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八十四章:想做坏事暂时没辙

王大三 收藏 0 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692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果然正如郑志豪所料,回到卧牛山的第二天,国民党六战区情报处少将处长王金虎就来到了司令部山东侧小锅山防卫团一营驻地的那两个山洞里。

他和赵多多聊家常似的摆开了老酒和花生米、牛肉等喝了起来。

“赵营长啊,我观察了一番整个小锅山防卫团,说心里话,就属你老弟我最入眼了,其他的都是些酒囊饭袋的家伙。来,就为这,咱哥俩先干一杯。”


赵多多举起酒杯道:“王将军不敢这么说,我一个小小的上尉营长岂敢与将军您相提并论那。再说了,我们李团长和黄参谋长都是好汉啊。”

“不,不,不。”

王金虎摆了摆手说:“赵老弟不必过谦的,轮打仗轮素质他们那个都比不了你的。可惜了,你要是早在国军里干的话,现在至少也是中校团长了,人才啊,埋没了。”


赵多多说:“我这人吧,当个小官就挺满足的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这辈子也就这出息了。来,王长官我再陪你干一杯!”

“好,干杯!”

王金虎道:“这些并不是赵老弟你心里话啊,似乎和我还隔着一层那,没那必要的,老弟。我王金虎就是喜欢人才,是个人才我就不能叫他在我跟前埋没了。今天是觉得和你老弟有缘分才坐着和你喝酒的,有什么心里话只管和你大哥我道出来就是,不必见外的。”


赵多多指着已经换上中尉国军军装的林长安道:“不信,王长官可以问我的二连长,我赵多多有没有野心,没有的,就这出息了啊。”

林长安说:“呵呵,王长官,您没说错,我们营长的确是把打仗的好手,可惜一直跟着当土匪始终没混出个样儿来那。将来还希望王长官方便的时候提携提携,我们这些做小弟兄的也好跟着沾光,图出个前程来。”


王金虎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瞧瞧你手下的弟兄,就敢比你能讲真话。我今天能来找你赵老弟,那就是器重你的干才,只要好好的效忠党国,效忠蒋委员长,我王某人包你很快就能登上小锅山防卫团团长的位置。”

赵多多假做惊讶和害怕道:“小声点,小声点。王长官,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吗。山猪是我大哥,我怎么可能和他抢地位那,你要吓死我了。”


“哈哈,有那么严重吗?我是代表六战区长官部来的特派员,任命谁当团长都是我的权利。关键是你肯不肯跟着我干了。肯跟着我干,我包你赵老弟前途无量,不肯跟我干那也没关系,就当今天咱们什么都没说。”

王金虎假做酒意,其实却在暗中认真观察着赵多多的表情。


林长安推了赵多多一把:“大哥,干吧,只有跟着正规的国军干才能混出人样儿啊。再说,你看人家王长官多有诚意啊,别辜负了长官的一片好心了。”

赵多多说:“跟着王长官干好倒是好,就是对山猪大哥没法交代啊。”

看着赵多多有了那么一个意思,王金虎心中不由的窃喜了起来。

“对于山猪怎么安排就不用你赵老弟操心了,他若是肯跟党国同心同德那自然有他的官当,若是还是当土匪时的那套我行我素的那就不行了,我会毫不犹豫的干掉他的。”

王金虎咬着牙闷声说道。


赵多多在林长安的暗中示意下,一捶桌子道:“好,我跟王长官干了!那怕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既然王长官给脸,那我赵多多岂能不兜着。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王长官的人了。”

“好,真痛快,我王金虎要的就是你老弟这句话。你就在这里等着信,我让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包你飞黄腾达,金钱美女都不成问题。”

王金虎交代,他要趁着才从侗之打回来还没站稳脚跟的八路军正在休编的时候攻打小锅山,把八路军从滇西南再次赶出去,即使不能赶走,也要让八路军疲于应付,陷入困境。

其实这也是国民党当局交代给六战区的重要使命和任务。


王金虎的目的就是要让山猪的防卫团打头阵,做替死鬼,然后他再出击,享受渔翁之利。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消灭异己,还可以趁机把觊觎已久的美人儿周洁搞到自己的手上进行淫辱。

他已经嘱咐了自己的心腹干将,特务连连长孟非派人盯住周洁及关押她的地方,防止有八路的人摸过来救走她。

按理他可以直接以六战区长官部的名义从山猪手上接过周洁来,但是他怕因此而激怒了山猪,在自己还没调整好军事部署之前就和自己翻脸,那样自己以强龙去压地头蛇的话也要吃大亏的。所以他不仅没去要周洁,还几次唆使山猪抓紧机会去强奸周洁,但山猪听了黄正清的劝告之话害怕丢了明,因而始终没上王金虎的当。


王金虎心里想:这个山猪还真够狡猾的,早就担心国军也靠不住,给自己还留着一手那。只要他不伤害周洁,那么八路军也就不会在当前的形势下以他为敌的。

但是王金虎也明白,这么下去的话,让山猪的队伍担任打小锅山的前锋,他们是不会真买力的。

但是王金虎怎么也不明白以一个大土匪,放着周洁这样的世间难得寻觅的尤物,这么些天他是怎么忍得下来的。


外界对许轶初和周洁的美丽容貌的评价是一致的,平田静二创作《七仙女图》的时候,对于她们二人的配诗很多人都已经背得下来了,有的词句甚至还被特工和情报人员用来做接头暗语。比如“入册佳丽三千余,最美不过许轶初。”和“一季不观终生悔,花王之名唤周洁。”都曾被用来做接头暗语过。

其实这也是对两个美人的认可。


不仅如此,还有民间对二人的顺口溜的评价。

如“许轶初的鼻子周洁的嘴,鼻子高的象洋鬼,嘴巴弯弯似流水,女人还是中国的美,见了她们没人再臭美,娶成老婆笑裂你的嘴。”

说的就是许轶初的诱人高鼻梁,和周洁那一说话两边嘴角上深深出现的性感嘴角纹。这也仅仅是对二人五官上的评价,至于身材上那传说就更多了。


这个王金虎知道的是最多的,他不仅和许轶初长期共事,并且也和周洁曾打过交道。以他的感觉山猪李宁安竟然不肯急着对周洁这样的美人儿下手,实在让他感到了困惑。

难道他是怕暴殄天物,遭到报应?还是怕八路军不会饶过他?看起来应该是后者在作祟。

王金虎是希望山猪对周洁下手的,那样山猪就只能乖乖的依顺国军了。造成这样的局面后,王金虎再寻找机会把周洁掳过来据为己有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但是山猪偏偏不按他的意思去做,王金虎有点伤脑筋了。


他动员山猪率人去袭扰小锅山,山猪并没反对,但是表示要向国军学习战斗经验,希望国军打头阵,他带着队伍跟在后面边观摩边学习。

“他妈的,没想到一个没文化的土匪,心眼儿还挺多的,和老子耍滑。”

王金虎对特务连长孟非说道。

孟非道:“处座,他要是不听话,我马上做掉他,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收编这帮土匪了。还有,他牢房里的周洁也就归处座您了。”

王金虎摇着头说:“不然,不然。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做掉山猪容易,但周围其他山头的土匪知道后会寒心的,将来都不会再投奔我们国军了,甚至还不会让我们坐稳了卧牛山。还是在等等看吧,不过这些日子你得给我把周洁盯紧了,别让她跑了。”


而周洁却在卧牛山司令部的一处地点见到了由赵多多带上来的林长安。

见到自己的政委戴着手铐脚镣,神情上也多少有点憔悴,林长安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没下来。

周洁说:“长安同志,别这样,注意场合。我没事儿,挺好的,部队现在怎么样了,大家都还好吗?”

林长安赶紧抓紧时间把独立旅已经收复了小锅山的好消息告诉了周洁,并告诉他部队正在休整扩编,他和呆在卧牛山下附近的郑志豪的小分队就是专门为营救她而来的。


周洁告诉林长安,国军要联合山猪的防卫团去袭扰小锅山,那时候部队一动一乱赵多多的一营就可以趁乱拉出来了,那时候再一并营救自己更妥当。

林长安说:“大家都怕你受土匪的欺负,所以现在就想采取行动救你出来。我们来的时候刘司令员就说了,要是你身上少一根毫毛,他都饶不了我们。”

周洁道:“呵呵,这个刘忠啊总是这样,别理会他的话。救我出来问题不大,只要潜伏过来在赵营长的配合下猛打到山猪司令部这里来,也许我就能解脱了。但是现在王金虎的特务连在这里,一旦打起来,我恐怕一营的弟兄能生存下来的不多,并且也许连我们都跑不出去。这个特务连不是一般的国民党军里的草包队伍,特别能打仗,个人作战素质也高,并且勇猛,你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我想王金虎的任务既然是想和八路军捣乱,那么一旦去袭击小锅山,他必定要动用这个连才能起到效果。但那时候,你和郑队长再联合赵营长攻击山猪的大本营才有可能成功,并且还可以牵制住王金虎的行动。”


周洁的一番话让林长安和赵多多都心悦诚服。

林长安说:“我回去就把您的意见转达给郑志豪和同志们,但是我们总是不放心你在土匪窝里,担心你受害。”

周洁说:“甭说你们了,我自己也有担心的。但是从种种迹象上分析至少最近这段时间里土匪山猪也好,国民党王金虎也好,都还不会对我下手。这主要是山猪坚持没听王金虎的挑拨,否则我恐怕也被他糟蹋过了。因此他们暂时大可以放心,等着卧牛山的变动,我想这个变动很快就要有动静了。”


见自己的政委除了被严重的限制了自由,吃的住的都还挺好的,也没受到任虐待,林长安也算是放下了心,告辞了周洁后,先回到山下把这些情况汇报给了郑志豪。

郑志豪把情况写成了简短的报告派人送回了拉沽庙。

张唯三指示:按照周洁同志的意思办,千万保证她的生命安全。并感谢周洁同志送出的国民党要袭击小锅山的情报,表示一定会给来犯之敌狠狠的打击!

现在返回青石崖的二分区在苏亚鹃的带领下把扩编的工作做的有声有色的,已经有一百多人报名参加了八路军。

而刘忠这边也不甘示弱,他带着文工队代理队长顾萌召开群众大会,又演出又宣传鼓动的,结果一星期内积极报名参军的青年有一百六十多人。

这么一来,二分区的部队相对“铁桶之火”大扫荡前已经恢复过半,而拥有了五百八十多人部队的一分区则恢复到了大扫荡前的四分之三了。


在这点上,日本鬼子远远的比不了八路军的能量。他们补充兵源只能来自日本国内,现在日军在太平洋、中国和东南亚战线拉的太长,加上美军的攻势和中国战场上中国军民的顽强抵抗,兵力损失严重,连十三、四岁的孩子和五十多岁的中老年人也拉到了部队里,其战斗力远远不及“九.一八”事变后进关的那些精锐部队的“武士道”精神了。

那时候打仗很艰苦,想抓到鬼子的俘虏也不是那么容易。现在不同了,现在我们的军队一冲锋,鬼子该投降的投降该求饶的求饶,打仗也没原先那么硬气了。


所以,三合的第六旅团相对来说也是块硬骨头了,但是经过了这次“铁桶之火”大扫荡的失败,鬼子也是损失惨重,并且得不到兵员的补充,原先旅团三个联队九个大队只能整编成了两个联队并一个特种大队共计七个大队合计三千一百五十人了。归属第六联队的张鸣九的伪一师也被打掉了一个团,现也整编成两个团,合计二千二百人的样子,加上周大彬的保安团和曹胜元的宪兵队及便衣侦缉队的三个小队一起有六百五十人,整个三合的敌人兵力有五千一百人。

从力量对比上看,八路军滇西南独立旅现有一千余人和景德守备团的一千二百人加上烟白坳的索拉巴亚的七百多人合计是三千不到一点。要抵抗住拥有强大火力的日军还是有相当困难的。

也就是出于这样的盘算,所以三合的日军才筹划了“贺倩之鞋”行动,试图先拿下景德,这样一来不仅后方无忧,并且还能消灭敌对力量的三分之一多。等完成了“贺倩之鞋”行动后再掉头干掉八路军和烟白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