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强涉黑团伙案29日继续开庭到晚上9时。在公诉人对3个“保护伞”进行举证、质证阶段,黑老大黎强“勇敢”跳出来,竟然为“保护伞”打“伞”,多次大呼:“我一个人操办的。”


保护蒋洪:“他不清楚”


面对公诉人强有力的证据,原重庆市巴南区交通运输管理所所长蒋洪觉得“太委屈”。“33辆车的营运指标,不是我一个人办得到的。是区里开会决定的,我没有权力,只不过按法律程序办理了相关手续。”


黎强也为“保护伞”说话:这件事是我自己巧妙地用了一些方法办成的,蒋洪根本不清楚,是我一个人操办的。


保护肖庆隆:“他没起啥作用”


作为原重庆沙坪坝区交通运输管理所所长,肖庆隆被指控帮黎强办事,收了48万元好处费。肖庆隆只承认:“我只收了28万,另外20万,我帮他给了特钢厂的文国禄。”


“在这些事上,肖庆隆只是收集了一点消息,并没起什么实质作用。”黎强如此“评价” 肖庆隆。


保护姜春艳:“我没给她钱”


据指控,黎强通过操纵上访事件和集体性事件向政府施压,以获得经营利益。因上访,黎强经常和原重庆市市委、市政府信访办二处处长姜春艳“碰面”。昨天,姜春艳“委屈”地说,自己并没有指点和暗示黎强去找谁、去做什么。


黎强也为姜春艳“力争”:“我跟姜春艳的领导早就认识,用不着她来介绍。”“我没给姜春艳钱。她儿子上大学、毕业找工作,我作为干爹,给了几千元让孩子买手机,其他真的没有

重庆亿万富豪黎强涉黑一案庭审进入第5天。庭审中出示的证据显示,黎强团伙可能有更大的“保护伞”。


原重庆市巴南区运管所所长,被告蒋洪的辩护人出示的证据显示。2005年,黎强为解决其公司38辆环城客运车的“身份”问题,向巴南区有关方面提出申请报告。时任巴南区副区长的雷现平在申请报告作出批示,时任巴南区运管所所长的蒋洪遂按照批示设法帮助黎强解决相关问题。检方在庭审中也确认了上述证据的真实性。


而据稍早前多家媒体报道,现任重庆市永川区政法委书记雷现平数周前被重庆市相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记者日前也曾致电重庆有关部门求证此事,永川区委书记胡际权称雷现平已“不在工作岗位上”。


公开资料显示,雷现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9月4日出席永川区安全稳定工作会议。现年46岁的雷现平从2003年2月开始任巴南区副区长长达六年。今年7月中旬,黎强“东窗事发”,雷现平则在6月份时调任永川区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