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好的选择是与大陆和平共处

sunsky2020 收藏 0 133
导读:[img]http://cnpic.chinareviewnews.com/upload/200910/30/101119972.JPG[/img] 台湾海峡位置重要,但随着国际地缘政治变化,台湾的战略价值已不复从前。   中评社香港11月1日电/旅加台湾学者牛震在刚出版的《中国评论》月刊十一月号发表专文《台湾的战略价值与前途选择》。作者指出:“台湾地处在近邻中美日诸强国的中心,在诸强邻中台湾是弱小,无力自主自己命运,其战略价值是属于强国的,任何一强国拥有台湾将威胁另外强邻。台湾四百年历史从未独立

台湾最好的选择是与大陆和平共处

台湾海峡位置重要,但随着国际地缘政治变化,台湾的战略价值已不复从前。

中评社香港11月1日电/旅加台湾学者牛震在刚出版的《中国评论》月刊十一月号发表专文《台湾的战略价值与前途选择》。作者指出:“台湾地处在近邻中美日诸强国的中心,在诸强邻中台湾是弱小,无力自主自己命运,其战略价值是属于强国的,任何一强国拥有台湾将威胁另外强邻。台湾四百年历史从未独立自主安排自己的存在。”因此“台湾最好的选择是在两岸现状下与大陆和解合作共处,这才是台湾永久和平稳定生存发展必走的路。”文章内容如下:

台湾地理位置正位于限制中国海军进入太平洋的咽喉重要位置,向西是控制中国大陆沿海北起渤海湾南至汕头近3,000公里的海岸线港口军事活动最重要的海洋军事堡垒,是掌握台湾海峡从东北亚到东南亚海上交通的孔道。过去60年尤其是冷战年代的历史,台湾在美国控制之下,曾发挥了围堵中国最显著作用。进入21世纪由于中国的崛起改变了西太平洋的战略格局,台湾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价值产生了滑坡现象,此一现象自1970年代起随国际格局的演变,台湾的战略地位便起了化学式的迭减作用。

台湾战略价值的浮沉史

台湾的战略价值基础建立在两种情况上:一是“乱”,包括中国内部乱,国际形势乱。有“乱”才潜伏着战争,有战争美国掌握的战争佣兵台湾才有价值;二是中国国际地位弱,美国用台湾制约中国的崛起,可节省下美国本土战争资源,美在战略上获得最大利益,提高了台湾佣兵价值。

台湾对美国战略价值最高值是50和60年代。当时中共政权成立不久,尚没有立稳脚步从事建设,国力虚弱,即遭遇韩战威胁被迫参战;60年代美国又开辟了越南战场,直接威胁中国,其间中国内部政治混乱(文化大革命),台湾便有了美国制约中国的最高战略价值。迄至70年代是台湾价值转折年:美国总统尼克森访华签署上海公报、联合国中国代表权换位、越战结束、以及中美建交这四件历史大事改变了国际格局,便冲垮了台湾战略价值基础。虽然美国用“台湾关系法”弥补对台湾战略价值的操作筹码,然因中国的国力日渐强大,仍然难以挽回台湾价值迭减趋势。80年代末所发生的六四事件,亦因中国坚持走经济建设为主轴的和平政策,美国利用台湾牵制中国根本无从发挥。未来台湾的战略价值将取决于中美关系发展而定,台湾完全没有自主权。

台湾必须面对的几个国际新形势问题

一、中国崛起的现实

中国经济规模今(2009)年GDP将可望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进出口贸易稳居世界第二,国际收支外汇存底已逾两兆美元世界第一,与美、日、欧洲、东协等世界主要经济体贸易额每年都超过二千亿美元以上规模(与欧美贸易额逾三千亿美元)。去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殃及全球,超级经济强国美国必须向中国求援。中国改变经济发展导向,中国把过去外向型经济转为内需市场,便改变了国际经济政治秩序,增强了中美经济相互依赖,中美经济合作是稳定世界经济和平发展的动力。

全球市场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必然的提高了中国在国际社会的政治影响力。中国是美国最大债权国,今年中国是首先经济复苏的国家。各主要经济体今年都是负成长,预料中国仍可保住8%的成长率。这一切都说明了中国已是具有影响世界政治经济的大国。在现势情况下,中美政治经济互依互补,中美不可能走向对抗。中美对抗不但对双方不利,亦殃及全球经济政治动乱,美国必须改变遏止中国战略。美国的台湾战略价值将随中国崛起尽失。再者由于中国经济起飞,国家财源充裕,带动科技、军事现代化,实现了嫦娥计划的飞向太空的梦想;军事现代化已具有核子报复能力和蓝色海军突破美国围堵中国的太平洋第一岛链。在政治上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参与国际秩序规则制定,且是第三世界领袖国家。在此一现实必使台湾变得更边缘和渺小。

二、国际社会追求和平厌恶战争

因为人类有了毁灭性核子武器战争的威胁, 避免了世界第三次大战,亦促成了美俄两军事超强的和解,结束了东西方40年的冷战。尽管现在世界各国仍然军备兢赛,局部地区有不对称战争发生,但拥核大国间的战争发生机率极小。现在是全球经济一体化时代,各国厌恶战争而追求和平经济发展是世界新趋势。台湾的生存无法例外于时代新趋势。台独引发的台海战争,不可能获得国际社会支持。

三、台湾生存发展必须参与国际区域经济合作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大潮中,个别国家必须加入区域经济体才有兢争力;即便超强的美国亦加入了北美自贸区,欧洲廿七个国家形成欧洲共同体,拉丁美洲卅三个国家组成七个区域经济体,非洲卅五个国家形成六个区域经济组织。在亚洲以东协为主体,将于2010年实施东协加中国自贸区,2012东协加中日韩三国东亚经贸区。目前台湾在上述区域体中被排除在外。台湾本应两岸四地共组中华经济共同市场,可是台湾内部独派连签纯经济性“两岸综合经济协议”〈CECA〉都要阻挠。如果台湾既不能参加东协加三经贸区,亦拒绝两岸CECA,在世界经济一体化大潮中必被淹没。

四、“两岸一中”台湾再难逃避

台湾问题现已国际化,台湾的地位无论是“独立”或“两岸统一”,必须经国际社会承认。当前世界上尚没有一个国家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连现在与台湾有外交关系的廿三小国所承认的是宪法一中的“中华民国”,而不是“台湾”。国际社会普遍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一个中国包括大陆和台湾。美国和日本虽在中美三公报中及中日和约中未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但承认了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国际社会即确立了“一个中国”原则,台湾再无法逃避。在这大原则下台湾独立就是分裂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国际法主体,就有权用武力维护中国领土主权完整。

台湾的安全保障


台湾的安全威胁来自大陆,是60年前国共内战延续的战争状态未结束。保障台湾安全问题:一是台湾建设优于大陆的武装力量;二是寻求外力的保护;三是与大陆和平谈判结东内战敌对状态。第一项台湾军事装备已处于劣势,没有足够经济力支持建军维持台海军力平衡;第二项美日碍于现实亦不敢或不愿介入台海冲突,只有两岸和平谈判结束内战敌对状态,是最可行最有利可以维护台湾永久安全的办法。就此问题分析如下:

一、美、日不会为台湾与中国打仗

美国基于在西太平洋利益,在战略上采取“以台制华”政策。1979年中美建交前美与台湾签订“中(台)美共同防御条约”保护台湾;那时美台间有正式外交关系;美台结盟对抗中国。1979年中美建交,美国即废除“台美共同防御条约”并撤军。但是美国不因中美建交放弃对台控制利益,于中美建交后四个月零十天(1979.4.10)美国会通过一个国内法案“与台湾关系法”。利用与台湾关系法规范美国政府维持美台间非正式外交实质关系。与台湾关系法与台湾安全有关主要内容包括:任何对台安全威胁包括非和平手段、经济抵制或禁运为美国严重关切;提供台湾安全所需要的防御武器装备。这是美国不断向台军售的依据。台湾独派就视这法案成为美对台的保护伞。

然而,细读“与台湾关系法”事实并非如此。该法仅规定提供台防御性武器装备和对台安全严重关切。自进入21世纪以来,售台武器装备并非依台军作战需求,而是将美库存陈旧武器清仓赚取军火生意利益;所谓“严重关切”并未说清美军是否介入台海热战。这里隐寓的意义即是美国衡量参战有把握一定可战胜而又国际情势许可时,可能派军介入;但是依国际现势和中美相互依存关系,美介入台海战争的可能近于零。美国小布什总统和他的政府再三重申美国不会介入台海因台独引发的战争作战。岛内独派幻想美国保护是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

美日同盟安保周边有事作战构想:2002年美日二加二外交国防安保会议曾声称周边有事安保范围包括台湾海峡,曾鼓励了岛内独派士气。然细究其可能性微乎其微。此作战构想就战略言,给中国警告,不要用武力强迫台湾统一;另一方面亦是最重要的借对大陆战略哃吓,对台独行安抚和鼓励,要求陈水扁政府增加军构。然就战术言,根本做不通而且日美不敢在台湾海峡与中国作战:

1、就日美武器装备言,美军在台海地区海空质和量有一定优势,但是解放军有地理地形优势;美军投入台海作战是远程用兵,固有其远程兵力投送作战能力,但美军主力的航母战斗群曝露在近中国海面上,将成为解放军强项武器陆基海基对海巡弋飞弹难以隐匿的目标;而解放军以大陆为依托部署陆海空和二炮兵力,以数千公里的大陆为国防纵深,以逸待劳,在地形地物条件下能发挥作战优势。各自作战优势比较,谅美国不敢轻率冒险。

2、美介入台海战争必只限在台湾海峡作战,战场幅员狭窄,最多只能容美军三个航母战斗群;美国不敢攻击大陆内地军事目标,如果美军公然攻击大陆内地,中国可能用核弹对美本土反击,将成为扩大的核子战争,扩大到美国本土核战,中国敢打美国不敢打。

3、美军介入台海之战是为保护台湾,就中国言成为全民战争,必引发中国民族主义动员投入战斗。若中国十三亿人民动员起来对美作珠死战斗,绝非美军优势武器可抵挡的。

4、只要美军投入台海战争,在战术上解放军必采用小型舰艇以人海战术吸住美军长期消耗战,美军是绝不敢打长期消耗战的。

5、解放军强项武器是各型弹道飞弹,现有中程导弹射程能涵盖日本全部领土,一旦台海战争爆发,即使美国敢参战而日本不敢。因为一旦美日投入台海战争,中国还击报复首先目标是日本,美国单独介入台海战争可能性不大。

二、台湾无力与大陆军事兢赛

1、从陆海空炮四兵种的质和量大陆都优于台湾。大陆武器研发制造已达国际先进水准,即便外购亦较台容易;大陆自己研发和制造速度快成本低;大陆军费每年(2008) 为590亿美元占GDP的1.3%,同期台湾军费105亿美元占GDP的3%,大陆是台湾军费的5.6倍;台湾有何能超越或赶上大陆?

2、台湾防御作战劣势:原本台湾海峡天险防御作战的优势,因新武器射程远,海峡天险已不存在。当前台湾现有海空军武器及飞弹防御装备居劣势,大陆东南沿海所布置一千多枚导弹有能力在第一波袭击可破坏台湾本岛的所有作战设施(机场跑道、海军港口、飞弹阵地、桥梁、通讯中心、最高行政中心等),海空军便失去战力。台湾防御作战没有纵深,西部平原狭窄,一点被突破全线崩溃。

3、台湾财政负债。莫拉克台风灾后已逾GDP的50%,经济已无力支持满足有效防御的军购,何况两岸军备差距逐渐扩大。

台湾在国际新形势下最好的选择

台湾地处在近邻中美日诸强国的中心,在诸强邻中台湾是弱小,无力自主自己命运,其战略价值是属于强国的,任何一强国拥有台湾将威胁另外强邻。台湾四百年历史从未独立自主安排自己的存在。如果台湾要独立自主拥有本身地理战略价值,就必须有强于诸邻国的军事与经济力,否则台湾的生存必依附于强邻,并与强邻维持友好关系。当前台湾的问题是与外人美日结盟对抗同种同文的自己家人。台联日美抗中不但情理不容,而且违背国际法和中国法律;台湾属于中国是国际社会所普遍承认,两岸宪法皆明定两岸是一个中国。台湾所以今天沦为外人的附庸是历史造成的,往后台湾不能再沿着历史悲情路走。应选择有利于永久生存发展的路。

基于上述台湾当前处境台湾前途最佳选择是:

(一)、扬弃依附外国势力保护,与大陆和平合作共处;前面说过台湾在群雄环伺下,无能主宰自已命运,依附外国保护必敌对中国,如此台湾永远不会太平;若与大陆合作和平共处可获得法律保护,而仍然对外不树敌可与外国照样经济文化交往。从安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整体言,只有与大陆合作和平共处台湾才能真正在和平稳定中生存发展。台湾从大陆所获得的利益是任何外国所不能取得的。例如:当前大陆十三亿人口是台商的最大销售市场;大陆是拥有高素质廉价劳动力的台商生产基地、大陆是台商最大潜力的投资市场、大陆有丰富的生产初级原料供应台商。台商在大陆经商没有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这一切优点是在外国市场所不能获得的,亦是外商所不能与台商兢争的。

(二)、两岸“合作共处”要在两岸现状下循序渐进有步骤的安排。笔者用“合作共处”一词替代“两岸统一”政治名词,因为“统一”一词在岛内被丑化为卖台同义词,然事实合作共处是现状未变,是统一前必有过度期,“统一”只是未来式最终目标。两岸分治已六十年,各自有不同行政和法律体系,需要双方有一相当时间谈判和合作磨合过程。但是两岸必须先确定“一个中国”作为合作共处的前提。过去台湾总是回避此问题,但是“一中”是两岸和平共处的基础,只要两岸政治对谈,绝对无法回避亦不必回避,因为进入政治谈判台湾就必须面对此一现实取得岛内多数人民支持。

(三)、合作共处分三步走:第一步两岸经济融合。两岸直航已经实施,两岸综合经济协议(CECA)正准备商谈,一旦CECA签定两岸经济合作就有了基础;两岸应协商签“结束敌对状态和平协议”,并实施一中共同市场。两岸共同市场为第二步的政治合作奠下基础。第二步两岸政治融合。两岸共同建构一个“一个中国”的政治架构,类似邦联政治体制开展政治合作;即是两岸选出象征主权意义的代表,在两岸政府之上共同组建代表中国主权的最高层一中屋顶建筑。两岸政府依国际法及国内法在一中屋顶架构下对内对外合作共处(详见中国评论134期二月号拙文“两岸一中屋顶合作共处架构奏议”一文)。第三步是两岸法律统一。亦即是两岸经过经济和政治融合后,两岸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方式彼此都适应了,在两岸人民同意下法律统一。

结 论

台湾岛内部分主张台湾应该独立的人民,应该理解本文曾指出台湾独立是不可能的现实,在现实国际和台湾政治环境中独立之路绝对走不通;若用革命方式硬闯,台湾得不到任何好处亦就被战火摧毁了。台湾最好的选择是在两岸现状下与大陆和解合作共处,这才是台湾永久和平稳定生存发展必走的路。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