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八回 饮鸩止渴天津闻惊报 闭门思过青岛愁亡羊 第八回(3)半路夫妻

bjunqing2008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八回(3)半路夫妻 夫妻俩都在气头上,互不相让,对吵了半天;谁也不服谁。侯艳霞吵得口干舌燥。头脑发昏,她知道和自己这位行伍出身的小女婿再吵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气愤愤地把电话给挂了。 候艳霞是个身材适中,面目较好的中年美妇,时下已有四十八岁,长龙永泰五岁,是龙永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八回(3)半路夫妻


夫妻俩都在气头上,互不相让,对吵了半天;谁也不服谁。侯艳霞吵得口干舌燥。头脑发昏,她知道和自己这位行伍出身的小女婿再吵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气愤愤地把电话给挂了。

候艳霞是个身材适中,面目较好的中年美妇,时下已有四十八岁,长龙永泰五岁,是龙永泰的第二任太太,两个人是一对半路夫妻。

侯艳霞是东北哈尔滨人,性格开朗,作风泼辣、有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不论干什么事,向来都没打过出怵。初中毕业后,她被按排到当地一家百货商厦当了一名营业员。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中期,由于她天性活泼、热心社会活动、积极投身政治运动,十九岁就被突击提干当上了某区的团委书记。

“四人帮”倒台后,她被当做三种人给搁置了起来。政治风云的变幻莫测使她觉得人生无常、心灰意冷,就毅然投身商海自己做起了小生意。开始,她借钱买了一辆破旧的油罐车贩运石油原油(主要是油田的落地油)。一个年青的姑娘亲自跟着长途押运,其间经历了无数的风险。

有一次因为翻车差点把小命都给丢了,可她从车里面爬出来后就象没事人似的,养好了伤继续干。后来又经营餐馆,承包酒店,成了当地首批先富起来的女老板。在她经营餐馆、酒店期间,她结识了一位流寓在当地的日本孤儿并和他结了婚,婚后育有一子一女。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她的日本孤儿丈夫与在日本的生身母亲取得了联系,她便随同丈夫一家人迁居到了日本。由于她丈夫的家族在日本属于贵族阶层,她的婆婆不满意自己的儿子所娶的中国媳妇,在日本婆婆的教唆下,到了日本没有多长时间,她的丈夫就另觅新欢把她们母子三人抛弃了,和当地一个具有贵族血统的日本女子结了婚。

那时节,她初到日本不久,还没学好日本话,难以与人交流,举目无亲,无依无靠;她独身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生活十分艰难。当时,全靠在当地餐馆做杂役的微薄收入养家糊口。后来,她为了补贴家用又在自己家里做起了东北酸菜,由于行销日广,生活才慢慢有了转机。由于她有在国内经营餐馆和酒店的经验,待积累了足够的资金以后,她便在东京开了一家风俗店,自己当上了老板。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算是时来运转,不愁衣食。

她和龙永泰就是在她自己开的风俗店里认识的。日本的风俗店有点象中国内地的茶座酒吧,所不同的是,在日本的风俗店中聘有很多气质高雅的妙龄女郎为客人提供聊天服务。风俗店里的妙龄女郎不提供色情服务;但是,客人若有特殊要求可请聊天小姐出去过夜。店里是概不干涉的。当时,龙永泰的事业正如日经中天的时候,财大气粗,又好交游,经常带客人光顾她的风俗店。一来二往,两个人便成了好朋友,最后发展做成了夫妻。

龙永泰初到日本的时候,是和他的元配夫人双双前往的。夫妻二人同时进入日本东京的帝国大学攻读法学专业的研究生。他的元配夫人名叫降玉凤,是大明王朝朱氏皇族的后裔,其先祖曾在西安坐镇为王。

据说,清军入关灭掉朱氏王朝后,不准朱氏皇族的嫡系子孙再姓朱,以降国之臣的名份赐姓投降的“降”。因为投降的“降”和降落的“降”属同字不同音,且朱氏后裔臣心不服,故私下自称姓降落的“降”。降玉凤就是朱氏皇室一族遗留在西安的子孙。少时,由于降玉凤的姨夫家没有孩子,就收养了她做了女儿。

本来,象降玉凤这样出身于显贵豪富之家的年青人,在“文化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条件下,即使不被列入“地富反坏右”黑帮子女的行列,至少也会被打入“可教子女”的另类,是会与红彤彤的解放军领章决绝无缘的。因为一直到清末民初,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前,她们家还在北京、天津、上海、西安等地拥有好多工业企业和贸易商行,属于大资本家一类。

但是,收养她的姨夫恰时担任山西军区的副司令员,属共产党队伍中的高官,而档案的三代宗亲中又填不到名为姨夫实为父母的任何资料,因而她就成了“根红苗正”的革命干部子女。有了这个政治背景,她就冒用姨夫的姓氏顺顺当当地当上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后来又被保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南方军医大学就读,毕业后便被分配到广州军区总医院做了一名内科大夫。

龙永泰其时是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将军的警卫干事,是许司令帐前的红人。一次龙永泰因病住院,恰好分在了降玉凤负责的病房,两人因之相识相爱,遂结成伉俪。

龙永泰和降玉风的相爱和结合。曾在降氏即朱氏的家族之内掀起了轩然大波。自朱明王朝覆灭之后、朱氏的皇族后裔虽然从封建王朝的权力顶峰跌落下来,但在朱氏后人的骨子里却世世代代依然是驴倒架不倒,始终以皇室贵族而自诩。

为了保持朱氏皇族的高贵血统、世世代代的男丁均非‘大脚皇后’一族的马氏之女不娶;世世代代的女子则非当朝的高门显贵或富商大贾的子弟不嫁。这条不成文的家规族训一直顽固地沿行了三百多年,虽经历史上的朝代更替,风云变幻,一直坚持雷打不动。不想突然冒出了个出身微贱的渔家子弟要娶他们家的金枝玉叶做老婆,合家老小没有一个不感到痛心疾首。都道是门不当、户不对,纷纷跳出来进行反对,一时间斥责之声四起。

在众多的反对声中,立场最坚定,反对最坚决的当属降玉凤的老父亲。他甚至以断绝父女关系来对降玉凤进行要挟。

当时,在家族众人的一片反对和斥责声中,降玉凤被搞得很是狼狈。最后,还是母亲疼爱女儿,多方疏通思想做工作,才算勉强成全了这桩婚事。而龙永泰因此在思想上受了很大的刺激,始终对老岳父的反对耿耿于怀,总觉得自己蒙受了巨大的羞辱,长期拒绝和老岳父见面。直到龙永泰自部队转业时,翁婿关系才稍稍有所缓和。

在龙永泰和降玉凤转业到北京以后,降氏家族即朱氏家族又爆发了一场血统之战。不过这场血统之战并没有发生在龙永泰身上,而是发生在他的小舅子身上。

他的小舅子依照祖例娶了“大脚”马皇后的后人为妻,不过,这位马皇后的娘家后世孙女忒不争气,头胎给降家即朱家生了个千金,从而在家里爆发了一场为存留降家即朱家后嗣的保卫战!因为龙永泰的这位小舅子是降家即朱家千顷地里的唯一一根独苗,生不出男丁无疑就等于绝了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国家又在大力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再申请二胎无异于痴人说梦;在龙永泰岳父岳母的威逼之下,他的小舅子只好与爱妻洒泪分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国家政策的允许下再生二胎。

可历史和龙永泰的这对可敬可爱的岳父岳母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龙永泰的小舅子穷尽所有的亲戚和朋友也没有再找到“大脚”马皇后的后世女子为妻。有道是“一心难与命争衡”,龙永泰可敬可爱的岳父岳母再也没了脾气!这件事情是柳云涛听龙永泰亲口讲的。如果所言不虚,当如潜龙藏海,有迹可寻!人的痴心如此,实在令人感叹不已!

夫妻双双赴日留学后,降玉凤专心求学,而龙永泰则热衷于参与商业活动。由于家庭的财经大权掌握在降玉凤的手中,龙永泰要做生意得不到夫人的支持,两个人的感情渐渐产生了裂痕。一次,由于龙永泰向降玉凤要钱做生意,降玉凤死活不给,夫妻俩大吵了一架之后,龙永泰一怒之下抛下妻女离家出走,再也不和降玉凤来往了。当时,他们的膝下聪明可爱的小女儿已经两岁了。

自龙永泰离家出走之后,降玉凤曾多方打听他的下落,却始终得不到他的音讯。在这段时间,龙永泰便与侯艳霞相识并同居了。就这样过了五年,等到降玉凤得到了龙永泰的确切消息登门寻夫的时候,侯艳霞已给龙永泰生了一个胖乎乎的大儿子。到了这个时节,龙永泰早已消弭了对降玉凤的怨恨,但他和侯艳霞这里已然是生米做成了熟饭,欲罢已经不能够了。

自此以后,龙永泰一直和侯艳霞生活在一起,两个人志同道和,夫唱妇随相得益彰,生意越做越红火,不但办起了十多家连锁商店,还开起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国际贸易株式会社。这次龙永泰回国采购防水麻袋,是他们这对半路夫妻创业发展的一个新举措。

降玉凤自打龙永泰离家出走以后,一直守身不嫁;在东京帝国大学研究生毕业后,申请加入了日本国籍,自己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专为东京的华人服务,日子也过的很安稳。由于女儿的原因,龙永泰也不时回家看看,保持着不即不离的联系。

他们的女儿自幼接受日本的现代文化教育,思想非常开通,对父母的离异甚感坦然。只要他们这对元配夫妻谈起往事,女儿就抗议说:“这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什么!”

只是在他们的宝贝女儿上初中时早恋,非要辍学嫁给一个日本男同学不可,着实把他们夫妻俩给吓了一大跳。自此,龙永泰便对他们的宝贝女儿更加呵护和关心了,只要一听到女儿有召唤,龙永泰就如同领了圣旨一般,无论手下有多么紧要的事情他也会扔下不管,要赶快跑到女儿身边。对于龙永泰的这种表现,降玉凤还是蛮感欣慰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