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时的醉脸春融 正文 二十五 出事了

江狼财俊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size][/URL] 唐小棉找岳嫣去了,和宋姗姗一起走的。 她们走了以后,我们一直在等她的消息。 太阳快要下山了,她还没有回来。 我们几个只好先去食堂吃饭了,一顿饭,我吃得无滋无味。 吃了饭后,回到宿舍继续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冬天日短夜长,天色暗得很快,才七点多钟,已经沉沉地黑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


关于我和岳嫣的故事,开头的一切都很顺利。

可是,有一件事儿让我感到非常不安。

有天傍晚,我特意在女生宿舍楼周围附近蹓跶,找机会约岳嫣,可是,似乎她远远见了我,红了脸,低着头加快了脚步,我还来不及走近,她已经闪入了宿舍楼楼道门口,很快消失了。

我反复地检讨:这是怎么啦?

前几天我约好了她一起去吃麻辣火锅,吃得兴高采烈,结账的时候发现,钱包不知什么时候被偷了,裤兜被划了一个口子。最后是岳嫣结的帐,难道是因为这件事她生我的气了?

周末去郊游的时候,我用自行车带着她,回来的路上,山路崎岖,我们俩摔了个大跟头,还好人没伤着,可是,车子摔下了后遗症——车子是她的,难道是这件事,她恼我了吗?

还有还有……

我甚至连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全部复习了,越想越坐立不安。

恰好,岳嫣的画像差不多画好了。

下午,哪也不想去,起床后,躲藏宿舍画画

画里的岳嫣巧笑妙兮,可是,岳嫣呢,岳嫣还会这样看着我笑吗?

晚上自习课的时候,班上集中排练元旦晚会的大合唱。

我悄悄溜开,到了岳嫣的教室,里面静悄悄的。

我在教室后面先观察了情况,她在,背影笔直,很认真的在写字。

我旁若无人地轻轻走到她的背后,用画卷捅了捅她,吓了她一跳,回过头来看见是我,噗哧地笑了开来,接过了画。

就这么嫣然的一笑,我全天来的疑云一扫而空了,张着口,不出声,用手比划着着:好好学习,我走了。

一个晚上睡得很好。

第二天,出事了。

刘方平出大事了。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

刘方平喜欢班上的李沅沅,在当时,这是校园人尽皆知的事。

刘方平的爱情观是热烈豪放的。

他喜欢上了李沅沅,就先是写情书,披肝沥胆,鞠躬尽瘁,不论是上课还是自习,到教室一角赶走旁人,伏案如弓,挥汗如雨,橼笔如飞,吭哧吭哧地写。

后来抱着用来“装逼”的弹吉它到女生楼下乱弹乱唱乱吼李沅沅我爱你李沅沅我不能没有你,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我们肩并着肩手牵着手!吼叫声惊风雨泣鬼神,围观者动容色变。

……

刘方平就靠着这种无坚不摧的气魄淋漓酣畅地攻陷了李沅沅的心灵堡垒,成功地俘虏了她。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为宿舍里出现像刘方平这样的猛人牛人感到震憾和骄傲。

可是,前不久,事情似乎悄然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每晚的睡前歌友会结束了许久,刘方平才带着霜风夜露回来,喉咙里时不时低低的发一两声沉闷的嗥叫,像极了饿狼传说中传说的饿狼。

我们预感到会出事。

一打听,原来他遇到了极强劲的情敌了——有房有车——可不是普通的车,是金碧辉煌的崭新宝马。随车带来的鲜花、香水、名牌衣服、首饰,化妆品,花样翻新却全都投其所好,送得李沅沅目不暇接,以这些华丽的小伎俩无耻地演绎着横刀夺爱的古老桥段。

当时大伙知道这件事以后,都没主意了,劝慰方平:李沅沅果真只看中对方的钱,那么这种女人就不值得珍惜了。

方平不听,终日磨刀霍霍。

前天下午,方平居然单枪匹马闯到了“宝马车”的公司,劝他放弃她。

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其结果是方平一人弄翻了两名保安,把那小子打倒在地,折了一条胳膊;自己也鼻青面肿满嘴污血,在混乱中逃了出来。

“宝马车”当然不肯罢休,带了人不断伺机报复,学校正对此事进行处理。

我们的宿舍里挤满了人。这些人有的是来劝慰的,有的是来看热闹的,也有的是怀有些阴暗心理的,想来了解更多的内幕好在校园的角落更多地爆料……

丁伯楚、韩效吾代为接待,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来来往往的人。

下午三点多,又来了一批,是三个人。

可是,一进来就点名要找江财俊。

找我?

我睁大眼睛打量这三个不速之客。

为首的是个胖子,因为身高,体态显得有些槐梧,留个小平头,浓浓的胡子呈“口”字型包围着嘴巴,水泄不通,很有个性,也很搞笑,可是我笑不出,碰上了他的目光,感觉非常不爽。他的眼睛不大,正死死盯着我看。

你们是?我疑惑地问道。

小平头盯着我看,好一会儿,突然身子转了个圆圈,头摇晃着说:“你就是江财俊?好,爷提醒你,离岳嫣远点,这马子我大哥早定下的了。”

我明白了过来,大怒:“说什么你?!”

小平头没有看我,顾自说他的:“今天先警告你了,识相的就死了这条心,不然有你好看的。”然后不容置辩的挥了挥大手,带了那两个小兄弟扬长而去。

那两个小跟班中长得像瘦猫的,出了门口又折回来,掏出了把西瓜刀,在门上划了一刀,又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什么?!你威胁我吗?!”我跳起来朝他一脚踢去,被丁伯楚抱住了,没有踢中,一只拖鞋飞出了门口。

瘦猫见势不好,赶紧去追小平头他们了。

“妈的,老子最看不惯这种伪恶势力!”我恨恨地骂。

尽管心里留下了点儿阴影,有些不愉快,我极力想要自己淡化这件事,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可是,莫非,这就是小平头一伙在捣鬼才导致岳嫣那样对我?

莫云中回来后,跟他一说,他勃然大怒,咆哮如雷:“兄弟,如果不灭掉他们,我出不了这口恶气。”

只是,这帮家伙之前从没有见过,不知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问猪肉荣、韩效吾以及前来探望刘方平消息的人,均不知。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莫云中怀中揣了牛角尖刀在校园遍寻,始终没有小平头一伙的踪迹。

这伙人仿佛突如其来的出现,突如其来的消失,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几天之后,在去食堂打饭的必经之路的学校公告栏上,已经公布了刘方平的处分结果,很严厉:留校察看。

对此,刘方平并没什么异议,可是,令他悲痛欲绝的是,李沅沅因此提出了分手。

情郁于中,方平终于不辞而别,不知去了何方,自动退学了。

也就是说,方平成了我们班入学最迟和退学最早的人。

他早早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学校,去浪迹属于他的天涯了。

跟着,李沅沅也退学了,风闻是去找刘方平了。

看来也算是个烈性奇女子,有些现代的红拂女夜奔投李靖的传奇味道。

如果事件就这样结束,简单的爱情里已经淡淡地散发着浪漫的气息了。

可惜生活不是小说,你永远无法预料它的结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