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提建议 吕志民筹建谍网

张海祥 收藏 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URL] 第四十一章 提建议 吕志民筹建谍网 指迷津 赵成杰点破关键 14日的下午,不仅高平之的人在开会,吕志民的人也在开会,他们聚在一起讨论最近的工作情况。 来到青龙镇后,吕志民及其手下只有杨心红一人在搞三民主义宣传,其他人则在努力搜集情报,特别是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四十一章 提建议 吕志民筹建谍网

指迷津 赵成杰点破关键

14日的下午,不仅高平之的人在开会,吕志民的人也在开会,他们聚在一起讨论最近的工作情况。

来到青龙镇后,吕志民及其手下只有杨心红一人在搞三民主义宣传,其他人则在努力搜集情报,特别是红区的情报。他们搜集情报的方法主要有两种——向去过红区的人打听和潜入红区。

会议是从汇报开始的,每个人都详细汇报了自己的工作情况,吕志民也不例外。

杨心红是最后一个汇报的,她汇报了前段时间三民主义宣传的进展和最近遇到的挫折。

听完杨心红的汇报后,吕志民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我觉得,最近在三民主义宣传方面遇到的挫折与刘永义有关,可以这样说,涂改标语和打架的事情都是他在背后策划的。”

“刘永义在背后策划?你为什么这样认为?”杨心红吃惊地问道。

“我们来分析一下:先说涂改标语的事情,共产党是不会把蒋主席骂成某某和某某的,这种人身攻击的话只有西北军那些大字不识几个的丘八才会说。还有今天上午打架的事情,蒋校长收买李明瑞的事情西北军那些普通士兵是不可能知道的,这种事情只有刘永义能够知道,因此,一定是刘永义把蒋校长收买李明瑞的事情告诉了士兵!而且,他还把收买的过程进行了添油加醋!”

“说得对呀。”杨心红恍然大悟,“就说涂改标语吧,明显是不会写字的人做的,他想骂蒋主席可又不知道那些字该如何写,只好画个图像了事,共产党怎么会派一个不会写字的人出来改标语嘛。还有上午的宣传,这个故事是我和刘永义一起编的,当时他就顺便地把蒋主席收买李明瑞的过程添油加醋地编排成了故事,还洋洋得意地说给我听,上午我就觉得奇怪,刘班长说的故事怎么那么耳熟嘛?”

“散会后我就去找刘永义,他这人太可气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典范的伪君子、小人!”杨心红生气地说道。

“杨同志,你不要去找他,找他也没用,他不会承认的。”吕志民说道。

“可是,吕组长,我还有个疑问。”杨心红说道:“刘永义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永义是个小军阀,他这样做是为了保证自己对军队的控制。”吕志民回答道,“26路军属于军阀武装,军队是私人的,是军官们升官发财的本钱,我们的三民主义宣传危害到了他们对军队的控制,他们害怕自己的军队会在我们的三民主义宣传下变得只听蒋校长的不听他们的,所以,他们就挖空心思地破坏我们的宣传。”

“那我们的宣传该怎么办?是不是还照以前的样子继续办下去?”杨心红问道。

“明天我和戴副组长去宁都,把这事汇报给赵主任,征求一下他的意见,三民主义宣传嘛,先停下来吧。”

“吕组长,对刘永义,我有个不同的看法。”戴正说道:“我怀疑刘永义不是小军阀,而是小共产党。”

“刘永义是共产党?”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你有什么证据?”吕志民问道。

“有一次我去他的房间找他,去到的时候,发现他在看共产党的书。”

“他在看共产党的书,当时你是怎么问的?他又是怎么答的?”

“我当时装作没看见,什么也没问,和他说了说工作上的事情,然后就走了。”

在场的许多人感觉到了恐惧:如果刘永义真的是共产党,那么他们现在就是身陷龙潭虎穴,刘永义可不是个善茬,他是个连11师都敢揍的恶棍!

所有人当中,杨心红尤其感到恐惧,在她的眼前,一阵是刘永义笑嘻嘻的样子,一阵是刘永义恶狠狠的样子。

“你们这是怎么了,还有没有一点革命军人的勇气?”吕志民看出来了,他大为光火,开口骂了起来,“刘永义只是看共产党的书而已,并不见得就是共产党。再说了,他是共产党又怎么了?我们是党国的精英,用得着怕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共产党吗?我看呀,他是共产党反而更好,这让我们有了一个为党国立功的好机会。”

吕志民的话让在场的人感到羞愧,也激发了他们的勇气,戴正开口说道:“吕组长说得对,他是共产党反而更好,我们正好为党国除害。”

吕志民转脸就开始批评戴正,“戴正同志,在这里我要毫不客气地批评你,你当时的做法是错误的,你不应当装作没看见,而应当马上质问他为什么看共产党的书,在当时那种仓促的情况下,他是很难把谎话编圆的,你不问,反倒显得自己心虚,还错过了一个让他暴露的好时机。”

戴正低着头认错,吕志民继续说道:“以我对刘永义的观察,他应当不是共产党,顶多是个受共产党影响的小青年,今晚我就去找他,当面问他为什么看共产党的书,看看他如何解释这件事情,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他有可能已经编好了应对的说词,但只要是谎言就一定会有露洞,就会被我们抓住。”

吕志民的判断让杨心红也鼓起了勇气,她开口说道:“吕组长,还是我去问他吧,明天你们走后,我出钱请他吃饭,吃饭时当面问他这件事情,看看他如何解释,这样做大家的危险少一些。”

“对对对,杨同志的建议很好,吕组长,就按杨同志的建议办吧。”在场的人纷纷表示赞成。

“哼!你们这些人,说到底,骨子里还是怕刘永义,好吧,就让杨同志去问吧,杨同志,你不用害怕,就算刘永义是共产党也不用害怕,以他的年龄,就算是共产党也不会有多顽固,你把他劝过来就是了。”

“好的,我按你说的去做。”杨心红答应道。

“杨同志,你和刘永义走得最近,你说说看,他最近有什么行动?”吕志民跟着问另一个问题。

“最近……行动……对了,上午他去迎接5团派来的医务主任韩仁济,5团要在这里办一个医院。”

“在这里办医院?这里这么贴近红区,这样做不等于给共产党办医院吗?这些混蛋!我说红军怎么总剿不完嘛,原来是这些混蛋捣的鬼。”吕志民骂了起来。

“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把这件事报告给校长?”戴正问道。

“当然了,一定要报告给校长。”吕志民说道。

接下来,他们开始讨论如何在红区建立谍报网。

15日上午,吕志民和戴正出发去宁都,原本是打算只去两个人的,可是,由于害怕刘永义,其他人也纷纷找借口和他们同行,最后,两个人的队伍变成了七个人,吕志民气得直骂娘。

到达宁都后,吕志民和戴正首先向赵成杰汇报三民主义宣传中遇到的挫折。

“你们在三民主义宣传中遇到的问题,在这里也同样遇到了。”赵成杰说道:“你们分析得很正确,这些事情都是那些带兵官干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我们用三民主义改造他们的部队。”

“那我们应当怎么办呢?是不是应该继续地宣传下去?”吕志民问道。

“不能再继续宣传下去了,再继续宣传下去,我们和这些带兵官的矛盾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将来会变得难以收拾。”

“难道就任由他们把家天下继续下去?”

“当然不能!不过要选择其它的方法。”

“其它方法?什么其它方法?”

“原本呢,蒋主席打算对杂牌军的士兵进行三民主义宣传,以此来削弱军阀们对军队的控制权,现在发现这样做有两个大问题:一个是宣传量太大,我们的宣传人手不够,另一个是会引发我们与这些军阀的矛盾,导致这些军阀心生不轨,因而,蒋主席决定,不对杂牌军的士兵搞三民主义宣传了,改为对杂牌军的中下级军官进行三民主义宣传,这些中下级军官是杂牌军的未来,他们信仰了三民主义,杂牌军就会变成我们的。”

“可是,怎么对杂牌军的中下级军官进行三民主义宣传呢?还像对士兵那样?”

“当然不能沿用对士兵的宣传手法了,那些把戏在军官面前会闹笑话的。军官的三民主义教育由蒋主席亲自负责,他打算在庐山开办一个军官训练团,训练团由蒋主席亲自领导,以陈诚为团长,罗卓英、刘绍先、柳善分任团副,杨杰任总教官,并且聘请德国军官为教官和顾问,把杂牌军中的团以下、排以上军官集中在庐山进行三民主义教育。”

“这个训练团什么时候办?”

“现在还只是一个设想,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正式开始,等训练团开办了,我去向蒋主席要几个名额过来。”

“不搞三民主义宣传了,那杨同志怎么办,要不要把她撤回来?”

“不,不把她撤回来,虽然对杂牌军士兵的三民主义宣传停止了,可对其他人的三民主义宣传并没有停止,她还应当留在青龙镇继续搞三民主义宣传,宣传的对象改为百姓,尤其是红区的百姓。”

“杨同志真是一个人才。”吕志民评价道:“虽然年纪不大,可她的宣传能力真的很强,才几天功夫,她的那张嘴就把那些带兵官给吓坏了。”

“我也这样认为。”赵成杰说道:“在所有的三民主义宣传员中,她的表现是最出色的,现在让她在下面再锻炼一段时间吧,锻炼完后我带她到南昌去做宣传工作。”

接着,吕志民向赵成杰汇报了刘永义的情况和自己的分析。

“吕组长分析得很对,刘永义应该不是共产党。”听了他们的汇报后,赵成杰回答道。

“可他看共产党的书,这如何解释?”戴正问道。

“你当时应当问他的,一问不就清楚了吗?按我的猜测,他看共产党的书应当是出于好奇。”

“好奇?”

“对,好奇!他这个年龄段的人,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感兴趣,很想知道其中的秘密,尤其想知道一些大人不让他们接触的东西,这应当就是他看共产党书的原因。”

“我们应当如何对待他呢?”吕志民问道。

“应当拉拢他,设法把他拉到蒋主席这一边来,刘永义是刘致中的心腹,刘致中非常看重他,照我的估计,未来,刘致中很可能会把部队移交给刘永义,所以,把刘永义拉过来对我们是极有好处的。”

“可是,怎么拉拢他呢?”

“给他看孙总理和蒋主席的书,用这些书把他影响过来,刘永义是富家公子,在共产党的眼里,他属于剥削阶级,这样的人本质上是我们的人。回头我给你们一些孙总理和蒋主席的书,你们拿回去给他,还有,庐山军官训练团开办之后,我打算让一个名额给他,经过蒋主席的亲自教导,我相信,他会成为一个忠诚的国民党党员的。”

再把其它情况一一汇报完毕后,吕志民把昨天商量好的筹建红区谍报网的计划向赵成杰作了汇报。

“我们打算通过两种方式来建立我们在红区的谍报网。”吕志民汇报道:“一种方式是通过经商:我们的人化装成商人,进入红区贩卖货物的同时,搜集红区各方面的情报,可能的话,就在红区建立起固定的商铺,成为一个固定的情报站;另一种方式是拉拢红区的人,把他们发展成我们的情报员,现在正好有一个机会、一个极好的机会,青龙乡的乡长李静玉正在青龙乡大兴土木,她从红区招来了好多人,我们打算和这些红区来的人接触,从中发现并拉拢那些对共匪心怀不满的人。”

“那么,你们打算如何和红区来的人接触呢?”

“李静玉的摊子铺得很大,她现在很缺管理人才,我打算把我们的人派去给她搞管理,在管理的同时,发现并拉拢那些对共匪心怀不满的人。”

“太好了,你们的建议非常好,我同意你们的计划。回去之后,你们马上就着手按计划去做,计划所需的经费我先给你们一万,其余的我向南昌打报告要他们给,经费方面请放心,要多少就给你们多少,一分钱都不会少。”

“不过,我发现你们遗漏了一个地方,一个对你们建立谍报网非常重要的地方。”赵成杰说道。

“非常重要的地方?什么地方?”

“医院,刘致中要在青龙镇建立的那个医院!”

“对呀!”吕志民一下明白过来了。

“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就忘了呢?当时只顾骂刘致中赚黑心钱了,根本没想到他还给我们留了一个机会、一个大机会。”

“对呀,在那里,肯定会有不少的共产党来看病看伤,我们在医院和他们接触、策反他们。”戴正也兴高采烈起来。

“那么,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进入刘致中的医院策反共产党呢?”

“我去当看门的。”吕志民抢先开口。

“我去当清洁工。”戴正也不甘落后。

“哈哈哈哈。”赵成杰大笑起来,“看门扫地的也想策反共产党?人家会搭理你们吗?会跟你们说话吗?”

吕志民和戴正面面相觑,过了一阵,戴正说道:“可我们不会医术呀,去医院不做看门扫地的能做啥呀?”

“不一定要你们去呀,你们可以派别人去。”

“对呀,干嘛一定要我们去?我们可以派杨同志去呀,让杨同志进医院当护士,以杨同志的美貌,策反共产党简直轻而易举。”吕志民省悟道。

“不行,不能派杨同志进去,这项工作得由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去,她没有经过专门训练,胜任不了这个工作。”赵成杰说道。

“我认为杨同志可以胜任。”吕志民坚持道,“引诱男人是女人天生具备的本领,用不着训练。杨同志这么漂亮,她的魅力完全能胜任策反的工作。”

“确实,女人天生就会引诱男人,但那种引诱,其结果是把男人引诱成自己的丈夫,而不是我们需要的把男人引诱成国民党,这两个结果是有区别的,如果不使用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其结果很可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赵主任打算怎么办呢?”

“刘致中去青龙镇办医院的事情,我比你们知道得要早,前几天就知道了,这件事还是那个小军阀刘永义提议的呢,我当时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机会,已经向南昌打了报告要他们派人来,他们派的人很快就会到的。

注意,青龙镇医院的策反工作由我亲自指挥,你们不要介入,只需用心搞好你们原来的计划就行了,需要你们配合的时候我会通知你们的。还有,在医院搞策反的事情要严格保密,只准你们两个人知道。”

从赵成杰那里出来后,戴正和吕志民都心有不甘。

“戴老弟,大铁山那里只有虾米,医院那里却是有鱼有虾,而且,很可能还有大鱼,我们不能眼巴巴地看着赵主任一个人在医院里做姜太公,我们也要进去,进去那里钓鱼。”吕志民说道。

“对,我们也进去那里钓鱼,不能让赵主任一个人在那里捉鱼捞虾,在医院那里,如果我们能钓到一条大鱼,那我们在校长面前可就挺直腰杆了,校长一定会对我们另眼相看的。”戴正表示赞同。

“戴老弟,现在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吃饭,一边吃饭一边商量今后在医院的行动。”

在宁都城里的余味斋,两个人找了个僻静的房间,一边吃喝一边商议。

本来,上午汇报完了工作,下午他们就应当返回青龙镇,但心照不宣地,七个人都留在了宁都,他们在等一个电话——杨心红打来的电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