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游击战 第四十一章 解救矿工(6)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17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李斌着手进行袭击桓山煤矿的计划,可是这座煤矿是一座大煤矿,里面有日本武装监工四百多人。 想要混入戒备森严,且有大量狼狗看守的煤矿区,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通过被俘的伪军和保安队员口中得知,每逢过年过节,伪镇长都经常要前往距离他们最近的桓山煤矿,带上食物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李斌着手进行袭击桓山煤矿的计划,可是这座煤矿是一座大煤矿,里面有日本武装监工四百多人。

想要混入戒备森严,且有大量狼狗看守的煤矿区,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通过被俘的伪军和保安队员口中得知,每逢过年过节,伪镇长都经常要前往距离他们最近的桓山煤矿,带上食物和酒去孝敬那些“太君”们。同时,还了解到那个伪镇长是一名贪生怕死之徒。

因此,李斌想要从被俘的伪镇长身上做文章。

这个伪镇长名叫刘魁山,他投降之后,一直担心李斌他们会杀掉自己,因此,这两天以来被关在镇政府内的他一直是吓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

正在刘魁山担惊受怕的时候,突然门“吱呀”一声打开,穿着国民革命军少将军服的李斌走进房间内。

“将军,您放了小人吧,小人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如果您杀了我,他们也活不下去了啊!”刘魁山哭丧着脸跪在地上求饶说。

李斌冷冷地看了这个汉奸一眼,他冷笑一声说:“刘魁山!你投敌卖国,这罪就是一条死罪!另外,你纵容王二麻子去奸淫妇女,抢劫危害附近百姓!这又是一条死罪!你的弟弟是保安队长,为虎作伥,这也是一条死罪!还有,你还让保安队去抢良家妇女来提供自己奸淫,这也是一条死罪!你自己算看看,你该死几次?”

“小人该死啊!小人该死啊!”刘魁山连忙用力狠狠扇着自己的脸哭着说,“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啊!只要将军您放了我,小人什么都听你的!”

“是吗?只要我放了你,你什么都听我的?”李斌鹰一样锐利的眼睛盯住刘魁山,直盯得他头皮发麻,腿肚子一阵颤抖。

“我听!我什么都听!”刘魁山连忙发誓说,“如果我不听,我不得好死!”

“好!既然这样,那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李斌说。

“什么忙?”还没有等到李斌说完,刘魁山连忙问道。

“我让我的战士化装成你的保安队,你带我们进入桓山煤矿!”李斌冷冷的说道。

“啊!”刘魁山哭丧着脸说,“使不得啊!千万使不得!要是给那些太君知道了这件事,他们要杀了我的啊!”

“啪”刘魁山的脸上挨了重重一记耳光,血从他的嘴角流下来。只听到李斌一声大吼道:“什么狗屁太君!是鬼子!”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刘魁山捂着被打痛的脸连忙说,“对,是鬼子,是鬼子!”

“好!我现在再重复一遍,你到底带不带我们进去?”李斌盯住刘魁山的眼睛,用威严的口气问道。

“只要将军饶了小人一家老小的性命,小人一定带路。”刘魁山回答说。

“既然这样,你就听我的安排!我们电话线已经修好,你马上去给桓山煤矿的鬼子矿主打一个电话,就告诉他,你今天晚上要去孝敬他们!”李斌说道,“记住,如果你给我耍什么花招的话,我马上就杀了你!”

“小人明白!小人这就去办!”刘魁山连忙说。

接着,李斌就把如何行事都对刘魁山说了一遍。刘魁山的脑袋就像是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把一切都答应下来。

李斌让士兵打开房门,带着刘魁山到了他的办公司内,然后他让刘魁山拿起电话机。后面的几名警卫连战士拔出手枪,枪口指着刘魁山。

刘魁山双手颤抖着拿起电话机,他摇了摇手柄,接通县城总机:“喂,我是刘魁山,请给我接桓山煤矿。”

电话接到了煤矿,那边的日本矿主拿起电话,只听到里面传出刘魁山的声音:“喂!”

“喂,我是猪口三友。”日本矿主回答说。

刘魁山在那边说:“猪口太君,小人的保安队跟着小林太君去山里转了圈,收获不小,小人今天晚上决定派人给您和其他太君送酒肉孝敬你们。”

一听说刘魁山又要来“孝敬”,猪口三友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哟西!刘桑!你滴,良民大大滴!我一定会向大佐先生说你对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一片忠心的!”

刘魁山又接着说:“我们还找到三位花姑娘,每个都如花似玉,也一并送上来孝敬太君您和您的手下。”

听到“花姑娘”,猪口三友的三角眼眯得更小,仁丹胡都翘了起来。

电话那边的李斌,还故意很大声的用日语说了句:“这次我们收获不小!我们自己用不完,就让刘桑送点去矿上犒劳一下弟兄们。”

李斌的话传入到刘魁山的话机中,又传到猪口三友的耳机中。

“哈哈哈!和刘桑共事的勇士,真不愧是我们大日本最忠实的武士!”猪口三友笑着对刘魁山说。

打完电话之后,李斌又问刘魁山:“你告诉我,平时你去‘孝敬’他们都准备一些什么礼物?给我说老实话,不许耍花招!”

刘魁山老老实实的把他们平时要准备的东西都说出来,随后,李斌就让镇里原来刘魁山的厨师马上去做准备。

下午四点,李斌化装成一名鬼子兵,带着六名投降的厨师,并从那些投降的保安队和伪军中挑选出八人,然后再带上化装成伪军的方俊天和十二名特种兵战士,带着刘魁山,挑着箩筐推着板车,车上坐着刘琳华,黄花,可政和邱秋四名女孩,从镇里出发。

看到“老朋友”又来“孝敬”自己,猪口三友自然十分高兴,他连忙亲自带人来到门外迎接,把到来的保安队全部迎接到矿内。

看到李斌,猪口三友不认识他,于是问道:“这位是?”

早已得知猪口三友是日本仙台人的李斌连忙回答说:“我是九州熊本人,前几天刚刚才来到这里,是小林长官让我来这里认识认识大家的。”

李斌的日语相当好,也确实有点像是熊本口音,这使得猪口三友丝毫没有任何怀疑。

接着,李斌把手挥了下,四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从车上下来。

一看到“花姑娘”,猪口三友就想要上前动手动脚的,却被李斌制止:“猪口君,这四位姑娘是良民滴,明天还要送到县里给长野大佐的,她们今天可以陪你们,但是请猪口君不要过于粗暴。”

听说大佐已经得知“花姑娘”的事情,猪口三友只好硬咽下一口口水。

在李斌的指挥下,那些“伪军士兵”把装有酒菜的箩筐挑进矿区食堂内,随后,那些厨师就在特种兵战士的看管之下,开始忙碌起来。

菜的原料都在镇内初步加工过,来到这里之后,只需要简简单单的加工一番,即可完工端上酒桌。

另外一批“伪军”则把一瓶瓶陈年佳酿黄酒搬上酒桌,其实在很多酒中早就被添加了安眠药。

几个特制的酒壶摆放在桌子上,那种酒壶是一种藏有夹层的酒壶,上面有不为人所知的两个小孔,按住上面那个孔倒出来的是掺有安眠药的酒,按住下面那个孔,倒出来的是没有添加安眠药的酒。

安眠药,是从镇卫生院里拿出来的,那里储备有的安眠药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加入到酒中,用来麻翻这些鬼子是绰绰有余。

陈年老黄酒本身味道就很重,而且自身就有一定的苦涩味,味道微苦的安眠药加入老黄酒中,根本是喝不出来的。

厨师在准备下酒菜,那边的士兵把黄酒放入开水中开始热酒。等到一盘盘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端出来的时候,黄酒也已经变得热气腾腾香醇可口。

菜肴有白斩鸡,红烧鱼,大闸蟹,白灼河虾,五香牛肉,炖大骨,红烧肉等等,而提供给煤矿高级管理人员那一桌上的菜,还增加了海参鲍鱼鱼翅等山珍海味。

猪口三友和他的那些高级管理人员们坐在大楼中的饭厅内,他看着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向着刘魁山直伸大拇指:“刘桑真不愧是良民大大滴!”

刘魁山心中十分紧张,但是李斌藏在衣服内的手枪一刻都没有离开过他的腰间,他唯有努力控制住自己紧张的情绪回答说:“猪口太君过奖了!太君是老朋友了,只希望太君能在大太君和大大太君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哈哈哈!这个肯定!这个肯定的!”猪口三友满脸堆笑的说道。

分别坐在猪口三友两边的可政和刘琳华一人拿起一个酒壶,两人同时往他的杯中倒酒。

经验丰富的刘琳华装作一副媚笑的样子说:“太君,你长得那么英俊潇洒,小女子很佩服太君,请太君赏脸喝下这杯酒。”

猪口三友看了看这两个女子,一个是成熟的女人,宛然一笑时百媚顿生,另外一个是清纯少女,眼睛就像水一样清澈见底,这两个他都喜欢得要命。于是,猪口三友端过酒杯一饮而尽。

可政给他夹上一口海参:“太君,请吃菜。”

猪口三友心里乐开了花,他在小姑娘脸上狠狠捏了一把,然后嘴巴一张吃掉海参。

那边的黄花和邱秋,也在给其他的鬼子倒酒。

就在大楼内,李斌,刘魁山和四名女子正在频频向鬼子敬酒的时候,外面的方俊天和那些战士们也正“与鬼子同乐”。

特制的酒壶,给敌人倒上的是掺了安眠药的酒,而给自己倒上的是普通黄酒。

陈年佳酿老黄酒的后劲本身就很大,再加上安眠药的效果,猪口三友在两名美女的陪伴之下,很快就感到头重脚轻,有点支撑不住。

他摇晃着脑袋,左搂右抱着两名美女,还在一杯接一杯酒下肚,不久,就只觉得眼前一黑,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