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河湾的枪声 正文 第九章

yp89yp89 收藏 0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3.html


吴双全一行人离开深圳后的一个月,南景林就买了一辆二手奥迪车,这辆车是他和佘祥林合伙凑钱,通过关系以海关缉私罚没物购买的。谭雪作为陈卫革的“内当家”留在了深圳照看饺子馆的生意,佘祥林因为广州的“生意”忙,婉言拒绝了陈卫革的邀请,寂寞的陈卫革只好和南景林一同回到了黎川县。

陈卫红的老婆韩明明已经知道陈卫革在深圳开了饺子馆,而且生意还不错,这个心眼稠的女人看着老三还带过来个南方人,开得车在黎川县都找不到,望着即将要发达的老三,想着自己以后还能揩上老三的油,韩明明就手脚麻溜地抢先妯娌齐艳丽一步,把陈卫革和南景林请到了自己家里,她命令畜牧局副局长陈卫红来回到菜市场折腾了好几回,然后这个满脑子润滑油的女人,亲自到厨房用心地弄了七碟子八碗摆了一大桌。韩明明让陈卫革和南景林坐好,支使畜牧局副局长在每个杯子里斟满酒,亲自陪着陈卫革和南景林喝了三盅,直到陈卫红忙着泡好了铁观音,这位黎川县前副县长的女儿才让畜牧局副局长坐到了桌子跟前。

陈卫革虽然对大嫂在外人面前不给大哥面子很反感,但是人家毕竟是副县长的千金小姐呀,家庭惯养的干部子女能把长得不咋样的大哥打扮成人模狗养的,也是大嫂对大哥的一番尊敬呀,想来想去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情,再加上韩明明不断地对他们三个人劝酒,使陈卫革和他哥在南景林跟前感受到了莫大的面子,心里的不愉快就在陈卫革的心里烟消云散了。

晚上的这顿饭吃得大家心里都很舒服,激动地陈卫革给南景林要了奥迪车上的钥匙,在后备箱里取出了他和南景林买的礼物,南方时髦光鲜的时装和南景林穿梭香港夹带回来的走私项链,使得自认为见过世面的韩明明自愧无颜,满心欢喜地韩明明收下这些礼物后,着急地再次命令畜牧局副局长,电话通知黎川县城最好的酒店“汾河大酒店”以招待客人的名义开个标准间,陈卫红知道这是违反组织招待原则的,无奈拗不过一贯在家霸道不讲理的韩明明,只好殷勤地把陈卫革和南景林送到了酒店的房间。说了一会话,叮嘱他们早早休息,就回畜牧局家属院去了。

就在陈卫红回去之后不久,南景林用酒店里的电话给拥有大哥大的唐金发拨通了大哥大,豆腐掌柜出身的唐金发心急火燎地来到了“汾河湾大酒店”。一进门,唐金发就把黑砖头块子一样的大哥大往桌子上一放,嬉皮笑脸地就问南景林和陈卫革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和自己联系一下,也好提前安排一下给两位兄弟接接风。说话的同时,唐金发特意观察了一下躺在床上对自己爱理不理的陈卫革,他发现陈卫革完全和南景林来信说得那样,和汾河湾的书记陈卫东长得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看上去浓眉大眼的陈卫革好像比陈卫东高了一些,他这下对南景林所说的话有了崭新的认识。

南景林赶忙给坐在窗前沙发里的唐金发和躺在床上的陈卫革倒了茶水,唐金发端起茶杯吸溜了一口,感叹地说道:“老南,想不到你来得这么快,好长时间不见当哥的怪想你和老佘的。”

南景林重新坐到席梦思床上,慢慢地说道:“祥林这次因为生意忙没有来,还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和家里人到我们那儿转转。”

唐金发感叹地说道:“哎呀,你和老佘的生意都做大了,来了就住上了这么好的宾馆,要知道汾河大酒店目前是黎川县最好的酒店。”

南景林哈哈一笑,扭头对着躺在床上的陈卫革瞟了一眼,给唐金发说道:“那里是这,我们住在这里都是这位小兄弟的大哥安排的。”

“哦,来了这么一会,老南你也不介绍介绍。”唐金发故意说道。

南景林指了指躺在床上的陈卫革说道:“这是咱兄弟陈卫革,在深圳开牛肉饺子馆,和你们黎川县的畜牧局副局长陈卫红是亲兄弟。”

唐金发放下茶杯,走到床前。陈卫革见南景林介绍了自己,赶紧坐起来握住了唐金发伸过来的手,唐金发不等南景林说话,就自我介绍道:“我是唐金发,是咱们黎川镇梁山村人。”

南景林接着补充地给陈卫革介绍道:“老唐,也是苦出身,卖了几年豆腐,干了一点工程挣了点钱,和你一样到深圳闯荡了一会。”

陈卫革一听南景林说唐金发是卖豆腐出身,就想起了师傅吴双全说过的汾河湾要开煤矿的事情,但他最关心的是唐金发也去深圳闯荡过,心中就有了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他急忙从床上下来,穿上了鞋把唐金发往床前的沙发里一让,陪着唐金发就海聊了起来。

南景林很满意自己导演的这场见面会了,他不失时机地把话语的主导权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上。聊了一会,唐金发就问南景林和陈卫革说,你们明天有什么安排呀,要不了我陪着你们在黎川县逛逛。陈卫革着急地说,明天我和南哥准备回汾河湾看看二哥陈卫东两口子,陪南哥逛的事情,哪能让唐哥安排呀。唐金发说,哎,你看兄弟说的都是哪里的话,你给我都叫了哥了,咱们以后就是亲兄弟了,就不要见外了。

见陈卫革还有拒绝唐金发的意思,南景林急忙劝道:“哎呀,你们俩就不要争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卫革你虽说也是黎川县的,但也在深圳扎下根了,算是半个深圳人嘛。我看还是叫老唐安排算了,你就陪好南哥就对了。”

唐金发赶紧说道,正好我明天也没有什么事情,陪你们去汾河湾看看陈书记,正好我也有事找陈书记。陈卫革看看不好推辞就只好答应热情的唐金发明天一同回汾河湾去。

第二天,唐金发从县城的大街上租了个大面包准备拉上陈卫革兄弟俩和南景林去汾河湾,想不到畜牧局副局长已经那排好了车,自己不好意思和陈卫红两口子坐在一个车上,就打发出租车回去了,坐到了南景林开回来的奥迪车上,路上在前面开车的南景林嘲笑唐金发道:“哎呀,你都准备开煤矿呀,到别的什么地方去办个事情,租个车不限掉架子呀?”

拿着大哥大的唐金发苦笑着说道:“我到哪里去买车呀,我现在忙毬的团团转,哪有时间呀?”

南景林扭过头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陈卫革说道:“哎,兄弟,要不了你把你的这辆奥迪车卖给老唐算了,咱们在深圳那边买车也方便。”

陈卫革很诧异南景林为什么这样说,但是南景林这样说了,自己也不好意思说出车主是谁,就只好顺着南景林的话说道:“我倒是能行,还不知道唐哥能不能看上呢?”

唐金发赶紧接住陈卫革的话说道:“你看兄弟说的都是啥话,你把车卖给我节省了我多少时间,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你是这,你们回深圳之前把车给我放下,多少钱我没有二话。”

南景林嘿嘿一笑说道:“行,你卫革兄弟就帮你这个忙。”

说话间就到了汾河湾村,齐艳丽知道陈卫革他们今天要回来,早早地就把面和好了,就等着人一到,下锅炸油饼。看着男人们在客厅里闲谝,妯娌两个嘻嘻哈哈地在厨房里就忙开了。

陈卫东对于唐金发的到来感觉到很突然,因为唐金发正因为在汾河湾开煤矿一事和他说着征地的事情,但是看着南景林和自家兄弟陈卫革与唐金发亲热地劲儿,心里面早就有的怨气慢慢地就放了许多。中午几个人,喝着酒说着话,俨然都成了一家人。吃完饭后,陈卫革从奥迪车后备箱拿出了同样的礼物送给了齐艳丽,把这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农村女人高兴地都哭了,当着汾河湾书记陈卫东的面伤心地说,就是自己的男人都没有这样想过自己。一句话说的土包子陈卫东脸色变得红一阵子白一阵子的。

晚上,陈卫革、南景林和唐金发三个人一起回到了汾河大酒店,喝着茶的时候,南景林推开门出去了,唐金发对陈卫革说,兄弟,你看,哥计划在你们村开煤矿呀,目前什么手续都办妥了,就是咱老二在征地补偿费上不让步,你看你能不能在老二跟前做个工作,把这个忙给哥帮帮。

陈卫革说,我和我老二心里不高兴,我就不愿意和他说话。

唐金发说,兄弟,你不知道,我在汾河湾一开煤矿,上上下下也花了不少钱,外人都知道往自己口袋里捞,何况咱们是亲兄弟呢?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陈卫革迟疑了一下说道,那我老二能听我的话?

唐金发说,兄弟,你再不要憨啦,你没有看见今天你二嫂子见了你的礼物都激动成啥了?咱老二什么事情还都不是听媳妇的?

陈卫革心里想道,哎,我这两个脊梁骨杆子硬不起来的哥,都是怕老婆的怂样子。想到这儿,陈卫革对唐金发说道,那你是这,你和我南哥都是弟兄们,话说到这个份上,咱们也成了弟兄们,这个忙我帮,但是咱们说好,办成了你不要高兴,办不成了,你可不要怨兄弟。

唐金发说,哪能呢?兄弟,你放心,办成办不成哥都不怨你。说完就把一个黑皮包塞到了陈卫革的手里。陈卫革刚要拒绝,就听见房门好像响了一下,唐金发站起来对着门的方向问道:“南哥,出去转了转?”南景林闷声闷气地答道:“房间里有点闷,到外面透了透气。”陈卫革趁着这个空把来不及退回给唐金发的黑皮包塞到了被窝里。

三个人又说了一会话,唐金发就说,时间太晚了,今天在汾河湾陈二哥家酒喝得不少,头有点疼,另外还有些事情等着他回去处理,就不打扰了,你们二位休息吧。

唐金发走后,南景林说,回来两天真是有点累了,洗个澡准备睡觉。也不问陈卫革洗不洗,就脱光了衣服钻进了卫生间,不大工夫卫生间里就传来了哗哗地流水声。

陈卫革打开黑皮包,看见里面紧紧地塞了整整十沓百元面额的人民币,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收过人家的钱,更何况是这么大的数目,心里不免就紧张起来,口里感觉到阵阵干渴,他舔了舔略有生涩的嘴唇,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过了一会,沉思了好一会的陈卫革看着从卫生间出来,躺在席梦思床上嘴里依依呀呀呀叫着舒服的南景林问道:“南哥,今天在车上你为什么说奥迪是我的呢?”

“怎么说你不好吗?”南景林抽了一支香烟,嘴巴努得圆圆的朝空中吐了一个烟圈,无所谓的说道。

“可是唐金发要买咱们的车呀。”陈卫革盯着用浴巾缠在身上的南景林继续问道。

“是呀,车子虽然是我的,但我是个外地人,尽管我和唐金发很熟,但也难免他不会欺生,搭上你的牌子他唐金发就不会胡乱给我出价钱了,这也算你帮哥哥个忙嘛。”唐金发继续吐着烟圈地说道。

“哦,要是这,唐金发要是真买咱的车,不能给他太便宜了。”想着唐金发和佘祥林给予自己的帮助,陈卫革心存感激地对南景林说道。

“俗话说得好打虎亲兄弟,有你我还怕。车子卖了我们飞到深圳再买一辆嘛,咱们弟兄们出去办事也离不了车。反正是给他唐金发帮忙,不挣他的钱也是白不挣,等唐金发把钱打过来也有你一份好处费。”南景林从床上坐起来对陈卫革说道。

“哪那成?你和老佘哥给我的帮助不小了,给你办这个事还能要你的钱,那也太不仗义了。”陈卫革坚决拒绝道。

“兄弟,你也不要客气,咱们在广州派出所见第一面,我就知道你是个做生意的好材料,我和你祥林哥早就计划把你拉上一块做大买卖,你在深圳开饺子馆能挣几个钱?这次卖给老唐的车,就算是咱们兄弟们第一次合作,给你分钱也是你应得的,你不要多想。”南景林给陈卫革解释道。

“可是我并没有在车里摊本钱呀。”陈卫革着急地说道。

南景林继续说道:“憨憨,你的脸面就是本钱。”陈卫革还是第一次听说脸面能当本钱使唤,于是就张大眼睛继续听南景林解释道:“现在唐金发着急上火地找你帮忙,还不是因为咱老二是汾河湾的支书兼村主任呀,他开煤矿能离得了老二的照应?他唐金发就是再日能还能惹得起地头蛇?现在唐金发的煤矿刚刚筹建,需要的设备和资金量很大,这对于咱们来说是多大的生意呀,你就坐在你的饺子馆里等着数钱吧,你就做好老二的思想工作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有我和你老佘哥操心呢。”

陈卫革听了南景林的一番教唆,觉得很有道理,也就没有再问,只是一个劲地在床上抽着烟,额头都皱起了一个大疙瘩。南景林见状问道:“咋?还有什么心思?给哥说说,兴许我能给你出个好主意哩。”

陈卫革熬煎地说道:“你知道我这次回来主要目的是干啥来了?”

“干啥来了?还不是回来看看家里人?”南景林其实早就知道陈卫革心里想的是什么,但他还是装着不知道地问道。

“我想见见泉灵,帮帮她。”心事重重的陈卫革说道。

南景林等着他把这句话说完,啪地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大声说道:“这算个啥事?我明天给老唐打个招呼,等咱们从吴师傅那儿转回来,你和你的心尖尖在酒店里吃顿饭不就行了嘛。”

“哪能行吗?”陈卫革问道。

“怎么不行?你叫老唐办个事,还不把他乐出个屁来?”说完南景林就哈哈地大笑起来。

陈卫革也跟着笑了一会,最后说,那不能在汾河酒店,要是让老大知道了不好。南景林说,那就让老唐把你们安排到汾阴市里面最好的酒店,一路上还是哥给你们亲自开车,老唐他自己租个面包车明天安排好了,先去汾阴市里去打前站。

陈卫革再一次感觉到了南景林的精明之处,觉得万无一失后,就打着哈见劝南景林不要看电视了,明天还要办正经事。南景林笑了笑,下了床关掉房间里的所有电灯。两个人在一片黑暗中,很快就呼呼地进入了梦乡。

不用说,吴双全想等自己的孩子一样,终于等到了他心里一直认为的苦命孩子陈卫革,“香一锅饺子馆”因此关了一整天的门。

吴翠娥对听了南景林的一番谆谆教诲,已经有点飘飘然的陈卫革说道:“你就是个有福的人,我爸还没有因为什么人来,专门把饭店都关了专门在家接待的呢。”

陈卫革喝着吴翠娥递过来的有情有义的茶水,用一种暧昧的眼光看着扭过身忙碌地收拾酒菜的吴翠娥说道:“不一定吧。我想我要是当年娶了你,享受的待遇可能就更不一样了。”

吴翠娥故意生气地对陈卫革说:“你不要胡说,我爸和你南哥在隔壁屋里正聊着天呢?你就不怕我出你的丑?”

陈卫革哈哈一笑,站起来走到吴翠娥的身后悄悄说道:“你舍得?我还不知道你!”

吴翠娥在陈卫革的后脑勺上轻轻地扇了一巴掌,捂着嘴低低的说:“知道你妈的腿,你早吃屎去了,这会子说这话有什么用。”说着说着就准备在陈卫革的胳肢窝里掐一把,突然瞅见自己的男人姚莽过来了,就急忙收了手。

姚莽进了门四下里看了看,对老婆吴翠娥说道:“凉菜弄好了没有?咱爸叫过来问问。”

吴翠娥没有好气地回答道:“早好了!”

姚莽说:“那还不赶紧端上来?”扭过头对着早已回到沙发上的陈卫革说道:“走,兄弟,搭把手把菜端过去,我们今天好好喝几盅。”

陈卫革因为今天要见孙泉灵就没有多喝,光陪着吴双全说了话,瞅着没有人的时候,吴双全郑重其事地对陈卫革说:“老三,你可要注意了,我发现南景林不是个正经生意人。”

陈卫革见师傅这样说,觉得毫无道理,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发现南景林不正经在什么地方,倒是人家和他的连襟佘祥林无私地帮助了自己不少忙,现在下这种结论未免有点荒唐吧。但是他也不能当面提出反对意见,于是就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算是听了师傅吴双全的一声劝。

心神不定的陈卫革总算是在吴双全家把饭吃完了,在把送给师傅一家人的礼物从奥迪车的后备箱往外取得时候,陈卫革在想,不知道唐金发到了汾阴市里了吗?事情安排好了吗?泉灵现在知不知道自己晚上要和她见面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