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正文 第十二章 生死搏杀

小可有礼了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size][/URL] “呼”!从林中飞出一个黑呼呼地东西正砸在枪手的枪身上,枪和那东西都掉在了地上,正是一把沾满泥沙和鲜血的匕首。   愣神间,一个黑呼呼的影子冲了出来,一下把枪手扑倒在地,两人激剧翻滚,撕扯。打斗中,枪手才看清楚和自己打斗的哪里是什么鬼怪,不过是一个头上脸上手上身上沾满了泥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呼”!从林中飞出一个黑呼呼地东西正砸在枪手的枪身上,枪和那东西都掉在了地上,正是一把沾满泥沙和鲜血的匕首。

愣神间,一个黑呼呼的影子冲了出来,一下把枪手扑倒在地,两人激剧翻滚,撕扯。打斗中,枪手才看清楚和自己打斗的哪里是什么鬼怪,不过是一个头上脸上手上身上沾满了泥桨的人。恐惧来源对事物未知。当看清楚和自己搏斗的是人后,枪手便不再那么害怕。二人用抓用咬,像两个泼妇打架一样完全没有章法。

刘正平在货场时挥汗如雨,街口独战众人,林中又树上树下攀爬,再连杀三人,精神体力都消耗巨大,这番撕打完全不占上风。他只觉腰上一凉,赶紧连续几个滚身,站了起来,一摸腰上,滑腻腻的浸出些鲜血。

枪手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手上正握着一把五六寸长的尖刀,这是百忙中从腿上的绑腿上抽出来的,虽然没有二十响那么威力巨大,近身搏斗中也是好助力。站起来第一要事就是赶快看看手枪掉在哪里,只有枪在手中枪手才会感到心理踏实。那刚才掉落的手枪和刀正静静躺在二人的中间。刘正平如凶狠的野兽直瞪着枪手,枪手也盯着刘正平,眼角的余光却老是去扫地上的二十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枪手的心在犹豫,刚才的撕打他明白对手是个难缠的家伙,自己除了会用枪以外,似乎没有半点的优势。枪就躺在自己面前不到五尺的地方,只要二步就能捡到。可现在这两步却如此遥远。

枪手晃动着手中的尖刀,做出欲要冲刺的样子。突然他连进二步,弯下腰,左手直向地上的二十响抓去。

刘正平根本没有想要去捡地上的枪或者匕首的打算,两人的距离差不多远,他却利用枪手做弯腰捡枪这个动作的时间一下抱住枪手的脑袋向自己身后一拉。枪手的手指如愿地挨上了地上的二十响,却转瞬失之交臂,右手的尖刀胡乱挥舞妄想能刺中刘正平,却对准备充分的刘正平依旧是枉然。刘正平一个转身,一下骑坐在扑倒在地的枪手的身上,双腿死死压住枪手的两只手臂,一手抱着枪手额头,一手抱着枪手的下颚,双手朝着相反的方向一使劲,一声轻响,枪手终于停止了挣扎,永远的静了下来。

危险似乎都解除了,刘正平却感觉全力乏力,他从枪手还温软的尸体上滑坐到旁边的地上。不远处被枪手射死的尸体身上的鲜血已经停下流淌,浸入干燥泥地上的,已经干涸,变得暗紫发黑,几只绿头大苍蝇丝毫不顾头上热辣太阳的照射,嘤嘤飞舞着享受自己的饕餮大餐。

看到这些,刘正平有一股强烈的想要呕吐的感觉。他抬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手臂上的泥浆已经干涸,有的泥片还粘在手臂上翻卷着显得是那么丑陋,有的泥片已经剥落露出里面的黑黄色的肌肤。他曲伸了几下双手的手指,四条鲜活的生活呀,短短的时间里便在自己的手下消逝。生死相搏,他别无选择。

本来这五个人是不用死的,一切皆是巧合。

当刘正平几人一路奔逃,逃进这片林子时,刀疤突然想到假如有追兵追来的话,一行人的行踪肯定要暴露,一定要留下一人狙击或者干扰下追兵的视线,给前面逃跑的人多留下点时间,因为任排骨这次是志在必得一定会赶尽杀绝的。一行四人中,毫无疑问有能力担当这个任务的只有刘正平。刘正平默默的接受了这个艰巨危险的任务。分别时,刀疤将自己身上唯一的武器一把锋利匕首递给了刘正平,还留下一句沉甸甸的话:“生死相搏,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原本五个人进入林中放弃了再追杀的任务,没想阴差阳错发现了刀疤留下的血迹,这个发现却换来一条生命错死在自己人的手中,另外四条生活全部被刘正平取走。上天早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是逃不了的。一切都是命!

难受,疲惫,还带着失落与自责,刘正平现在的感觉是糕透了,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他马上行动了起来。

他把林中的三具尸体全都拖了出来。人就是这么奇怪,当看惯了某些曾经讨厌害怕的东西后会变得麻木起来,他就像是看着几具牲畜的尸体一样,平静搜出了五具尸体身上的东西,除了哪枪手身上搜出几块大洋外,其它四个家伙还真是穷得很,没关系,现在这几个家伙身上全都身无分文了,看来是做定真正的穷鬼。

刘正平把所有的尸体都拖到林边的稻田中,远远望出,黄灿灿的稻田生机勃勃,谁会知道稻子下面还藏着几个死人呢?也许这块稻田多了这些肥料,明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为了避免留下追踪的线索,刘正平又用泥沙掩掉所有的痕迹,直到再也看不出地上的鲜血和其它打斗的痕迹,他才停了下来。

把玩手中的二十响,刘正平却不知道如何使用。这把枪已经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枪的烤蓝已经剥落得差不了多,枪体露出暗灰色的金属光泽,黄的木头枪柄把在手上很舒适。一声轻响,刘正平歪打正着,竟然把枪机关上了。东按西按,他把弹匣退了出来,抠出一颗颗的子弹,一共只有四粒,黄灿灿的像黄金一样,阳光下闪闪发光。就是这个头尖尖的家伙,能轻易穿进人的身体?带来致命的伤害?

他把子弹一粒粒又装了回去,弹匣进仓,枪机打开,学着枪手开枪的样子,刘正平试了试,对!就这是这样,只要手指轻轻一扣,那黄灿灿的子弹便能从这小小的枪口飞出去收割敌人的生命。他笑了,无意中他竟然搞懂了这二十响的用法。

刘正平终究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象小孩子拥有了一件心爱的玩具一样,刘正平终于露出笑容,一扫刚才的颓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