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十九章 特殊俘虏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在云贵山区进行的旨在为东亚国争取一场宝贵的重大胜利的清剿作战的进展,到了1月10日傍晚6时20分已经基本上脱离了南京城和贵阳城里的那帮人的掌控。虽然有不下两位数的高级官员开始关注这次原以为必将成功的行动,但照样无济于事。 这情况可非同小可。要知道,随着战略价值极其重要的瀛洲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在云贵山区进行的旨在为东亚国争取一场宝贵的重大胜利的清剿作战的进展,到了1月10日傍晚6时20分已经基本上脱离了南京城和贵阳城里的那帮人的掌控。虽然有不下两位数的高级官员开始关注这次原以为必将成功的行动,但照样无济于事。

这情况可非同小可。要知道,随着战略价值极其重要的瀛洲行省的岛屿在之前几天里迅速被人类联盟的部队“接管”,呆在地下指挥部里遥控指挥的伟大的江春桥委员长的脾气也在迅速地恶化下去。据委员长的保卫人员透露,在过去的三天里,至少已经有三位数的物品被砸毁,其中一半是已经停止了生产的。

虽然那些官员们也不想看到在日本的失败,不过要想扭转局势至少不是他们所有可能做到的。为了防止自己某一天在开会时被委员长像砸东西一样砸掉,他们必需拿出点胜利来。而且事实证明,在“收复盘县”的消息报告给委员长后,委员长当天晚上确实只砸了一个杯子而已。如果在接下去的清剿作战阶段再能有些好消息,至少能够部分抵消委员长失去大片领土的怒火吧。他们甚至跟贵阳的将军们偷偷合计好了,如果实在没有战果,可以随便屠几个山村了事,反正理论上这些人也是支持匪军的……

可是……


在冲在最前面的政委终于被不知躲在那棵树上的狙击手掀掉天灵盖之后,支持着后面那些东亚国士兵们冲锋的疯狂气氛就像被当头浇下一桶冰水一般冷却了。他们开始在来自四面八方的火力之下向各个方向没头没脑地乱钻,一些搞不清状况的人则盲目地跟在其他人身后跑来跑去。虽然苟祝还想让军官们竭力弹压,无奈这些从开始突围时就不停地大喊大叫的军官大多被有组织的火力早早放倒了,他一个人所能做的无非就是开枪打死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士兵,然后绝望地发现这其实是毫无意义的。

很快,这一带的山林里就已经没有什么战斗还在进行了,树木之间只剩下了无组织无纪律的溃兵,而刚才还很密集的枪声现在已经基本听不到了。在混乱中,苟祝和一个排长为了躲避对方的火力,仓促地朝着一个东边的树林里跑去。不知是习惯性还是怎么回事,他们一开始还觉得自己身后跟着许多士兵,后来发现跟上来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

他们靠着一棵巨型乔木暂时停下来之后,苟祝费力地想了一阵,决定向南走。因为大部队都在南边。至于怎么走出这几十公里,以及找到自己人后会不会被当场枪毙,他已经没有办法考虑了。不过还没等他跑出几步,几个过来搜寻东亚国溃兵的抵抗军士兵就从前方的丛林中现出了身影。那排长条件反射似地举起双手,把步枪放在了地上,而苟祝则条件反射似地——朝他举起了枪。

不过这就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一个动作了,在思维混乱的苟祝朝排长开枪前,对面一个穿着土布迷彩服的士兵横过木质枪托带着风声拍在了他的脸上。苟祝的整个面部都被当即砸碎,眼球爆出,血液从鼻腔和眼眶里流了出来。他的身体向右边翻倒,接着就“沙沙”地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卡在山谷里的一棵双子树上不动了。


同时,在靠南几十公里的地方,战斗的激烈程度要远高于对这个孤军深入的先头营的攻击。两万名抵抗军战士先后对上万东亚国部队发起了攻击。本来这样打硬仗应该是大忌才对,不过他们通过多日的袭扰和引诱,已经成功地让轻敌的东亚国指挥官们将部队拆散开来分头清剿以寻求更大的成果。而游击队员们又在开始交战时以小股部队的突袭与虚张声势的欺骗诱使那些缺乏经验的军官们自以为遭到了对方主力的攻击,使得他们派出了大量增援部队,进一步分散了兵力,陷入了在大量局部战斗中的绝对劣势。

这两个旅所配属的炮兵营自然成为了首当其冲的攻击目标。由于山区地形过于崎岖,而东亚国政府又根本不屑于在这种“荒无人烟”的“蛮荒瘴疠之地”进行任何基础建设(山里人是不算人的,一切不在监控下的人都不算人)。所以载重车辆一旦进来,就算等到锈死都开不出去。而炮兵营又不能丢下那些沉重的牵引式火炮,于是只能用人力拖拉,行动速度极其缓慢,现在也才蠕动了60公里。从相对位置上来说,旅主力的各支部队相对于他们就是先头部队了。而那些大口径火炮又实在是诱人,所以史密斯亲自带了一个2000人的支队轻装前进,沿这小路包抄到东亚国大部队后方,向这两块大肥肉发动了攻击。


就在他带着部队高速迂回时,抵抗军已经取得了第二个战果——208步兵团的团部被打掉了,其主力随之溃散。这个团在报告遭到攻击后,得到了“立即后撤”的命令,但是却又被要求再派出一个营接应造袭的先头部队第3加强营。结果团长只能把手头的部队拆散开来,自己带着一个不满编的营和一干团部直属部队与团部人员沿着山路往南撤退,而一个营则朝西北方向急行军前去增援。不过在山区的夜晚,这样做可以说是最为愚蠢的行为,何况他们的行动早就被隐藏在丛林中的斥候看得一清二楚了。很快,这两路人马就在黑夜中真正遇到了包围,山区黑夜带来的恐惧感以及一整天积蓄下来的紧张摧垮了这些没有参加过战斗的士兵的意志,使得208团的建制在短短几十分钟后就不复存在,上千人迷惘地成为了俘虏,而团长则从相对高差100多米的悬崖上跳了下去。

史密斯将要面临的战斗也不比这艰难多少——在消灭这两个在一处山间小“坝子”里猬集一团的炮兵营之前,他们首先要解决附近河边一个负责警戒的步兵营。幸好这些敌人大多自认为自己“深处后方”,思想上相当麻痹,居然只留了几个哨兵在路口放哨,其余的人都早早地躲进了一处被强行“征用”的小山村的房屋里睡觉去了。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导致那些炮兵自行将火炮破坏掉,史密斯让所有人都不要开枪,尽量用刺刀和手榴弹迅速解决问题。这里的路口虽然狭窄,无奈那些哨兵早就昏昏欲睡,毫无警惕性可言。几个经常在山里打猎的游击队员就像猎杀睡觉的野兽一样,踮起脚尖无声无息地摸到他们身边,然后用一尺长的猎刀直接横着插进了他们的气管,宽阔的刀刃直接堵住了喉咙,这样他们的叫声就永远被堵在了嘴里。

见村内的敌军似乎毫无察觉,史密斯手一挥,大家迅速地冲了进去。果然,除了几个在房门外打瞌睡被惊醒的哨兵外,这里基本上没有什么醒着的人。在被外面巨大嘈杂的响动惊动后,很多木柴捆扎而成的房门都被匆忙推开了,里面冲出来一大群赤条条的东亚国士兵——按照东亚国官方说法,部队晚上睡觉不穿衣服有利于健康。但是这个说法是从1977年十多名驻扎在西康大区的士兵趁夜溜进山里逃跑后出现的,而且前线执行作战行动的部队可以不必照此办理。

史密斯等人见他们手里大多没有武器(官方说法是防止走火伤人,所以没有战斗任务的部队武器统一存放),知道这支部队并不认为自己有可能会遇上战斗,也就懒得管他们了。史密斯抓了一个东亚国士兵,问明武器统一存放的地点,然后带着几名士兵跑到那座房子前面,先用枪托打翻了正在发呆的卫兵,接着每人朝里面丢了一捆由5个270克手雷战斗部捆成的集束手榴弹,就这样迅速地解除了这个防备松懈的步兵营的武装。而其余的战士们除了留下百余人去打掉营部,看守俘虏外,全都默不作声地从村子里跑了过去。仅有的一些零星战斗也是用刺刀加枪托解决的,在所有哨兵的枪都被收缴以后,这里就平静了。


不远处的两个炮兵营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反应,很多士兵都被爆炸吵醒了。不过他们的军官由于没听到多少枪声,误以为那声爆炸只是负责掩护的70团2营武器库出了事故,于是又把那些穿着内裤紧张地站在室外的炮兵赶了回去,让他们继续睡觉。结果在几分钟后,面对优势敌人他们只好束手就擒,抵抗比第2步兵营还要微弱。

唯一的麻烦是一帮炮术军官。这些家伙正好半夜不睡觉在开研讨会,结果在听到阵地外哨兵开火的声音后警觉了起来。他们仓促地拿着手榴弹跑到了安放125牵引式毫米榴弹炮的工事那里,打算一旦事情不妙就炸掉火炮,不过半路上就遇到了带着一队人马冲进来的史密斯。双方依托着阵地上的工事对射了一阵,军官们手里缺乏自动武器,吃了大亏,只好原路返回指挥部,史密斯也不追赶,而是带人前去保护火炮和炮弹——只有这些东西才是最宝贵的。

在确定那些一炮未发的火炮安然无恙后,各分队的负责人都来汇报说已经控制住了大部分士兵,只有少数顽固分子散进了森林。于是史密斯一边让他们把火炮拆成零件状态搬走,自己则带人前往炮兵营的指挥部,看看能否找到有用的东西。

可惜的是,这座两层木板房里已经人去楼空,那些逃回来的军官早就作鸟兽散了。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文件,不过史密斯翻找一阵,相当失望地发现这些主要都是些物品清单、例行公文和日志、物资报表之类的。稍有价值的东西不是已经被付之一炬就是被带走了。不过他不死心,又拿着手枪爬上了狭小的阁楼。

“放下武器!”史密斯一手抓住梯子的末端,一手举枪指着眼前的坐在稻草上的东亚国军官。不过军官却并没有任何慌乱或恐惧的表情,反而施施然地挥挥双手,示意自己手里没有武器。

“下去!”史密斯在确信阁楼里没有其他人之后,立即爬了上去,用枪指着对方命令道。他觉得这人不同寻常,而在战场上,不同寻常常常就是“危险”的代名词。军官立即顺从地从梯子上爬了下去,然后立即被下面的战士们捆了起来。

史密斯在阁楼上搜寻一番,还是一无所获,只好下来。不过就在他打算让人把这个军官押走时,军官突然用英语道:“先生,我是特意留下来的。”

“特意?”史密斯想了想,觉得确实很像是这样,“既然你是留下来投诚的,那么我们……”

“哦,不是这个意思,无所谓‘投诚’。”军官忙道。

“不是投诚?”

是的,无论您信不信,我可是你们这边的。“看到史密斯脸上露出了严重不相信的表情,军官赶紧补充道,“您总该知道兄弟会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