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正传 第五部:朝闻道 第三百四十一章:顺水推舟(下)

mamimima 收藏 4 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百四十一章:顺水推舟(下) 十二月下旬,华夏爆发一件惊天大事,随着武汉战事,华夏军再次失利,整个华夏国内士气为之大挫。 投降论、和谈论、合作论猛地在国统区里、在民党及一些高级军官中公开谈论起来。 而日本军队攻占武汉以后,由于之前兵力大量耗损,并在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三百四十一章:顺水推舟(下)


十二月下旬,华夏爆发一件惊天大事,随着武汉战事,华夏军再次失利,整个华夏国内士气为之大挫。

投降论、和谈论、合作论猛地在国统区里、在民党及一些高级军官中公开谈论起来。

而日本军队攻占武汉以后,由于之前兵力大量耗损,并在年底攻占粤省羊城后,在从东北到南方粤省的漫长战线上,拉羊屎一般,把大量日军兵力分散下去驻守。此刻日军的兵力制约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几乎已经无力再有效组织出超过十万人的重兵集团。

为此日本政府终于开始调整对华政策,将武力灭亡华夏为主,逐渐调整为政治劝降华夏为主。

那些还混在华夏军政商界里的,搞不清楚是亲日派,还是汉奸奸细派们开始跳出来四下活动起来。

不少关键人士再次接到大量或明或暗说客的叨扰。

卫富贵提前享受的马代表给予的待遇在不少人那里再次出现。


十二月底,委员长密电各战区司令长官以上级别将领,云民党素有影响和名望,老和老蒋在党内争锋的汪主席失踪了!与其同时失踪的还有民党内数名高级成员及汪主席之妻。

军统消息称,汪主席可能叛变投敌了。委员长电令各部,如有见此人,立即缉捕,如有顽抗,当即击毙。并同时下令,谁要在此时关键时刻跟错人,定斩不饶!

一时山雨欲来,鸡飞狗跳!


接到委员长密电后第五日,马说客再次秘密到访。

这次见面,卫富贵特地安排在司令部门外不远处一间酒楼的雅间里。

马说客这次前来,还乔装了一番,穿着破衣烂衫,如一个老农的模样。

卫富贵一见马说客如此,不由奇怪起来。

马说客有些兴奋,又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卫将军,想必我之前说的惊天大事,你也知道了。这省城里的军统,如今象疯狗一样。我要不这样穿,说不定被人早抓了去。将军,汪主席如此人物,当年刺杀满清王爷的华夏英雄都已看清了如今大势所在。你看看,你早不做决断,让人家汪主席得了先手。据我得到消息,汪主席很快会接手北平政府首脑之位。并在江南一带选址建都。今天我来见你,就是要跟你说,之前对你的承诺基本还是有效,但是由于将军您之前的优柔寡断,让汪主席及带来的人先拿到不少好位子。如今,有些条件已经无法完全满足你了。卫将军,要快下决定呀。不要黄花菜都凉了。”


卫富贵喝了口茶,瞥了眼马说客,“如今风头上,委员长对所有跟着汪主席跑的人都下了追杀令。我这家眷还在人家地头上…..我再想想!”


马代表见卫富贵犹豫的模样有些着急“卫将军,只要你点头,我们想办法去接你的家人……”

马说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卫富贵拦住“别介,要接也是我自己做,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为了帮我还是为了要挟我?!”

马说客有些恼火,卫富贵这幅始终不决定的模样有些让他失去耐心“将军,你之前说怕当出头鸟,如今汪主席当了这出头鸟,即便要打,也是他在前面顶着。你怕什么?跟你说,在大别山,在豫皖山区其他不少地方,还有湘省等不少地方,国民军不少将领都在秘密接触我们,甚至已经有不少已经投靠我们了。卫将军你再晚决定,就渣都剩不下了。如今武汉又失,国军损失惨重。以无力再战,溃灭就在眼前。这等大势你还看不清么?虽然日军兵力有些紧张,但是其国内,预备兵力正源源不断地补充进来,相信一年,不!半年,日军就能补充完这一年损失的兵力。再加上这么多国内弃暗投明的部队反正过来。偏隅一方的渝州国民政府迟早灭亡,这是咱么华夏历史一遍遍无数次证明过的。卫将军,你还等什么?!”


说到最后,马说客几乎是在咆哮了。

卫富贵一边听,脸色一边变,显示内心斗争激烈,听到马代表最后的喊叫,卫富贵灰色的脸上豆大的汗珠都出来了。显然卫富贵的心房快崩溃了。

马说客见状,就想再加几把火,彻底击垮卫富贵的意志。忽然就听酒楼楼下,有人在喊“那里?汉奸在那里?”

“军爷!就在二楼的雅间里,就那个窗户里,里面有人喊着什么渝州国民政府灭亡什么的。”


“快!快点,别让人跑了。”

马说客一见不妙,立即拿起老农的草帽,转身出门

回头丢下一句“卫将军你好好想想,尽快给我回复!”


“春节前,一定给你消息!”卫富贵有气无力的话跟着马说客一起消失在门外。


只几十息,就听“碰!”一声,门一下被踹开,几个持枪的军人一下冲了进来,大喊着“都别动。”

进来的军人一望房里的人,不由愣住了——卫司令?一个军官反应很快,一眼就看清屋里坐的人是自己集团军最高长官卫司令。

忙一拉身边几个兄弟,一起对着卫富贵敬礼“卫司令好!正在搜查奸细,打扰卫司令了!”

卫富贵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几个冲进来的军人立即返身出去,小心的把门带了起来。随即就听门外传来耳光的声音’啪’‘啪’“你他妈的胡说些什么,敢跟我们谎报军情。差点害了兄弟们!那个是汉奸么?那是我们司令长官!”


“军爷,小的没有听错呀,刚才里面是有人说什么‘渝州国民政府灭亡‘什么的。”


“啪”又一个耳光声,“你小子还说,就算真的有这样说,也是我们司令在和人谈军机大事,我警告你,你听到的都是军事机密,你要敢在外面胡说,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卫富贵在屋里听了不由摇头苦笑起来。

不由一手撑着桌子,有些痛苦地站了起来。此时,如果细心的人,就可以看到,卫富贵左侧大腿内侧一片血迹。卫富贵把右手一颗钉子扔到地上。心说演戏还真不容易。刚才面对马说客的那一番脸色变化,直至最后的满头汗珠,都是自己拿钉子狠扎自己大腿痛出来的。


卫富贵暗道,春节!过了春节,再等等,等春雨一下,冰冻开化,水位一涨。今天冬天就熬过去了。

武汉那边战事一停,补充据说这几日就从西北方向过来。等到那时兵力恢复,自己就会好受了不少。

卫富贵蹒跚地回到司令部,找了白药来,给大腿上的伤口上涂了点。周斌见了,就想叫军医过来,被卫富贵阻住了。“周兄,不碍事,日本人的说客逼得越来越紧了,我担心挺不过去这个冬天,今年冬天,各条河流的水位下降的都很厉害,据说洪水区不少泥地都被冰冻住了,地面硬的跟石头一样,日本的战车要开来,如履平地呀。怎么样,这些情况这两天有没有好转迹象?”


周斌摇了摇脑袋“各条河流的统计报告刚秘密汇总上来,水位平均下降了六成,北面有些地方甚至河面冰冻了,很多地方,炸堤根本无效。如果日本人现在来攻,共工计划的效力极其有限,到时只能硬扛了。”


两人说到这里,忽然听到门外有轻轻地脚步声,两人忙闭上了嘴。随即,江蕊的报告声传了进来。卫富贵的眉头不由皱了一下。


……

西元1939年元月,武汉战役结束后,第一批从八蜀出发的约两万新兵,赶到豫省补充进一战区。

期间在申城,汪主席终于现身,高调表态参加并掌管汉奸伪政府,并准备在江南一带建都。并大肆发表文章,痛斥蒋公种种不义行径,表示自己的道路才是为了华夏民族,救亡图存的根本性的,无限正确的道路。

舆论哗然。

随既舆论对汪主席的批判尘嚣日上。但是相反的,汪主席的登高一呼,却引来不少华夏军政要员倒戈叛离国民政府。投靠向汪主席执掌的救国政府。

而在此时,在豫东,在春节前,卫富贵的第二集团军由于优先得到了补充。兵力恢复到八万余人的满编状态。对商丘日军总算形成表面上的兵力优势。卫富贵为了应对战局,更违令自己出钱,在当地征兵一万多人,补充进各部。

春节前两天,卫富贵借口商议部队补充事宜,跑到了郑州,让前来逼宫的马说客扑了个空。

卫富贵找借口,在郑州呆到了正月十五,这才极度不愿意的回到了省城驻地。

一到省城司令部当天,乔装而来的马代表就逼上门来。

这次上门,马说客来的干脆,一手拿着汪主席亲笔签名的委任状,一手拿着要卫富贵发电起义的电报草稿,就要卫富贵当即签名。


看着马说客递过来的两份文件,卫富贵一下沉默了。

签——还是不签——这都是个问题。


依旧还是那个酒楼的雅间里,卫富贵有些心烦的把文件扔在桌上,回身打开了窗子。望着窗外阴沉的天色,卫富贵想着怎么拖过今天。


——被人逼的滋味真他妈不舒服。卫富贵忿恨地想着。


身后的马说客,不由有些生气“卫将军,你还在犹豫?你这样下去,没有人还会有耐心陪你玩。不要以为你补充了几万人马,就有恃无恐。跟你说实话,最近我们商丘驻军正跟大本营商量,准备把第二军再调回商丘。如果真的让日军失去耐心,你认为日本人真的拿你的洪水阵没有办法?你区区不足十万人,就想跟日本人做对?鲁莽地做螳臂挡车之事?武汉姓蒋的五十万大军不都溃散了。你认为你可能抵挡的住日军的全力一击么?卫老弟!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下决心吧!”


“哼”卫富贵望着窗外冷哼一声。几乎同时,半空中一声炸雷。随即雨点一滴一滴地从天上落了下来。噼噼啪啪地落在地面上、屋顶上。卫富贵一下乐了起来。

“今年的雨水来的好早呀!”卫富贵没来由的一句话,让莫名其妙的马说客不由一愣。

外面的雨水越下越大,不一会就成了瓢泼大雨!

“刚过完十五,就能下这么大雨?!好!好!春雨贵如油呀!好!好雨呀!”雨越来越大,卫富贵越来越开心,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卫将军,您这是?”马说客有些奇怪

“老马,是否归顺这件事情,是你情我愿的。你别逼我。老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他妈的我还没有过门呢,就对我这幅态度。要过了门,那还不成龟孙子了?你回去跟村边那混蛋讲,老子那天开心了,自然会签。下次你来时再说罢。”说罢,一拂袖出门便走,把一头雾水的马说客扔在了屋子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