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阿鲁纳恰尔邦的硝烟 德让宗!近在咫尺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准将先生,很高兴您来视察我的部队;迈亚兰·森中校一身空降兵迷彩装身上背着一把英萨斯自动步枪,腰间别着一把左轮手枪头戴钢盔浑身上下就透露出一股子的干练和威武,而他手下的这些伞兵们虽然刚刚从前线撤退下来但没有步兵部队的那些沮丧和惊慌,在这些伞兵之中仍然能够保持饱满的士气和忘我的战斗精神。看到这里贾姆兰斯准将微微一笑并冲森中校回心的点点头。


如果我的部队全都如中校您的部队一样的话,我想中国军队将会很快被打败,中校你要明白现在第四军情况非常险恶,如果丢了德让宗我们的后果不堪设想,但第四军的将军们却不这么认为。边走贾姆兰斯准将边和森中校对话,沿着崎岖蜿蜒的野战工事漫步,早晨的大雾仍然没有散去,山区之中的大雾让能见度下降到了五米之内,不过空气却得到了净化,空气含着一股淡淡的芳草味道让人闻起来颇为清爽。


是的将军阁下,我也是这么想的,在您的麾下作战时我的荣幸。森中校很诚恳的回应了贾姆兰斯准将,贾姆兰斯准将笑了笑,1962年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转眼间在这里又爆发了一场冲突,决定这片土地归属的冲突。


将军阁下您说中国军队的补给会出现状况么,我们的情报部门一直都在宣传解放军的后勤补给将会随着战线拉长而变得困难。迈亚兰·森中校是个地道纯粹的军人,对政治上的东西他一窍不通,这点倒是和贾姆兰斯很像,所以两个人字里行间的聊天中谈的也是颇为的投机。


谁知道呢,恐怕只有天知道,不过对面的青藏铁路刚刚全线通车,想必大批的军需物资正在通过铺设的铁路向前方不断运送吧,阿鲁纳恰尔邦糟糕的道路限制了我们自己的行动当然也限制了解放军的攻势,只有一条公路通向邦迪拉,话虽这么说,不过过了德让宗之后对于机械化部队来说就没什么可阻止的了。中校享受一下这里的清新宁静的空气吧,这恐怕是大战前最后的一丝安宁了。


走到指挥掩体之中,这是个由钢筋混凝土为主体外边四周用树叶和伪装网伪装起来的掩体,走进里面空间豁然开朗,外表看上去不是很大的掩体里面的空间着实不小也很宽敞,里面的勤务兵正在为长官熬制早茶,桌子上几片面包和一碟咖喱还有一壶热咖啡$L̪ԌE$L̪Ԍ


巨大的晨雾笼罩了整个印军阵地上,阵地上士兵们坐在掩体里吃早餐,除了不能吸烟的锡克教徒之外其他人都在享受着片刻的安宁所带来的安逸,或许所有的士兵都会奢望打破那平衡的枪炮声永远不要像起来。


早晨八点五十七分从邦迪拉方向传来了密集的炮声,同时德让宗到邦迪拉的通讯线路全部遭到破坏,贾姆兰斯准将草草离开了森中校的前沿指挥部乘车返回德让宗,他很焦虑在自己的背后响起的炮声和爆炸声这想必不是什么好兆头。


德让宗发电厂,这是一座由印度政府投资的火力发电站,同时在发电站还兼顾变电功能,为周围提供电力;夜晚中德让宗漆黑一片只有零星亮光出现,这里在实行灯火管制,在吃了几次亏之后从邦迪拉一直到德让宗都在进行夜间的灯火管制,通常解放军的攻击机部队会在歼击机的掩护下对印军目标进行夜间打击,冲突开始阶段印度方面在阿鲁纳恰尔邦基本上没怎么实行灯火管制,但惨痛的损失让印度人不得不清醒的认识到必须要进行必要的灯火管制。


白天还在德让宗搞的印军狼狈不堪的特种部队士兵这次潜伏到了发电厂的变电站附近一条条上万伏和几万伏的高压输变线路和电塔耸立在变电站中,这里是敏感要害部位印军明显加强了戒备,在铁栅栏的外围又接上了一层带电的铁丝网,内层多了些临时搭建的哨塔,上面安放了探照灯和两名士兵值守;同时加强了值班警卫的力量,并且在变电所的广场上增加了巡逻哨,在变电站的外围也增加了移动岗哨,每隔十五分钟就会有一队乘坐吉普车巡逻的印度士兵通过。


透过红外热成像装置的帮助特种兵们发现了在变电所内部已经被挖成了四通八达的一个战壕网络,而且里面至少有一个排的士兵驻守,这可就不好玩了,看着广场上停着的吉普车和装甲车,如果硬来的话势必将难以脱身这样他们就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境地。营长人都准备完了是不是干它一下子。孟秦永中尉指了指自己手中的56式冲锋枪上的35毫米榴弹发射器说道。在他的榴弹发射器里$L̪ԌE$L̪Ԍ墨榴弹,这种东西对人没什么杀伤不过对于电器来说绝对是大杀手。


一小队靠上去干掉哨兵,二小队建立支援阵地,三小队前出攻击!秦炽挥挥手,雷红星上士的PSG-1狙击步枪小组和卢伟中士的88式狙击步枪小组已经部署就位,两挺88式5.8毫米通用机枪也已经架好。陈永福带着第一小队慢慢的摸向铁丝网外的一个印度陆军士兵把守的据点,八个人成分散的V字形前进队形小心翼翼的搜索着,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红外夜视仪,在漆黑的夜里据点内亮着灯光同时走近了以后还可以听见里面有几个印军正在聊天。


来到掩体下陈永福冲龙少云点点头,龙少云从背上解下85式微声冲锋枪然后打开保险,他猛的站起来踹开了据点大门就在一屋子六名印度士兵嘻哈谈笑因为被踢开的大门嘎然而止的同时龙少云手中的85式微冲开火了,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去触摸到堆靠在水泥墙壁上的步枪就都横尸在地一命呜呼了。清除!秦炽听见了龙少云的声音,他挥挥手四名手持56式冲锋枪的特战队员打开了枪保险同时向35毫米榴弹发射器中安装了一枚35毫米石墨榴弹。


放!秦炽低喝一声,嗵嗵嗵嗵!四声闷响,榴弹划出了一道美丽的抛物线在避雷塔环绕地区的上空打开了石墨榴弹的降落伞,紧接着第二小组又释放了四枚35毫米石墨榴弹,生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降落伞下悬挂着的小圆球在距离地面五十米的高度爆炸,爆炸的炫目效果十分明显不过它更致命的是爆炸所带来的石墨纤维,变电设备、输变电路上落满了石墨纤维,几万伏特的短路电流产生的电弧立刻汽化了石墨纤维并使石墨涂复在电力设备上,加剧了短路破坏效果参生了放电现象。


高压线上的“嗞嗞”放电声不断,一道道闪电般电弧不断的击中其他的电力设备。八个巨大的变压器“嗡嗡”的短路声大作,过载引起的高温煮沸了变压器油浓烟直冒,终于,随着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二十三台变压器烧成了一只只火炬!一条4万伏的高压线被过载的高温熔断了,拖着一路的电火花荡来荡去不时引燃易燃物。变压工作区烧成了一片火海,烧熔的铝水滴滴嗒嗒的落下来。


驻守在外边的印度陆军士兵一个个惊恐万分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却无能为力,如果他们在这个时候进入火场,那么他们的下场就是不是被电死就是被大火活活烧死;变电站内的工作人员也都是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的看着熊熊燃烧的变电设备,变电所一旦损毁那么部署在德让宗的两个营的特里舒尔防空导弹部队的雷达将无法正常运转只能依靠携带的柴油发电机勉强维持;城市将变成死城,没有电卫星接收器将无法接收信号,指挥系统陷入瘫痪。


撤!秦炽看了看印度陆军的反应他知道这些家伙们还没缓过神来,一旦缓过神来立即就会四面拉网搜索他们,所以趁他们还没有发现他们这些捣蛋鬼的时候还是早些撤退吧,然后他们又顺着公路沿线找到了埋设在公路边沙地向下两米的两根通信光缆,挖是不可能的,公路上来去的车辆众多其中很多都是印军的军车,被发现就很难脱身,荒郊野地的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所以秦炽选择了更稳妥的方式,爆破!


他们只挖了一个二十几公分深的坑,并填入了高浓度塑性炸药插上雷管和遥控引爆装置然后就迅速撤退到安全位置上,接着起爆了索性炸药,一阵爆炸过后两根通信光缆被炸炸断,等印军通信分队在军警的掩护下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又中招了,就在他们准备启动熔接机熔接光缆的时候,一名通信兵踩上了特种兵撤退时给他们留下的礼品,一枚压发式步兵雷在路边被踩中后爆炸,四散飞溅的弹片和钢珠杀死了绝大多数在场的人员,同时也把熔接机给摧毁了,这下没有个几天的光景这两条光缆怕是修不好了。


贾姆兰斯准将气的差点没枪毙了通信连连长,再连说了三句:“蠢猪、蠢猪、蠢猪”之后贾姆兰斯准将命令宪兵逮捕了这名倒霉的连长,印度军队虽然在阿鲁纳恰尔邦以及阿萨姆邦堆积了很多陆军和空军部队却忽视了特种兵的建设,整个第四军和第三十三军甚至没有什么像样的特种部队,不同于中国军队野战部队中的侦查部队这种模式的特种兵,印度特种兵基本都是独立编成作战。


但这些特种兵部队大都部署在大后方,无论是阿克塞钦方向上还是阿鲁纳恰尔邦方向上都没有什么像样的特种兵部队,而这也是印军前期作战一败再败到处被动挨打却苦无还手之力的最根本问题,贾姆兰斯准将看到了这些问题在他想请求上级调遣一支特种兵作战的时候却陷入了通讯中断的困境之中。


距离德让宗40公里的地段上,由两个PLZ-45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营组成的三十六门155毫米榴弹炮群迸发出了一条条火蛇,一个营的90B式122毫米火箭炮也跟着进行了齐射,122毫米火箭弹摩擦空气所发出的“嗖呼、嗖呼”的声音响彻天空。曹克烈手中的牌差不多都打了出来,快速部队一直在使用PLZ-45型榴弹炮,事实证明它是一种可靠而且精准且杀伤力大的优良火炮,而90B式火箭炮就不需多说了总体性能和印度陆军所装备的同级别火箭炮已经是非常优秀的火箭炮了。


至于牵引的122毫米榴弹炮和152毫米榴弹炮都比不过这些履带式和轮式自走火炮来的快,但这些火力足够让一线印军吃不了兜着走的了;一阵猛烈的钢雨洗礼迈亚兰·森中校第一次尝到了如此猛烈的炮兵轰击的威力,尤其是火箭炮覆盖了几乎大半个伞兵团的阵地,许多机枪和迫击炮就在战壕里被火箭弹命中或者被爆炸的气浪席卷到天空中然后摔在地上损坏。人员伤亡也不小,一阵劈头盖脸式的炮击下来居然让森中校的伞兵团被炸死炸伤两百多人,可见炮火覆盖的威力以及印度陆军在修筑工事方面的不专心,而森中校的指挥部也在这次炮击中被命中完蛋,森中校差一点就做了炮击之下的刀下鬼。


森中校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黄皮肤中国人来了”然后就命令各连排立即做好战斗准备,同时进一步加固阵地,在这里没有略马东公路的有利地形。所以就只能进一步加固自己的阵地来有效保护自己,同时森中校也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那就是该死的中国空降兵再一次在印军的后背实施了机降,第十五空降军第一三五空降团空降到了德让宗背后切断了德让宗到邦迪拉的公路,同时也切断了德让宗近两千名印度陆军的退路。




提斯普尔,拉文霍空军基地上普兰达中校带着飞行头盔爬上驾驶室,三十架苏-30MKI战斗轰炸机和十八架米格23BN攻击机的飞行员都已经准备完毕只等一声令下就依次升空,在阿邦的局势急转直下,为了挽救在德让宗的印度陆军部队印度空军从这一天开始将持续投入大规模的战斗机和攻击机用于支援地面作战,普兰达中校现在在印度国内的知名度非常高,在印度国内媒体的大肆渲染下普兰达中校被说成了是力挽狂澜超勇超智的大英雄,他所带领的苏-30MKI战斗机小队也成为了印度国内狂热气氛的追捧,受到感染的飞行员们各个精神饱满士气昂然。


最先起飞的是重载的MIG-23BN战斗轰炸机,米格23BN机翼下悬挂着子母炸弹以及常规航弹,苏-30MKI战斗轰炸机部队一半是航弹和空对空导弹混装,另一半则全部挂载空空导弹;印度人对苏30MKI很迷信认为不光是南亚次大陆最优秀的战斗机同时在对抗中国人的苏27SK以及歼十一战斗机时同样占据优势;而开战以后的印度空军的几款主力机型包括米格23和米格27都表现不佳唯独苏30MKI非常出彩,两次偷袭作战全部成功同时在空战中没有被击落过,唯一的两架损失还是毁于地面炮火,这更加剧了印度人对苏30MKI的迷信,他们认为只有这种战斗机一出现中国空军保证吓的尿裤子而四散奔逃了。


普兰达中校最后一个起飞,他冲地面上向他挥舞告别的人群们挥了挥手然后加速滑跑最后腾空而起在机场上空绕了一圈之后加入了庞大的机群编队,游弋在中印实际控制线中国一侧的“棕熊”率先发现了这些机群的存在,一连串的数据被报告给了在拉萨的防空司令部,前线各机场都拉起了凄厉的防空警报,一架架战斗机迅速升空起飞;


为普兰达中校准备的一桌丰盛大餐中包括二十架歼十一战斗机、十五架苏27SK战斗机以及九架歼八战斗机和两架歼七战斗机,在预警机的支援引导下空中梯队分成了三个方向向印度空军的攻击集群扑来,地面上的准备就更丰富了,2000式弹炮合一系统、S-300防空导弹,从中低空到中高空囊破了所有的作战空域,注定印度人将在这次冒险的空袭中损失惨重。


他们的飞机刚一进入阿鲁纳恰尔邦就遭到了来自地面防空雷达的照射,雷达告警装置“滴滴”的叫个没完,印度空军的一架同中国相同级别的A-50预警机为印度机群做引导,很快解放军机群也进入了印度空军预警机的视线,他们不敢怠慢立即把信息传送到了普兰达中校的机群中,普兰达中校不由得一惊,解放军这么庞大的战斗机拦截部队恐怕今天不出点血是冲不过去了,当然他现在还在遭受到来自地面防空导弹的威胁。


突然,普兰达中校的座机雷达告警灯再次滴滴响起,同时两枚S-300防空导弹扑向普兰达中校的座机;只见地面上升起一条条白色的长龙直飞几十公里以外的印度机群;笨重的米格23BN战斗轰炸机只能规避,这样良好的空中编队就被打乱了;普兰达中校做着大机动规避动作整个人身体被紧紧的贴在飞行座舱的座椅上不能动弹,高达5个G的过载让普兰达中校感觉非常难受,不过他也因此堪堪躲过一发S-300防空导弹,就在他躲避的同时三架米格23BN战斗轰炸机被S300防空导弹炸的凌空爆炸,飞行员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跳伞逃脱,天空中刚才还良好的印度空军机群编队瞬间就被防空导弹打的支离破碎,虽然他们没有损失多少架作战飞机但队形已经被打乱了。


就在这个时候普兰达中校的耳机中传来了后方预警机的声音,三队解放军战斗机扑向了队形大乱了印度空军编队,普兰达中校这个时候显得非常镇定,他命令苏30MKI机队做好战斗准备并且重新整队,米格23BN战斗轰炸机则躲到苏30的后面去。当然这只是普兰达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解放军空军是不会给他这样从容布阵重新来过的机会的。十五架苏27SK首先在60公里的距离上突然减速,这是苏27攻击时的明显征兆,果然三十枚R27R1中程空对空导弹挣脱母机发射架奔向各自目标而去,为了稳妥各机都选择了两发导弹对一个目标的双保险,他们首先就要打乱印军刚刚有点起色的编队,在两轮左右的中空导弹对射之后就进入残酷的近程格斗,只要能尽可能多的消灭印度空军的先进战斗机那么今后的作战解放军空军的压力相对会小一些。


导弹来袭!普兰达中校早已经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他只能无奈的下达各机各自躲避的命令,刚刚调整的编队瞬间又一次被对面射来的R27中程飞弹冲的无影无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