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团长(丘八杂记一)

茅台蟹 收藏 0 128
导读:“打麻将烧钱、找小姐染病、抽烟、渴酒伤身体,还是打猎好呀!”杨团长一边搜索着草丛中的猎物,一边和吴局长抒发着感慨。   自从被发配到P团,没有了领导嫂子的关照,杨团长迷上了打猎。   秋后,地里的玉米杆被老乡搬走了,许多野兔无处藏身,只好逃到了山沟里,杨团长打猎的这条沟长约30多公里,最宽处有400米,里面长满了沙棘林和杂草,自然的成为众多野生动物的藏身处。   天没亮,杨团长带车来到了沟里,因为野兔总是在夜间活动,到了黎明,好多家伙吃饱了肚,发应也迟钝了许多,正是猎获它们的好时机。   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打麻将烧钱、找小姐染病、抽烟、渴酒伤身体,还是打猎好呀!”杨团长一边搜索着草丛中的猎物,一边和吴局长抒发着感慨。

自从被发配到P团,没有了领导嫂子的关照,杨团长迷上了打猎。


秋后,地里的玉米杆被老乡搬走了,许多野兔无处藏身,只好逃到了山沟里,杨团长打猎的这条沟长约30多公里,最宽处有400米,里面长满了沙棘林和杂草,自然的成为众多野生动物的藏身处。

天没亮,杨团长带车来到了沟里,因为野兔总是在夜间活动,到了黎明,好多家伙吃饱了肚,发应也迟钝了许多,正是猎获它们的好时机。


轻车熟路的司机,很老练的把车速控制在一挡,怠速慢行,以便于搜索猎物,刚转过第一个山弯,杨团长手一挥,车立即停了下来,在车灯右前方的光影里,有一个兔子人一样立在树边,好象十分警惕似的盯着车灯,其实这是一只没经验的兔子,被车灯晃花了眼,杨团长把枪伸出车窗外一枪就把它放倒在了路边……

不一会,吉普车的后备箱中就放进了七八只兔子,天色也渐渐的亮了起来,忽然,杨团长悄声的说:“老吴,快把小口径(枪)递给我!”

吴局长说:“我没看见兔子啊?”

杨团长道:“不是兔子,是野鸡!”

吴局长担心的问道:“野鸡可是国家三级保护动物,能打吗?”

“什么保护动物,全是扯淡!那都是给老百姓们定的。现在全国禁枪这么严,可你看我这杆双筒猎(枪),奥运(会)比赛用枪,价值20万元呢,是我用杆单筒(猎)从公安局的枪库里换来的。说起来,也多亏了这几年禁枪,一方面公安局里收上来好多好枪;另一方面野生动物也多了;再者,开着我们的军车打猎,小公安们也不敢查,保证让你一爽到底!”杨团长掏出酒壶喝了一口,接着说:

“你一定想我为什么不用猎枪却用小口径枪吧,其实,群居的野鸡非常的蠢,我们不下车,野鸡看不到人它就不逃,你看我们说了半天话,它们还在那里吃食呢,小口径枪声小,打倒一个,其它的也不会被吓跑,就在那里等你用枪一个个的点名了。”

听到这里,吴局长的手也痒了,说道:“杨团,这次让我来打吧。”

“行”坐在前排的杨团长把车座往前移了移,给后面的吴局长让出射击的空间,然后吩咐道:

“你先打近处的母鸡,然后再打远处的公鸡,重要的是一定要打中要害,如果打跑其中的一个,其它的也就全吓跑了……”

说着话的功夫,吴局长已经把一匣子弹打光了,连续放倒了5只母鸡,心想:留下两只母的给我明年下小的,我要打公的了。于是把枪上的标尺由25推到了50,瞄着远处那个又大又飘亮的公鸡勾动了板机,就听“卟、啪啦啦……”一陈乱响,那只公鸡笔直的飞向了半空中,然后像块石头一样掉了下来……

在确定其它野鸡全都惊跑后,俩人下车拣已被打倒了的野鸡,杨团长夸道:

“行呀!吴局,枪法不差呀!”

“那是,早几年,部队上为了防事故,乙种师都不想动枪动炮,更不用说你们预备役了,省下的枪弹都用来和地方拉关系了,如果那天比试起来,说不定我的枪法比你的还好呢!哎,你看我打的这只大公鸡,毛色多么的鲜亮,一定比那些个母鸡好吃养人。”

“老吴,这话就外行了。野公鸡的毛色越鲜亮,说明它的年龄就越大,你手里的这只年龄最少也有两年以上了,肉又柴皮又粗,只是胸脯上的肉拿来爆炒一下,马马虎虎还能做个下酒菜,剩下的骨架就是熬汤也不如老母鸡好”

“那是,老母鸡的汤还专治小儿咳嗽……”

“老母鸡汤治咳嗽,小公鸡的头更养人,还壮阳呢!”

“说起壮阳了,杨团,我给你的那个药方子你试过了吗?”吴局一边说一边把杨团长拉到林中的一块空地上坐下,悄悄地问道:“怎么样,你的那玩意变大了吗?”

“还没呢,那个药方泡制起来太麻烦了,”杨团长从兜里拿出药方说道:

“你看,先要取龙骨60克在酒中浸3天,然后在醋中浸3天,火烧7次,在酒和醋汁中粹7次,取驴肾内外各1具,酒煮3柱香,将龙骨研未拌入驴肾内,再煮3柱香;然后入人参90克、当归90克、白芍90克、补骨脂60克、菟丝子60克、杜仲90克、白术150克、鹿茸一具(酒浸透切片又切小块)、山药未炒五味子30克、熟地90克、山茱萸90克、黄芪150克、附子30克、茯苓60克、柏子仁30克、砂仁15克、地龙10条,各为细未,将驴肾汁同捣;如汁干可加蜜同捣为丸,早晚各用热酒送下15克……


你看看,这么费事的方子,我自己做不来,让卫生队帮我泡制,那不等于宣布我是个废物了嘛!……”

杨团长那个“家伙”天生的就小,从来没有让女人美满过,为了留住那个文凭和学历都比自己高的媳妇,只好练就了一套精美绝伦的口活。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被正在跟师长生气的朱嫂子“看”了出来,招他试了两次,感觉非常的满意,为了感谢杨,“嫂子”就忽悠当首长的老公给杨提了职,后来,家属院里有了风言风语,为了面子,首长把杨发配到了最远的P团里。吴局长从前是家庭医生出身,所以一见杨团长,吴局长就确定杨的“那玩意”不好使,所以,专门给他开了个药方,今天杨叫上吴一起出来打猎,说是要酬谢吴,其实更重要的是想堵堵吴的嘴。

当家庭医生时经常伺候领导的吴局长,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所以小声的嘱咐道:

“杨团,你这个病是天生的肝气不足再加上后天风寒所致,因为是天生的肝气不足,所以,你的宗筋--也就是阴茎在青春发育期没能像正常人那样伸展长大,现在想要它伸展,非补肝不可,然而,肾是肝之母,心为肝之子,补肝不补肾,则肝气无所生,补肝不补心,由肝气所耗皆不能助肝以伸展其筋,所以三者必须同时补;而且还要远离女性和阴、寒的饮食三个月,才能见效;现在你可千万不能再听那些庸医的,去吃什么壮阳药或食品,再伤了肝,麻烦可就大了。我这儿还有个比较省事的方子,叫展阳丹,是专门增大阴茎的,对你这病也有效果,当然正常人吃了就更历害了。你记一下,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药方送到杨团长的手里,杨团长看着药方念到:

“人参180克、白芍、当归、杜仲、麦冬、巴戟天各180克、白术、熟地、菟丝子各150克、肉桂、牛膝、柏子仁、破故纸各90克、龙骨60克(醋粹)、锁阳60克、蛇床子120克、复盆子、淫羊藿各120克、驴鞭1具、人胞1个、海马2对、蚯蚓10条、附子1个、肉苁蓉1枝、鹿茸1具各为未,蜜为丸。每日酒送下15克,服2月改观,三月见效,但必须保养3个月才有效,否则无功。”

杨团小心的收起药方,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说:

“好的,真是谢谢你了,我回去就落实这个事,今天我请你吃正宗的农家饭好吗?”

“正宗的农家饭?这沟里还有人住着吗?”

“当然有了,你忘了,塞北最有名的羊肉产地在那儿了吗?”

“呀!你不提醒我还真忘了呢,具说这里的羊每天要爬很高的山才能吃到它们爱吃的野韭菜,所以它们的肉是黑紫黑紫的,特别的香,在北京,这种肉的价格比普通的羊肉要高出几十倍,因产量极少,现在的价格比鹿肉还贵呢!好了好了,不说了,再说我的馋虫就窜出来了,我们快去吧。”

车辆继续前行,不一会就到了老乡的家里,门口一青年正在给狍子开膛,吴局长凑到跟前问道:

“小伙子,这是你刚捉到的吗?”

“是前天套下的,今天上山发现了它,刚取下来,要赶紧的收拾一下。”

吴局长咽着口水问:“收拾了自己吃吗?”

“我爷爷舍不得吃它,要留着给沟外的人,能卖个千八百的。”

“那你现在是……?”

“我这是把狍子的上下水去掉,要不时间一长它肚子里的食物就先烂了,把肉也带着发黑发臭,就没有人要了,如果是前两年我只去掉下水就行,可今年的天气不冷,所以还要把上水也去掉。”

吴局长知道,小伙子说的上水是指狍子腹内膈肌以上的心、肺等脏器;下水当然就是指膈肌以下肠子等器官了,所以就换了个问题,摸着狍子腰上的伤痕问到:

“你是怎样套住它的,套在了腰上也管用吗?”

看到吴局长有兴趣,小伙子用手比画着说:

“管用啊!我们用绿豆粗细的铁丝,做一个双层的活套,这样套住的猎物才不容易逃脱,记住一定要是双层的,套子的直径大约40厘米,固定在离地面约50厘米的位置,最好是固定在有碗口粗细的树干上,要不狍子挣扎时能把树干拉断逃掉,下套的地点嘛就选在狍子经党走的道上就行,时间当然是冬天,要不被套子勒死的狍子会很快的烂掉……。”

“用枪打不是更好吗?”

“狍子很胆小的,有点动静就跑了,所以,在我们这儿,你扛着枪走上一天连个狍子影都见不到是常有的事,这些年,用枪打到狍子的,只有一个人,他在山里转了两天,遇到一群狍子正从山腰往山上窜,眼看就要翻过山了,他一梭子过去放倒了两只,其他来这里打狍子的人,在这儿转上十几天能看到狍子就算是好的了。”

“可我听说,老乡们不在山里转也能打狍子,而且还打得不少?”

“因为老乡用的是打散弹的枪,散弹枪的射程没有快枪的射程远,先要搞清楚狍子的活动地域,在头天晚上让两人带上枪,藏在狍子可能经过的山垭口,等天一亮狍子开始吃食的时候,叫上三、四个人从沟里和山背上一起往垭口那里赶,狍子到了山垭口,都要回头望一下,这时,藏着的猎手们就有机会射猎它们了,只是这样做有点太绝了,常常就是把狍子们连窝端了。”

“一下能打上十几只吗?”

“不会的,通常一窝狍子只有三、四只,一窝有五只以上的现在也是很少见了。”

杨团长插嘴问道:“小伙子,你这山垭、山背一套一套的军语是从那里学来的?”

“首长,我是侦察兵出身,退伍后在煤检站工作,中秋节快到了,我是来这儿给爷爷、奶奶帮忙的”

“我说嘛,现在老百姓们谁还敢往外卖狍子,也就是你们煤检和公安还有这个胆子”

小伙子嘿嘿一乐,换了个话题道:

“首长们今天有口福呀,昨天有匹马从山上摔了下来,把蹄子别断了,只好杀了,早上刚煮好,在我们这儿,马板肠是最好的下酒菜了!你们快进屋,到炕上暖和着,我这就给你们端去……”

杨团长一行人进了屋,就见炕桌上早就摆满了食物,桌子中间是两个大盆,一盆装着老百姓平常吃的大烩菜,别一盆是用野鸡、野兔和山蘑菇乱炖在一起的山珍菜,炕边的灶上是一只大铁锅,锅上蒸着一大茏的莜面鱼鱼、水晶饺子、黄米面素糕和馍馍等主食,等小伙子把马板肠端上来,大家按照平常的规矩,男人在炕上喝着酒,女人们在炕下围着锅台吃了起来……。




茅台蟹 QQ:565925790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