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八十五章:要动服装店的手

王大三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698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三岛做这样的决策还是有他的道理的,毕竟这个东京陆军学院的高才生也并非光徒有其名。侵略进中国后的第六旅团在三岛的指挥下在济南、沧州,武汉等地也打过不少的胜仗。

这次针对景德的“贺倩之鞋行动”三岛是志在必得,因此他需要先对城里的地下组织进行搜捕,防止行动开始后,军统的人、八路军的人和许轶初的人等三方敌对势力在三合城里进行破坏活动。

这就是需要曹胜元大大出力了。


曹胜元自然要抓人充数来完成任务,不过他当然不会出卖自己军统三合分站的人了,也不大可能出卖许轶初的人,因此他把目标盯上了八路军的地下交通站。

但是究竟谭莉安排的人是谁,隐藏在那里他是两眼一摸黑,一点也不知道。就是再审讯谭莉也无意义,她是照死也不会说的。于是曹胜元把龙三找来,让他在城里胡抓几个所谓的“奸细”送宪兵队充数字。


龙三一听很高兴,欺负老百姓他称得上是把好手。

他对曹胜元说:“曹爷,我要先把去江芳丽抓起来,我觉得她可能就是国民党军的探子。”

“胡说!”

曹胜元虽然不想护着江芳丽,但她毕竟是许轶初的手下,万一龙三胡来,他怕许轶初将来会找他要人。

他说:“你小子想霸了人家江小姐人家不从就乱给人扣帽子是不是?我上次不是说了吗,你想要江小姐的话自己去和三岛将军去说,别借着这个故找人家的麻烦。”


龙三本来自从亲手在摇栗抓了谭莉后,自以为有功了想去找三岛要赏,这个赏就是佳丽服装店的营业员江芳丽,但是由于胆怯了没敢去。


“那我现在就去找三岛司令说这个江芳丽很可疑?”

龙三似乎在征求曹胜元的意见。

“那就是你的事了,我不管那么多。”

曹胜元想的是你要非动许轶初的人,你自己找日本人去,就是出了问题许轶初那边也问罪不到我的头上来就行。


见曹胜元并没表示反对,龙三终于斗起了胆子去司令部找三岛去了,他觉得现在不找以后就没什么机会了。

令他没想到三岛正夫见到了自己竟然非常客气,让勤务兵给他端茶递烟,还送上了水果,这让龙三大感受宠若惊又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这次你在摇栗成功抓到了八路的要犯谭莉功劳大大的,来找我是不是想让皇军给你奖励啊,这个好办,我马上让财务给你支取两百大洋送来。”

三岛说着从办公桌后起来,走到沙发跟前也坐下了。

二百大洋也是笔不菲的酬劳了。


“不,不,不,不。将军误会了,为大日本帝国效力是应该的,我哪儿敢来讨赏那。我是来揭发一件事的。”

龙三见情形似乎对自己很有利,便要说江芳丽的事儿了。


“哦?那龙队长请讲。”

三岛出乎寻常的感兴趣。

龙三说自己早就怀疑中街“佳丽服装店”的营业员江芳丽有问题,但碍于贺倩是三合商界的名媛,不敢抓她手下的人,所以特地请示三岛大太君该如何处理。

“哈哈哈哈,吆西,吆西。龙桑,你的怀疑大大的有道理,我觉得不仅仅是江芳丽,甚至连她的老板贺倩都值得大大的怀疑,不过你们曹大队长在这件事上态度比较暧昧,事情就一直拖延了下来。”

三岛说着话,脸上泛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让龙三琢磨不透,莫非三岛怀疑曹胜元?因为否则这些话他本应该是直接对曹胜元去说的。


龙三说:“这事曹大队长知道吗?”

“呵呵,他的也许知道,但也许再装不知道。”

三岛示意龙三不必惊奇。

龙三有点紧张起来了,说:“太君,难道您怀疑曹大队长对皇军的忠诚。”

“不,不,不,不。对于三太郎的忠诚我们一点也不怀疑,我们仅是怀疑他和六战区的情报处副处长许轶初小姐存有私情。”


“这也没什么啊,他们的老同学的干活,这些太君您都是早就知道的啊。”

龙三并不觉得惊奇,许轶初的西南首屈一指的第一美人,身后拥有的许轶初迷成千上万,到处都是,甚至连三岛和宫本都在无意中成为了许轶初迷,作为老同学的曹胜元不惜余力的去追求那当然也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龙三不知道自打上次曹胜元在三岛面前自作聪明的撒谎说许轶初怀上了他的孩子,后经三岛眼线的核实根本没那么回事,因此三岛对曹胜元说许轶初想跑到日本人这边来根本就不相信了。


私底下三岛曾把这件事说给了平田静二听。

平田静二当时就哈哈大笑起来。

他对三岛说:“这种小儿科的事情你也信三太郎的啊?中国再出汉奸也轮不到许轶初啊,她是不折不扣的我们皇军的死敌,千万不要对这个丫头抱有任何幻想。再说了,那许轶初的身子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吗,想想都可笑。”

三岛这才明白自己是上了曹胜元小小的一当。因此他在对付许轶初的问题上渐渐的在另外物色起了人选。


三岛继续对龙三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三太郎他私底下回包庇纵容许轶初以及她手下的人。中街保的保长钱驼背反映的佳丽服装店的一些可疑的地方,三太郎从来不当回事,也许贺倩和江芳丽小姐就是许轶初工作站的人,因此你们大队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哎呀,要是这样该怎么办那?”

龙三一时没了主见。


三岛说:“龙桑,就这件事来说,并不严重,也不妨碍我们对曹大队长的信任。但是事情总是要解决的,佳丽服装店的贺倩和江芳丽要真是许轶初的人那就必须抓起来,皇军绝不手软。不过这件事宪兵队不能乱抓人,贺倩毕竟在三合商界是有影响力的。所以,我决定让你出面做这件事,我让钱驼背钱保长协助你。”

龙三一听连连摆手。

“这不行,这不行。要是曹大队长真有私情而贺倩是许轶初的人的话,那我这么做不成了和他作对了吗。”


三岛又是一阵大笑。

“哈哈,龙桑,你不必担心。三太郎庇护佳丽服装店那是因为他可能不想和许轶初作对,但是由我们皇军出面,许轶初也就怪不了他了。何况对佳丽服装店我们也仅仅是怀疑而已,未必这两个女人真是许轶初的人。因此我不是要你去抓贺倩和江小姐,而是就地监视询问罢了。她们早已经被钱保长宣布为可疑监管对象,你们是可以对她们采取一定的措施的。”

龙三道:“怎么个就地监视询问啊?是否请将军阁下明示?”

“这个问题你去找钱保长就行了,我已经暗中交待过他了。对了,龙桑,皇军为了表彰你在抓获谭莉时的功勋,司令部已经决定提升你为便衣侦缉队的副大队长了。并授权你全权处置三合城的嫌疑人员的抓捕和初审。有问题可直接向我或者宫本大佐汇报。”


“哎呀,那真太感谢皇军的器重了,我龙三生是皇军的人,死是皇军的鬼,誓死效忠天皇陛下。”

龙三浑身的细胞都被兴奋刺激起来了。


虽说他还是对曹胜元不敢造次,但是毕竟自己可以不经过曹胜元而在三合城里恣意妄为了。

三岛叮嘱他不能对贺倩胡来,但对江芳丽可以动点真格的,等于默许了他可以获得他想得到的事了。


出了三合日军司令部的大门,龙三心情非常畅快,嘴里哼着小曲,跳上摩托车直奔了中街,他要去找保长钱驼背商议对付佳丽服装店二个姑娘的事去。


钱驼背见龙三来了,马上把他迎进了自己的保公所。

“恭喜龙副大队长高升 ,你是冲着佳丽服装店那两个骚娘们来的吧?”

“呵呵,钱保长行啊,难怪三岛大太君很看中你那。说说看吧,太君有什么锦囊妙计对付两个俊娘们的。”

龙三也不客气,大腿翘二腿的双腿一盘坐上了钱驼背的太师椅。


钱驼背现在可不是龙三想的一个酒楼掌柜的兼保长那么简单了,他现在已经是三岛正夫直接领导的日军情报员,在权势上并不亚于龙三这个新任便衣侦缉队的副大队长的。

他见龙三还拿着以前的眼光看着自己,并没把自己放在二两五上。他拿出了三岛给他的委任状来:“龙副大队长,请过过目吧,本人现在是三岛大太君的情报员,今后和我说话还是客气着点。”

龙三一看真的是,有点傻眼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龙三不知道钱大哥早攀上了皇军的高枝,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他赶紧把脚从太师椅上放了下来。


“哈哈,都是一家人了嘛,没关系的。以后还要仰仗龙副大队长在皇军面前多多关照才是。”

钱驼背用手一指茶碗,示意龙三用茶,自己也坐了下来。

“三儿啊。”

钱驼背已经觉得自己现在有资格这么称呼龙三了。

他说:“皇军马上要开始对景德的国军进行‘贺倩之鞋行动’了。因此皇军不希望在三合有人出来趁机捣乱,所以要对嫌疑人员进行一次清理和逮捕。我早觉得贺倩和这个江芳丽形迹可疑,但始终没证据,已经抓了江芳丽都给放了回去。这次好了,有了三岛大太君的指示,咱们可以放手干了。”

“是啊,是啊。”

龙三附和着说:“钱大哥为了贺倩的事没少吃苦头,这次可以名正言顺的整治了她了。”

龙三所说的“苦头”就是指人人皆知的钱驼背在佳丽服装店的“虐鞋”事件。甚至连这次日本人进攻景德的行动都用了这件事内在含义做的代号,这不能不是说是对钱驼背的那次变态行为的一个莫大的讽刺。


钱驼背倒也不避讳,他说:“那时候老子才是一个开酒楼的掌柜的罢了,哪儿惹得起他周大彬一个县长啊,被他抓着了现行算老子我倒霉。现在不同了,老子是三岛太君的情报员了别说玩鞋了,我就是直接去玩贺倩的俏脚巴丫子,他周大彬也管不着了。”

“那当然,那当然。这不还真来了机会了吗。说说看钱大哥,准备怎么弄这两个小娘们?把她俩弄到保公所来关起来审问吗?”


“那可不行,三岛太君指示了,要画地为牢,在佳丽服装店就地开展监管审讯。明面上服装店还要开张营业,但是却不让两个娘们出服装店一步。这么一来,她们要真是国军或者军统的人,她们的上级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肯定要来设法和她们接头,那时候就可以收网抓大鱼了。我敢说,前几次中街出现可疑的电台讯号一定和她俩有关系。”

钱驼背把三岛交待的计划告诉了龙三。

龙三说:“这多不痛快啊,我觉得把人一抓一拷打,不招再奸了她们,还怕她们不招出后台吗?”

龙三的目的就是想奸污两个姑娘,他根本不想这么细风慢雨的耗精力。


钱驼背说:“绝对不行,万一她们最后不招,将来舆论就要骂皇军残暴了,三岛太君是不愿意这个局面出现的。再说了,就是要做那事,也得回避了贺倩,她是《七仙女图》上的人,三合这里无权处理。只有江小姐我是可以上上手的,我早看上了这个小娘们儿了。”

龙三一听这话脸上不禁是红一阵白一阵的,心里非常的不快。原来这个老不死的老驼背也打江芳丽的歪心思,这不是明摆着要夺我龙三之爱吗。

龙三也顾不得什么了,道:“不瞒你钱大哥说,江芳丽可是我龙三的最爱,大哥可以不和我抢吗?”


看着龙三的脸色不好看,钱驼背才想起龙三有事没事的总爱来佳丽服装店转悠,目的就是冲着江芳丽来的。

他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自己和龙三发生火并,那样最后是谁也占不了江芳丽便宜。

“三儿啊,我不是要和你抢江小姐,但说实话,我也是盯了她两年了。我看咱们哥俩别为这事儿伤着了和气。既然大家都喜欢,那就都沾上点腥气好了,你认为那?”

龙三见钱驼背并不打算放弃淫辱江芳丽的念头,但是并不发生和他一起对她下手。龙三想想要是真和钱驼背翻了脸,那谁也别想这种美事了。便点头答应说:“那好吧,到了那时候咱俩再商量着来就是。”

就这样,两人总算了达成了“轮流拥有”江芳丽的“君子协议”。


他们俩都知道,在钓出“大鱼”前,还是不能对江芳丽下硬手的。


龙三对曹胜元出于哥们的忠心,还是跑到他那里,把三岛交代的管制佳丽服装店人员的事儿报告给了他。

曹胜元就要动身去景德了,在此之前三岛已经通知了他提升龙三为侦缉队副大队长的事了。曹胜元倒是不介意,他也猜出了日本人可能已经怀疑贺倩和江芳丽是许轶初手下的事,所以绕开了他,把任务派给了龙三。正好他此次去景德可以把这事儿告诉许轶初卖个人情,至于许轶初会怎么处理那就是再说的事儿了。


曹胜元没表示什么,只是告诉龙三,江芳丽的武功很厉害,和许轶初是一个武术老师教出来的,想动她的手自己得当心着点。

龙三虽说不以为然,但还是表示明白和感谢。


离日军实施“贺倩之鞋行动”还有二十天的样子,曹胜元觉得很多事情要早和许轶初商量,他是绝对不想让许轶初落到日本人手里的,要是那样她会被送到日本去,自己连想见上一面的可能都没了,这他是怎么也不会答应的。

另外,就景德城和许轶初个人的安危,他必须找到朱瞎子问个明白,否则他心里始终塌实不了。

于是,第二天,曹胜元就带上了李柱子等几个随从,还有被他霸占后无奈的跟了他的阎敏去了景德。


曹胜元知道朱瞎子不会跟自己说实话,他要让阎敏出面去瞎子那里探出个虚实来。


人不能信命,但也不能不信命。这玩意信则有,不信则无。

因为这个世界上用科学和辩证法不能解释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无论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是如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