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姐妹俩大白天被抢之后

西关明月 收藏 5 839
导读:当年,才二十多岁的辛樱(化名)下岗了,“铁饭碗”在一夜之间被打得粉碎。想想全家三口以后的生活保障,就是丈夫那每月不多的工资,她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滚下来。丈夫安慰她:“你在家正好能看孩子,咱们也就省了请保姆的钱了。”话是这么说,不过她心里还是堵得慌,还不到三十岁,就这么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即便饿不死也能憋出什么毛病来。 从那时起,辛樱开始寻找谋生之路。一年春天,她从广播里听到南方塑料制品业非常红火,就和丈夫商量拿出平日的积蓄,又找亲戚朋友凑了点钱,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回收废塑料。 废塑料就是塑料制品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年,才二十多岁的辛樱(化名)下岗了,“铁饭碗”在一夜之间被打得粉碎。想想全家三口以后的生活保障,就是丈夫那每月不多的工资,她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滚下来。丈夫安慰她:“你在家正好能看孩子,咱们也就省了请保姆的钱了。”话是这么说,不过她心里还是堵得慌,还不到三十岁,就这么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即便饿不死也能憋出什么毛病来。

从那时起,辛樱开始寻找谋生之路。一年春天,她从广播里听到南方塑料制品业非常红火,就和丈夫商量拿出平日的积蓄,又找亲戚朋友凑了点钱,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回收废塑料。

废塑料就是塑料制品厂用过的下脚料。辛樱原以为只要工厂里有货就能收到,可是粥少僧多,这里面的竞争也挺激烈,厂领导不是说没货,就是说要等几天,有时干脆将她拒之门外。因此,她就多跑腿,多磨嘴,经过一个多月的辛苦奔波,第一车运往南方的废塑料终于启程了。

由于是第一次出远门,辛樱就找了姐姐作伴,一路奔波到了目的地,不过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车刚停稳,当地的一些收废塑料的个体户就围了上来,一看是两个外地妇女,认为她们是“软柿子”好欺负,一哄而上就抢了起来,不长时间半车塑料就没有了。眼看着一个多月起早贪黑收购的废塑料就要被抢光,辛樱气恨交加,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抓起车上的铁棍就抡了起来,高喊:“你们谁再敢抢,我就和谁拼命!”她这一副不要命的架势,还真把那几个人给震住了,各自拿着抢到手的塑料一哄而散。剩下半车虽然卖出去了,但是连本也没保住。

回来后,姐姐劝她别干了,但她想,第一次到外地做买卖,人生地不熟,遭点磨难是难免的,只要坚持干下去,这个买卖一定能闯开。她说服了姐姐,又干了起来。

俗话说:教训就是经验。第二次送货时,辛樱就提前打电话约好接收客户,让他们直接到车站接货。就这样干了一年多的时间,生意逐渐做熟了。正当她们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的时候,意外又发生了。来年秋天,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由于天黑路滑,她们在去南方送货的路上出了车祸,她当场昏死过去,姐姐摔断了三根肋骨,肝脏也受到严重损伤,仅医药费就花了八万多,不光把姐姐的积蓄和她下岗以来挣的钱全赔了进去,还欠了不少债务。辛樱的第一次创业就这样失败了。

不过,辛樱很有韧性,伤未痊愈,就盘算开了:樱桃好吃树难载,工作靠坐在家里等不来,光靠丈夫那几个工资不知什么时候能还清债务,废塑料看来是收不成了,自己毕竟经过商,做小买卖还有点基础。所以,伤一好,她就跑遍了县城的摊点,发现卖袜子投资少、风险小,决定先摆个小地摊卖袜子,从零做起。由于这类摊点比较多,她又是刚干,很少有人光顾,收入寥寥无几。既然坐摊等客不行,就登门送货,于是她收起地摊背着大包小包,走街串巷地吆喝着卖袜子。她害怕被熟人看见,就拣人少的地方去,一天下来累得腰酸背痛,也挣不着几个钱。辛樱真有点支持不住了,关键时刻,丈夫鼓励她:“咱是凭自己的血汗和良心挣钱,没有见不得人的地方,卖东西就得往人多的地方去,人多才有买卖在。”听了丈夫的话,她也想开了,磨难还真得能把人给压垮吗?自己不是一直挺刚强吗?沿街吆喝做买卖总比沿街乞讨强,既然干上了,就得坚持下去。于是,她就理直气壮地走街串巷,用清脆的嗓音大声地吆喝着:“卖袜子来!”尽管有时一双袜子只能挣到几分钱。

在背着大包小包走街串巷卖袜子的过程中,她还注意搜集市场信息,及时了解人们的生活需求,先后联系过木材、煤炭,经销过钢筋、柴油,推销过挂历、风衣。总之,市场需要什么,她就卖什么。就这样,一步步地从小到大,从少到多,她逐渐有了积累,不仅还清了债务,还有了可观的积蓄,以后又开了一家商贸公司,并在不长的时间内站稳了脚跟,开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趟出了一条虽不辉煌但也充满艰辛的人生之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