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为爱还俗的绝色女尼

右手受过伤 收藏 1 373

宋朝为爱还俗的绝色女尼

红学家曾经说,《红楼梦》里的妙玉,是以这个名叫陈妙常的宋代女子为蓝本,想必红学家都有点走火入魔,八杆子打不到的人,也能进入到红学的研究课题。看一看陈妙常与妙玉的共通之处,也许仅在都是有着凡心的女尼吧,而陈妙常比妙玉更决绝些。

陈妙常据说生于官宦之家,自幼因体弱多病,被父母送入空门,此后成为女贞观一名削发女尼。

陈妙常长到十五六岁时,已是一个姿容出众的女子,又由于不倦的努力,已是棋琴书画无一不通。

陈妙常的琴声,常能吸引很多宿住女贞观的客人。

张孝祥就是其一。张孝祥是个很自负的人,也许他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本。写得一手好词,考上状元,又被任命为临江令。途中路过女贞观的道观,便投宿观中。

晚间听到似有若无的琴音,自清静堂传出。张孝祥便被这优雅的琴音吸引。

张孝祥追求女人的方式,特别自以为是。在打听到琴声出自清静堂的一个女尼时,他便让老道姑把女子唤来,这个女子便是陈妙常。这一见面,张孝祥先被陈妙常的长相吸引住了,在听到她再次抚琴时,忍不住轻浮地给她写了首艳词:有心归洛浦,无计到巫山。

在张孝祥的身上存在着很多男人的坏毛病,总是以自身的优势居高临下地俯视别人,对陈妙常也如此。他喜欢她,这样的喜欢却带着轻视。陈妙常听到张孝祥那两句艳词,心内很恼,也写一词回敬:清静堂前不卷帘,景悠然。闲花野草漫连天,莫狂言。独坐洞房谁是伴?一炉烟。闲在窗下理琴弦,小神仙。

陈妙常心想,你轻浮什么呀,状元怎样,临江令又怎样,与我何干?

张孝祥讨了个没趣,知难而退。

真正打动陈妙常的,恰是一个普通的书生。一个在女贞观中投宿的名叫潘必正的书生。

潘必正对陈妙常的好感来自一次偶遇,在女贞观的花园里,潘必正第一眼见到脱俗的陈妙常,便心生好感,他懂得如何尊重一个女人,如何讨一个女人的欢心。那就是你在接近她时,先了解她,只有走入了一个女人的内心,爱上她的精神才知道怎么能够打动她。

他先若无其事地接近她,他问:人言,非经大难,不入空门,姑娘才貌才人,何事看破红尘。

她答:人思病时,尘心自减;人想死时,道念自生。皈依佛门,乃获永生,又何必一定要经过大难呢?

只这一问一答,就比张孝祥聪明。这样的接近让女人总是放松的,并且起码她认为你是想了解她的。

此后两人开始谈诗论文,弈棋品茗,直熟到不拘常理。

陈妙常写下一词:寂寂云堂斗帐间,炉香消尽沉烟。烘却布衾图睡暖,转生寒。霏霏细雨穿窗湿,飒飒西风透枕珊。此际道心禁不得,故思凡。

女人在没有爱情时,日子也可过成青灯古佛,有了就不同了,就像那年张爱玲遇见胡兰成,遇见了,就放不下了。

陈妙常再也耐不住一炉烟,一张琴的寂寞,情不自禁地投身于潘必正的怀抱。不知道与一个绝色的女尼恋爱是何感觉,总之潘必正情愿吃这个苦,他被老道姑驱逐,陈妙常也为此被幽禁观中不得见,潘必正特别痛苦。

最后让他们得以相好并完婚的,却是那个张孝祥,他以县令的身分劝老尼姑放了陈妙常。毕竟是动了凡心的尼姑吧,强留不得。

陈妙常,这个绝色女尼,终于为了那没有晚一步的爱,还俗了。

爱情就是这样,爱至深,无人能挡,所有凡尘戒律都不是问题,是问题的,往往是心没有到,心内的感情没有到。

尼姑也能为爱还俗,还有什么不可以。

爱情说到底,就是两个人的事情。珍惜彼此心内的爱慕吧,那不知是修几世才能修到的缘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