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飞将军 正文 第十七章 紫竹岭少年郎遭人暗算

13519614509 收藏 6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


老猿没说假话。


离华山不远,有一片村庄,叫作紫竹岭,村里有百十户人家。庄主姓朱,大号朱友弼的便是。友弼膝下无女,仅有一子,正是朱兆生小儿。朱家是望族,前朝后梁王朱温是朱友弼的堂叔。朱温祖居安徽砀山,亦是个见机行事脚踏三只船的势力小人,先是投黄巢义军,继而叛逃归唐,后又反唐代唐,自封梁太祖,死于其亲子友圭之手。梁被晋军李存勖灭亡之后,朱氏一族四分五裂,朱友弼带领少数部众,卷裹了无数珍宝玉器从洛阳逃往陕西,潜伏在华阴县境内僻壤之处安居下来。朱友弼仗着手头有十万贯家财,广置耕地,大兴土木,盘剥穷人,危害乡里,抢男霸女,无恶不作。独苗儿小子朱兆生更是自小娇生惯养,百依百顺,任其横向发展。


朱兆生师承峨眉老祖钟离子,文虽狗屁不勇,武倒是悟到了七八成。老钟离本想让爱徒学成之后光复汉家江山,没料到朱兆生却是个心术不正、性格刁顽、贪酒好色的狂妄之徒。老钟离无奈,叹一口气,借故远游,自此一去不回。朱兆生没了师父,缺了管束,更成了没尾巴的驴。便约一伙酒肉兄弟,整日横行乡里,偶尔也进山狩猎,搞得华阴小县鸡犬不宁,山里山外人兽难安。


刘继尧不知轻重,也不向师父言语一声,便冒冒失失直奔紫竹岭寻朱家要人(猿猴)。


庄主朱友弼正在前厅和客人叙话,忽听庄丁报说有一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在门外嚷嚷着要讨一个猴儿回去,否则势不罢休。庄主尚未开口,朱兆生闻讯出来,气得哇哇怪叫数声,道:


“往日都是我们朱家找别家的茬儿,今日也有人竟敢找我们朱家的茬儿,哪个小子分明是活腻歪了,待我取他的性命回来!”


朱友弼吩咐一声,道:“我儿小心,小儿无惧,别是后面有撑腰的跟着。”


朱兆生叫道:“谅不妨事,他即便是有千军万马,大爷我岂能怕了他们?只管让他们一个个前来送死。爹爹你且喝茶聊天,孩儿我去去就来。”


院门外是一片开阔的平地,四周有几棵高矮不等的杨树柳树槐树等。朱兆生令人打开大门一瞧,却是人影也未一个。朱兆生回头用疑问的眼光怒视家丁,有一人眼快,手指一棵大柳树喊道:


“少爷,那小子在树上!”


朱兆生仰头望去,果见一个十来岁的小娃娃正在树枝上荡秋千呢!遂恶声斥道:


“小子,你这会还有些闲情逸致,快快下来受死!”


刘继尧借着惯性,噌一下荡到朱兆生身前落下,站稳身子,双手抱拳,叫声“哥哥”,道:


“哥哥便是这一家管事的人吗?”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朱兆生满脸不屑的样子。


刘继尧这才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位“哥哥”,只见他身材高大,肩宽体胖,观像貌至多超不过十四五岁,可是发育却像成人模样。这人头小脸大,鼻塌口阔,方面赤如朱,两耳成蒲团,眉粗眼细,目露凶光。刘继尧初临人间,涉世不深,哪知人心叵测,更不会查言观色。说人话的不一定办人事,这个道理他还不是很懂。


“哥哥,我有一事相求。”刘继尧说。


“有屁就放!”朱兆生耐着性子回答。


刘继尧心里一怔:心想这人说话咋这么横呢?因是有事求人,不便多加计较,遂放缓口气说:


“听说哥哥捉了一只猿猴,能不能把它放了,它的爹爹在山中啼哭哩!”


“凭啥?”


“也不凭啥,我在山中玩耍,偶然碰到,看那老猿挺可怜的。”


“行!”


“那就谢谢哥哥了。”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哥哥什么条件?”


“把小猴放出来,把你关进笼子去!”


“哥哥真会开玩笑,人怎么能关进笼子去?”


“既然你也算个人,为什么替畜牲说话?”


“哥哥你这话就错了,人有人情,兽有兽义,大家同活在一个世界上,理应相互宽容才是。”


“你这个小王八蛋,啰哩啰嗦半天,还给你大爷我上起课来了?废话少说,咱俩打一架,你要打过我,小猴放走,你若是打不过我,也让你是胳膊是腿少样东西再走,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你。”朱兆生不耐烦的吼道。


说罢也不管刘继尧同意不同意,朱兆生来了个先下手的为强,猛一把上前就要去扯刘继尧的衣领。


刘继尧眼急手快,知道对方身强力壮,如若被他抓住定然分身不得,便灵巧得一缩身,从朱的胯下溜走。朱兆生不依,纵身过来,伸手又去抓刘继尧。少年人个儿虽小,却是异常敏捷,蹦蹦跳跳,几次三番,朱兆生竟大汗淋漓,气喘如牛。朱兆生只好站住不动,缓了缓气说:


“小子,捉猫猫不是真本事,你愿意和我比武吗?”


“比就比,怎么比法?”刘继尧在一旁嘻嘻笑道。


“比射箭。”


“不行,这无法比,因为我压根就不会射箭。”刘继尧摇摇头说。


朱兆生眯细着眼说:“这没关系,你让我射你三箭,如果三箭不中,你尽可把那个小猴儿带走。如果射死射伤,那是你学艺不精,命苦不能怨父母,也只能自认倒霉了,我这条件也算是公平吧?”


小继尧不知朱兆生箭术厉害,心想能救小猿猴出来,横竖也就顾不了许多了,便答应道:


“行,如你射我不中,可不准反悔呀?”


“不悔不悔,我也不能以大欺小,咱按老规矩办事,你且退后一百步,看我放箭。”


小继尧且走且退,也不知一百步有多远,刚刚在一棵槐树下站稳脚步,猛听朱兆生那边“嗖”一箭身来。刘继尧生就的反应奇快,他猛瞅见一物飞来,下意识地伸右手接住,攥在手心里说:


“一支了。”


朱兆生也不搭话,弯弓搭箭,又一箭射来。刘继尧依样画葫芦,轻描淡写,伸左手接住。少年郎尚未说话,每三支箭矢如飞又到,刘继尧两手握得有物,顿时乱了方寸,躲闪不及,箭头正中眉心,刘继尧扑地便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