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飞将军 正文 第十五章 师父非是等闲之人

13519614509 收藏 8 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


陈抟,字公佑,号多脚道士,乃是自古以来相当著名的得道高人。少而出家,学识渊博,知天文、天命,晓地理、地力,通古博今,能掐会算,精于武术,善长棋艺。陈公生于唐末,殁于宋初,历经七朝十(一)国,寿高两百五十余岁,在中国史上可谓最长寿者。


这一日,陈道长正在华山道观闭目修炼,突然间心头一热,慧目中眼见有三轮红日同时冉冉升起,中华大地顿时重现光明。老道知道此乃天意,劫数到了。国人经五胡之乱,饱受煎熬,势同水火,历经数十年载,终有了出头之日。有道是,天无二日,人无两主,一丘难容二貉,这三日并发又是为何?旁人不知,公佑先生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天机不可泄露,他也只能佯装不知,半丝不敢透露于人的。


既然天意如此,老道长不敢怠慢,他虽然深知天命不可违,为人为道者也只能顺应天命而为之,因此他决不能放过这一天赐良机,为江山社稷的大一统事业,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也算是没有白出道一番。所以老道长不辞劳苦,随即草草准备一番,立即起程下山。


老道长下山之后,直奔山西河北一带,那里是契丹和汉军互相交错的地方。只见遍地饿殍,哀鸿四起,村村不闻鸡犬之声,炊烟也无,农田里更是荒芜不堪。就是官道上也难见到一两个行人,就是碰到一个,也是匆匆而过,防人如同防贼一般。宁做安定犬,不为战乱人,古人言之有理呀!老道不由连连叹气,好一个文明古国,竟被人糟蹋成这个样子?五胡之乱再不休,国将不国,民不聊生啊!

“你这厮啰哩啰嗦,莫非用得是缓兵之计,倘若误

正行之间,老道长听逃荒的难民传言:卧虎山庄出了个打虎小英雄,才十岁的娃娃,竟把一只两丈多长的大老虎活活摔死了,如非眼见,哪个能信?岂不是天下奇闻了?芸芸。老道长立刻就地打了一卦,顿时大喜:汉民和夷族作战,往往在力气上吃亏不小,吃素的为何能打得过吃肉的?加上连年征战,不事农业,就是正经饭也吃不上几口,岂能是如虎似狼的番兵对手。如今卧虎山庄出了这么一个勇男儿,非同凡响,奇货可居,寻他来做个徒儿,好好教导一番,假以时日,必成栋梁之材。柴荣小子日后驱番虏、定乾坤,收拾旧河山,完成大一统伟业,全仗此人了。


老道长急急赶路,不提防身后突然来了一支人马,他扭头一瞅:正是一队番兵。道长不愿惹事非,匆匆往旁边一闪,隐入林中。有个半番半汉打扮的小头目眼尖,飞快地打马撵上来,左右瞅瞅不见人,回头高声对他的主子叫道:


“将军,我刚才见有一人隐入林中,搜还是不搜?”


番将随后赶到,摆摆手说:“算了算了,一个过路之人值得什么大惊小怪,随他去了,我们赶路要紧。”


东方兆嗫嚅道:“别不会是汉人奸细。”


番将笑道:“你们汉人皆是胆小如鼠,见了我契丹大军如见猛虎一般,哪里还有敢做奸细的?”


躲在林中的陈老道气不打一处来,方才知道和番兵头儿搭话的那人才真是个汉奸,不由暗想:汉人的坏事多半出在自家人身上。前出了个石敬塘认贼作父,甘当儿皇帝,今又遇到这么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汉人的脸都让这伙人给丢尽了。他有心出面奚落他一顿,但转念一想,和这些人讲不清道不明,尤如对牛弹琴一般,不理论也罢。再说他也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遂强忍下这口恶气,将来由自己的那个徒儿再来惩处这些恶贼便了。


东方兆趋媚笑道:“将军所言极是,我们汉人各自为政,一盘散沙,岂是辽国大邦的对手?江山早晚归姓耶律了。不过我刚才瞅见那个老头,仙风道骨,怕是有些来历哩!不如一并捉了去大营,拿去让主将定夺。”


东方兆絮絮叨叨,番将早已不耐烦了,厉声叱道:


“你这厮唠唠叨叨,半天不让人安宁,倘若是误了捉拿打虎小子之大事,麻将军怪罪下来,你项上有几颗人头作保?”


东方兆见番将发怒,顿时噤若寒蝉,舌头伸出寸许,再也不再敢作声。


陈老道见状,不由怒从心头起,遂抖抖身子,从林间走出,笑道:“两位将军为我一个老叫化子争吵半天,实在不值。我今日到处乞食不得,将军们如有食物带在身旁,还望垂怜我这将要饿死之人。”


东方兆抬头一看,果是个脏污不堪的讨饭老翁,因是刚才受了番将的数落,正在气头上,顿时怒道:


“老天杀,你胆大包天,癞蛤蟆不知有多大本事竟敢到我军中来乞讨,莫不是活腻歪了不成?你们汉人饿死一个少一个,谁希罕?”


老道不温不火,仍旧是一副笑眉笑眼的神态,朗声言道:“将军给便给些,不想施舍也就罢了,为何张嘴就骂人?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汉人咋了,我们汉人就不是人了?难道你爹娘只管生出你来交差,就未曾教你些做人的道理?”


东方兆大怒,也不搭话,挥起手中大砍刀,拚力朝老人头上砍去。


只听“哎呀”一声,众人看时,不见老者人头落地,倒是东方兆自己扔了砍刀,满地打滚不止,嘴里还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之声。众人回身再看老者,早已不见了踪影,番将见状,遂仰天叹道:


“自古中原多奇士,方才必是一位真人,只可惜让他走了。否则如若带得回番营,必定受到麻将军嘉奖,不幸让这个东方兆狗男女坏了大事。”


陈抟老道几经辗转,寻到刘继尧,并与柴荣约定数年之后定会送他一员大将,然后带着他的得意弟子兴高采烈地回华山修炼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