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六十五 开学前新生报到的这一天

梅戈 收藏 4 5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吃着包子,我把张成的话跟这些主要的哥儿们都说了,黄海东第一个道:“我倒没什么,因为我就等着年底去当兵了,可小豆子、力强你们下礼拜不都该去各学校去新生报到了吗?所以我看,借着这时间,咱们不如就真放一下,等过了下星期,你们都报完到,那时我估计那些人猜着可能也没事了,咱们再打他们一个冷不防,给文良他们把这个仇报了!”

黄海东这话一完,小豆子、庆阳、谢二等人都纷纷点头,谢二也道:“张成和海东的话都挺有道理,昨天咱们到光明那一去,那些人这几天肯定不敢再出来了,所以咱们这几天放一下也不耽误事,而且还能给对方一个没事了的印象!我看这事这么办行!”

看大家都基本是这意见,我看了看宋建国、李文良他们,宋建国笑道:“张成说的挺对,上午我就觉得这么办不错,现在哥儿几个都是这意见,我看就这么办吧!”

我点点头,笑着对众人道:“既然哥儿几个都是这意思,那咱们下午就不出去转了,大热的天,大家也都歇歇,等过了下礼拜,大家都报完到再说!”

邢立强等人都说了一声好,我接着对众人道:“那既然这样,下午没事,大家就都想去干嘛就去干嘛吧,想在力强这儿玩的就在这儿玩儿,不想在这儿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反正文良这事咱们是过一个礼拜再说,不过就是要求大家嘴严些,别把风露出去!”

宋建国呵呵笑道:“那这事大家就别再向其他人说了,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就不和他说了,大家嘴上有个把门的,别把这事最后搞坏了!”

庆阳笑着道:“就你考虑的多,想的仔细,这话还用你嘱咐?!”

众人听了哈哈一笑,吃完包子有些人就走了。


过了两天就又是一个新的礼拜,星期二是我去报到的日子,这天早晨我起的稍微有点晚,等吃过早饭就快八点了,匆匆忙忙拿好录取通知书我就往学校赶,可到了学校一看,新生来的已经很多了。几步我跨进教学楼的过厅,没想到刚一转弯向楼道里走,迎面就和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听着哎呀一声叫,我急忙抬头看,对面一名女生被我撞了一个大趔趄。

看着被撞的女生直打趔趄,我心里顿生歉意,急忙想伸手去扶,同时急忙向她道歉:“对不起,我走的有点儿急,没撞疼你吧?”

被撞女生不等我的手伸过去,自己已经扶着墙站稳了,她听见了我的道歉,看了我一眼,回答道:“没事儿,这事也怪我,我不逆着走就没这事儿了,你走吧,我还有事!”说完也不等我再说什么,急着忙着绕过我就向外跑。

我在她从我身边跑过的一霎那借着楼道过厅里的亮光看了她一眼:很漂亮的一个女孩,个子中等,齐耳的短发,穿了一件格子衬衫,就是长的有点儿黑。

女孩这时也发觉我在看她,在跑过我身边时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露出两行洁白如银的牙齿。但等我反应过来还以微笑时,女孩已经跑走了。

上了二楼找到我即将开始新生活的高一三班,教室里已经坐了有多一半的人,这其中有十来个都是以前我们本校同年级的同学,而那一向遵时守制的杨丽红也安然在座。拿录取通知书那天,我知道她也在本校升读高中,只是没问她在哪个班,没想到她又和我在一个班。这时她也看见了我,冲我微微点头一笑,我也朝她笑了一笑,然后又朝几个认识的同学笑了一下,招了招手,算是和熟人们打了一个招呼。

和熟人们招呼完以后,我向站着几名新生的讲台走去。

新生们正依次办理入学手续,我从他们的后面向讲台看了看,给我们办手续的是本校高中部的一名男老师,我虽然没和他打过交道,但我知道他姓赵,教数学课的,已经五十多岁了,人一向很和气,看今天这样子,他像是以后我们班的班主任。

我正看着赵老师给前面的新生办手续,突然感觉后面来了人,就扭回头一看,两个人的眼光一碰,不由得就都咦了一声,原来才到我后面的人就是我刚才撞了的女生。

女生看见是我,又是微微一笑,我笑了笑低声问道:“你也是这个班的?”

女生笑着点了点头,仔细地看了一眼我小声问道:“你是不是叫韩永?”

“是啊!”我感觉有些诧异,以前从没见过这女生,她怎么知道的我叫韩永?

看着我诧异的表情,女生小声道:“我以前是白沙二中的,在我们学校外面见过你几次!”

“哦!”我哦了一下,这下我明白了,看来我这到处瞎玩儿也给人留下了一些印象。

“那你叫什么?”看着前面还有两个人,我又转回头问她。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女生没直接回答我,而是俏皮地一笑,这一笑让我想起了白兰。


等轮到给我办手续,赵老师看了看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韩永,你可是咱们校的名人,这两年高中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就一直是你们的班主任,你可要给我争些光,我希望你其他各方面都要像你的学习成绩,你可别给我添没用的麻烦哟!”

看着赵老师温和柔顺期待的表情,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只好恭顺地答了一句是。

赵老师又看着我笑了笑,低头给我做了登记,办了新生入学手续。

登完记,赵老师让我自己先找座位坐,然后就给我后面那女生办手续,我故意走慢了一步,听见赵老师叫她张红雅,至于是哪个红,我就不知道了。

离开讲台,我本想去坐刚进门时看见的杨丽红旁边的那个空座位,好向她打听打听白兰有没有消息,可她身边刚才有的那空位这时已经被我前面办完手续的同学坐了,我只好向后面走,杨丽红是看也没再看我一眼。

我才坐下没两分钟,张红雅也办完了手续,她向教室里四下一望,看见我坐的位置后,直接就朝我旁边的空座位走来,杨丽红是鄙夷的瞪了我们俩一眼,可惜我没看见。

在我旁边坐好后,张红雅侧着头又向我笑了一下,我也礼貌地向她笑了笑。张红雅小声道:“没想到咱们是一个班的,大名人!”

我呵呵一笑:“黑丫头,刚才没撞痛你吧?!”

张红雅狠狠地白了我一眼:“你真讨厌,乱给人家起外号!”

“你刚才不也是叫我大名人吗?咱俩是一滴水一个泡,一报还一报!”

“那大名人是刚才老师叫的你,我不过是跟着复述了一遍!”

“呵呵,你是跟着复述,我是根据实际情报,我没不尊重事实吧?!”

张红雅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原来你不但手头厉害,嘴也很厉害,怪不得外面那么多人怕你,我看你不用跟人打架,就是说也能把人说死!”

我呵呵一笑:“我要有那本事就好了,也不用上学了!”

张红雅扭转头:“你不上学估计是全班同学的幸运,有你这种人,班里说不定会很乱,我看你赶紧退学好了,省得祸害别人!”

我看得出张红雅是诚心说着玩儿,就陪着她继续逗笑道:“我不祸害别人,就祸害你!”

张红雅听到我这句话,顿时脸一红,眼角含羞地骂了我一句:“讨厌!”

她骂完我这句,我也醒悟到自己这话有毛病,赶紧察着话题问:“你刚才跑那么急干嘛去了?看着你跑那么急,我还以为哪儿着火了呢!”

张红雅轻轻地咯咯一笑:“呵呵,我刚才进来时忘了锁车,等到了教室门口才想起来,所以一想起来就赶紧跑去锁车,没想到就和你撞上了!”说完她又笑了一下。

我看她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生气,心里刚才有的稍微一点儿的紧张顿时烟消云散了,继续对她说道:“人家女孩都细心着呢,你怎么这么粗心?”

张红雅脸一红:“你管的着吗?关你什么事?!”随后她又紧跟着笑着说了一句:“我这人就是这么粗心,从小就这样,经常做事丢三落四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就这样我们俩说笑了十几分钟,班主任赵老师的声音响了起来:“同学们,大家静一静,静一静,现在听我讲话,大家不要再说话了!”

听着赵老师的声音,我和张红雅马上停住了嘴,教室里也马上安静了下来。

赵老师站在讲台后大声讲道:“同学们,刚才我已经给大家做好了入学登记,办好了入学手续,现在全班同学都来齐了,我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赵,叫赵国栋,以后就是你们高一三班的班主任,我是教数学的,但我希望大家各科功课都是优秀,不要分出一二三,三六九等,那样我们就太失衡了,作为一名学生,不能全面发展对我们以后是很不利的,现在我们是在打基础,所以德智体我们是都要全面发展,……”赵老师洋洋洒洒说了有十几分钟,最后他拿起花名册冲着全班同学道:“刚才我和每位同学都见了一回面,大家也算彼此都认识了,但同学们之间都还陌生,因为大家都是来自不同的学校,所以我现在再点一次名,同学们互相认识一下,你们说好不好?”

“好!”赵老师的提议一说完,同学们立刻鼓起掌,热烈地响应了起来。

赵老师看同学反应很好,就笑着挥了挥花名册:“同学们,一会儿我点到谁的名字谁就站起来喊声到,让大家都看看,这没什么不好意思,就是给大家一个彼此认识的机会,你们说这好不好?”

“好!”学生们再次热烈地响应了一下。

赵老师笑着喊出了第一个人名:“韩永!”

“到!”虽然我没想到第一个喊到的是我,但我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赵老师一喊出我的名字,我出于一种本能,立刻答了一声到,同时马上站了起来。

赵老师笑着看着我,对满教室的学生们道:“同学们,韩永同学是从本学校初中升上来的学生,他的中考成绩达到并超过了市一中的录取分数线,但他依然选择本校高中部继续他的学业,现在我建议,让我们全体一起为他的优秀成绩鼓掌,希望他能再接再厉,争取在两年后成为本校第一名考上大学的学生,那时,他将是我们全学校的骄傲!好了,现在我们一起为韩永同学鼓掌加油,让他成为我们全体同学努力学习的带头人!”赵老师话一说完,立刻放下手里的花名册,带头热烈地鼓起掌来。

赵老师的这一手,我实在是没想到,脸顿时涨的红起来,可全班热烈的掌声,还是如潮水般地响起来。我傻笑着看着大家,自己也鼓了两下掌。同学们全都热烈地望着我,只有杨丽红是鼓的很不起劲儿,就连我刚进教室时的那点儿热情也不见了,这让我感觉非常奇怪,但我考虑不了太多,只能面对满教室热情的师生报以憨憨的傻笑,这其中,坐在我旁边的张红雅鼓掌是鼓的最起劲儿,好像这被老师极尽夸奖看好的人是她的亲人。

等同学们的掌声告一段落,赵老师笑着看了看我,示意我可以坐下了。我赶紧给赵老师鞠了一躬,又绕着圈儿给同学们鞠了一个罗圈躬,同学们马上又给我鼓了一回掌。

等我最后转圈转到张红雅这面时,张红雅趁着老师没注意,偷着低声喊了一句:“鞠深点儿,要知道你爱鞠躬,刚才你撞我时就让你给我鞠仨躬!”说完,她一边笑一边给我鼓掌。

我笑着看了她一眼,缓缓地坐了下去。

等我再次坐好,赵老师又开始点名。他每叫到一名同学,那同学就站起来大声答声到,并学着我刚才的样子,给老师和同学们各鞠一个躬。

这过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差不多二十来分钟,全班一共有三十八名同学。

等结束了这一重要程序,赵老师又点了八个人,这其中不但有我,还有张红雅,让我们一会儿大扫除结束后留下来,他要首先给我们这几个人开一个会,我们都高兴地答应了,我心里暗暗估计,可能是要让我们这八个人来担任班里的各项职务。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