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oslav Tichy(米罗斯洛夫·蒂奇),1926年出生在捷克斯洛伐克中部一个叫Kyjov的小镇上。他年幼时就开始画画,经常画街上路过的马儿。上个世纪40 年代末,从布拉格艺术学院毕业的Tichy回到家乡开始了孤立的生活。几年后他毅然地放弃了绘画,特立独行的人生就此开启。当Tichy步入晚年时,他那些奇特的作品开始游走于世界各大画廊、博物馆之间,同时还出现了一批投机的仿冒者。



在大街上偷窥女人的流浪汉——一位另类摄影师的故事

Miroslav Tichy


60年代末, Tichy出于个人兴趣,开始大量地拍照。天才般的Tichy漠视并打破了一切摄影的传统规则,用易拉罐、厕所纸筒、废弃香烟盒、汽水瓶盖、自己打磨的树脂镜片和垃圾堆里的其他材料自制相机。当需要长焦镜头时,就把几个镜头,或者儿童望远镜放在用胶水或沥青粘贴的纸管或塑料排水管里。当他需要黑色颜料时,就从烟囱里弄一把煤灰和油混在一起。他用老套又怪异的方式冲洗照片,甚至经常用铅笔在照片上描画进行对图案和线条的修改。Tichy彻底放弃了现代社会的便利。节俭、自给自足是伴随着他一生的哲学。



在大街上偷窥女人的流浪汉——一位另类摄影师的故事

Miroslav Tichy所用的相机


在大街上偷窥女人的流浪汉——一位另类摄影师的故事

Miroslav Tichy所用的相机


Tichy公开承认自己用偷窥者的眼光去捕捉所有的图像,这些摄影的主题永远是女人,街上行走的女人;泳池边休憩的女人;公园换衣服的女人。Tichy把自制的相机藏在毛衣下,一个转身,速度飞快地抓拍这些瞬间。在路人的眼里,看到的是一个穿着破烂、不修边幅的怪老头对着每一个路过的美人拍照,大多数人都以为只是一个流浪汉拿着破烂在假装照相而已,没人会把他跟后来看到的一张张如梦似幻般的捷克小镇女人们的照片联想到一起。Tichy从未试图过去宣传他所做的一切,他的画、他的摄影、他的相机。他的大部分照片都像灰烬一样堆在他家的地下室里,被灰尘和老鼠包围。这些作品后来在苏黎世美术馆和法兰克福的 MMK被戴着白手套的人们小心翼翼地挂在了墙上。


这半个世纪都在隐居的爷爷,拒绝参加关于自己的一切展览,但是看到有关他报道的报纸和书籍时,他会很高兴。有关什么是摄影,他的回答是“用光作画”。


在大街上偷窥女人的流浪汉——一位另类摄影师的故事

拍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