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名字叫炮神 正文 第二十四节 害人反害己

而立迈步从头越 收藏 2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URL] 秦风海对他的处里的审查干将小马下令“要把韩大麻子和洪保均等分开关,选择韩做突破口,不要让他们戴着一起搞攻守同盟。” 小马立刻执行,把韩副团长押走,他组织了一帮热情有余、判断能力不足、刚参加革命不久的青年学生,对韩副团长进行逼供,两个学生把韩的双手反架在背后,小马上前抓着韩的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


秦风海对他的处里的审查干将小马下令“要把韩大麻子和洪保均等分开关,选择韩做突破口,不要让他们戴着一起搞攻守同盟。”

小马立刻执行,把韩副团长押走,他组织了一帮热情有余、判断能力不足、刚参加革命不久的青年学生,对韩副团长进行逼供,两个学生把韩的双手反架在背后,小马上前抓着韩的头发,高喊“韩大麻子,你要是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旁边激动的青年学生们跟着高喊“打倒反革命分子韩大麻子!坚决清除混进革命队伍的特务韩大麻子!韩大麻子不投降,就让他彻底灭亡!”

韩副团长抬起头,“**你娘的,你要老子交代什么?”

旁边一个青年一看韩副团长还敢骂他们尊敬的政治处干部,飞快地从腰上解下皮带,劈头盖脸朝韩副团长抽过去,韩的胸脯顿时出现几条血痕。有些学生看不过,纷纷在下面议论起来,“没审查清楚,就打人不好吧。”小马注意到这部分群众的反应,伸手阻止了那个激进的打人青年。

韩副团长不愧是九头鸟,他本来就感到很委屈,老子从三三年就参加革命,爬过雪山,走过草地,吃过树皮,和敌人面对面拼过刺刀,身上伤疤十几处,老子还是特务反革命。他眼睛一挤,忽然放声大哭,小马和参加批斗的群众都楞住了,过了片刻,小马才晃过神来。“韩大麻子,你哭什么,是不是害怕了,只要你交代了投靠特务组织和发展内奸的全部细节,就可以从宽处理。”

“我交代,我交代,我全部都交代,但你先让我睡一觉,吃顿饱饭,不然我怎么恢复记忆?”

韩副团长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小马点点头,用警告的语气叮嘱:“这些条件我们可以马上满足你,但韩大麻子你可不要耍滑头,否则就不是今天这么好受,还有更痛苦的时候。”

韩副团长回到黑屋子,吃饱睡足后,他对哨兵喊,“给老子拿只笔和一叠纸来,老子要交代问题。”

哨兵报告小马干部,然后照办拿来笔和纸。韩副团长刷刷刷一口气写了十几页,从他怎么意志不坚定,被女特务郑玲玲拉下水,到如何发展内奸组织,以及特务组织的名单。写完交给小马。

小马一看,翻了几页如获至宝,立刻跑去报告秦风海,“处长,大收获,大收获,韩大麻子顶不住了,全盘交代特务组织名单。”

秦风海毕竟久经政治斗争,表面上还是那么镇定不动声色,但接过小马的文件时,手微微有些发抖,这么快就挖出一个遍布全根据地的内奸组织,这可是头等大功。他坐下非常仔细地看了一遍,却皱起眉心,相当怀疑韩大麻子交代的真实性。这么一大批老干部,如果都是内奸,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决定请示他的老上级,从苏联留学回来的那位高层部长。

接到部长指示后,秦风海佩服部长的敏锐眼光,部长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份交待内容中要害是没有交代谁是组织的负责人?秦风海决定再亲自提审韩大麻子。


韩大麻子被关的黑屋只离洪保均和白子谓的屋子距离几步,这二天洪保均注意到韩大麻子的反常情况,一会带回来时遍体鳞伤,一会又受到特殊优待,有吃有喝,还可以关灯睡觉。洪保均直觉有问题,他嘀咕对白子谓说“这韩大麻子搞什么名堂?”

白子谓疑惑不解“是啊,我听小战士说他交代了好大的问题。难道他真的是叛徒,加入特务组织。”

“不可能,韩大麻子这个人我了解,就是好色一点,对革命还是绝对忠诚的。你是怎么听到小战士说的,他还说了什么?”洪保均在对韩大麻子的人格打了保票后,还是真有点不放心这位满脑子花花心思的韩副团长有点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白子谓说的那个小战士是一个高中生,在当时有这样文化的学生兵很罕见,他刚参军不久,听说过白子谓的经历,可能是小知识分子对大留学生的内在崇拜情结,他对白子谓特别优待,不仅偷偷塞给白子谓半个窝窝头,还是时不时趁大家瞌睡时给白子谓透露一点他所能知道的事情。

洪保均怂恿白子谓,“等那小战士再站岗时,你再向他打听一下,韩大麻子倒地交代了什么?”

白子谓果然不负洪保均期望,从小战士那里了解到韩大麻子咬出一大串老干部是特务组织成员的故事。

洪保均跺脚骂道“这个韩大麻子,他想害死所有人啊,”

白子谓分析“会不会是韩副团长有意这样写的,如果这么多老干部都是内奸,不是证明没有一个人不是内奸了吗?”

洪保均一拍大腿,“对头啊,我说这个韩大麻子,鬼心眼就是多,来来,我突然想到一个妙计,我们一起琢磨一下,搞的完美无缝些。”

白子谓和洪保均把头凑在一起,低声商量起来。中午,白子谓借着小战士送饭时塞了个纸条给他,恳求他送给韩副团长。小战士越和洪保均、白子谓等相处,越认为他们不可能是革命的敌人,何况韩副团长也没有交待他两人和特务组织有什么关联,于是就痛快地将条子丢到韩副团长屋里。


八路军师部,邵延虎拿着电话筒嗓门情绪很大的喊着“占副司令,洪保均你还不清楚,红小鬼出身,对革命赤胆忠心。打仗从来没有后退半步。白子谓又是个技术性的炮兵人才,大敌当前,这两个人你要是不让延安政治处的人停止审查。这仗我真没法打了。”

电话线的另一头,宽敞的屋内,占副司令坐着太师椅上接着电话,“老邵,那个秦处长和共产国际中国代表是一条线的,权可遮天。我在湖南闹革命时就领教过他的厉害,他的口头禅是只要方向正确,可以不择手段。”

“那我也不管,我可以用人头担保,洪和白绝对没有问题。韩也只是男女作风问题。我们总不能还没打日本鬼子,就先搞窝里斗,把自己给斗垮吧?”

“老邵,你放心。中央最近已经察觉整肃敌奸行动有扩大化、运动化的倾向,开始着手纠正。我也打报告给总部首长了,估计要不来多久他们就会结束审查时期,回到部队。”

占副师长在韩副团长第二封交待材料上报上级主管部门不久,也看到这份材料。他看着看着哈哈大笑起来,原来韩副团长绕来绕去,把秦风海给绕进去了,还指证秦风海早在湘鄂苏区根据地时,就有参加AB团的嫌疑,潇河战役红军的惨败就是他一手策划的。占副师长是潇河战役的见证人,也对这个曾经威胁要扒掉他五星帽徽的秦风海记忆犹新。他自然不相信秦风海是什么AB团,或潜伏延安的大特务。但对这个韩大麻子怎么想到这么一条用其人之身反治其人之道的诡计忍俊不禁,同时也意识到既然这份对秦凤海不利的交代材料会分发给有关高级干部,说明秦风海和他的那位权势鼎盛的部长的极左路线遇到更高层中抵制,决定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去向秦风海要人。

占副师长带着邵旅长来到政治处时,见到秦风海的表情相当懊丧,秦风海对占副师长拿着老总的批示文件简单瞄了几眼,就签字放人了。占副师长接了洪保均和白子谓出门去,骑上警卫员牵来的马,洪保均心情一下开朗起来,他笑着对占副师长说“那个秦处长怎么没有坚持原则,阻扰你要人。”

占副师长笑笑没马上搭腔,邵旅长抢着回答“老洪,你还不知道吧,这位一向正确专门整人的秦风海,这次可玩不转了,听说受到最高层的批评。”他模仿最高层某位干部的口音惟妙惟肖的说“我看你这个秦风海,就是乱弹琴,延安中央保卫处抓了几个特务那都是证据确凿,有根有据的。你在这一带瞎搞,搞了半天,人家交代你是特务组织总指挥。你尝到苦头了吧,我们是马列主义,要将辩证唯物主义。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超过这个度,那就是一厢情愿,要搞成怨声载道的傻事。”

几个人骑着马上哈哈大笑,骏马仰起头长嘶,他们勒紧马缰向平川驰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