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小雪又一年

拓跋金刚 收藏 0 58


我已经在哈尔滨度过了31个冬天。

小时候,冬天真冷,但我和小伙伴们还是最爱冬天,期待下雪的日子。突然有一天,早晨醒来,外面洁白一片,雪花正在空中舞蹈。

“下雪了”一定会有孩子在外面喊叫。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光着手捧起一把把白雪,手冻得通红,但快乐是热腾腾的,孩子们像刚出锅的馒头,冒着热气,把帽子扔在雪地里,也没有听说谁感冒过。我们还会自制冰滑梯,找个小坡,浇上水,一会儿就冻成冰滑梯,用小爬犁从上而下体验激情与速度。我们还背着家长,穿着塑料底单鞋,嗖嗖地滑出很远很远。冬天的游戏太多了,整个寒假我们都会很忙。就这样,雪地上的脚印在慢慢长大,是那麽快乐!

年年雪花来,带来洁净的童话世界,在哈尔滨度过童年是幸运的。但那时,哈尔滨人的快乐不为外人所知。后来,哈尔滨有了冰灯,冰雪大世界,雪雕,哈尔滨还举办了亚冬会,今年大冬会也要在哈尔滨召开。越来越多的中外游客慕名而来,哈尔滨的大雪也结识了无数友人。

年年雪花来,年年有惊喜。雪后的中央大街充满异国情调,百年的石板路上斑斑白雪,两旁是欧式建筑,西餐厅。身穿皮草脚蹬皮靴的姑娘们,敲打着青石路面,惊醒了尘封的记忆,使青石误以为是俄侨时代的俄罗斯姑娘。哈尔滨姑娘洋气,使外人误以为有俄罗斯血统,其实哈尔滨人的祖辈大多是山东人,山东人质朴敦厚的外形已经荡然无存。也许是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俄罗斯人无意中衔来的种子,在哈尔滨人身上发了芽。有一种意境慢慢地长在哈尔滨姑娘的身上,她们并不知道,有雪花诗意的背景,有松花江的灵气,有俄侨时代的浪漫底蕴,想不美都很难。哈尔滨姑娘的美完全是身不由己的。

最迷恋雪后的索菲亚教堂,她有一种忧伤之美。洁白的残雪依偎在教堂的屋脊上,陷入怀旧之中。正午的阳光融化了少许残雪,滴滴答答,好像教堂的眼泪。漫步在大雪中的教堂,会被轻易地拉进久远的年代,想起那些经历的往事。

住在一个有记忆的城市里真好,从天而降的雪花,会带来神秘的气息,在快节奏的时代,我们感受着慢慢的美丽。

雪是冬天的精灵,它们落在城市的每个角落,落在每个人的身上,无论老人还是孩子,谁不在雪花轻轻落下的时候,抖落心灵的污垢?哪怕是瞬间。

很难想像,如果哈尔滨没有雪花将会怎样。

大雪小雪又一年,我已经习惯了有雪的冬天,从未想过离开,担心离开了,冬天怎么办?年年雪花来时,如果我不在,会很失礼!再说,雪花会想我,哪怕我变成老头儿,哪怕我老到没有能力走出家门。雪花知道,我就是那个雪地上奔跑的小男孩儿。雪花知道哈尔滨人的快乐,在慢慢寒冬里,雪花拥吻着我——那份,拔凉拔凉的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