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该输出什么样的价值观呢?

曾看到张斌老婆引用的法国外交官的话,大意是:中国如果不能输出自己的价值观,那它将永远成不了一个强国。有感而发。

历史上只有输出了价值观的国家才能有小变大,由弱变强。

今天有很多国家被列为世界强国的候选国,但我看他们永远也成不了:日本、巴西、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不好说。因为在今天要成为一个强国必须要有一些必要条件:上百万方公里的土地、上亿的人口、上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和强大的军力,这些还只是量变的条件,最关键的质变条件是还要有普世的、不极端的、兼容并包的、适时进步的价值观或道德层级的文明内核。

今天的中国是怎么来的?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秦帝国统一前,中华文明仅仅限于晋、冀、鲁、豫、陕、鄂,江浙一部、湘北、川东一带,面积不到二百万方公里,而今天我们则有近千万方公里固定下来了。这些土地上的人民虽然外貌区别较大,但思维、行为方式还基本一致,为什么呢?这就是一个老命题:中国人是如何成为中国人的?这些土地不仅是铁血手段拓展来的,像东北、西北、西南多次归并有多次失去,但这些土地上的人民最终成为了中华民族。而方外的朝鲜、日本、越南、琉球等则成为中华文明圈的一部分,为什么呢,这全是古代中国输出的价值观起的作用。

世界历史上看,大凡强国都有价值观输出的历史,或有价值观支撑其崛起的历史。罗马共和国帝国时代,他们给予同盟者公民权,给被征服地区带去了他们认为的文明;大航海时代西班牙葡萄牙则在强烈的天主教信仰支配下,征服同化了拉丁美洲法国大革命让自由、平淡、博爱人人皆知,使其在国力衰退的情况下仍有较强的国际发言权;美国这一历史所罕见的超级大国,二战前虽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但却不是一个公认的强国,就像今天的中国一样,没有向外部世界输出自己的价值观,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它在战后乃至冷战后一手强权,一手“民主、自由”,致半个世界都以其马首是瞻,给人总是道德正确的样子。

这些是偶然吗?不!一个大国的崛起,不仅仅需要制度为其奠基,还需要适时正确的价值观为其保驾护航,以保证它在众人眼里“政治正确”、“道德正确”,并以此合法其行为!

日本、韩国这类国家没有自己独特的普世的价值观,他们在别人眼里只是肥佬、凯子,印度的价值观呢,从历史上看是有的,虽然它已经被盎格鲁-撒克逊人改造的四不像了,但它是支离破碎的,让人感到可笑(苦笑)的。我们今天的经济模式正吸引着后进国家,但它只能算一种技术手段,缺乏目的性,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我们提出了“和谐社会”的目标。

有人会说,我们近年不是开了几百所“孔子学院”吗?看看内容,这能叫文明输出或价值观输出吗?这充其量只能算文化输出,它仅是文明的表象。

不错,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由于以往的经验教训有可能让深受西方思想熏陶的大多数精英感到疑虑,但我们自己的传统理想与社会主义理想结合后,将完善中国一脉相承的理想社会目标,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以建设小康社会、天下大同为己任,这就是“和谐社会”。

二千年前的诸子百家为何只有儒家独大?不仅是皇权的支撑,更主要的是儒家在吸收诸家之言后形成的独特世界观和人生观:统治者至少要做出姿态保证小康社会才政治正确;社会精英要“入世”,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老百姓要讲“礼义廉耻”,要“忠孝礼义信勇” ,要“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些主张也不是一次形成的,它是在漫长岁月中形成的中国智慧,也反映了中华文明适时进步的特征。正是一代又一代的士大夫和人民在千万方公里土地上一代代地宣扬这些价值观才有了今天完整的中国版图和近乎一致的人民行为模式。

道德体系是价值观的外在体现,它应该是提倡,是价值观口口相传的具体内容,是超稳定的;法律则是价值观的外延,它根据具体的时空而形成规则和禁止措施。我们谈价值观,更应该注重道德体系,因为它容易被传诵和理解。作为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价值观,它的特征就是“忠孝礼义信勇”。

今天我们理解的“忠孝礼义信勇”,自然没有君王了,但一定要忠于国家;“孝”是和谐社会的基石;“礼”不是讲礼貌,而是要规范公民、公务员、政党的政治关系和服务关系,要有“民本思想”和民主精神,这是和谐社会的政治保障;“义”表达人民间的博爱,是和谐社会的公民关系;“信”在当今的市场经济中尤为重要,是其基础;“勇”则表达了我们的开拓精神、竞争精神、奋斗精神和为国为民负起匹夫之责的精神。从这个角度看,“八荣八耻”就是对它的最好诠释。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旦被中国传统的思想、理想来丰富内涵、完善其价值观就将不仅是中国的了。一旦我们在学校教育、公务员教育、社会主张中宣扬适时的“忠孝礼义信勇”,去掉那些树立在各个城市入口,让人难以记住的“**市精神”,那么人民将会重新拾起一时淡忘的礼义廉耻,重塑我们的道德修养,将传统与社会主义价值观有机结合,这样老百姓将修身齐家并在同一理想下共建和谐社会,有大抱负的人也将在同一理想下治国平天下。试想,十三亿人都认可的价值观,哪还有不自然输出的道理。

当今世界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在梦想过上小康生活,而中华文明的价值观将能给予社会主义新的内涵,借助强劲复兴的中国经济,社会主义将能以崭新的面目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个稳定、和谐、小康的社会在向他们招手,一种认可各种宗教教化功能但剔除了它们偏激思想、追求和谐抶序的价值观将给他们带来文明,他们特别是非洲大陆那个之前被遗忘的世界有可能就是中华儒家文明的新空间。

今天的各主要文明都在自觉不自觉地输出着自己的价值观,例如***文明、***文明,我们呢?从历史看,中华文明是最平和、内敛的文明,它没有意识形态的偏见与偏激,它更多地追求人间而不是人神间的抶序,它是唯一没有原罪的主要文明,它凭藉经济的复兴,理当与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大同世界这一理想结合,成为地球上最主要的价值观之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