那里现在还没有失去控制,但是对于YDNXY国,则必须出手了。


Z国知道,看似突发的事件。实际上这些反政府组织和反政府武装武装,指不定在此之前准备了多长时间了。另外如果没有外部因素予以支援,这些武装根本不敢这样大肆发动进攻。这些事情事先并没有一点警示,只是他们自己没有注意到罢了。这样一来YDNXY政府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就是Z国也没有料到事情来得这么快。这一地区是Z国的能源通路中的一个重要关口,这里是不允许有失的。所以Z国核心层马上调集军队,调集各种装备物资,准备进入协助YDNXY国政府平息那里的叛乱。另外核心层马上命令情报部门,要他们密切注意这一地区的其他国家。因为核心层知道这种混乱,不可能只局限在一定的范围内的。其它地方也有可能有不稳定因素存在,必须将这种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下,否则一旦失去控制那是不堪设想的。所以Z国一方面严密注意这些地方的事态发展,另一方面军队也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奔赴这些地区,对那些反政府武装实施打击。


约翰.斯米尔和殷梓郴都没有料到,事情居然会如此顺利。更没有料到,YDNXY国政府军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只是区区几周时间,就使得这个国家摇摇欲坠了。现在已经控制了40%的地区,在有几周时间就可以将以控制的地区连成片。现在重要的能源基地,矿产基地都已经落入手中,这样一来就有控制整个YDNXY国的可能了。现在的奔尼.艾迪逊面对如此形势,简直可以用乐不可支来形容。他现在一方面要求上面加大装备物资的供给,另一方面则要求加大资金投入。而整个西方世界,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大好局面,也是一片叫好声。因为他们已经被压制太长时间了,一旦得到释放可想而知,将是多么的疯狂和热躁。现在只有殷梓郴还保持着冷静,他知道那些反政府武装,根本不堪大用。这些家伙心里面只有他们自己,一旦形成一定力量的时候,必然会为权利的争夺而产生内讧。当得到整个国土之时,也就是内战爆发之日。现在看似将这些分散的,各自为政的武装捏合在一起。并且也算是听从统一指挥,但是这只是暂时的。而为自身利益,分化才是永恒的,这是这些人的劣根性所决定的,也是很难调和的。据此殷梓郴与约翰.斯米尔商量,为了今后行动的顺利,必须打造一支自己能够完全控制的武装,不然一旦内讧发生,前面所做的一切将不复存在了。另外现在Z国军队还没有到来,一旦到来就不是这些乌合之众可以与之对抗的,那样目前大好的形势会马上失去。约翰.斯米尔完全同意殷梓郴的想法,他知道目前的联合只是暂时的,其实现在已经显现出来的裂痕在逐渐扩大。很多相对大点的势力,实际上已经开始就将来的利益分配,进行暗中争夺了,现在由于武器装备的来源被别人控制,不得已只能听从号令。但是一旦得势,必然会失去控制,到那时就很麻烦大了。所以对于殷梓郴的建议,约翰.斯米尔表示了绝对的赞同,并且决定马上就办。


迅速集结完毕的Z国军队,以NDNXY国政府邀请,前来维和为借口,快速向YDNXY挺进,陆军在海军、空军的配合下,快速在YDNXY登陆,并且迅速占领了各个军事要点。将即将合拢的连片的陷落区,重新分割,将那些陷落的能源矿产基地重新夺了回来。而已经宣布独立的那些岛屿,此时已经获得西方诸国的一致承认。当他们发现Z国大军的到来时,惊恐万状的这些已经宣布独立的小岛屿,马上寻求以MLJ国为首的BY的庇护。这样一来BY便名正言顺的马上出兵,一场大战看似很难避免了。其实到了这时Z国反而不怕了,因为战争在国土以外进行,相对来说也是一场局部战争,打破的是别人家的坛坛罐罐。而角逐的双方无论是谁,都不会将战争无限扩大,都会和商量好了一样,把战争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这就是所谓的大国之间的博弈吧,最终倒霉的是那些作为棋子的弱小国家。


此时的徐英杰司马烁宋怀仁三人,正小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现在核心层并没有让他们去平乱,他们知道现在还不到自己出山的时候。现在需要的是静观其变,一旦时机成熟将是雷霆万钧的一击。


司马烁摇摇头感慨的说:“这个殷梓郴还真是厉害,选择的切入点极其准确,极其霸道。这里对于咱们国家来说,确实是要害部位,一旦卡住这里,那就意味着能源通道被切断,从而大大影响了我们国家的发展。这个殷梓郴实在是不简单,他的战略意图很明显,就是逼迫我们出山,而不管我们出不出山,最终的胜家都是他。”


宋怀仁点点头诙谐的说道:“这老小子还是没有胆量,他这么选择实际上是胆怯的表现,不过这招确实有水平“


徐英杰笑了笑说:“我估计这个老小子,此时一定在组织自己的武装,现在他们武装起来的那些乌合之众,内讧是早晚的事情,根本不堪大用,一旦内讧起来必然分道扬镳,那样他们前面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搞出的局面,马上就会丧失殆尽,看来这个老小子也知道未雨绸缪呀。”


宋怀仁笑着说:“你以为这个老小子好崴咕呀,想当年这个老小子就是一个人精子。属于那种狡猾透顶的家伙,他和我们对垒起来也是相当的厉害的。看现在还是相当有水平的,他现在搞自己可以控制的武装,我觉得应该私心成分大点,不过这样一来我们还真难办。”


司马烁皱着眉头说:“是这样,这样一来,咱们可是要费大劲了。这老小子真是狡猾,这实际上是自保的一种方式,他也知道那些西方人根本没有什么信誉可言,有的只有那种自身的利益。而他自己现在只是被当作一枚棋子,要是在这个位置他再不为自己留条后路的话,一旦失去其价值,哭的是他自己。”


徐英杰说:“也没有什么费劲的,兵来将档水来土掩。看来咱们得来一个绝的才行。”说完三人相视一笑,都明白了这话的含义了。


却说殷梓郴与约翰.斯米尔也不是傻子,他们知道Z国军队的到来,只是前奏。后面肯定还有更加厉害的针对自己的行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降临罢了。所以自己必须有所准备,现在事态随着BY多国联军的到来,稳定了下来,但是不等于就能够长期稳定下来。现在行动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这等于在YXY建立了桥头堡。也是在Z国的能源通道上插了一根毒刺。现在Z国还在增兵,而BY联军也在增兵。看起来双方势均力敌,但是大局对BY联军实际上是不利的。等于自己的战略空间越来越小,军队越多压迫感越大,变的自己现在回旋的余地已经没有了。另外由于Z国的介入,使得MLG海峡周边国家,局势明显稳定了下来。这对BY联军来说不是好事。关键是无论BY还是Z国,都不敢轻易打响第一枪。一旦引发大战,双方都将面临重大的损失。尽管形势严峻,但是总体上还是相对平稳的。不过一旦发难,联军很难获得胜利。而联军这方只要是被打掉,那么自己所捏合的那些乌合之众。必然会四分五裂,那样一来联军在此存在的合法性,必然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那么也就是说,不战而败了。现在最重要的对手并没有出现,这说明对手肯定有着更大的阴谋。根据自己的了解。对手向来喜欢攻击对方的软肋,自己这方的柔软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大军一旦运动漏洞立显,可以说防不胜防。


两军对垒,第三方则是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一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ELS国此时一门心思的想让双方彻底冲突起来,自己好得鱼翁之利。自从那个庞大的帝国解体之后,这个昔日的霸权国家,也变成了昨日黄花。自身的造血机能严重退化,已经无力与其它强国争夺什么了。国际地位也随之一降再降,基本上沦落到了二流国家的行列了。这是它们不甘心的,也是急于摆脱的,这中间BY的扩大更使得他们如梗在喉,却也无力扭转这种被动的局面,自从上次与Z国联手,在自身东部边境造势。方显出自己的重要性,使得BY瞻前顾后,将整个YXY拱手相让。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得让自己的东扩计划流产,而让ELS从中得利不少。现在ELS还在寄希望双方大打出手,自己从而好火中取栗。但是事与愿违,两方面都在顾及自身的利益得失,所以谁也不敢贸然先下手。这也使得双方之间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让人感到压抑,让人感到惊恐。现在双方都在巩固自己的后方,都在巩固着自己的前沿。


其实现在Z国方面并不着急,因为MLG海峡还被自己牢牢的控制着。这样一来着急的反而是BY联军,因为MLJ海峡将他们隔断,从而造成了他们补给上的困境。再有就是能源基地不在手中,更加剧了他们的困境。如果不能打破这种态势,最终自己将丧失既得利益。奔尼.艾迪逊此时觉得,大部队肯定不能轻易作出动作,那样有可能适得其反。一旦引起大战,就有可能造成毁灭性的灾难。现在双方还都算冷静,但是这样下去,无疑将联军拖垮。现在自身后方并不稳定,OLB有ELS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AMLJ本就已经极端不稳定了,一旦这边失火,那么那边的势力必将借此,在自己的后院闹腾。这样一来就算不败,也必会大伤元气。没准就会被踢入二流国家的行列,那时再想翻身恐怕都不容易了。所以现在必须得想办法,扰乱对手的后院。让他们手忙脚乱,迫使他们顾此失彼,到处救火。一旦成功就有可能逼迫Z国退却,这样自身即可永占YXY的利益了。所以他马上与殷梓郴、约翰.斯米尔商量骚扰计划,而此时这两人也是这样思考的。所以三人马上制定了一项骚扰计划,计划大体内容是,对东南YXY地区的反政府势力全面进行扶植,对这个地区诸国政府实施骚扰,直至推翻和颠覆。唆使YD国兵进XMLY山山口地区,以窥视Z国内陆。再者减少在南部CX的军事存在,以诱使北部CX错误的估计目前的态势,让其认为这是统一的一个机会,从而再次发动CX半岛的战争。再有一点那就是已经蛰伏多年的RB国,这个无赖加流氓,虽说看着老实,实际上一直在偷偷的窥视这它的西面,而西面的大陆才是他的所爱。CX半岛发生争端,正是他的希望,那样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登陆CX半岛,从而获得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实际上这样一来,使得整个YXY局面变得复杂多变,这会使得Z国一时间首尾难顾,使Z国不能放心大胆的将全部心思,都用于MLG海峡周边国家上来。从而迫使Z国淡出这一带,将已经敞开的岛链重新封闭。这项计划由奔尼.艾迪逊负责向上汇报。由约翰.斯米尔和殷梓郴具体负责实施前的准备,一旦批准马上实施。


其实计划是好计划,但是各国由各国自己的想法,绝不可能按照别人的计划实施。YD国现在就不是这样想,当它发现邻居这条巨龙,将注意力集中在MLG海峡的时候,它马上开始自身的小动作,它首先悄悄的向自己的夙敌BJST国边境集结军队。尽管约翰.斯米尔来到YD国游说并晓以利害,但是YD国还是我行我素,仍然继续着他们的计划,YD国也不是傻子,Z国边境陈兵其实并得不到什么好处,而趁此机会灭亡BJST国,却是好处多多,一旦吞并了BJST国,等到Z国腾出手来时已经既成事实了。而吞并BJST国,就是给Z国最大的打击,从而将Z国从YD洋地区彻底赶出去了,使整个YD洋办成自己的内海。而计划一旦成功,也就使得Z国对于自己的包围,毫无悬念的不攻自破了。


有的时候,攘外必先安内,这话不无道理。要是自身不能安定,还怎么谈得上拒敌呢。所以自身的安定是重中之重,也是抵御外敌的重要的一环。这就和两人打架是一个道理,浑身是毛病的病人,能够与强壮的人一搏吗。老话说,苍蝇不钉无缝的蛋,黄鼠狼专咬病鸭子,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其实Z国核心层早就发现这个问题了,并且也有所防范。核心层曾经叮嘱过特别行动处,要加强这方面的准备,随时准备应对这方面的突发情况。也要求情报部门特别注意这方面的动向,尽量作到早期预警防患于未然。要是YXY自身乱起来,那么自己必然陷于纷乱之中。那是其他人,最愿意看到的一个结果。现在需要的是,马上资助YD国的分裂势力,让其迅速扩大自身力量。再说前几年由“民间团体”特别训练了大量的分裂主义武装,由于情况限制,一直没有放出去。现在既然YD国妄想窥探BJST国国土,那么首先倒霉的是他们自己。Z国会在他们自己的后院点火,让他们自己首先乱起来。到那时,别说什么窥视别人的土地了。自己的领土是否能够保持完整还得另说着呢。这就是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四两拨千斤。


面对目前的局面不光是YD国不老实了,Z国的近邻BCX国和NCX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那种统一的欲望又开始在两下里剧烈的膨胀了起来,双方开始调兵遣将,随时有大打出手的可能。N-BCX的不稳定也就罢了,那个一直不甘寂寞的RB国也开始了自身的扩张计划,它现在目光紧紧的盯住了N-BCX两国,一旦他们俩打起来,RB国会择机出动,坐收渔人之利。看到这些乱哄哄的场面,Z国核心层着实头痛了一番。这等于是四面楚歌了,前脚驱狼后脚进虎,而那头都不可以遗失,那头都是重要的关节。一旦乱起来,就目前的兵力状况肯定是难以招架的,看来是下决心出狠手的时候了。


原本BY只是作出的一种姿态,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居然发展到了这种程度,而且现在的这种态势对自己绝对有利。现在整个YXY地区都躁动起来了,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状况发生,现在BY官员和那些政客们乐了,他们到底要看看,Z国怎么解决目前的不利形势。约翰.斯米尔看着这些,笑呵呵的对殷梓郴和本尼.艾迪逊说:“现在咱们是歪打正着,将整个YXY地区的水都搅混了。要是轮到我,我还是真没有办法应付目前的这种复杂局面,不过需要面对这种局面的不是咱们,而是咱们的对手。”


殷梓郴没有说什么,而本尼.艾迪逊则是耸了耸肩膀说道:“也不尽其然,虽说目前的局势复杂多变,整个YXY都像是座落在火药桶上似的。但是就我所知,咱们的对手也不是吃素的。这中间,很可能蕴藏着不为人知的解决之道。不过我还是希望没有这种解决之道的好。”说完本尼.艾迪逊看了一眼殷梓郴,那意思分明再说,你怎么不说话?


殷梓郴此时一张阴沉冰冷的面孔,此时更显阴沉了,他摇摇头冷冷的说道:“解决之道并不是什么难事,Z国从来就不缺少战略大家。现在给我的感觉,使他们在进行着一场大阴谋,针对我们的大阴谋。”


约翰.斯米尔和本尼.艾迪逊先是相对笑了一下,那表情分明是不信,约翰.斯米尔克笑着问道:“殷先生,您的这样说我就有点不懂了,面对这么复杂的局面解决起来不是难事,而且对手还利用这种局面为我们设置圈套?您不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吗?”


本尼.艾迪逊也笑着说:“是的,约翰说的有道理,面对这种杂乱的局面。就算理顺了都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再要应付我们确实应该是力不从心的,就算您说得对,但是有什么证据证明呢?”


殷梓郴面无表情的缓慢的说道:“本人同意两位的建议是有原因的,这完全建立在严格按咱们拟定的计划行事基础上,但是现在却并没有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这也就是说整个形势充满的变量。首先要说的就是YD国,这个国度吹牛大于实际。他们的灭亡BJST国的计划,实际上是我们总计划的一个巨大破绽,只能影响到咱们计划的全面实施。”


本尼.艾迪逊听到殷梓郴如是说,先是不屑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殷先生!你说了半天,可是您本没有拿出证据来证明,前面的问题呀。我倒是觉得,YD国这一招更狠,比我们原来的计划更加有杀伤力,也更加难以破解。”


约翰斯米尔克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感觉的,我记得当年,东BJST的灭亡就是一个例证,当初要不是Z国自己内乱,无暇顾及,你想这种事情能够发生吗?就凭YD国的那些不上道的军队?恐怕自己先亡国了。殷先生要是有想法,我觉得不妨拿出来,大家商讨一下。”


殷梓郴微微点头到:“前面我说的只是一个前缀,等于将前面的局面做了一下阐述。而下面才是重点,要是我是Z国核心层,我会首先出重手压服N-BCX两国。起码使其不敢轻举妄动,从而是免除自身的后顾之忧,我想别管是BCX国还是NCX国,面对这种强大的威胁都不会轻举妄动的。这是有证据的,首先说BCX,他与Z国接壤,如果Z过出兵,他能坚持多长时间?对于BCX来说,这就意味着两面作战巨大风险,虽说BCX的首领是个疯子,但他不是傻子,你们觉得他不会审时度势吗?再说NCX这个小偷国家,他们根本不堪大用,实际上咱们减少了在那里的军事存在后,他就已经是心惊肉跳了。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也不会置之不理的,也就是说,BCX不动,它亦不敢轻举妄动。这只是其一,就算真的动起来了。你能相信Z国对这两国,就没有控制这种状况的后手拳吗。再有就是RB国,这个更简单了,只要是将导弹调整个方向,让其国土面对全面打击之下,恐怕再给RB国倆胆,他也不敢贸然作出动作,而只要是N-BCX两个家伙不动,RB的扩张动作也就是做的没有意义了。这样一来Z国东部的危机也就是解除了,剩下的ELS在BY与Z国没有大面积开战的情况下,他只会驻足观望,要他马上上手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他绝对会耐心的等到一方败北,或者是两败俱伤的时候才出手,那样他将会毫不费力的得到最大的利益。他不光是Z国的威胁,他也是OLB地区的最大威胁。与其说Z国在防他,还不如说BY更在防他呢,这样一来ELS实际上给Z国现实的威胁并不十分大,而Z国大可放心的将其威胁排除在外。接下来的就是YD国了,多少年来它一直生活在Z国的阴影下面,旁边的BJST国、MJL国、MD国、SLLK国实际上都是他的夙敌。虽然我们曾经游说YD国兵临XMLY山,窥探Z国本土,造势进攻。但是他并没有听从,而是我行我素的兵压YD-BJST边境。其实分析起来YD此举有三个好处,其一避免直接激怒Z国,从而让Z国专心于MLG海峡地区的争夺,以便忽视或者是无暇顾及其盟友的危局。其二YD国会以极快的速度拿下BJST国,使其吞并别国既成事实,此时就算Z国回过手来,也已经晚了,这时要想与之大打很难有所建树。其三是这样一来,无形中冲破了Z国的包围,同时将Z国踢出了YD洋,从而使自己在YD洋地区一家独大。YD国的算盘打的不能说不精,但是他还是漏算了两点,一个是其自身的内部的不稳定,这也是联邦制国家的一个最大的弊病,一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四分五裂。在一个就是他忽视了Z国在YD洋的利益了,大洋虽说浩瀚,却很难说不被骚扰。那里是Z国出入西部YXY的通道,也是他们贸易和能源通道。一旦丢失BJST国就意味着通道被彻底卡死,难道Z国不知道自身的软肋所在?谁能觉得Z国在此事上会没有反应呢?的要是我统帅Z国,我会马上出手搞乱YD国的内部,我想Z国可以在OLB地区做这种事,他同样不会对YD国手软?这样一来YD自认为高明的三点,还有什么意义,那只不过是一大堆废话而已。我能这样想,难道Z国就没有人这样想吗,这个年头谁都不是傻子。这几个祸害一去,Z国还有后顾之忧吗?”


约翰.斯米尔和本尼.艾迪逊被殷梓郴的一番说辞惊呆了,他们知道,这一切是完全可能做到的,而且会很快做到,那么自己的对手给自己设套也就顺理成章了。俩人刚才的兴奋,好像被泼了一碰凉水,顿时熄灭了下去,彻底无语了。看到俩人目前的表情,殷梓郴心里泛起了一丝笑意,他知道俩人陷入了悲观当中,思维也暂时被打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