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3.html


春节过后,知青们陆续返回了青年点。由帅子牵头的月亮湾大队文艺宣传队成立了。十多个爱好文艺的知青和当地青年,齐聚在青年点院子里练节目。有练吹唢呐的,有练拉胡琴的,有练打快板的,有练发声的,有练压腿的,好不热闹。帅子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给这个纠正动作,给那个做示范,忙得满头是汗。

这群人中最轻松、最快乐的,要数报幕员郝月凤了。她仗着是村支书的女儿,跑来跑去,看看这个,瞧瞧那个,也作模作样地指导两下,得瑟的要命。

石虎子陪着牛鲜花来看文艺宣传队的队员们。帅子赶紧拍了拍巴掌,喊道:“全体集合!”大家听话地排好了队。牛鲜花看了看众人,笑吟吟地说:“嗬,大伙积极性很高啊,这就练上了?”“请宣传队领队,咱们的牛队长作指示。”帅子高声说。

队员们热烈鼓掌。牛鲜花谦虚地摆了摆手,等大家掌声停了说:“谈不上指示。同志们,今天咱们月亮湾大队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正式成立了,郝书记本来要来看望大家的,公社有个紧急会议来不了啦,委托我来给大伙讲几句话。”大家又是一通鼓掌。

“同志们,咱们这个宣传队成立得有点晚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离公社学习小靳庄文艺汇演的日子已经很近了。大家都知道,长期以来,文艺阵地一直被资产阶级统治着,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统治着文艺舞台。今天我们要把失去的阵地夺回来,大张旗鼓地宣传毛泽东思想,我们要搞革命的文艺,战斗的文艺,鼓舞人民的文艺,让阶级敌人闻风丧胆的文艺。我们的文艺是匕首,是响箭,要以生动的革命的艺术形式打击敌人,教育广大群众……”

牛鲜花给大家讲完话后,饶有兴趣地看了文艺宣传队成立的汇报表演: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滨》中《智斗》一场戏。

帅子扮演刁德一,大庞扮演胡传魁,荆美丽扮演阿庆嫂,他们事先已经练过了几次。帅子端着架子起了个头,念白道:“哦,这么说,这个女人还真不简单呐。”

大庞装胡传魁装得挺像:“怎么,你对她还有什么怀疑吗?”

“不不不,司令的恩人嘛。”

“你这个人哪。”大庞摇了摇头。

该阿庆嫂上了,荆美丽第一次当众演出,左顾右盼,有些紧张。“参谋长,烟不好…”说到这儿她紧张得忘了词儿,现编道:“《红玫瑰》,两毛四一盒,凑合着抽一支?”

大伙一听“哗”的一声全笑了。

帅子赶紧往回拽戏,唱道:“这个女人……不寻常。”

“刁德一有什么鬼心肠?”

“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

“这草包……”荆美丽又紧张得忘词了,随口唱道:“不是什么好干粮。”

大伙让她逗得前仰后合。

“抽烟。”帅子高声喊道,他想用自己的道白压过笑声。

“人家不会,你干什么? ”大庞没有明白帅子的意思,竟然打起了横炮。

帅子只得硬着头皮往下唱,能演到哪儿算哪儿了:“她态度不卑又不亢。”

大家越笑,荆美丽越慌,竟然把词儿全忘了,索性胡唱一气了:“他精神有点不正常。”

“刁德一,搞的什么鬼花样?”

“他们到底是姓蒋还是姓庞?”

“我待要旁敲侧击将她访。”

“我必须花言巧语把他诳。”

“阿庆嫂。”帅子绝望地唱道:“适才听得司令讲, 阿庆嫂真是不寻常。 我佩服你沉着机灵有胆量,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枪。若无有抗日救国的好思想, 焉能够舍己救人不慌张。”

下面接的是阿庆嫂一个长唱段。短句荆美丽都记不住,长段肯定全完,帅子急得就差尿裤子了。

荆美丽果不其然乱编词,随口唱道:“参谋长,休装大尾巴狼,给我少来里格朗。一个锅,抡马勺,哥们儿义气第一桩……”

这下大伙把这出正戏当成喜剧看了,包括石虎子在内,全都笑疯了,唯有牛鲜花绷着脸强忍着。忍到这时她再也忍不住了,皱着眉头喊道:“停停停,别唱了,什么呀,乱七八糟的,停止演练,开会!”

文艺宣传队的队员和知青们,都聚在食堂里听牛鲜花给他们讲精神。

会还没开,荆美丽就趴在桌子上呜呜哭了起来。刘青一个劲儿地劝她:“美丽,别哭了,你也不是有意的,牛队长会原谅你的。”

“我在下边准备得好好的,一上场,脑子一片空白,什么词儿也想不起来了。” 荆美丽抽泣着说。

牛鲜花不烦耐地开了口:“好了,大伙没说你什么。帅子,看来样板戏排不成了。”

“一台节目没有样板戏就像盖房子没立柱,撑不起架来。”帅子为难地说。

“穿衣吃饭就家当,也不能硬撑啊。”

“要不我来一段芭蕾舞?”

“芭蕾舞?这合适吗?”牛鲜花一时拿不准主意。

“怎么不合适?《白毛女》、《红色娘子军》不都是样板戏吗?我可以跳那段《北风那个吹》,男扮女装跳喜儿,肯定拿奖,把全公社都能镇了。”帅子很自信。

“就算你扮喜儿,那杨白劳谁来扮啊?”石虎子插嘴说。

帅子一听犯了愁:“你说的也是,咱点再没有会跳舞的了。”

牛鲜花看了看大家说:“我不懂文艺,你们谁还有什么好主意?”

一直没有放声的大庞,说道:“要我看,搞样板戏人越少越好,还是让帅子来个独舞吧,让他来一段《智取威虎山》中的独舞《打虎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