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吾等必当竭诚为国尽忠!”中国空军第四驱逐机大队大队长高志航大声的喊道,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南京空军机场,第一、第二、第四驱逐机大队正在接受中华民国国民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的检阅!

高志航,原东北航空处飞鹰队一名飞行员。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当高志航在9月18号这天醒来之时,发现满地的膏药旗和日本兵,鬼子在肆意的残杀着自己的同胞,到处逮捕着不知所措的革命者和军人,他才知道东北三省已落入日寇之手!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高志航含着热泪抛弃了自己的父母妻儿,毅然南下,这一去就是6年!6年来,高志航再也没有回到过自己的家乡,那片他自幼长大的白山黑水,他的心在滴血!如今,当日寇大局南侵,他终于有机会登上爱机驰骋疆场,他的双眼湿润了!

“好!中正静候你等凯旋!”操着浓重的宁波腔,蒋中正一脸期待的扫视着整齐列队的一排飞行员,“中正不才,国家屡遭祸患!现如今日寇步步紧逼,鄙人一直认为不到民族最后之时绝不轻言抗战!如今我党我军定当以成仁决心阻击日寇,还我河山!”

“还我河山!还我河山!还我河山!”在场的所有飞行员与士兵高声齐喊,飞机的马达在轰鸣,阴霾的天空正在昭示着一场恶战的来临,国家元首为出征的勇士壮行,而这仅仅,仅仅是为了保卫这个古老而又贫弱的国家!


早在虹桥事变爆发的当晚,日本部队就蠢蠢欲动气焰十分嚣张。日本海军陆战队陆续登陆,在杨树浦、闸北、虹口一带布防。日本海军舰队,调集淞沪的战舰已达30余艘,海军及陆战队1.5万之众,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1937年8月11日入夜,首都南京的总统官邸,从华北前线如雪片般飞来的加急战报使中国的首都阴云密布。一个秘密的高级军事会议正在总统会议室举行,蒋中正一身戎装一丝不苟,当作战参谋回报连日来的战况之时,蒋中正的脸上写着一种态度——愤怒,一种深入骨髓的愤怒!

“啪!!”蒋中正懊恼的一掌拍在桌子上,蹭的一下站起身来。

“娘希匹!这是诸侯思想,统统是土匪!土匪!”操着浓重宁波腔的蒋中正怒火中烧,前线的部队除了中央军多为地方武装,处处自保,互不救援。蒋中正恨日本人,更恨自己!这些年他没少下力气,大把大把的银子花出去了,人力物力精力财力,为了这个国家,蒋中正早已身心疲惫,不堪重负!然而这些地方军阀的所作所为让这个国家的领袖深感懊恼,没想到,国难当头,国家却依旧是一盘散沙!

在座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惹这头暴躁的狮子,“委委员长……还念吗?”也许此时的参谋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他战战兢兢的问着蒋中正。

见蒋中正不说话,参谋悻悻的看了一眼身前的陈诚上将,陈诚点点头,参谋继续汇报前线的战报,当听到日海空军空前肆虐的残杀国军将士,伤亡之大几近阵亡数的一半!蒋中正又坐不住了,大声喊道“周至柔!”参谋吓得再不敢出声。

“卑职在!”起身之人乃是空军前敌总司令,周至柔上将,1899年生人,浙江临海人。抗战爆发以来率中国空军与日寇作战。

“你你你!你的空军呢!?”蒋中正的双眼都在冒火,好像要把周至柔吃了一般。

周至柔心里是有苦难言啊,多年以来,跟着蒋中正南征北战,自己可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无奈让他执掌空军,全国的作战飞机加起来不过300余架,况且分布全国各地,战事骤起,抽调不利早在意料之中。

见周至柔默不作声,蒋中正咆哮道,“我给你的空军经费呢!?钱呢!?”

周至柔终于忍无可忍,如今的节节败退又不全是自己的过错,“委座!多年来您拨给空军的经费……”周至柔顿了顿,“第一夫人说,当在抗战最关键之时,购买最先进之战机,所有都存到香港银行去了!”周至柔万般无奈只有抬出第一夫人挡箭。

蒋中正哑口无言,一旁的陈诚忙出来圆场,“委座,日寇空军为我国军数十载未予之强敌,装备精良,战斗力极强!不是周将军渎职懈怠,而是敌人过于强大!”

蒋中正看了看陈诚,摆摆手,“坐下!”

周至柔如释重负,脸面无光的一屁股坐下。

会场一时间略显尴尬,蒋中正突然想起那名诚惶诚恐站着的参谋,用手指指他道,“继续念!”说着蒋中正还懊恼的看了一眼参谋,略觉失态的坐下身子。念完华北前线的战报,作战参谋开始汇报上海方面的消息。这是蒋介石此刻真正关心的问题!

8月9日下午五时半,日本海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和斋藤要藏两人,驾驶军用汽车冲向虹桥机场,被机场卫兵击毙。事件发生后,上海市长俞鸿钧和国民政府外交部秘书周珏分别向日本驻沪总领事和日本海军通话,当时日方声明,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本日未有奉命外出。纵令有人外出,也决不会有到虹桥机场。因为日本官兵是绝对不应该到机场的。

当夜10时,俞鸿钧市长赴日总领事馆交涉,叙说了事件经过,并主张用外交途径解决,不使事件扩大。日方也表示同意。但是至11日下午四时,日总领事冈本访俞市长,态度即转趋强蛮,声称对于虹桥击毙二日兵事,日本全国极为震动,东京政府虽同意用外交途径解决,但是同时却又认为有向中国“质问”对本案态度的必要。并附带提出两项要求:“(一)将保安队撤退,(二)将保安队已筑之防御工事完全撤除。”

俞鸿钧答复:“既然是中国的土地,就更无所谓撤退”。对防御工事和“保安队所有措施,无非为防范起见,总之,我方维持和平之心志,日方应能谅解……如日方亦能遵守范围,冲突自然避免”。日方虽然表示满意,实际上正在大规模的增兵上海,大有战争一触即发的意味!

参谋一边汇报一边小心翼翼的偷偷看看委员长的反应,他知道自己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刺痛着元首的心,“综上所述,日军上海挑起战端之心昭然若揭!俞鸿钧急电,呈上!民国26年 8月11日。”

“恩……”蒋中正闷哼一声,莫不作答,参谋悻悻的坐下,会场一时间鸦雀无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蒋中正突然问道,“对于上海战事,大家有何看法啊!?”

这一问如同平地一声惊雷,一时间大家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第一个站出来说话。

蒋中正扫视众人,目光最后停留在离自己最近的第四战区司令员何应钦上将,老何心里一阵哆嗦,不是他不想发表意见,只是西安事变逼宫失败,自己又被同僚讥笑为主和第一人,他是不敢再去招惹老蒋了,老何的心里害怕啊……

“委员长,卑职有话要说!”说话之人徒然起立,英姿不凡,贴着头皮的三毫短发,俊俏的脸庞写满了坚毅,此人就是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上将,1890年生人,安徽巢湖人,黄埔教官出身,抗战以来一直力主抗战。

“哦?文白你有何看法,但说无妨!”蒋中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张治中。

“自抗战以来,我军之被动来源于四处堵截日军之攻势!”张治中环视众人继续说道,“如今华北国军屡战屡败,华南又生事端,我军如若继续采用先前被动防御之法,那么上海将是第二个华北!”

众人先是一惊,随后议论纷纷,“文白,那你有何法可解啊!?”蒋中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这员爱将。

“卑职认为,与其让日本人先动手,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张治中看着一脸期待的蒋中正一脸的坚毅,“我国军应当集中中央军主力奇袭上海,歼灭日寇!”

“好!”蒋中正突然站了起来,众人跟着站了起来,“文白所言正是我的想法!民族最后关头,吾等必当抱定必死之决心血洗日寇!!!”

众人齐声高喊,“血洗日寇!!!”

随后众人各抒己见,上海攻防战的初步计划渐现雏形,作战会议在一种群情激昂的氛围之下结束了,散会之后,陈诚上将拍拍张治中的肩膀,“文白,你可是给自己提了个大大的难题啊!”

张治中笑笑,“国将不国,身为党国军人,孤愿以死报国!”

陈诚一脸的欣赏,“文白定是妙计在心,祝愿一举成功!”

“哈哈,修辞,这还要感谢委座赐予我一员良将!”张治中得意的看了看陈诚。

“哦?可是当年单锦宇单将军的那个胞弟?”陈诚显然对此人很感兴趣。

张治中故弄玄虚的说,“此单将军非彼单将军,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修辞,相信我他将是日后党国最骁勇的战将!”

“哦!?”陈诚倒是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以为这小子只是蒙阴祖上,没想到还真有几分本事,“我只知道他是单将军之弟,此人叫什么!?”

看着一脸惊讶的陈诚,张治中缓缓的说道,“此人名叫—单!宝!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