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二幕铁血联盟 第二章 盘古开天 第十六节 开天辟地(下)

台海争锋 收藏 18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690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黄均教授躲在面罩后的脸庞表情复杂,最后,他打开“全频段电磁波振幅重整仪”,也就是我们这些外行嘴里说的“遮阳伞系统”后,苦笑着对我竖了竖大拇指,这时,我和北条惠子两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安静的山谷中,听着整个系统安静而又平稳地发出嗡嗡的运转和震动声,我低头看了看北斗终端显示屏蓝黑相间的信号强度,从五格一格格地递减,看着它衰减为零后闪烁的“警告”字样,我不禁轻轻地长舒了一口气。我心里明白,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们这支分队的使命就将要完成。一个多月的时间,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我脑海中所期盼的,都是现在的样子,终于,从现在开始,我可以把所有的行动、计划全都抛诸脑后,是时候该为我们这十三人自己考虑考虑了,该好好想想自己的出路了。

系统运转后,我一会儿抬头看看夜空,期望能够看到我们的战机呼啸而来;一会儿低头看着手表上的秒针一格一格地跳动,生怕耽误了计划中开关机的时间顺序。

大概十五分钟后,我身旁的韩天宇突然指着天空大喊起来:“老大!你快看!”。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天空中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那个方向的星星显得格外密集。

接着,我又睁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那些星星,突然,我发现它们竟然全都朝一个方向缓慢地移动。

我揉了揉眼睛,接着仔细观察。

“这些不是飞机吧?”韩天宇在一旁问。

“不是!这么高的高度,应该是弹道导弹!”我们身边的航天专家周洪华笃定地说。

“在我们这种全频干扰下,导弹还能打中目标吗?”我随口问了句。

周洪华思考了几秒钟说:“弹道导弹,没有末端制导的导弹,跟炮弹一个效果吧!”

“炮弹?”我有些疑问地问了句:“那误差会有多少?”

“三十多公里吧?”他回答我说。

“哦!还好!咱们距离亚东有六十多公里,应该不会误炸到我们。”我略为放心地说。

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口,成群的光点在夜空中划过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它们像一整队士兵一般扑向东南方向的亚东,随着高度的不断降低,渐渐地,它们的身影隐没在东南方向的群山之中。

又过了五分多钟,天空中的“雷声”渐渐地由远及近,而比“雷声”率先到达的,又是划过我们头顶的数百个光点,这一次,我可以万分确定,那是我们的空军战机。

但在这种时候,我无暇再去观察天空中那壮丽的景象,只是默默地低着头读秒。

在掐表的间隙,我偶尔抬头看看东南方向,这时,整个东南方向的夜空开始渐渐发黄,而且每隔几秒钟,夜空中还像闪电一样突然忽闪忽闪的。这种景象,让我想起了我和我的三连参战的第二晚,也就是陈勇他们壮烈牺牲的那天,我记得,当我们从屏东机场狼狈撤退的时候,西方的高雄港天空也是呈现出同样的景象。然而今晚,我的心情不是焦虑和无奈,因为,被炮火笼罩着的,是我们的敌人。

在那个夜晚,那个对于中国的未来、对于中日联盟的未来,甚至于对整个世界格局起到颠覆意义的壮丽夜晚,我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军人,能够做的,能够看到的,能够想象到的,也只有这么多。

然而,但在整个青藏高原,在整个中华大地上,在整个世界上,围绕亚东的焦点,所发生的事情却远远不止那么多。

5月10日深夜11点,在这个本该安静的时刻,中国武汉以西所有的机场全都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空八、十三、十五共三个轰炸师,空十一、五共两个强击机师,空一、三、八、二十一、三零共五个歼击机师,总共850架各型作战飞机,外加海军航空兵五师、日本国防军援华的三个空中联队的265架飞机,从新疆、陕西、青海、云南、贵州、四川、广西各地的机场陆续起飞。

虽然近两千名飞行员隶属于不同的军种、来自不同的地区,甚至拥有着不同的国籍,但他们所驾驶的战机,目标却只有一个——中印边界的亚东山口。

对于我们空中力量如此密集和频繁的调动,美国和印度并非没有觉察,尤其是美国,虽然很乐意看到中日联盟将空军主力调到西南地区,从而将整个南中国海的制空权拱手相让,但精明的美国人在心底,却也不希望自己的“马前卒”印度,在尚未对中国狠狠地咬上一口之前就被吃掉。

美国人在5月8日登陆前,就再三警告印度人,一定要防备中国空军对印度补给线的再次打击,但战争爆发至今屡战屡“胜”的印度人,却丝毫没有将美国人提供的情报和忠告放在心上。其实,印度人并非不担心自己的补给线,但是,他们对自己化了是千亿美金购买的高技术、信息化兵器拥有无比的自信。

印度陆军总参谋长在向总统汇报时,曾经夸下海口称,仅仅亚东地区的防空系统,就足以击落中国和日本两国空军现有的所有三代机。另外,印度人也不相信,中国人会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会孤注一掷地把近三分之二的空军力量投入到青藏高原,投入到这个印度人认为的贫瘠之地,印度人的战略判断认定,东南沿海的科研和经济中心、日本本土,才应该是中日联盟需要防卫的重心。

在“遮阳伞”系统开启之前的两个小时,中印边界印度一侧三十多个空情雷达站的显示屏上,几乎全都侦察到了在中国内地的天空中,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无数个绿油油光点,而且,这些光点在升空编队后,几乎毫不隐瞒企图、也丝毫没有采取迂回路线,而是全部目标明确地做着向心运动,而他们指向的这个圆心,不是其他地方,正是这个地球上防空兵器最为密集的地区——亚东山口。

平心而论,接受过多年北约制式训练的印军新一代军官,其战备观念和警惕心理还是过硬的,在5月10日12点之前,印军所有兵营,特别是防空部队的军营内警铃大作,短短不到二十分钟,所有的印军官兵全都进入战位严阵以待。

其实在一小时之前,印军空情雷达上所显示的,还不是我们空军的主力,那些,只是中国三个无人机旅的500架“歼六无人机”。

无人机旅部署在各地机场的工程师、技师、地勤人员和遥控人员们,目送着自己维护了多年的歼六飞机,吐着幽蓝色的火焰,滑翔着升上了天空,心里全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特别是那些与歼六朝夕相处的工程师们,竟然隐隐地感到有些失落。他们回忆着自己年轻的时候,从地方大学特招入伍时,总装备部的首长让他们将这些崭新的,几乎没有升空过的歼六,改装成巡航导弹式的“自杀式无人机”。然而,这些年轻、热血的工程师们,不甘心自己的工作如此简单,这些年轻人凭着永不服输的热情的创意,在付出了无数心血和汗水后,不仅完成了上级的任务,最后还改装出了真正可以同“掠食者”媲美的无人机,这些歼六在人工遥控的方式下,不仅可以起飞,而且还能着陆,并且可以实现侦察、投弹和射击等全面的功能。

而今天,首长却告诉他们,这次规模空前的作战,因为电磁干扰的缘故,他们旅将无法“遥控”这些飞机,而只能用装定飞行路线的自航方式进行攻击……

最终,工程师和无人机旅的官兵们,看着这些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孩子”,最终还是以自杀式的方式滑向天空,心中不仅还是暗暗有些酸楚。

比无人机稍晚升空的,是无畏的两千名天之骄子,在傍晚的飞行准备课中,各个航空兵的师长、团长们,看着自己眼前的队列中,一些愣头小伙,还是那些才刚刚在航校完成了高教机课程的新飞;而另一些中年人,两鬓已是斑白,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看着各个年龄段的兄弟们,这些师长、团长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

其实,在他们自己的心中也充满了疑惑,特别是看到那些年轻小伙,他们突然回忆自己刚从航校毕业的时候,飞的还是二代机。而经过整个空军上上下下十多年的努力,自己飞了数千个飞行小时,好不容易才摸索出来的一点儿信息化空战、超视距空战的门道,可今晚的作战,却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状态,不仅没有超视距、没有制导,甚至连最基本的无线电联络和定向都没有,在他们最先进的SU-30、歼-10,歼-11,还有飞豹、轰七上,竟然挂的都是航空火箭、不带末端制导功能的航空炸弹,这样的战争,别说年轻的飞行员,就是那些老飞行员们都没有经历过,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空军首长,还有更高的首长说了,我们不能用自己的短处去拼敌人的长处,既然新的干扰形式彻底颠覆了战争的样式,那么,如果我们不能去尽早地适应它,唯一的结果就是被战争所淘汰。我们已经在台湾的天空吃了一次亏,那么今晚,我们也要用同样的方式痛凑敌人。

这些师长、团长们心中还是存在着一些侥幸,在整个战斗的过程中不是还有那么两次30秒的通话时间吗?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谁都没有确切的把握,自己眼前的这些兄弟,甚至包括自己,在没有导航、没有雷达、长僚机间彼此无法联络,只能用肉眼和微光夜视仪辨别目标的战斗中,又有几名飞行员可以挺到那两个30秒呢?

勇敢的飞行员们在夜空中编队的时候,第二炮兵部队分布在全国各地导弹营的操作手们,也开始紧张地工作起来。这些“千人一杆枪”的特殊部队,在这最后的时刻,真正忙碌的人其实也没几个,其他人早已把自己份内的活儿给干完了,而那少数的几个人,经过平日里上万次的演练,导弹的“起竖”、“调平”、“测试”、“瞄准”环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而各发射营的营长们,此时正带着耳麦,坐在指挥控制车内,等待着最终的发射命令。看着眼前的操作手和跟踪手,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心竟然有些微微冒汗。

5月11日凌晨1时35分,担负侦察敌防空火力的30架歼六无人机,以10架为一组,编成一个品字作战队形,准时地飞跃日喀则地区上空。而这些飞机才刚刚抵达雅鲁藏布江上空,印军的数个防空阵地就几乎在同一时间冒出了数十道火光,电光火石之间,二十多架飞机在空中瞬间化为火球,飞机残骸带着火焰四处飞洒。而那仅剩的几架无人机摇摇晃晃的穿过火线,拼着命继续向南飞去。这时,印军阵地内突然发出一阵耀眼的火光,还有嗡嗡的马达声,就在那瞬间,天空中凭空出现一张密实的火网,原来,近程“密集火”防空系统在车载火控雷达的指引下,自动开火了。而那几架飞机愣愣地撞了上去,数秒钟后,半空中爆炸而形成的橘黄色火光,映染着地面上的所有印度士兵,在他们的脸上,无一例外地洋溢着热情而又兴奋的欢笑。

1时14分,作为先锋部队的150架歼六无人机,以每组10架的翼型阵,编成了15个波次,每组相隔20秒向雅鲁藏布江南部飞去。

印军进攻集群负责防空部队的指挥官,看着雷达显示屏上一波一波的飞机,不禁有些得意地对着身边的参谋人员说:“中国人疯了吗?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这不是‘添油战术’吗?我看陆军部那些官僚们把防空系统最好的美国货,全都部署在亚东山口,这简直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决策错误,我看今天,就凭我们进攻集群的防空部队,就足以消灭用这种方式进攻的整个中国空军了!愚蠢的中国人!”

1时44分15秒,第一编组10架无人机被毫无悬念地全部击落;

1时44分38秒,第二编组10架无人机再次被毫无悬念地全部击落;

1时44分59秒,第三编组10架无人机又被毫无悬念地全部击落;

消灭了这么几拨飞机后,印军防空部队的官兵们最初的喜悦和兴奋已渐渐褪去,他们现在全都紧张而又机械的做着重复运动。

1时45分38秒,也就是干扰发起后的38秒,第四编组10架无人机还是被全部击落,这时,设在拉萨的西南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内,一号和二号首长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在参谋人员看来,他们是在交换意见,但两位军政主官在彼此的眼神深处,还看到了失望,甚至是一些恐惧。与此同时,设在北京地下掩体内的总参谋长和白望南部长,两人也全都不禁被惊出一身冷汗。

而在那同一秒中,印军防空部队的一名阵地观测少尉,在看到天空中的景象后,心中不仅有些疑惑。他发现,天空中所有的飞机全都是撞在“密集火”的火力网上而爆炸的,按照标准程序,密集火应该作为最后一道保险,在整个系统中应该作为防空导弹的补充,而此时,他们竟然发挥了主要作用。没人解答这名少尉心中的疑惑,他或许永远无法知道导弹营的同袍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1时46分15秒,第五编组10架无人机,1架被轮式装甲上的高炮击落,3架被近程的红外制导导弹击落,而另一架,则‘倒霉’撞在了失去火控雷达引导,而盲目乱射的“密集火”炮弹上。

最后,第五编组剩下的5架无人机,像英雄一样,大摇大摆地带着后续机群,向着印军防线的南方飞去。虽然尾随其后的无人机主力机群因为其密集的编队,毫无机动和迂回的直线式巡航,还是被日喀则地区印度陆军的师属高炮部队和手动操控的密集阵击落了一些,但零星的射击最终还是无法起到决定性的影响,而且,它们的牺牲也为后续的作战飞机赢得了先机。

看着中国空军的机群肆无忌惮地穿越防线,日喀则地面的印军士兵也只能望洋兴叹,然而此时此刻,在他们的脸上和心中,不禁也产生了一些侥幸的想法,毕竟中国人的空军没有攻击自己。

然而,那位在2分钟之前,还对自己训练有素的官兵和高技术的防空装备沾沾自喜的防空指挥官,还有站在他身旁的攻击集群司令、印度陆军总参谋长,此时的脸色变得煞白,因为只有他们心里清楚,天上这些机群的目的地到底是哪里!可他们现在所能做的,却只有瘫坐在帐篷内,煎熬地等着这莫名其妙的干扰早一刻结束。

5月11日凌晨1点55分,无人机机群到达了亚东山口,这些无人机失去了主人的控制,只能依靠自我的“人工智能”寻找目标,无人机中的机载计算机飞速地运转着,将视频传感器内拍摄的图片与内存中预存照片进行模糊比照,有幸找到的,直接扑向目标,而大多数那些没有找到目标的,则按照预定程序,直直地撞向地面。

在无人机发起进攻后的半分钟内,抵达亚东山口上空的,是八十多枚各种型号的地地导弹,二炮部队方面得知这次行动所需要的导弹无需、也无法进行末端制导,便全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仓库中那些油封的、临近到寿报废的,以及即将面临淘汰的所有导弹全都翻了出来,装定了参数后,一股脑地向亚东山口招呼了过去。

此时此刻,如果谁能够站在亚东山口的制高点向下俯视的话,一定能够看到一幅无比壮丽的战争景象。在数万吨炸药的作用下,数座山体陆陆续续地开始塌方,有些甚至是整个山头,带着无数巨大的岩石,滚滚地向低处砸去。一些临时部署在公路两侧的弹药库不断地发生着连锁的殉爆,低处公路上的印军士兵鬼哭狼嚎地四处逃散。尽管那些具有相当职业精神、接受过美式正规军事培训的军官们仍然毫无惧色地站在阵地上继续指挥,甚至亲手枪毙了无数逃兵,但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的欲望,依旧激励着那些不识字的溃兵们向四面八方逃散而去。

亚东地区第一波崩溃的,大多数都是印军的后勤补给部队,而那些部署严密印军防空兵部队却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害。虽然所有导弹的火控雷达和跟踪系统全部失效,但士兵们在军官的指挥下,还是忙碌地向空中发起了反击。

11日凌晨2点05分,空军航空兵部队的SU-30、歼-11、歼-10、歼轰-7、轰六、导六、轰七机群陆续到达,无畏的飞行员们飞抵亚东上空后,在绿油油的夜视成像仪中寻找着目标,规避着地面扑向天空的一串串曳光弹。

此时此刻,印度引以为荣的高技术防空系统已全部失灵,各单位之间的通信联络全部中断,而那些唯一能够起作用的,却是高炮以及目视距离内的红外型跟踪导弹,但缺少了目标搜索系统和相互之间的协调,这些防空火力也只能各自为战,发挥不了决定性的意义。

而空中的飞行员们虽然处于进攻的主动位置,但他们所面临的困难却一点儿也不比敌人少。因为机群密度过大、夜间能见度又很低,更要命的是各部队、长僚机之间完全无法联络,所以,仅仅是干扰开始阶段,就有二十多架飞机因空中相撞或是相挂而坠毁。

进入攻击位置后,因为印度防空兵凭肉眼依旧以为是傻傻的无人机,所以空军航空兵的进攻,多少起到了一些突袭的效果,但挨了一轮轰炸后,印度人很快发现这些飞机不仅没有撞向地面,而且还盘旋了一圈后回来继续投弹,于是赶紧操起了各种轻重武器,疯狂地向空中射击。

交战双方现在所使用的武器,似乎同二战时期没有多大区别,高炮、机枪、火箭弹、航炮、航空炸弹,稍有区别的,就是多了红外制导的导弹和箔条弹。

几架飞豹和轰六在实施低空俯冲轰炸时,被地面的肩扛导弹所击落,但那些歼击机飞行员们在被导弹咬尾时,发现释放高热的箔条可以轻易地摆脱。所以,护航的歼击机一旦看到护航目标作出机动动作后,就冒险靠近,实施箔条干扰。

此时的整个亚东地区热闹非凡,地面和空中激烈地对抗,箔条在空中放射出的耀眼白光使很多直视它的印军和中国飞行员暂时失明。

5月11日凌晨2点30分,经过四十多分钟的激战,地面的防空火力开始渐渐地稀疏起来,其实,倒不是因为他们本身被消灭了多少,而是因为弹药消耗殆尽。而那些雄赳赳、气昂昂树立在阵地中的巨大导弹们,此时却只能干瞪着眼,无奈地等待着空中呼啸而来的火箭和炸弹将自己毁灭。

“前方飞行员请注意,印空军航空兵两个联队的SU-30向亚东地区袭来,空一师、三师、三零师向五号地区集结,实施拦截!其他单位继续实施火力补充突击!”2点30分10秒,西南战区位于拉萨的联合作战指挥部空军作战处,向前方的飞行员们转发了北京指挥部的唯一一条信息。

在半个小时前,北京的总指挥部接到部署在云南天波旅的情报,得知印军总指挥部通过有线通信得知亚东的危局后,仓促调动了印度内地两个顶级的航空兵联队前往亚东进行支援作战。

经过短短十五分钟的考虑,总参谋长和白望南启动了三号预案,并且利用2点30分这个干扰暂时中断的信息节点,向前方的部队下达这一条唯一的命令。

发生在2点45分左右的空战毫无悬念,印军65架由SU-30和幻影-2000,所发射的400多枚超视距雷达制导导弹无一命中目标,3分钟后,中方三个航空兵师从三个方向向印军的机群奔袭而去。中国战机在第一轮还击发射的红外制导型空空格斗导弹,便击落了将近一半的印军战机。在随后的战斗中,双方展开了空中白刃战,航炮、航空火箭、直接撞击等原始而又野蛮的空战方式重新呈现在21世纪的天空。

这种战斗其实谁都不占优势,但中方最大的优势,反而在于我们的飞行员们,已经在前面的40分钟时间里,积累了在完全无法使用无线电设备的形势下进行作战的经验,而印方则不同,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显得手足无措。

虽然根据战后航空兵三零师的一位团长说,印军的表现也堪称英勇,仅他亲眼目睹,就看到有2架印军飞机在弹药消耗干净后,直接撞向我们的战机。但60:12的战损比,还是让印度空军的新闻发言官,在此役结束后的凌晨,撰写新闻发言稿时不知道如何下笔,给外面的记者一个交代。

在前方两国歼击机发生激烈空战的同时,后方的亚东山口则继续着无差别的轰炸,这时,防空火力已基本中断。轰炸机的飞行员们此时已可以进行任意的攻击。经过四十多分钟的作战,各机型的飞行员已迅速地掌握了在无法联络状态下的攻击窍门,凡是战斗和俯冲速度差不多的战机,在飞行员的默契下,自觉结成一队,以波次的方式向地面发动地毯式的轰炸。

而歼轰机的飞行员们现在所面临的工作则更为简单,他们摘下夜视仪,仅仅凭着肉眼,看着地面上哪些地方没有燃起大火,就摇摇摆摆地飞过去投弹。

所有担负轰炸任务的飞行员们都牢牢地记得一条命令,就是谁都不要把炸弹带回机场,在战斗结束前必须全部扔在亚东山口。如果说前四十五分钟双方还是在战斗,那么,在第一次中断干扰后,战斗已演变为一边倒的屠杀.

按照侦察机飞行员的判断,由于无数山体滑坡和塌方所造成的破坏,亚东地区中印双方花了十多年的苦心经营的公路网已基本瘫痪,没有三五年的重建,恐怕机械化车辆已很难再涉足这一地区。

在继续进行“火力播种”的工作,飞行员中的很多人看着本机“与时俱减”的油量刻度,不禁产生这样的疑问,再这样轰炸下去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呢?

然而,战争不仅没有结束,甚至只能说序幕才刚刚拉开,前期的所有行动还只是达到了战役目的,为了中日联盟的国家战略行动,才刚刚开始,3点10分,一个由30架飞机组成的编队,在夜空中静静的滑行。这些飞机的形状古怪,全身黑色,不知内情的人如果看到这些飞机的型号,一定会以为这是一支美军的部队。

这个机群由20架F-22,8架F-35,还有2架谁都说不出型号的飞机,这两架飞机虽然在外形上有些类似于B-2,却体型却又稍小。但从结构和涂料来看,懂行的都知道这也一定是隐形的轰炸机。

此时,坐在北京地下指挥所中的白望南心里非常清楚,这些飞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两架古怪飞机机舱内挂的那八枚惊世骇俗的美国制造的地质炸弹,而此时此刻,白望南仍然在望着眼前的那部红色电话机,他知道,这部电话机那头坐的谁。

3点14分,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虽然等候多时,但巨大的铃声还是吓了白望南一跳,他跳起来接过电话。

“白部长,我们政治局委员与日本上院投票结果都出来了,双方一致决议通过,‘辟地’计划正式实施!”熟悉而又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白望南回答了一句。

3点15分,干扰正式结束,亚东地区的空军部队在五分钟之前陆续撤出战斗。而那个担负特殊任务的隐形机编队,却已逆向进入了距离亚东山口六十多公里的上空。

“竹田队长,执行一号方案!”3点16分,日本国防军空军第一联队联队长的耳麦中,终于结束了滋滋的电流干扰声,传来了龙泽政信的命令!

“嗨!”竹田旗头恭敬地回了一句。

随后,联队长上前一步,指了指地形显示雷达上的图案,对着身边的射击员说:“小山君,拜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