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正文 第十四章 香消玉殒

小可有礼了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URL] 经过上次同生共死的遭遇后,刀疤与刘正平的关系也逐渐融洽,二人在就练功的一些心得体会互相交流。虽然刀疤左肩受伤,招式没有办法比划,但他丰富的实战经验仍给刘正平带来不小的启发。   突然听到秀儿的惊呼,二人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虽然昨天刘正平把追兵全部消灭干净,也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经过上次同生共死的遭遇后,刀疤与刘正平的关系也逐渐融洽,二人在就练功的一些心得体会互相交流。虽然刀疤左肩受伤,招式没有办法比划,但他丰富的实战经验仍给刘正平带来不小的启发。

突然听到秀儿的惊呼,二人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虽然昨天刘正平把追兵全部消灭干净,也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但是任排骨一伙见枪手几人不见回去一定会沿着这条路一路搜寻下来,被发现行踪是迟早的事情。听到秀儿的惊呼,还真以为任排骨一伙追到这里来了,二人赶紧冲了出来,却没有见到半个敌影,只见刘中平蹲在哪里神色慌张,一言不发。

刘正平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没…没有什么事情。”

这时,屋子里又传出秀儿一声娇呼:“啊!救命呀!”

这声音近在耳边,刘正平三人听得清清楚楚。刘中平却躁得面红耳赤,刀疤若有深意的看了刘中平一眼。刘正平却一脚把房门踹开,冲了进去。

只见黄老大赤裸上身,露出一胸的黑色,腆着大肚子把秀儿压在桌上,一张丑脸直向秀儿脸上直凑。秀儿把脑袋扭来扭去,憋红着小脸,就是不让黄老大得逞,可惜一双小手被黄老大死死压住不能动弹,只能发出娇羞可怜的求救声来。

噌的一下,一阵怒火从刘正平头上冒起,你这个黄胖子不识好歹,你刚从虎口逃脱,不思悔改,却又生淫念。人家一家人把你待若上宾,你却想玷污人家的大姑娘。他冲前去,从后死死拽住黄老大的胳膊想要把他拽开。奈何黄老大生得肥壮,精虫上脑,变得力大无穷,竟然拉他不开。回头一看是刘正平,大骂了声“滚”,依旧低头乱拱,要占秀儿的便宜。

刘正平气极之下,就着黄老大油光可鉴的大光头狠狠拍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实在,发出“啪”的一响,哪黄老大气急败坏回过头来要找刘正平拼命,秀儿却趁机站了起来,半敞的领口露出细细颈子和肩头一小片雪白的肌肤。

“刘正平,你想死找死?”黄老大恨恨的一巴掌向刘正平脸上挥来。

刘正平一手抓住挥来的右手,毫不迟疑地一个巴掌落在黄老大的脸上。一个红红的五指印留在黄老大的肥脸之上。

“你……你……”黄老大气得说不出话来,又一个耳光反手抽在他另外一边脸上,这次却留下的是四条指印。黄老大扬起另外一只手护在脸上叫道:“刀疤!刘中平!”

刀疤听到呼喊,如若未闻转身向另外一间房间走去,刘中平这厮走到门口想要进来,犹豫后还是没有迈开脚步,生生的站在了门外。

刘正平松开了手掌,直盯着黄老大。黄老大似乎清醒了许多,面子作祟,仍旧咬牙瞪目,不肯低头。

秀儿泪流满面,跑到刘正平身后,拽着刘正平的衣角却不也松手。刘正平伸手拉过秀儿的小手,二话不说,向外走去。刘中平远远看见二人出来,赶紧退到一边。秀儿低下头,却不愿再看刘中平一眼。

刘中平突然眼中露出惊恐的目光,秀儿下意识回头一看,哪黄老大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尖刀直向刘正平后背捅来。秀儿睁大惊恐的双眼,一步上前挡在刘正平的身后。刘正平只觉牵着秀儿的手一紧,一个软棉棉的躯体直身自己的后背靠来。刘正平回身一转一把捞住秀儿身躯,鲜血从秀儿的胸口似泉水般的涌出,一缕殷红的鲜血慢慢从秀儿淡白又唇间渗出。双秀儿眉紧蹙,痛苦地呻吟道:“小舅舅,好痛哟……”

刘正平双目含泪,点头道:“我知道,不要再说话了。”那泉涌的鲜血,湿透刘正平的手却怎么也捂不住。

秀儿艰难呻吟道:“小舅舅,你的……头发……长长了,我……还是……喜欢你……光头……光头的样……”秀儿伸出小手向刘正平的满头黑亮短发的脑袋摸去,刘正平温柔的低下了脑袋,好让哪小手能轻易抚摸,然而哪苍白的小手终没有摸到,猛的软了下去。

刘正平把温热的娇躯紧紧抱在胸口,鲜血浸渍着胸口。一滴眼泪从刘正平的眼眶中滑落,滑落在秀儿白晰光洁的脸庞上,是那么光润温暖,可怀中的娇躯却慢慢的变冷,变冷。

一旁的刘中平早瘫坐在地上,喃喃道:“完了,完了……”

意外!对黄老大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意外。本来不动色的刺向刘正平,却阴差阳错地刺中小美人,意外呀!拿着鲜血还没干透的尖刀,黄老大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安全,慢慢的退,退,退,已经靠上了墙壁,退无可退。

刘正平轻柔的放下秀儿的身体,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没有悲痛也没有愤怒,可黄老大看在眼中却是无尽的恐怖,黄老大绝望的叫了声:“刀疤救我!”

刀疤听到了呼救的声音,但是他像尊石像一样矗在那里,没有动。天做孽,犹可逃,自做孽,不可活。

“啊!啊!”黄老大的发出声声的惨叫,这凄厉的惨叫至少持续了十多分钟,慢慢由高亢的变成呻吟,再由呻吟变成寂静。黄老大一定要恨自己的老妈为什么要给自己一副结实的身体,如果自己身体再孱弱点的话,也许惨叫的时间会更短一点,那么生命中最后的“享受”结束得也会快些吧。

刘正平拖着疲惫的身体站了起来,他扔掉沾满红色粘稠液体的铁胆,看也不看地上血肉模糊,五官稀烂的尸体。抱起秀儿的躯体,轻轻放在刘中平的的怀中,“好好葬了她。”

刘正平默默收拾自己简单的行礼,对坐在一旁的刀疤恍若不见。

“你就这样走了吗?”刀疤平静问道。

刘正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想怎么样?”

“我这个样子还能怎么样?”

刘正平没有言语,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我早当你是兄弟,保重吧,兄弟。”

“谢谢。”

刘正平不想回头,不想再看到那苍白的小脸。可是他还是回了头,他要把那苍白的小脸,还有那红红的头绳记在心里,埋在心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