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无价的古董 无价的古董5

酒盏花枝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699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邓卓摘下手套放入口袋,说道:“从铭文、风格、锈迹来看,我也断定是西周之物。然青铜者,烈火之精也,虽出炉冷却,其周身必含火气。西周青铜,迄今数千年,火气自然消散殆尽,以手抚之,寒可刺肤。此青铜方鼎,我以手触之,尚觉烟火之气正盛,虽锈迹重重亦不可阻挡,故可断定,此物成形至多不过一月。即便是仿制之物,能做得如此精妙,五根金条也值了。”

郑翻译伸手在青铜方鼎上用力摸了几下,因邓卓已经断定是赝品,所以郑翻译未戴手套邓卓并不阻止。

铜锈的粉末染绿了郑翻译的手指,郑翻译将手指放在鼻尖闻了闻,说道:“不对,铜锈的气味是对的,而且锈斑是一层一层的,怎么会是上周的?”郑翻译对古董鉴别略知一二,知道从土中挖出的青铜器,表面上的锈斑是一层层长出来的,绝非几天能够出现。唯一能使青铜器快速长锈的方法,就是用酸水泡,但那样长出的锈斑是厚厚一层,不会层次分明的,而且,酸水泡出的锈斑会有一股沉重的酸水气味,但自己闻到的的确是正宗的铜锈气味啊!

见郑翻译对自己的判断有所怀疑,邓卓摇摇头叹道:“制鼎者,高人也;作假者,高人也,无怪胡翻译会慧眼失察。作此鼎者,对西周文化及冶炼技术掌握极为精湛,以致于单凭肉眼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作假者得此鼎后,先用酸水遍涂鼎身,置于烈日曝晒之下数小时,加快锈斑生成,再置于阴凉通风之处彻底风干,使锈斑变老变硬,然后再用酸水遍涂,再曝晒,再风干,如此反复五到六次,青铜器身上之锈必层层叠叠,与古无异。待锈斑做成之后,掘两米见方一深坑,以破旧青铜铺底,再将此青铜方鼎仔细放入,再以破旧青铜将其覆盖,用竹筛筛选细土,填平土坑,每隔两个时辰于表面洒水一壶,不可间断。三天之后,除去浮土,取出方鼎,则酸味全无,而泥土气息和青铜锈味扑鼻而来,与刚出土之上古铜器无异。我想,郑翻译必以此断定此物年代的吧?”

郑翻译听得额头上的冷汗直冒,脸色发白。此物是自己引荐前田少佐买下的,花了整整五根金条,前田少佐就是觉得过于逼真完美了,所以一直想找个行家验验。今天在古玩街看到“胡研究员”的精彩亮相,郑翻译立刻觉得祖宗显灵,自己又多了一个向前田少佐拍马屁的机会。但郑翻译没有去想想,自己的老祖宗是否会保佑他这个当汉奸的子孙。

赵开、钱三和孙骑也面无血色地看着郑翻译。前田少佐的脾气他们都是领教过的,虽说错在郑翻译,可前田少佐离不开郑翻译,难保不会拿自己三人出气,三人一时都战战兢兢的。

见四人的神色如此紧张,邓卓知道,自己应该再下一剂重药,让对方领教领教自己的实力。

“能铸此鼎者,必为当世高人,技高者多为德高望重之人,必不屑于作假讹钱,其人定会在稍稍隐蔽之处做上标识,以示真伪。”邓卓对郑翻译提醒。

“这东西的标识在哪?”郑翻译急切地问。怂恿前田少佐买此鼎之前,自己可是用放大镜反复看过青铜方鼎的每一个细节,并没有看到什么能证明仿造的标识。

邓卓再看了看青铜方鼎,说道:“正面没有,标识一般都在反面显眼处,你们把此物翻转过来。”

赵开、钱三和孙骑立刻一起抬着青铜方鼎翻过来,仔细地看着方鼎的底部。郑翻译推开钱三挤进来,几乎将瞪得像核桃一样的眼睛贴在方鼎上,刮痧似地看着方鼎底部的每一处花纹,每一处锈迹,但任他怎么看,终究是什么也看出不来。

“没有记号,根本就没有记号。”郑翻译抬头看一眼邓卓,眼中闪烁着希望的火苗。

邓卓心中早就准备好一盆冷水,就等着郑翻译开口。邓卓伸出右手,依次在铜鼎的四只脚底部捻了捻,然后用力在其中一只脚的底部用大拇指搓着,不一会,就搓下一层泥土粉末。

邓卓大拇指停下,用力按着,脸上浮出自信的微笑,这笑容在郑翻译和赵开等人眼中却像刀尖一样。

邓卓对郑翻译竖起自己的大拇指,只见邓卓的大拇指指肚清晰地出现了四个篆体小字。原来,方鼎的这只脚的底部竟阴刻着一枚篆章,只是刻得很小很浅,被人用铜锈和泥土给盖住了。邓卓除去浮土和铜锈,再这么用力一按,篆章就印在了邓卓指肚上。

郑翻译只瞅了一眼,腿一下子软了,幸亏钱三和孙骑手快扶住,才不至于摔个四脚朝天。

“老大,这是啥东西。”赵开不明白邓卓竖大拇指夸郑翻译,郑翻译却怎么被吓成这样了。

“四个字。”郑翻译哆嗦地说道。

“什么字?”钱三问。

赵开三人都是一根扁担横着认得是一,两根扁担横着就不知是几的正宗文盲,当然更看不懂这扭扭绕绕的篆文,郑翻译的古文本来不行,但倚仗自己的聪明和巴结前田少佐的执着,悬梁刺股,潜心研究,终于对祖国文字有了更深的了解。

“要命。”郑翻译痛苦地说道。

“要命?只有两个字啊!大哥。”钱三扳着指头说道。可怜的大哥,莫不是被吓傻了?

“不是‘要命’,写的是‘芜江秦制’。”邓卓公布了正确答案,“我可以断定,这就是我们芜江镇东头秦家铁匠铺所作,秦家铁匠铺在芜江世代打铁炼铜,他们有这个技术。”

看着四人的丑态,邓卓心中也一阵得意,跟自己斗,你们也太嫩了点。

“郑翻译,我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家了吗?”邓卓冲郑翻译哈着腰说道。

郑翻译用袖子擦一把额上的汗,深吸一口气,示意赵开等人把青铜方鼎放下,然后对邓卓冷冷说道:“走吧。”郑翻译心中恨不得冲上去把邓卓掐死咬死,原打算利用邓卓来好好拍拍前田少佐的马屁,谁想到是烧香请来了索命鬼,自作自受啊!

邓卓推开雅间的门,一阵肉香味潮水一样涌了进来,邓卓不由得鼻子一动:“好香的狗肉!”说着还咽了一下口水。

郑翻译立刻眼珠一转,转身对邓卓客气地说道:“胡先生想必是饿了,赵开,给胡先生称两斤水晶狗肉带回去。”郑熊意识到,以胡先生的才学,多半会成为前田少佐家中的常客,自己可得提前搞好关系。

邓卓立即转身抱拳感激地说道:“这怎么好意思,无功不受禄,无功不受禄,在下诚惶诚恐,诚惶诚恐。”

郑翻译用力挤出微笑:“别这么说,今日胡先生让郑某大开眼界,受益匪浅,以后还请胡先生多多指教。”

邓卓客气地答道:“郑翻译言重了,胡某乃一落魄书生,欲思功名而不可得,怎如郑翻译留学海外,学贯中西,指教二字万不敢当。”

“胡先生过谦了。”郑翻译又对赵开说道,“给胡先生再来两斤好酒,要最好的绍兴女儿红。”

“多谢,多谢。”邓卓一面抱拳做揖,一面跟着赵开出去。

邓卓赵开刚一出门,郑翻译就把门合上锁好。

“前田少佐,那人已经走了。”郑翻译站在房内,毕恭毕敬地立正站好,低着头对套间说道。

钱三和孙骑也立刻立正站好。

套间的门帘掀开,一个三十多岁的日本军人走了出来,笔挺的黄军服,微微突起的肚子,三角眼中隐隐透着一股杀气。

此人正是芜江镇日军第一大队大队长前田正夫,少佐军衔。

前田正夫缓缓走到青铜方鼎前,用手在青铜方鼎上慢慢抚摸着,盯着青铜方鼎说道:“芜江秦制,还不快去查。”

“是。”郑翻译声如洪钟地答道,然后马上转身命令钱三和孙骑:“还死站着!跟老子把秦铁匠揪来!”

钱三和孙骑立刻慌慌张张开门奔了出去。


“胡研究员”家中,邓卓正和唐功坐在桌前喝酒吃狗肉,邓卓正一五一十地向唐功述说着刚才的经历。

唐功边吃边说道:“老爷,真有你的,你怎么就认得那什么鼎?”

邓卓笑着回答:“我哪懂那么多,只是略知一二。这都是芜江镇的同志前期工作做得好,这鼎是我们的同志事先故意卖给郑翻译的,方鼎的特征,我早就一清二楚。芜江镇有两个日军大队,队长分别是前田正夫和永井秀男,两人在日本军校是校友,关系很好,前田正夫比永井秀男早一年毕业,也早一年到中国,两人又正好都驻扎在芜江镇,都对中国文化有很深的研究,还都喜欢中国古董,所以我让芜江镇的同志利用几件假古董帮助我们接近前田正夫,目前看来,他们的前期工作做得非常成功。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离间两名少佐的关系,除掉吴仁这个叛徒,另外,尽量拿回我们的宝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