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正传 第五部:朝闻道 第三百三十九章:顺水推舟(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三百三十九章:顺水推舟(上)


听黑子进门就说之前送信人突然失踪。众人大惊。

按照黑子的报告,这个人昨天还在值班,今天正好休息。执勤的警卫没见他出门,但是宿舍里却不见了人影。

卫富贵瞅着黑子,不由起了疑心,布克党的情报员刚到,相关人士就失踪了,难道是这个送信的人?不会呀!谁去送信,当时可是黑子去挑的人。难道……


瞅着卫富贵的面色,黑子顿时就明白了卫富贵的意思“司令!我的为人如何,您应该知道。如果您怀疑我,我甘愿接受审查。”


卫富贵装作沉稳的样子“你?我是不用怀疑。但是你选出来的人呢?”

“司令,应该不会。这个人可是当年警卫营您的老部下,是跟着您出蜀的老人,对您忠心耿耿。不可能当了奸细。”


“他不是奸细,人呢?”


“我去查。挖地三尺,一定把他找出来。”

黑子知道如今怎么解释,都打消不了卫富贵的疑虑。索性不再解释,扭头就去找人去了。

见黑子出门,旁边愣子插话道“您看,要不要派人跟着?”

卫富贵点了下头。


见卫富贵首肯,愣子转头也出了门。屋里的江蕊见此情况,跟那个军官交代两句,将他支了出去。这才跟卫富贵说道“黑子那里的确可以怀疑。但是司令,您也要做好另一个打算。”


“什么打算?”


“如果不是黑子和那送信人的问题,那么今天布克党的情报员到了咱们司令部没一会儿,有人就失踪了。这里面……”女人要继续说,被卫富贵阻住了。

“我都知道。这些事情你们去查,你们军统就是吃这饭的。但是司令部是首脑机构,刚才赵处长也说了,当时没有想到会是如此,见到这通信员来这里的人,司令部里可不是少数。你们查归查,但是不要搞的满城风雨。到时我这仗就没法打了。”


“是!”


“还有,从今后严格执行相关保密制度。确保核心机密万无一失。”卫富贵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江蕊。


……


随着黑子和军统的人开始在城里城外秘密搜查。卫富贵隐约地觉出了这次情况绝不简单。

果然,傍晚时分,一队士兵在送信人的住处再次秘密搜查时,在屋后的柴堆里发现了送信的那个军官的尸体。胸口一个枪眼,子弹留在了体内,经过几个老手查看,是一种小口径手枪近距离射击造成的。根据伤口及杀伤力判断,可能类似与上次那个杀手配备的那种短枪。

这个军官的住处就在司令部旁边的院子。但是今天没有人听到枪声,很可能这枪配有消音器。

局面果然转向了最复杂的状况。愣子和黑子等人基本判定送信人一定在那天见过那个留下标记的奸细。

但是随着送信人的被杀,怀疑对象则将扩展至整个司令部的全部人员。

如今处于战事之中,不可能高调的进行内部甄别。不得已的卫富贵下令暗中逐个甄别。并要求几个主要涉及机密的部门,制定更加严格的保密规程。

弄完这一切,卫富贵才回到作战室。就见周斌坐在那里在看电报。卫富贵挥了挥手,将屋里的人都请出去。

随后找了把椅子坐下。周斌看完,就把手里的电报递给卫富贵“老程又要调我们的部队走了。”

“什么?!”卫富贵一把抢过电报,扫了几眼。“要把二一一、二一二两个蜀军师调出我们集团军,调兵至淮河边。把书同和稹军两个师划给我们集团军。妈的!老程主意打的倒挺好呀。两个蜀军师都基本齐装满员着呢,就给我弄走了。这样一搞,整个豫东就只剩下我们二集团军八个师,还大都编制不足。自武汉战役开打,基本没再补充给我们一枪一人。都尽着武汉方面优先。这样搞,如今咱们集团军才六万多人出头,跟面前的日伪军总兵力差不多。这仗还怎么打呀?”


周斌无奈地摇了摇脑袋“也怨不得老程,之前三个师紧急过淮河赶到信阳,这几日与日军对阵,伤亡很大。而且昨日,日军一个大队,从淮河南找船越河进入淮河北面我们一战区的防区,虽然被一集团军部队击退。但是让老程好生紧张。老程怕日军转移攻击目标,从信阳方向渡河北上攻击我们,所以才在我们手里再要两个师南下应急。”


“哼!”卫富贵有些无奈。“再调,我都要成光杆司令了。眼瞅马上旱季就要来了。老程真以为这共工计划是万能的?!妈的,老程这样搞下去,会害死我们二集团军的。”


“要不,我们把这罩门跟老程说说?”周斌试探着建议

“哼哼!如今奸细这么多,知道这事的人越少约好,别老程知道了,也让日本人也知道了。参谋长,你知道不!我们刚确认,咱们司令部里还藏着奸细。”


“什么?是谁?”周斌一下皱起眉来。

卫富贵将刚才的情况,以及卫富贵随即下达的再次甄别的命令告诉了周斌。周斌听罢不由沉默了。

——如此内忧外患的局面,让卫富贵和周斌这两位而集团军长官,一下陷入了更加困难的局面中。


……

随后大半个月,军统和黑子调人秘密甄别司令部所有人员一圈。毫无结果。这个情况虽然令人丧气,但是丝毫没有出卫富贵预料之外。

虽然黑子数次建议将司令部里的人,尽可能多的人进行一次大换血。但是换上来的人可靠不可靠?则更加让人担心。这个馊主意被卫富贵立即拒绝了。


于是,卫富贵一面命人继续暗中甄别,更让军统的人搞出一个诱饵计划来,在不同渠道,发出了一系列绝密级的假情报,并动用部分部队进行配合。以期诱使奸细能在通报日本人情报过程中,露出马脚来。


至十月底,虽然奸细仍旧没有暴露出来。但是卫富贵却迎来了马说客的第二次拜访。


这次马说客的再次拜访,谈的十分直接。一见面,凳子还没有坐热,姓马的就向卫富贵提出了北平伪政府的条件——要求卫富贵向正义的北平政府输诚。最好能带领第二集团军反戈一击,占领整个豫省;

如果不行,停止共工计划的执行,带队让出阵地,转道徐州整编。

如果还不行,带领能带领的部队进入商丘,接受正义地大东亚共荣圈神圣保护者的保护;

最后实在不行,卫富贵单身出走也行。


只要卫富贵答应这些条件,北平政府同意给卫富贵北平政府名义指挥下的救国军总司令,国防部副部长职务。统兵驻守豫省、山西、河北、陕甘广大地区。成为真正的一方霸主。并在华夏渝州城政府失败后,看在卫富贵的面子上。留委员长一条性命。

并保证,一旦北平政府统一华夏,给予卫富贵总理或者副总统的职务。并将申城、江浙一带的省市首脑职务,以及外交部,财政部相关主官的位子让予卫富贵所辖部下。


一番优厚的条件滚滚而来,饶是卫富贵心里有所准备,还是吃惊不小。


卫富贵听着马说客提出的这么多条件,一边装作考虑,另一面则暗自盘算——看来,日本人对我期望很大?有什么理由啊?老子可是姓蒋的亲眷。这工夫不是白下么?

难道看中老子军阀出身?看中自己和老蒋曾有裂隙?看中自己富可敌国,有贪生怕死之倾向?还是看中老子就是因为是老蒋的亲戚,才有如此价值?卫富贵有些疑惑。

不过这类谈判,向来都是坐地起价。信不得真。自己真落到日本人手里,还不被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不过,调调日本人的胃口也好,如果他们对自己抱有幻想,自己的表现也能让他们有些想法,或许今年就能有机会借此撑过旱季。拖到明年开春,雨水落下来再说。

自己跟委员长上次电报里说的明白,因此卫富贵此时也不怎么担心。就准备使出拖字诀来。

想到此的卫富贵,不由装出一幅略有为难的样子。


卫富贵正想借机说话,忽然门口传来报告声。这让卫富贵眉头一皱,心说自己吩咐过不要其他人来打搅自己,是谁这么没有眼力见的?

于是硬硬地说了声“进来”。就见机要处副处长林芳进的门来。

见到美女,卫富贵顿时没有了脾气,何况这个还是替自己挡枪,救过自己的美女。而且这个女人真是不错,替自己挨了一枪,修养了一个月,伤刚好点就来重新工作,而且对自己从来不拿这救命之恩说事,让自己有时面对她心有惭愧。

卫富贵摆出一幅和气的模样问到“林芳,何事啊?”

林芳瞅了眼旁边坐着的马说客,这才回卫富贵的话“司令,这里有几份紧急文件,需要您签字,马上发下去。否则耽误了所在部队的军务。刚才我在门口跟姓郑的那小子说,他非不让我进,他还说…..”

眼见女人要投诉玉森,卫富贵心说这里还有正事,不想跟林芳闲扯,忙一把抢过女人手里的文件夹,掏出笔来,三下五除二把文件签完。递还给女人,一指旁边马说客“我这里还有客,一会儿,我让玉森那小子给你陪不是来!”

女人愤恨地一跺脚,拿着文件夹转身就离开。那小女人的一抹风情让卫富贵不由一个愣神。

傻了半天, 倒是旁边的马代表唤醒了卫富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