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暖:一个悄无声息的杀手"后天"正成为现实

jiwuy 收藏 1 26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气候变暖:一个悄无声息的杀手

威尼斯成为气候难民地先行一步

气候变暖:一个悄无声息的杀手

广场上的游客在水中走过

气候变暖:一个悄无声息的杀手


水城威尼斯被淹没


后工业化时代,制造难民的可能主要不是惨烈的战争和天灾,而是一个悄无声息的杀手——温暖的气候。


威尼斯的市民们看来正在率先成为这样的难民。10月22日,亚得里亚海汹涌的潮汐再度袭击这座浪漫的“水城”。在一片汪洋的市区里,当地居民和游客不得不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平台,才得以穿越著名的圣马可广场。


这一切早已成为水城生活的一部分。由于全球变暖和海平面上升,每年秋冬,圣马可广场都要被海潮淹没上百次。


“水正在成为‘水城’最大的敌人。”意大利的气象学家们警告说,如果再不采取行动,海水将最终吞没这座城市。事实上,为躲避上涨的海水,当地人正在逃离这里。如今,威尼斯的常住人口已经比50年前减少了约三分之二。


威尼斯人很可能只是先行一步。科学家们预测,到本世纪末,海平面将会升高1米以上。这意味着,到2100年,太平洋上将没有几个岛屿适宜人类的居住。印度洋上平均海拔只有约1.5米的马尔代夫将彻底消失。这个岛国上的人们将沦为气候难民,举国搬迁。


把人们赶离家园的除了海水,还有气候变暖带来的冰川融解、干旱等。


国际移民组织(IOM)今年6月的一份报告预测说,将这些因素综合计算,到2050年,全球可能有2亿人因气候变暖而迁徙。英国研究机构国际环境法律和发展基金会在10月15日将这一预测提高到10亿人。


“气候变化正在发生,威胁地球上每个人的权利和安全。”10月17日,马尔代夫总统默罕默德·纳希德和他的内阁成员发出呼吁。为提醒世界关注气候难民问题,这天,纳希德与12名内阁部长穿上潜水装置,在首都马累东北约35公里的吉利岛海底召开了一次特别内阁会议。会议在珊瑚礁和热带鱼包围之中,靠打手势来进行。


盐水赶走的辣椒农


Subodh Patra至今都记得两年前那个心惊胆战的早晨。Patra是印度恒河三角洲莫苏尼岛上的农民,靠药材种植和家禽养殖为生。


2007年5月16日早上,海水涌上来冲过了堤坝,盐水摧毁了田地并冲走所有农作物。“当时我们整晚不能入睡,担心上涨的潮水会把我们的家也吞噬了。”Patra说,莫苏尼岛因盛产高质量的辣椒和其他蔬菜而闻名,但现在这一切都被海水吞没了。


Patra一家之前从来没听说过“全球变暖”之类的说法,而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鱼吃,因为所有的淡水鱼塘都灌满了海水。


事实上,恒河三角洲南部的罗哈恰拉岛已经从卫星图片上消失,岛上曾经居住着上万人。该岛附近的戈拉马拉岛也面临没顶危机,目前已有三分之二的面积被海水覆盖。这两座岛屿上的居民只好往邻近的萨格尔岛迁徙。


“至今恒河三角洲已经有7000名环境难民,随着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海水不断摧毁更多的岛屿,这一数字只会继续增加。”印度贾达普大学(Jadavpur University)海洋环境学院教授帕拉纳比·塞亚尔在给本报记者的电邮回复中说,目前,恒河三角洲至少有13个面向大海的岛屿处在危险之中。



岛国们的举国大迁徙


两次遭灾让拉杰家元气大伤,他的脸色暗淡下来。“现在我们家是乡里最穷的了。”拉杰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家乡,开始他还能将剩下的牛羊或租或借,但没有了稳定收入,如今家中已经没了牲口,还欠下银行12万元债务。


“现在我主要是当向导,靠带人转山挣点钱,或者做些帮忙剪羊毛的零工。”每月领取政府低保的拉杰说,“对牧民来说,没有了草场,就等于没有了一切。”


绿色和平王亚敏同情地说,其实牧民们家家都用太阳能,但就是这些积极使用清洁能源的人们,现在却成了气候难民。


而恒河三角洲莫苏尼上的Patra一家,并没有听说任何有关政府组织迁徙的消息,但他们还是希望得到来自政府的一小部分土地作为补偿。


印度洋上的马尔代夫总统纳希德还有点时间。若全球海平面上升速率按照目前的1.8毫米/年累计,海水要淹没马尔代夫总共1200个岛屿的时间是约84年。但现状已经不容乐观。


首都马累周围都修了像城墙一样防波堤,以抵御海水入侵。但在2004年12月的印度洋大海啸中,防波堤没能阻挡住海水冲进马累。在马累西北方的图拉杜岛,海水的侵蚀已将小岛东侧的椰子树拍打得露出树根。


纳希德说,在全国约200个居民岛中,大约有50个面临海水侵蚀,其中16个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很多居民岛的地下淡水资源正在枯竭。


纳希德已经想好了举国搬迁的最后退路:“我们认为这种情形在60至70年内还不至于出现,但必须从现在开始就有所准备。”


他在去年就任总统后不久即宣布将成立一个主权基金,利用观光收入购买土地,以便赶在海水淹到头顶之前迁走全国35万国民。斯里兰卡、印度,或者澳大利亚都是可能的迁徙目的地。


但是,要迁居他国并非易事。环保组织WWF驻新加坡的气候变化政策专家戴安娜·麦克菲迪安(Diane McFadzien)说,足够的资金来源、有无国家愿意接收、新环境下的文化认同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小岛国家里,也有跑在马尔代夫前面的。有消息说,南太平洋岛国图瓦卢已经与新西兰签订全民迁徙协议。单单新西兰方面透露的2007年的数字,就有5000多图瓦卢人早已在新西兰安家了。


图瓦卢由此成为第一个因海平面上升而举国迁徒的国家。2000年2月18日时,该国的大部分陆地国土曾被海水淹没,全国最高处仅高出海平面4米。


“气候难民问题不是在几个国家能够在国内解决的,需要全球各国的共同努力。尤其当发展中国家采取适应措施需要资金支持时,让其独自承担是不公平的。”10月22日,在海潮再次冲进威尼斯的这天,麦克菲迪安对本报记者说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