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谎言——美国援助中国计划生育大曝光

老成故事 收藏 19 2272
导读:1974年12月10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颁布了《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世界人口增长对美国的安全及海外利益的意涵》(1974 National Security Study Memorandum 200: Implications of Worldwide Population Growth for U.S. Security and Overseas Interests),简称《NSSM-200》[1]。《NSSM-200》是由犹太人亨利.基辛格主导下完成,因此又称《基辛格报告》。 1975年1

1974年12月10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颁布了《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世界人口增长对美国的安全及海外利益的意涵》(1974 National Security Study Memorandum 200: Implications of Worldwide Population Growth for U.S. Security and Overseas Interests),简称《NSSM-200》[1]。《NSSM-200》是由犹太人亨利.基辛格主导下完成,因此又称《基辛格报告》。

1975年11月,理查德.尼克松水门事件被迫辞职。杰拉德.福特接替尼克松成为美国总统,任命纳尔逊.洛克菲勒为副总统。纳尔逊的老朋友基辛格仍担任国务卿。至此美国进入了推行控制人口政策的最佳时期。福特一上任就立即签署了总统行政命令,使《NSSM-200》成为美国政府的官方外交政策。它首次将发展中国家的人口控制列为美国政府的一个明确的(秘密的)战略性国家安全重点。

尽管此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国务院和国防部曾发了数百份关于人口控制和国家安全的文件,但美国政府采纳的是《NSSM-200》。因此,《NSSM-200》才是(现在仍然是)美国政府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官方基石文件[8]。


《NSSM-200》称:“大多数高质量的矿藏位于发展中国家,所有的工业化国家都依赖于进口发展中国家的矿产。矿产供应存在的真正问题不在于基本储量的充裕程度,而在于如何获得矿产,如何制定勘探和开发条件,如何在生产者、消费者和矿产所在国政府之间进行利益分配等政治经济问题。”

《NSSM-200》的中心思想:世界越来越依赖于发展中国家的矿产资源供给,应确保美国从发展中国家通畅无阻地获取自然资源。

为了保护美国的商业利益,《NSSM-200》中列举了多种可能阻碍美国从发展中国家通畅地获取资源的因素。这些因素包括:

1、发展中国家由于人口增加,会导致社会不稳定,从而对自然资源的增产和持续供应的环境造成破坏。

2、发展中国家由于人口增长,将难以购买化肥、燃料和其他原料,这样会试图通过提高出口产品价格来获得更有利的贸易条件。

3、发展中国家由于人口增长会有年轻的人口结构,从而有人数众多的反帝国主义的年轻人口。

因此,只有大幅度减少发展中国家人口的数量,美国才能充分利用它们的原材料。《NSSM-200》人口控制的重点应该放在最大的和人口增长最迅速的国家(如印度、尼日利亚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巴西、土耳其哥伦比亚……)。


《NSSM-200》认为,有一些国家是政府对计划生育根本不感兴趣,有一些则是政府对计划生育很感兴趣,需要并欢迎更多的技术和资金援助。对于后者应该在美国国际开发署人口计划项目进行资源分配时给予最优先考虑。显然,中国属于后者,因为中国在国际人口爆炸思潮的影响下从1971年就已经开始了计划生育,1973年计划生育全面展开(允许生两三个孩子)。

《NSSM-200》认为人口控制的关键是影响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要向他们灌输人口爆炸将带来灾难性后果的观念。而1971年7月基辛格访华,1972年2月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进入蜜月期。其后,基辛格与中国几代领导人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不知道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是否向中国领导人推销了他的人口观点。

1978年宋健访问欧洲,东道主给他提供了不少用控制论控制人口的资料[9]。1980年2月,新华社公布了宋健、田雪原等人“花了不到两个月时间”研究出来的“百年人口预测报告”,中国从此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

中国学术的单一性(而不像其他国家那样具有多样性)使得中国学术界对国际思潮缺乏综合辨别能力。1970年代全球掀起人口爆炸舆论,中国就有宋健提出要实行独生子女政策;2007年戈尔因为“人口引起气候变化”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就有中科院院士蒋有绪提出要征收呼吸税(减少人口当然是中国最能做到的减排手段了)。

人类生命国际(Human Life International)Brian Clower博士所著的《Kissinger Report 2004》估算,1965年到2004年美国共投入了173亿美元的经费用来控制发展中国家的人口,主要投入到美国国际开发署;其次是投入到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总额超过6亿美元[8]。

联合国人口基金最“伟大的贡献”是帮助了中国等国实行了计划生育,培训大量控制人口的官员,并授予中国“联合国最佳人口控制奖”(the United Nation’s award for the “most outstanding population control program”)[10]。

联合国人口基金在中国32个县级机构有合作项目,其办事处通常就在当地的计生委,不可能不知道中国的计划生育是强制性的。但联合国人口基金却说,“虽然有人指责中国采用强迫方法实行计划生育,但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批准使用强迫的方法”[11]。它声称:“中国妇女可以自由、自愿地选择怀孕的时机和间隔;中国没有计划生育指标;堕胎不是促进中国计划生育的手段;中国计划生育不存在强迫。”[8]

1986年,联合国人口基金的执行主任Rafael Salas说: “对于计划生育自愿性来说,每个国家都有它的自己的看法。如果您是指中国的情况,我非常确信,中国自己会说,依照他们的文化标准,它们的方式不是强制性。也许依照西方的标准,中国的做法可能是不可接受的,但每个国家必须依照自己的标准。”[8]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