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沧海横流唱英雄──两代人的对话[蓝剑军团]

飞得更远 收藏 41 500
导读:铁血作为一个军事网站,能时刻保持对社会的关注确实是可圈可点的。最近几天连续在《社会聚焦》栏目看到对长江大学学生事迹的评论文章,如《长江大学三名见义勇为大学生死亡背后的思考》、《我们需要这样的大学生英雄群体吗》、《见义勇为该不该——三大学生为救人而死有感》,从各个角度出发表达了对英雄大学生深深的崇敬和无限惋惜之情。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本月24日下午2时许,在荆州这个自古出英雄的地方,在寒江救人的英雄赵传宇的母校长江大学,又涌现出一个英雄群体:陈及时、何东旭、方招三名大一新生,为了营救两名落水

铁血作为一个军事网站,能时刻保持对社会的关注确实是可圈可点的。最近几天连续在《社会聚焦》栏目看到对长江大学学生事迹的评论文章,如《长江大学三名见义勇为大学生死亡背后的思考》、《我们需要这样的大学生英雄群体吗》、《见义勇为该不该——三大学生为救人而死有感》,从各个角度出发表达了对英雄大学生深深的崇敬和无限惋惜之情。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本月24日下午2时许,在荆州这个自古出英雄的地方,在寒江救人的英雄赵传宇的母校长江大学,又涌现出一个英雄群体:陈及时、何东旭、方招三名大一新生,为了营救两名落水的儿童而溺水身亡,生命永远定格在19岁的花季。笔者不想骂那几个在溺水者附近、为救人而讨价还价而对哭跪的学生而无动于衷的渔民,也不想骂那几个最先到达现场却因身上没潜水衣而等待救援装备的消防员,更不想骂那些到江边看了下就走了的海事局的人员,非不想而是不屑,骂脏了我的文字。他们会得到惩戒的,或是法律,或是道德,或是他们自己渐渐发现的良心。

诗人北岛悲愤间写过这样的诗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笔者只想在此谈几点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并以此祭奠三位已经远在天堂的使者。

●他们:用血肉之躯为别人拉起了一条生的索道,为自己也为90后做了一个完美的注解

让我们再一次重温这几个闪光的名字:陈及时,19岁,湖北通山县人,长江大学城建学院土木工程专业大一学生;何东旭,19岁,湖北枝江市人,长江大学文理学院广播电视学专业大一学生;方招,19岁,湖北罗田县人,长江大学文理学院广播电视学专业大一学生。一个普通高校的几名普普通通的90后男生,如果不是事实告诉我们,很难将他们和英雄这一名字联系到一起。

和其他的90后的孩子一样,这是一批被爹妈从小娇生惯养的掌上明珠,这是一批没有或少有学过应对灾害知识的新生代。作为一代人他们曾经备受争议,被专家研究认定为心理健康水平在下降,被认定为存在一种消极的心理特征,如心理问题在逐渐增多,焦虑水平、抑郁水平在逐渐增高。他们的形象也经常和非主流、自私、自我、骄蛮、火星文、软色情视频、撅嘴瞪眼呈45度角仰望镜头的照片、表情得意正在烧钱的女孩联系在一起,他们因“个性张扬,标新立异”而付出了代价,在有些主流媒体、在许多大大小小的网站,他们被记者、网民广泛抄作而呈现妖魔化形象和异类,被诟病为“缺失了社会责任感的一代”…… 也许思想更加现实并呈多元化趋势的他们,没在老师的带领下解读过雷锋王杰欧阳海,也许他们从来也没想到过做一个英雄,在没有英雄的时代他们只想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就在那个历史上产生过无数英雄的大江边,在那样一个特定情境的激励下,这些带着父母亲期冀、刚刚步入大学门槛没几天的90后大学生,却能够挺身而出,在惊涛骇浪面前,在死神挑战面前,十几个人手拉着手、肩并着肩、用血肉之躯为别人拉起了一条生的索道,用自己的年轻的生命谱写了一曲新时代的《英雄赞歌》,为自己也为90后做了一个完美的注解,用实际行动回应了社会对90后的评价。他们让许多当时在场的、或者后来听说的大人们汗颜,也让许多饱读诗书、经历社会磨砺的学者惊诧。

后来,学校请来心理专家为参与抢救的大学生进行心理辅导,几名同学说自己不太会水,只是“凭着本能的责任和勇气下的水”。第一位跳入水中的李佳隆告诉老师“今后遇到有人需要帮助,他还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他们:毛泽东时代培养起来的一代人,用下意识的反映诠释了绵延中华几千年的英雄情结

请记住这几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韩德云,46岁,个体户;鲁德忠,61岁,退休工人;杨天林,61岁,退休工人。我们在赞扬英雄大学生的同时,也应给这几位可亲可敬的老英雄以足够的敬意,和这些英雄的大学生比,他们的表现毫不逊色。十几名大学生的人梯散了,九名大学生落水,是他们奋不顾身地下去、上来、再下去、再上来,救起六名危在旦夕的大学生。如果不是他们拼死相救,还将会有几位青春的生命离开我们。

无可置疑,他们是毛泽东时代培养起来的一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三位老冬泳队员对“英雄”这个词表现得不以为然,他们只是一个劲地说,救人只是下意识的反映,当时换成谁都会这样的,他们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一点点小事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们甚至感到遗憾、难过、愧疚,原因是没能把这三位大学生一起救上来,鲁德忠讲“我确实是横渡长江消耗了体力,要不然,说不定三个孩子不会走!”说到这时他的眼圈红了。

他们是游泳好手,但已经因横渡长江而消耗了许多体力。可以想见他们对落水的大学生们施救的时候同样也冒着极大的风险、同样也面临着死神的考验。据鲁德忠讲,他是2003年加入沙市冬泳队的,只要他看到有人落水都会上前营救。“我们既然是冬泳队的一员,救人是我们的责任,碰到有人落水,我们这些会水的人都会积极营救。”包括鲁德忠在内的所有冬泳队员,每年都会从无情的江水中救起数十条鲜活的生命。

在三英雄的追悼会上,老人们哭得那样伤心。据报道,后来鲁德忠老人还将刚刚发放的慰问金,捐献给牺牲孩子的家属,尽管自己的家里也并不富裕。他在用自己质朴而简单的方式纪念着英雄,并试图用自己微薄的力量给英雄的家庭一点点补偿。

英雄已经无查挽回地远逝。笔者曾经做过这样的假想,如果没有这几位老冬泳队员的挺身而出,那么,那几名远在天堂的学子,定不会因为他们一刹那的英雄般的“冲动”,会不会因为他们在茫茫大江中无助的挣扎,而深深地陷入思考并热泪长流。让我们对这三位老冬泳队员致以深深的敬意:是他们,为中国的大人们保住了一点点的颜面;是他们,为中华延续几千年的传统美德保持了一点点的尊严。

●两代人:在茫茫大江里和生死一线间,进行了一次关于生命价值的深刻对话

虽然无法体验,但我们总是对生和死产生过许多恐惧和思考。冥冥中我们仿佛看到了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那就是在茫茫大江的惊涛中,在生死系于一线的刹那,新、老两代人面对同一个问题,用自己的十分感性的、下意识的行动,展开了一次关于生命价值的深刻“对话”——结论是他们之间并不存在一种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并不存在一种无法沟通的高墙,恰恰相反,在大难面前他们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无言的认同,一种让人匪夷的相似,这种认同和相似就是中华民族得以生存延续的、经过无数次验证的不怕牺牲、团结奋斗的民族精神。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还是象以往一样,长江大学那些见义勇为大学生的行为,在事后被广为传扬的同时也在被广大公众和理论权威“理性”地审视着,被用他们的价值观反复地衡量着:“不会游泳该不该下水救人,再引申一点说就是面对危险要不要见义勇为?”在物质欲望横流惟钱是瞻,在以个人利益为中心、存在即是合理、他人即地狱等道德理念盛行的今天,对大多数人来讲其实内心早有定论却又难以说得出口。一部分人认为,救人是别人的事与我无干,还是躲得远一点为好,至于有朝一日假如自己需要救助时那就另当别论了;一部分人认为这是“金子换石头”,价值不对等,大学生们的“精神可嘉但冒险行为不值得提倡”;一部分人则认为遇到险情时,要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理性判断、量力而行…….

“理性判断、量力而行”说可能更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但事实往往是不容你进行理性的思考、专家般的论证,那是生死一线间的拷问,那是千钧一发中的抉择,只能靠本能去反映,只能靠下意识去决断。英雄之所以称之为英雄,就是因为在危难之际有惊人之举,也不是什么一时冲动,而是日积月累凝结在灵魂深处的情愫的瞬间爆发,是用平常人所谓的“理性”的天平所无法衡量的,是用“值与不值”的价值判断所无法诠释的。

是啊,这次90后大学生与冬泳老队员们在茫茫大江中,进行的一次关于生命价值的“对话”,给我们以太多的启示,其深度要远远超过百万言、千万言的宏篇巨论。孩子们并没有迷失,他们血管中流动的还是中华几千年滚烫的血,在危难面前义无反顾;他们表现出来的坚定、坚忍、互助的精神,和在紧要关头表现出来的对社会责任的担当都是十分优秀的;同为中华子孙,他们的表现与大他们好多的冬泳老队员们比毫不逊色,两代人一起,在物欲横流、个人中心的背景中,在天边为我们划出了一道绚烂无比、孤寂多年的人性至善至美的彩虹,其美艳让一切繁琐的理论失色,让一切冷漠的心灵升温。

●痛定思痛:我们是不是应该以此为风向标重新审视并在我们民族内心深处重新构筑一些什么

我们已经习惯了看到感动人心的情景后,男人热泪盈眶,女人涕泗滂沱;我们已经习惯了在感动过去之后,依然毫无改变地延用惯性重复昨天的生活。英雄倒下了,带给我们的仅仅是心痛,并且仅此而已。精神建设和经济建设是建设和谐社会的两个助动力,要同步进行,缺一不可,不存在谁先谁后、谁决定谁的问题。笔者认为,我们应以长江大学三位学子和冬泳队几位老队员的事迹为风向标,为他们题词、树碑、立传,并重新审视一下我们民族的内心深处,重新构筑和中华民族传统相衔接,又与时俱进、符合科学发展观的道德价值体系。

环境污染已经让我们国家吃尽了苦头,现在我们认识到了苦海无边再回头时,需要花双倍乃至几倍的金钱去弥补,有的甚至已经无法弥补了;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离不开正确的社会道德和公共价值的支撑,如今道德与文明、英雄情结与理想信仰的缺失已经到了非重新整合不可的程度了,如果不从当下入手、花极大的力气、用极大的耐心去调整和改变这一现实,那么等待我们民族的就是付出了沉重无比的代价,在若干年后再从头开始痛苦地选择。

哲学的思考代替不了英雄的呼唤;

物质的富足填充不了精神的家园。

星星在遥远的天际闪烁,

那是英雄们渴望的目光,

泱泱中华需要真的英雄,

泱泱中华呼唤真的英雄。


(2009年10月30日夜不能寐,谨以此文祭长江大学英雄头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及时 何东旭 方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月26日,参与救助落水大学生的61岁宝塔湾冬泳队老队员鲁德忠接过学生们致谢的鲜花后潸然泪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月26日,长江大学的学生们自发来到江边,表达对昔日伙伴的哀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月26日,湖北荆州,死难学生家属在江边沙滩祭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月27日晚,长江大学的学子们在学校内点起蜡烛,数千学子同唱《真心英雄》,以哀悼遇难的英雄学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月27日,荆州,许多普通荆州市民专程来到荆州殡仪馆吊唁鲜花,寄托哀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数万群众赶到追悼会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学生手捧菊花为英雄道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追悼会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追悼会现场

本文内容于 10/31/2009 12:59:25 PM 被飞得更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