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八回 饮鸩止渴天津闻惊报 闭门思过青岛愁亡羊 第八回(1)饮鸩止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八回(1)饮鸩止渴


龙永泰和杜民生商定好从交阳麻纺厂发运积压的旧防水麻袋救急的方案后,又打电话来征求柳云涛的意见。

柳云涛一听龙永泰在打交阳旧防水麻袋的主意,心中悚然一惊。对于交阳麻纺厂的积压产品他早已看过,他的心中象明镜似的;似这样的垃圾产品是根本上不得台面的,不然渡边先生就不会不来提货了。如果将这种垃圾产品发运到日本去,交货日期当然可以保证,可说不定又会惹出什么其它的乱子来。饮鸩止渴,贻害无穷!可他一时在惶急之间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来,有点似武大郎吃山芋——闷了口!

接到龙永泰征求意见的电话后,柳云涛沉吟良久。他字斟句酌地对柳永泰分析道:“发运这批防水麻袋在原则上不会出现任何阻力的,因为生产厂家对出售积压产品绝对不会有任何异议。这在交货时限上,也能满足发货的时限要求,这是个再明白不过的事情了。只是这批积压产品本来就有很多缺陷,而且未曾经过质量检验,贸然拉回去用,很难保证产品质量不出问题。要是产品质量出了问题,那可就把娄子给捅大了!”

积多年从事外贸工作的实践经验,柳云涛深深感到这种饥不择食的事情风险来的太大,因此不敢贸然表示赞同。在这种情况下,稍一放纵,很可能就会造成一言丧邦的结局。今后的生意还怎么做呢?

此时此刻,龙永泰已是急得火烧火燎。他在电话里风风火火地大声解释着:“柳哥啊,这是上次在武汉时已经和松尾、吉田讲定的事情,如果不能按期发货,我们不仅要面临高额罚款,而且还会丧失掉合作的信誉,最糟糕的是今后的生意就无法再继续做了。反正货到青岛之后,还要填充高吸水性树脂、印字、封口、进行二次加工,等货到青岛二次加工时再严格把好质量关也就是了。现在只有大着胆子赌这一把了!”

听龙永泰讲,货到青岛后还有补救的办法,柳云涛这才勉强表示了同意。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应道:“既然是这样,可以冒冒这个风险。不过,拉货的时侯要想办法来人挑一挑,检些质量好的拉回去用,千千万万可要仔细了!”

又道:“这样吧,我放下你的电话马上就给杜总打电话 ,等过半个小时以后你再给他追加一个电话进行确认,我马上请杜总赶到交阳帮你发货。你千万千万要记住了,来提货时要准备好人民币现金,我们初次和人家打交道,赊帐是肯定做不来的。”

青岛的货车是连夜发出来的,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长途奔波,到了第二天午夜时分才赶到了交阳麻纺厂。这时,杜民生已在工厂恭候多时了,发货的装卸工人也在厂区集结待命。为了赶路赶时间,驾车前来的两个司机日夜兼程,已经累得睁不开眼了。王总见状,吩咐人匆匆安排两个司机到工厂对面的饭店吃饭,又安排在向阳旅馆开了个房间让他们休息;便招呼由杜民生负责监装。

按照事先的约定,本来是计划将防水麻袋开包检验,择优发运的。可龙永泰又没有派检验人员过来,只有杜民生一人,孤掌难鸣。另外,防水麻袋是经压力机压制后打成包的,一百条一个包装,由于要求时间太紧,就是有人检验,两万条麻袋一天半日的数也数不完。没有办法,只好信手拈来,依次而装。为了保证在有不合格的产品被挑出来之后仍然能够补足两万之数,杜民生力主着又给多装了两千条。匆忙之间,哪里顾得了许多,只能是“半夜里下馆子”——有什么就算什么了!

俗话讲,人到办事不顺的时候,放个屁也打脚后跟,喝口凉水也塞牙,绝非是唯心主义的迷信说教,实属经验之谈。这不,怕什么就来什么,临到出发结帐时,由于两个司机一路上过桥过路费和罚款交的太多,出发时带来的人民币现金又不够用了。货款交不足,厂方不肯放行。杜民生此时也只带了一点差旅费过来,要想救急根本是杯水车薪,无法补齐这个差额。“家趁万贯,一时不便”,在这深更半夜里,就是会翻孙猴子的“筋斗云”,再回青岛去取钱也来不及了!

无奈之下,杜民生把电话打到青岛,和龙永泰一五一十地把情况讲了个透明彻亮。龙永泰一时急得也想不出办法,又把电话打到天津向柳云涛求救。

他在电话里神神道道地叨叨着:“柳哥呀,这事您今天说什么也得给兄弟帮忙啊!今天偏偏又赶上周末,银行的钱也没办法向外汇;即使能办理汇款手续,钱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哇。船期我这儿都已经给定好了,再拖时间就来不及了。本来这次去交阳提货,现金带得是足够的,但车主是第一次跑武汉方向的长途,去的又急,路费带的不足;没想到过桥过路费那么多,又加上加油、罚款,竟用去了两三千块钱,不给他们凑足路费他们是无法回来的!”

柳云涛听了龙永泰打来的求援电话,心中忖道:“这次和交阳麻纺厂是第一次打交道,人家肯定会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杜民生这里也是第一次和龙永泰打交道,慢说杜民生身上带的钱不够,就是有钱,没有可靠的担保,他也不可能给他垫付这笔钱。况且,货款付不齐,交阳麻纺厂也不会买杜民生的帐,不会单凭着他的一张巧嘴就可放行的。

他的脑子里急速地打着旋,思来想去,一时间拿不定注意该如何处理才好。慌忙之中,他又打电话和杜民生商量。两个人讨论了好半天,决定还是由杜民生留在交阳做人质,先把货车放行;第二天再由葛忠把欠款给送过去,善后事宜由柳云涛自己做保。直到这时,一场惊扰才算平复安顿了下来。

为了抢时间,货车驶出交阳后,两个司机轮流驾车,轮流休息,歇驴不歇磨,连吃饭都不下车,一路马不停蹄地向青岛赶去。

龙永泰知道这次货运的顺利与否是事关成败的关键,这时他已经丝毫不敢大意。肚子里悬着的一颗心横竖放不下来,他总怕货车在路途中再出现什么意外的差池。

自从货车驶出交阳之后,龙永泰每隔两个小时就给司机打个调度电话,询问货车到了什么地方,在什么位置,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障碍。所幸两位司机在来的时侯已经把路给跑熟,一路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到了第二天午夜时分,货车在连续奔波了二十多个小时后,终于安全抵达了青岛保税区仓库。

直到亲眼看着货车缓缓驶进保税区的大门,龙永泰才以手加额,在心底里暗自庆幸着:“万幸,万幸!”把一直悬在嗓子眼里的那颗心放了下来。

保税区仓库管理有规定,除非有工作特殊需要,并提前报请批准,夜间一般是不允许随便开启库房重地的大门的。为了在报关、装船之前完成防水麻袋的印字、填充树脂、封口等加工和包装工作,龙永泰早已向保税区仓库主管人员打了报告,并按计划组织了二十多人在仓库集结待命。

保税区六号楼二楼的库房足足有三四千平米阔大,长方形的大厅一个连着一个,厅与厅之间都是全方位全透明开放的,一个隔断也没有,只有道道过梁下的方形立柱象站岗的哨兵一样,井然有序地笔挺挺的排列在其间。两万两千条防水麻袋搬运上楼之后,只在宽敞阔大的库房里占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小的角落。

按着预定的生产加工计划,负责生产调度的龙小峰开始连夜给工人们分派工作。按着生产流转程序,他首先分派了四个人负责对刚刚运到的防水麻袋进行拆包检验;然后又分派了四个人在早已支好的印刷工作台上马上安排在防水麻袋的正面印字;此后又分派了四个工人负责往防水麻袋里添充高吸水性树脂;又分派了四个工人上缝纫机操作,负责麻袋封口的封边工作;最后,又分派了四个工人负责后道工序的包装。

由于时间紧迫,麻袋拆包以后,只能匆匆看一下外观质量,看看中间有没有断线漏缝的现象,看看封口处衬里的白布是否够长。至于麻袋里面的内在质量则根本就无暇顾及。由于刚刚印过水墨字的麻袋需要等晾干后才能动用,所以各道工序的加工只能打破流水加工程序相互交叉进行。虽然说防水麻袋自交阳一拉回来,仅仅只是剩了一个麻袋的封口没做,但在仓促之间做起来,还是让人觉得其繁无比。

由于没有地毯绞边机绞边,只好用普通缝纫机跑直线进行封口。即便如此,由于准备的缝纫机太少,仅仅只有四台,加工速度太慢,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其他工序的加工速度相平衡。缝纫机机械传动行进的速度是早已设计好的,它不会因为使用它的人着急上火就会跑得再快一点。为了追进度,只能是没日没夜马不停蹄地连轴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