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海军战记 第三章 甲午魂 决战黄海

巴顿战刀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size][/URL] 日本战时大本营作出了一个疯狂而冒险的决定,既然什么都不能阻挡飓风舰队进攻的脚步了,现在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陆军提前进攻平壤,然后海军伏击全歼北洋水师,赶在飓风舰队到来之前攻上中国本土,以中国人为人质逼迫李骏鹏停战,等待英国的驰援!从夏威夷到朝鲜中间必须要停靠补给,如果以巡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2.html


日本战时大本营作出了一个疯狂而冒险的决定,既然什么都不能阻挡飓风舰队进攻的脚步了,现在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陆军提前进攻平壤,然后海军伏击全歼北洋水师,赶在飓风舰队到来之前攻上中国本土,以中国人为人质逼迫李骏鹏停战,等待英国的驰援!从夏威夷到朝鲜中间必须要停靠补给,如果以巡航速度并且保持补给舰队的跟随,至少需要15天的时间。要想赶在飓风舰队到达之前逼迫大清停战而飓风舰队失去介入理由,就只有把原计划9月15号发动的对平壤的攻击提前,已经开动战争马达的日本疯狂的殊死一搏,在飓风舰队起航的第二天,9月1号日军已经完成对平壤和合围,还有大批日军赶来。

骏鹏就是计算着要在9月17号这一天之前赶到大东沟,9月12号日本的弹药补给完成,9月15号午夜发动总攻,北洋舰队9月16号凌晨2点起航支援,9月17日中午黄海海战,这些都是骏鹏记得不能再熟悉的时间,却不曾想到由于自己的出现将这一切提前了!很多悲剧是注定的,无法更改。

9月1日午夜11:30分,日军强攻平壤,此时的日军弹药补给并不充分,但是大本营已经下了死命令,就是用牙齿啃,也要在12个小时之内把平壤给我拿下来!

此时是飓风舰队出发的第二天的深夜,得到电报通知的骏鹏命令冲绳军港的威海号、台湾号以及四艘袖珍潜艇北上硫球,会合冲绳的旅顺、舟山一起前出警戒,严防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硫球或者台湾。同时令台湾的陆战一旅八、九营连同台湾刘铭传的淮军铭字营三个营总计五个营1500人在威海、台湾的护送下在硫球与陆战一旅七营和硫球营两个营900人集结。即刻启程,早已整装待发的台湾海陆军部队开始登船。

在得知日本进攻消息的同时骏鹏向清廷的军机处、总理衙门、海军衙门、皇上以及李鸿章同时发出急电,请求暂时节制北洋舰队和朝鲜陆军,每个小时拍发一次,直到天亮。这并不是合乎规矩的举动,但是现在是万分紧急时刻,他明知道这种可能几乎为零,但是所寄托的希望就是能有奇迹发生。

李鸿章委婉回电称等骏鹏赶到战场的时候他定会向皇上申报,但是现在皇上已经下旨命令陆军在平壤坚守待援,平壤城墙坚固,粮草充足,守上20天自然不成问题,盼他快些赶到。其它部门还在讨论,皇上也没有给予答复。

9月2日凌晨2点北洋舰队8艘主力战舰、4艘老式巡洋舰、2艘炮艇和4艘鱼雷艇,几乎北洋的全部力量,护送10营陆军及马匹辎重起航。

平壤城内是惊魂未定和久疏战阵的清军,平壤城外是接到死命令的疯狂的日本军队,大战一开始,日本军队就对牡丹台、玄武门、西南门、静海门、大同门同时发动一波又一波的疯狂冲击。

一夜的激战,向桥里战场玄武门方向最为惨烈,左宝贵战死,所部堡垒尽失,而此方向日本军队的子弹一个晚上全部打光,日本人只能进行白刃战了,刺刀尖上更能看出一只军队对胜利的渴望程度,玄武门失守!

清军统帅叶志超不是命令向玄武门增援夺回要隘,反而不与众将商议,决定弃城逃走,准备不充分的日本人冲击迅速得手,士气大震,接连攻陷牡丹台和静海门,牡丹台制高点的失去使平壤暴露在日军的炮火之下,从午夜11:30分开始的攻击,只用了8个小时,日军从玄武门和静海门两个方向攻如平壤,清军溃退,兵败,如山倒。而整个战斗中日本军队的死亡人数只是区区300人。

从攻坚战转为追击战,日本人残暴杀戮,逃跑时被伏击打死的清军就达到2000人之多,尸体堆积密集之处,50米内伏尸120具,毙马30匹。

逃跑时候散落的物资不止是枪械,竟然还有高级将领丢下的私产,他们在朝鲜搜刮的黄金!金币12箱、沙金14箱、大小包裹30多个,还有军饷10万两白银以及大量枪支弹药和粮草。

简直是日本人的后勤队!

中午时分援兵到达大东沟,人马开始下船,北洋的平远、广甲在江口外警戒,镇中、镇南等4艘鱼雷艇护送运兵船进入江内,其余战舰在江口外12海里的大鹿岛东南布阵抛锚。

人马登陆之后从逃回的残兵口中得知了平壤失陷的消息,而叶志超并不是组织力量反击,而是命令全部登船,撤回国内,增援作战变成了接应残兵。

忙碌了一夜,次日早上7点,运兵船返航,一个小时之后,北洋舰队开始返航。

9月3日,比真正的历史记载提前了14天,此时飓风的珍珠港远洋舰队距离战场还有至少11天航程。

9月3日上午10点,联合舰队12艘军舰悬挂美国国旗,在接近北洋舰队之后换上太阳旗,黄海海战提前爆发。

“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高千穗4艘为前导,本队松岛(旗舰)、严岛、桥立、千代田、比睿5舰殿后,扶桑、赤城、西京丸作为预备队,以单纵队迎敌!”伊东佑发布了战斗命令。

丁汝昌命令全队变为夹缝鱼贯阵,第一小队居中,后续4个小队分别向两翼展开至平行位置,呈左右交错的双横队,第二列的军舰与第一列夹缝排列,前后交错的各队姊妹舰彼此结成小队。

第一小队:定远、镇远

第二小队:致远、靖远

第三小队:来远、经远

第四小队:济远、广甲

第五小队:超勇、扬威

理论上和以往的演练中,这种阵性能够发挥舰队的最大火力,在中央旗舰的指挥下实现密集打击,但是现在已经是临近敌军,海上编队变换阵型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且舰队中航速较慢的几艘军舰要做较长距离的机动才能到达编队指定的位置,最后形成的将是一个两翼无法完全张开的凸梯形,这就是丁汝昌指挥的第一个失误之处。

伊东佑看到这个怪阵,命令第一游击队迅速驶过北洋舰队的正面,包抄其薄弱的右翼。

丁汝昌看到对方的意图,命令全队向右转移4度,企图在临战之前改变为左翼单梯队阵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时针一秒一秒前进着,计算着中日命运赌局的倒计时。两只舰队的距离越来越近,10000米。。。。。。8000米。。。。。。6000米。。。。。。

12点50分,距离5300米的时候,定远右主炮塔305毫米巨炮打响了第一炮,炮弹没有命中,越过吉野号的桅杆落入海中。随之双方百炮怒放,硝烟弥漫,海水沸腾。

北洋舰队在战斗中终于形成V字编队,将本队5舰和第一游击队的4艘军舰一截为二,第一游击队目标非常明确,首先包抄打击右翼最薄弱的超勇和扬威。

超勇和扬威虽然号称全金属结构,但是内部大量采用了木质构件,而且基本没有额外的装甲防护,开战仅仅几分钟,两舰船壳板多处被洞穿,军舰内部已经起火。

13:08分,吉野号后甲板被击中,引发后部一些弹药的殉爆,第一游击队的旗舰燃起大火,吉野号停止了炮击,北洋舰队士气大振!

与此同时高千穗中弹起火,秋津洲右舷的5号速射炮炮位被击中,主炮手等五人当即毙命,多人受伤,浪速舰没有人员伤亡,但是舰首主炮塔下方的水线带附近被洞穿,引起少量进水。一时间,仿佛历史的天平将要偏向北洋舰队。

仅仅两分钟,吉野号就恢复了炮击,一阵猛烈射击,超勇号的船壳被撕开,军舰内部爆炸,舰体顿时被黄色的烟雾包裹,火灾一发不可收拾。

扬威号竭力发炮支援超勇,但是在第一游击队其它战舰密集的炮火中也燃起了灾难性的大火,舰体开始倾斜,出现无法支持的迹象。两艘列焰翻腾的军舰一面救火一面抵抗,渐渐无法跟上大队的步伐,如同两只失群的孤雁。

再看与联合舰队本队的另外一个战场,定远、镇远居中,左翼致远、靖远紧随,右翼来远、经远,三个小队的第一目标便是本队旗舰松岛号。

由于目标锁定,开战5分钟,松岛号开战5分钟便被一发150毫米炮弹击中主炮塔,刚发射1发炮弹的320毫米加纳式火炮便陷入瘫痪,被迫紧急抢修。

13:04,松岛再次中弹,炮弹穿透了主甲板,左舷7号炮位120毫米口径的速射炮被摧毁,多人伤亡。同时,严岛号和桥立号也被击中。

日本军舰是高航速、高射速,因此抵近对轰不是他们的专长,此时日军军舰开始转向,快速移动中发炮作战。北洋舰队跟不上联合舰队的航速,但是这时联合舰队发现,比睿和扶桑没有跟上来,脱离了队列!

这两艘军舰是日本1875年定购的金刚级铁甲舰,新造时航速能达到14节,现在将近20年后只能达到勉强的8节,已经无法跟上高速移动的队列,连同赤城一起,预备队率先暴露在北洋主力的阵前,这是一个机会!

几乎所有的炮火在这三艘军舰附近爆炸,尤其是距离最近的比睿号,仿佛一头撞进了一个炮弹横飞的恐怖巷道,很快就遍体鳞伤,几乎所有火炮都沉默不语。紧随比睿的是经远号,比睿的樱井舰长正在感叹自己将玉碎的时候,突然中国军舰的火炮一瞬间停止了射击,经远号高速从侧翼向比睿号接近,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属下报告经远舰的甲板上出现大量身穿红色制服的陆战队员,天哪,跳帮!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