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七

sipingtai 收藏 8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七 殷梓郴此时内心感到一阵绞痛,劳斯的死活与自己关系不大。但是劳斯带走的那些自己的手下的死亡,让他感到了掏心挖肺似的疼痛。那是殷梓郴多年来的心血,也是自己赖以翻身的本钱。虽说最为精锐的几个人,还都好好的呆在自己身边。但是就凭这几个人根本难成大事,更不用说要面对的是一群和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殷梓郴此时内心感到一阵绞痛,劳斯的死活与自己关系不大。但是劳斯带走的那些自己的手下的死亡,让他感到了掏心挖肺似的疼痛。那是殷梓郴多年来的心血,也是自己赖以翻身的本钱。虽说最为精锐的几个人,还都好好的呆在自己身边。但是就凭这几个人根本难成大事,更不用说要面对的是一群和自己一样强悍的对手了。虽然约翰.斯米尔又给自己弄了一些人来,但是殷梓郴知道这些人很难与自己原来的那些人相比,这些人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是一些不堪大用的废物。但是有总比没有强,所以也就认了,不认也没有办法。


现在殷梓郴想的就是如何报此一剑之仇,将对手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劳斯死后,殷梓郴代理了这里的主管,他马上命令自己的手下,和原来留下的两个军事教官,训练新来的那些人。其实这些新来的人水准并不差,这些人都是从BY特种部队或者是从雇佣军当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佼佼者。其实现在殷梓郴就有带领这些人前去寻找对手复仇的冲动。但是他还是强压内心的这种冲动,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冲动是兵家大忌,那样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判断力,这样很容易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的。这样也很容易被对手所趁,使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里谁都可以不冷静,唯独自己不能不冷静。


徐英杰和司马烁带人先,到达了AFLJ北部,然后乘坐飞机转道直奔NF的KPD在那里,乘坐自己安排等候在那里的船返回国内。回到国内寻求机动等待时机,以便将现时最大的威胁殷梓郴干掉。现在最为需要的就是休整,这些天的连续奔波,使得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长此以往将直接影响到自身的战斗力。


徐英杰司马烁和宋怀仁三人坐在一起,正在闲聊。实际上也是在对这次的行动做着总结。这次运动虽然没有将殷梓郴干掉,但是将他的实力大大削弱了。现在就算他马上招兵买马,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到一定的水准,充其量也就是类似特种兵一类的人员可用。这样一来,他们的再做行动计划,就得以现行的实力为准了。再有就是将老冤家劳斯干掉了,这也使得自己少了一个讨厌的对手。接下来该怎么办,确实是个难题。现在殷梓郴肯定不甘心自己就这样下去,他肯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前来与咱们不利。这是咱们要注意的事情,也是要严密监视的。


司马烁点点头说:“是的,咱们虽然现在好像是占了便宜,但是并没有从根本上将这些人铲除。现在虽然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可是这种监视也有这种监视的局限性。咱们不可能,也没有可能将他们的一切尽收眼底。一旦趁我们松懈之际,来个瞒天过海,那对咱们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宋怀仁笑着说到:“当然不是什么好消息了,一旦他在我们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出现,那就是我们倒霉的时候。对了那些被安排监视的人员情况怎么样了?”


司马烁说:“早早就安排好了,都是些精兵强将。起码将对手置于视线之内,还是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的。不过那些高科技技术应用情况怎么样,不会到时候给咱们捣乱吧?”


徐英杰笑着说:“捣什么乱,现在空间的侦察卫星我们随时可以调用,空中无人机也随时可以调用。各种设备我们随时用随时有。你还要什么,不会全国都归你调遣吧?”


宋怀仁说:“你小子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好么!还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呢?”


司马烁尴尬的笑着说:“操!你俩只要是一说,我就算浑身是嘴也没有能力辩驳了。我这不是为咱们自己好吗!得!这下好心全当驴肝肺了。”


徐英杰笑着说:“说归说,但是我们确实应该小心防范,我觉得应该促使殷梓郴出来,促使他寻找咱们拼命。这样我们就有寻机打掉他的可能了


宋怀仁点点头说:“是的,这次他没有出头既是他的运气,也是咱们的运气。咱们之所以事情这么顺利,也是与他没有在场有关。如果是他在场的话,恐怕我们就不会这么顺利了。甚至有可能反被其乘,殷梓郴这个人在我的印象当中,是个极其奸猾的角色。很难把握他的心里,也很难揣摩他的思维,就我对他的了解,这个人很难被别人抓住弱点。当年和他对垒,要不是龙隐激怒了他,使他在不冷静的状态下犯了一个微小的错误,被我们钻了空子,他根本就不会败下阵来的,时间要是拖的长了,是谁胜利还不知道呢。”


徐英杰点点头说:“确实!殷梓郴这样的人物,与我们有着很多共同的特性,其实就如同我们与潘逸之间一样。期间双方都互相了解,也都有着敏锐的直觉感应,面对危险的迫近,也会及时作出反应。潘逸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只是由于手下能力欠缺使得自己事事亲恭,使得他忙乱异常,从而影响了他的判断力,要是我们之间人员能力相当,恐怕我们得手的机会很是渺茫。不过我觉得殷梓郴的能力,因该和我们在仲伯之间。但是有一点是他的弱点,同时也是我们自己的弱点和不足。那就是双方之间缺乏相互间的了解,他并不是像潘逸那样,对我们的了解很深。就像我们了解他一样,也是一知半解。这点我觉得咱们即可以利用,也得对此进行防范。”


司马烁若有所思的说:“恩!确实是这样,但是有一点就是随着双方接触的机会增多。对于对手最后的个性行为的了解,将会逐渐深入,甚至是完全了解。所以我觉得就是不应该给他,或者是尽量少给他全面了解我们的机会。”。。。。。。


约翰.斯米尔此时的感觉,犹如心里打碎了五味瓶子,酸、甜、苦、辣、咸几乎全部站全了。自己为失去了一个得力的手下而痛心,又为遭到了上面的责难而愤怒。也为今后自己的前程渺茫而感到萎靡不振。这些天他一直提不起精神来,一想起劳斯,他就有一种想大哭的冲动。那是他赖以自身发展的动力,也是他手中的一件趁手的利器。没有了劳斯的追随,也就意味着,在今后名利场上颓势尽显。现在他有一些心灰意冷,也有一种莫名的尴尬。此时他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冲劲,更少了一些以前的那种疯狂的欲望。


这一切都看在了他的上司奔尼.艾迪逊的眼中,其实现在约翰.斯米尔克对于整个大局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但是自从奔尼.艾迪逊组织实施了这项宏大的计划之后,约翰.斯米尔克就一直追随在自己的左右。整整十多个年头,虽然由于各种原因,计划破产了。但是中间也有着相当辉煌的以往,也有着相当的功绩。这个计划给Z国的政局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给Z国的经济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虽说功不在多大,但是确也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现在由于计划已经在无形中破产了,人员也在不断的流失当中,现在就已经快成为空壳子了,这也是奔尼.艾迪逊自己的悲哀,现在剩下的人本就不多了,如果再舍弃约翰.斯米尔克,那么自己真就成了光杆司令了。


现在奔尼.艾迪逊,必须给约翰.斯米尔克打气,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以便在现有的基础上东山再起。如果不能这样那么自己将从此陷入被抛弃的境地,他知道现在由于计划的破产,使得现行他们这个部门变的无足轻重起来。现在就已经在压缩经费,压缩编制。甚至有些人开始嚷嚷这取消这个部门了,不能因为这个没有用的部门,而让有限的资金白白被消耗掉。


自从上次整个OLB地区经济发生严重危机以来,到现在那些政客们根本无暇旁顾。他们现在的思维全部都集中在了OLB的经济上了,至于什么搞垮Z国骚扰Z国的事情,这些家伙是暂时失去了兴趣。实际上不是他们没有兴趣,而是时局不允许他们有此兴趣。现在他们自己的一堆堆烂事已经让他们晕头转向了,至于外面怎么样所说与他们有这种种干连,但是什么事有比稳定自我更重要呢。尽管在这段时间里,这些政客也在中间捣捣乱,或者是出手进行了小级别的行动。但是事与愿违,每次都大败而归。经济损失自不必说,就人员损失一项就让自己难以承受了。虽说打仗没有不死人的,不过死的太多了,就会招致公众的不满甚至是反对。如果实施大的行动,那不是一个OLB地区能够做到的。首先是财力不允许,而人力上更是难以达到充足。Z国不是那些不入流的国家可以相比的,一旦真正开战。那么自己就要做好大量伤亡甚至是自身毁灭的心里准备,并且要做战争刚一开始就有重大伤亡的准备。虽说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等着捡便宜的家伙,肯定是一直在自己身边伺机而动。虎视眈眈注视着自己的ELS国就是一个,到那时,两方面都已经筋疲力尽。那么ELS回轻而易举的将整个OLB纳入账下。到那时,自己哭都找不到坟头。再说Z国掌握着可以毁灭世界的利剑,让自己灰飞烟灭那是极其简单的事情。所以对中国直接用兵,是一种极其不明智的选择,也是不可以选择的。


其实现在ELS国确实在看着这一切,ELS国绝对希望发生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甚至是两败俱伤。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毫不费劲的从中牟利,如果是OLB失败了,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向西,将整个OLB纳入囊中。如果是Z国败了,那么自己可以向东,将整个YXY拿下。要是两败俱伤自己就可以两边得利,甚至可以将两边都包揽于自己的怀中。现在就怕两边不打,上次边境屯兵,就使自己获利颇丰。要是他们之间再起战端,只要是先期自己保持中立,到了末端自己将获得最大的利益。这样一来,世界只有一级了。那么统领世界将不是一句空话了,而是实实在在的了。


BY各国不是傻子,Z国也在观察这整个世界的动向。其实这一切都在Z国的掌控之中,对于现在的这种局面,Z国的核心层看的很清楚,核心层知道,现在不宜将事态扩大。这样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适得其反。一旦爆发大战,那么受损失的首当其冲的是交战各方。自己在其中,肯定不能幸免。看起来现在适时收手了,在继续下去,必然会引火烧身。所以核心层秘密下令,停止一切YXY地区以外的行动,将注意力转回到YXY地区。


此时特别行动处也接到了类似命令,特别行动处马上予以执行。除了负责外部情报的人员以外,全部都撤了回来。照司马烁话说:“辛苦到头了,该放大假了。”


其实任谁都知道,放大假的可能几乎不存在。因为就算人员都回来了,日常的训练还是不能松懈的。所以宋怀仁下令:“轮番放假,以保证80%的人员在岗,一旦有事发生可以随时投入行动。放假的抓紧回家休息,没有放假的继续日常训练。”


徐英杰听到命令乐了,开玩笑的挖苦到:“操!你个老坏蛋还让不让人活了,干吗这么狠的用人,让大家松弛几天又怎么了。”


宋怀仁正色到:“到不是我不想休息,而是实在担心那个殷梓郴。有他和他的主子在,我心里就不能踏实。”


司马烁摇摇头说道:“也是!您说上面是怎么想的,怎么就马上停止了所有的行动了呢。这样一来不是将前面的成果都冷藏了吗?”


徐英杰说道:“这个我还是真理解,现在,整个BY诸国被咱们闹的是天翻地覆的,依我看已经到了临界点了。再要是不适时收手继续下去的话,很可能酿成大战。要是大战打起来就得不偿失了,受损失的不光是对手,我们同样会遭到巨大的损失。再有四周那些虎视眈眈的野兽们,也期盼着我们大动干戈呢。一旦我们动手,必然给这些家伙以空子钻。暂时停下来的决定,是英明的。”

宋怀仁笑着说:“看来你还不傻,还能分析出点名堂。起码这两天的饭没有白吃。上面说什么咱们就做什么,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不过殷梓郴这个老小子,总是咱们的一块心病,不除不快。”


司马烁说:“算了让这老小子多活几天吧,这也是天意。谁让这个老小子那么幸运呢!”司马烁说完引起三人一阵笑。


由于Z国采取的紧缩退却策略,使得BY各国安静了下来。也使得那些想从中牟利的国家,大为叹息。知道事情暂时就此告一段落了,已经没有在此事上获取利益的希望了。而BY的领头羊MLJ国此时,也感到舒心。这样一来,总体情况,将是由不利局面转为有利局面了。起码不用在为此事伤脑筋了,不过一旦清静下来BY诸国,马上又变的闹腾起来。在他们的思维当中,Z国的崛起,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那将直接影响到他们自身的生存状况,也将他们的生存空间压缩至难以喘息的地步。所以他们不愿意Z国崛起,更不愿意Z国强大。前面做的一切,就是为了遏制Z国的崛起。对此他们是一致赞成的,这是这些人流氓心里的一种体现。现在加之奔尼.艾迪逊的到处游说,使得那些本以焦头烂额的流氓政客们,又蠢蠢欲动了。而原本认为奔尼.艾迪逊的部门是多余的家伙们,转而从新定位这个部门了,从新定位之后,他们认为,这个部门不光应该存在,而且应该加强。颠覆和破坏Z国的政治经济,还是应该摆到更高的位置的。所以在MLJ国总统的斡旋下,在奔尼.艾迪逊的积极游说下,奔尼.艾迪逊终于得到再次的认可。从而使自己的部门再次获得了新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加强。当然了这里约翰.斯米尔功不可没,如果没有他的帮助,那些可恶的大老们,是不会轻易吐口的。


而此时的殷梓郴,则是一门心思的在训练着他那逐渐充实中的手下。不过让他头疼的是,现在这些人根本就与自己原来的那些手下没有一比。不过没有办法,自己原来的手下都是经过自己从小教授的。现在的这些人已经定型了,根本没有可能学习自己的那些东西。另外这些家伙多数都是没有开花的西方人,他们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练自己的那些功夫。现在只能是有针对性的训练了,但愿可以与国内的那些人能够一战。除了这些殷梓郴每天都在默默的思考着一个计划,再者,他也需要一个完整的计划,一个能够彻底消灭对手的计划。而且是能够让自己全身而腿的计划。现在他每天除了在现场监督训练情况,剩下的时间就是每天对着地图,看着思考着。接着就是在研究有关对手的资料。以便让自己更加了解对手的种种习性,只要是了解了对手,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而约翰.斯米尔也在制定计划,他也需要用一场胜利来坚定自己和那些大老的信心。所以这些天来他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来制定这个计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