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只爱黄花晚节香

汪精卫相貌英俊,才华横溢。无论是口才还是文笔都是超一流的,在东京时与维新派打笔仗,曾使梁启超先生数次败北,导致梁启超先生自称“多泪多辩之人”。后来他去刺杀摄政王,虽未成功,但极大地震撼了满清政府,在狱中做的那首诗:


慷慨歌燕市,

从容做楚囚。

引刀成一快,

不负少年头。


端的是豪气干云、视死如归。此后汪精卫大名垂宇宙,可谓年少得意,满面春风。倘若汪精卫放弃政治从事学术,或者做一个始终如一的政客,为国为民,则我认为他完全有可能成为社稷之臣,名垂千古。然而,汪精卫一失足成千古恨,一个不小心晚节不保,导致自己遗臭万年,成为中国历史上头号汉奸,为世人所唾弃鄙夷,永世不得翻身。

东北王张作霖虽然烧杀抢掠之事也做过不少,但是比起他的大节,这些瑕疵似乎可以置之次要地位。据说他曾出席日本人的宴会,酒过三巡,一个小日本的名流知道张作霖出身绿林,识字有限,故意让他写几个字,想当众出他的丑,。谁知张作霖提笔写了个“虎”,然后题款,在叫好声中,掷笔回席。那个东洋倭人瞅着“张作霖手黑”几个字笑出声来。随从连忙凑近大帅耳边提醒,大帅把“手墨”写成了“手黑”。孰料张作霖双眼一瞪,骂道:“妈那个巴子的!我还不知道‘墨’字怎样写?对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吗?这叫‘寸土不让!”此事虽不知真假,但是张作霖不做汉奸倒是真的,也正因此,他才命丧皇姑屯。

还有吴佩孚。日本占领华北后,为推行“以华制华”的方针,数次拉吴出山,充当傀儡政府的首脑,并为此而制定了“吴佩孚工作”计划,前后耗资三千万。为了与吴佩孚拉关系,岗野增次郎被调入北平,担任“敬请专使”;日本特务头子川本大作还专门拜吴佩孚为师,“学习大师的立身处世,道德文章”,企图以旧友、师徒关系拉拢吴佩孚。汪精卫公开投日后,日本又调整其“和平运动”方针,策划“汪吴合作”。在日本的策动下,汪精卫先是给吴佩孚写信,拉吴作汉奸。吴回信拒绝后,汪精卫又亲自跑到北平,约请吴在日本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官邸会面,商谈合作事宜,又被吴以“咱们是中国人;谈的是中国事,要谈就在中国人的家里谈”为由一口拒绝。

不管张作霖和吴佩孚生平曾经犯过多少杀人放火的罪孽,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在民族良心的考验下,他们都交出了一份让人满意的合格的答卷。他们坚持了自己的底线,保住了自己的晚节。

不羞老圃秋容淡,只爱黄花晚节香。俗话说,烈女失节不如老妓从良。一个人的前半身,无论是荣是辱,已随风飘远,难的是保住晚节。孔子说,“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晚节之重,可不慎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