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超级保镖

k55555998 收藏 2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URL] 杨诗雁早早开车过来与钱图强约好的碰头地点,坐在车上一边等,一边思绪纷飞。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深深地痴爱一个人,在他面前,却“爱”无法说出口。 自己现在有了老公,有了孩子,而钱图强还是一个单身汉,又有许多漂亮的女友,自己还能够去爱这个男人吗? 想起十多年前的缠绵悱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杨诗雁早早开车过来与钱图强约好的碰头地点,坐在车上一边等,一边思绪纷飞。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深深地痴爱一个人,在他面前,却“爱”无法说出口。

自己现在有了老公,有了孩子,而钱图强还是一个单身汉,又有许多漂亮的女友,自己还能够去爱这个男人吗?

想起十多年前的缠绵悱恻,甜密初恋,杨诗雁悲从心起。命运作弄人啊。

钱图强躺在飞行的箱子里,也是思绪纷飞。虽然自己有了许多女友,但他发现,自己在杨诗雁面前,常常感到非常激动。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由不得自己来控制。原来,历经风雨之后,自己还是深深地爱着这个女人,这个曾经让自己在寂寞的荒岛上日思夜梦的女人。

可她现在有了老公,有了孩子,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还能够去爱吗?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还爱着一个女人,却无法抱一抱她。

茫茫暮色中,两人是一样心思,两处闲愁。

任逍遥飞抵预先说好的地点,看到一辆车的灯在一闪一闪,知道是杨诗雁的车,便飞了下来,把箱子慢慢放在车前的地上。

钱图强打开盖子,跳了出来;杨诗雁早下车走了过来。

杨诗雁伸出手,和钱图强粗大有力的手握在一起,激动地说:“你终于来了。”

钱图强说:“你在这里,我当然会来。”

钱图强给任逍遥和杨诗雁两人做了介绍。

杨诗雁说:“任逍遥,还夸有了你,真是辛苦了。”

任逍遥说:“小事情。现在,把父亲搬到车上去吧。我得把箱子丢进大海。”

钱图强抱起父亲,提起行李箱,坐到后车座。任逍遥提起箱子,丢进了大海,把身子变小如小鸟,飞到车上。

杨诗雁驱车向医院驰去。

医院早联系好。钱图强把所带之钱留下少许做零用其他全押在医院做治疗费用。父亲就留在医院里面。

杨诗雁又带钱图强到早已开好房间的宾馆。此时已是深夜。

杨诗雁说:“今晚你先住在这里。明天我带你去请你做保镖的人家,若说好,你就搬过去住。”

钱图强说:“现在已是深夜,你一个人回家,会有危险的。”

杨诗雁望着他,眼神满是期待,满是深情,满是火辣辣的爱意,笑了笑,说:“那也得回去啊。我只要了一个房间。”

钱图强望着杨诗雁,眼神满是期待,满是深情,满是火辣辣的爱意,也笑了笑,说:“为了安全起见,我让任逍遥送一送你。他能飞回来。”

杨诗雁问:“任逍遥,你能认得回来的路吗?”

任逍遥说:“当然可以。我送你吧。”

第二天上午,杨诗雁带钱图强到医院看过父亲,便送他上要当保镖的富人家去。

香港富人家,气势果然不凡。独门独院的超大别墅,修在半山上,面对着大海。杨诗雁说,这户人家姓杨,跟自己认了同姓亲戚。男主人长期在世界各地做珠宝生意,家里平常住着四十岁出头的女主人和两个十几岁的女儿。这两个女儿还在上高中,大女儿喜欢弹琵琶,便跟着杨诗雁学习。两家人经常来往,所以才听她的介绍,同意钱图强来当保镖。

香港富人自1996年张子强一伙绑架李嘉诚大公子要十亿港元赎金之后,流行起雇用私人保镖。超级富豪更是不惜血本,有些人的保镖多达二十个以上。平常富人家也请起保镖。杨诗雁的老公就有两个贴身保镖。杨诗雁从小跟钱图强学习过一些武功,随身自带护身器械,自己也不算什么富翁,便不需要保镖。

这户杨姓富人家,也早雇佣保镖。夫人和两个女儿外出,每人都会有二个保镖跟随。家里还得留有保镖。夫人姓张,名诗琴,跟杨诗雁算是无话不说的密友。听说钱图强特警出身,武功高强,要价又不高,人也长得年轻帅气,便同意他前来保卫。

钱图强为了给主人家好印象,把胡子剃干净,头发也是新理的典型保镖平头,配上新买的西装,戴着墨镜,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张诗琴第一眼看到钱图强,怀疑是郭富城来到自己家,连忙笑脸相迎。

张诗琴年轻时参加过港姐选美,虽年近半百,还是身材修长,容光焕发,保管得非常好,看起来像三十岁的熟女,浑身上下充满女性魅力。

宾主坐定,寒暄片刻,家中的管家兼保镖领班便过来,说是要试一试新保镖的功夫。钱图强听说是要面试,爽快地答应了。

大家走到宽大的健身室。只见三个肌肉男光着膀子在锻炼,还有两个身穿紧身衣的年轻壮女也在健身。原来今天正值周末,主人都在家,男女保镖们便都在家中。

管家叫张子壮,长得牛高马大,特警出身,也是一身好功夫,他想试一试钱图强的格斗本领。只见他脱下衣服,露出一身肌肉来。

张子壮让钱图强脱下上衣。钱图强就下很是犯难,自己一身毛皮,一身伤痕,怎么可以暴露在众人面前。

钱图强微微一笑,把宝剑解下放到杨诗雁身边,走近张子壮,说:“我们当保镖的,面对敌人时,正好穿戴整齐。你就这样试一试吧。你也不用留情面,尽管来吧。”

张子壮一听,只觉得这赵宝强心高气傲,心里来火,便想要他出丑,猛喝一声,冲了过来,使出招式,想把钱图强摔倒在地。可他发现,自己居然连对方的一根毫毛都没有碰到,而对方已经高高跃过了自己的头顶,来到自己的身后。钱图强却留情了,并不出手,只是站着微笑。

张子壮转身,看着钱图强,惊疑不定,说:“你也出手吧。”

钱图强摇摇头,说:“要不这样,你让保镖们都一起上来。我也想试一试自己的功夫。”

张子壮让五位保镖一齐上,自己退下观战。保镖围攻过来。

这五人都是练过功夫,一时间,拳腿无数往钱图强身上招呼而来。钱图强猛喝一声,运掌如剑,迎了上去。保镖们的速度和力量比起钱图强要差一大截,哪里能够抵挡得住;被钱图强用暗劲一个个击倒在地板上。

张子壮大喝一声,“好功夫。”钱图强伸手拉起倒在地板上的保镖,说:“得罪了。”

杨诗雁心花怒放,张诗琴更是喜出望外。

张子壮说:“再试一试你的枪法。”钱图强说:“好啊。但我一般不用枪,用暗器。”

大家一起来到射击房,张子壮取来一把手枪。钱图强接过,站着瞄准靶心就是一枪,趴下又是一枪,跳起来又是一枪。张子壮一看,枪枪中靶心,叹为观止。

杨诗雁没有想到钱图强枪法这般准,不由地盯着他。

钱图强的目光正好扫起来,冲她笑了笑。杨诗雁不禁觉得脸有些发烫。

钱图强把枪还给张子壮,说:“我平时只用暗器。你们看一看。”

钱图强掏出随身带的暗器——围棋子,暗喝一声,棋子一一弹出,射向靶子,靶面上现出五个黑点,正好连成一个五角星。

大家都鼓掌叫好。

张诗琴只是听杨诗雁介绍说赵宝强是特警出身,因为谈恋爱打伤了情敌,被开除了,所以想来香港过隐名埋姓的生活;没有想到功夫如此高强,一百个满意,面试满分通过。

钱图强便留在张诗琴家做保镖,月薪三万港币,与保镖们住在一起,有一个单间做宿舍。任逍遥变身为小鸟,以钱图强的宿舍为据点,每天自由自在地四处闲逛。

保镖的工作是十二小时轮班制,主要是陪主人外出和看守房子。这个赵宝强有个缺点,就是驾照丢了。好在有另一个保镖开车。大家知道他功夫高强,也主动承包了开车的工作。保镖们知道,要是有强盗来绑架主人,钱图强一个人就可以包办保卫工作。

这世道,虽说张子强很猛,但张子强毕竟很少,也已经死了。钱图强一身武功,也想碰上强盗,把强盗抓来立立功,可强盗偏偏不来打这杨家的主意。于是保镖工作平静无奇。

杨诗雁本来就是杨家的常客,现在来得更勤了。她知道钱图强上下班的时间,有时便过来带他去看望父亲,给父亲做做气功按摩。父亲的病还是老样子,但交的住院押金却一天天在快速地缩水。

生活一旦安定下来,钱图强便开始感到寂寞。这可怕的寂寞如影随形,压抑着他的心灵。

张诗琴正当富年,平常也没有什么事,老公又常年不在身边,难免倍增寂寞。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功夫高强的帅气保镖,不禁让她多了一门心事。这心事多了,却苦了钱图强。钱图强有时便变成了仆人,时不时要帮女主人上街去买一些日常用品。接触多了,他看到了张诗琴眼睛里面的火光。这是幽怨寂寞的美丽女人特有的诱惑,充满危险和刺激。

日子过得平静无奇,终起波澜。

这天晚上,钱图强和一名女保镖例行公事,护送杨家二名小姐方方和圆圆去听韩国明星的演唱会,回来的盘山公路上,碰上了强盗。

强盗正在劫持前面的车辆。强大的火力,早消灭了车上的保镖,架起主人,便要往停在另一边的车上去。

钱图强让女保镖不要停车,按原来速度直接开过去,让两名小姐趴在座位上,早掏出围棋子,射倒了两名歹徒。

歹徒的同伙一看不好,冲锋枪便要往钱图强车上射来,眉心已被射中,一命乌呼。

开车的歹徒想开车逃窜,也被射进来的棋子击中,倒在座位上。

战斗的过程出奇地顺利。

钱图强的棋子比消音手枪还有效,连火光都不会冒出来。

钱图强打开车门,跳下车来,制服了受伤的强盗;扶起倒在地上的被绑架之人,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满头是血,失伤不轻。

女保镖早报了警,也拿过来随身所带救生器材过来包扎伤者。

杨家两小姐也想下车来看究竟,被钱图强喝止了,让她们还得再趴在车上。他不敢确定强盗还有没有同伙。

强盗的同伙没有到,警察很会就赶到了。钱图强和女保镖赶紧上车把杨家小姐护送回家。

第二天,香港报纸整篇整版报道了这次惊天劫案,被劫之人,居然是歌王张学友。

最引起大家兴趣的是,歹徒居然是被围棋子击毙击伤的。

有人猜测,现在有了一种新型武器,用围棋子做子弹,好比警方的橡皮子弹。

有人猜测,是武林高手使用围棋子做暗器。

总之,钱图强又一次出名了,只是除了少数人心里有数,世人不知道是谁干了这件事。

张诗琴因为赵宝强救了歌王张学友倍感风光,虽然不便向外界声张,但还是自家摆了酒席,全家人连同保镖一起,还请来杨诗雁,要庆祝一番。钱图强因为无意中救下自己喜欢的歌王张学友,一高兴,也放胆大喝。

杨家二位小姐,这才知道自己家藏有这样一位武林高手,居然可以用围棋子击毙敌人,也诚心敬酒。这对姐妹年方十七八,长得如花似玉,让钱图强想起春子来。心里有苦有乐,便喝高了,醉得迷迷糊糊。

杨诗雁一看不好,赶紧告诉过主人,扶钱图强到他的宿舍在床上躺好,坐在他身边。

杨诗雁今天也喝了酒,满脸红艳如苹果,心疼地说:“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这是在别人家当保镖,怎么可以喝成这样?”

钱图强睁开醉眼,看到了杨诗雁美艳的脸,不由于内心一片激动,抓住杨诗雁的手,说:“怎么啦?高兴还不能喝醉吗?”

杨诗雁脸更红了,轻轻挣脱钱图强的手,说:“都成这样了,也不怪你。你觉得头疼否?”

钱图强说:“头不疼,只是心疼。”

杨诗雁把手在他胸口按摩,叹了一口气,说:“命运弄人,你就不要伤心了。”

钱图强仗着酒劲,双手紧紧抓住杨诗雁细嫩的双手,说:“你本来是我的,你说,我能不伤心吗?”

杨诗雁一阵激动,泪水滚滚而下,抽泣起来。

钱图强翻身坐了起来,轻轻抱着她的肩膀,说:“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你回去吧,我没有事。”

杨诗雁把身子软到钱图强怀里,放声大哭。

这是怎么样的哭声?是抗诉命运作弄人,还是后悔当初不等钱图强,还是因为对现在婚姻的不满意?

钱图强也是一阵阵激动,也不知道怎么样安慰,只好轻轻拍着她的背。

许久,杨诗雁稳定下来自己的情绪,坐了起来,笑了笑,说:“你看我,还像小姑娘一样,动不动就哭。”

钱图强也笑了,说:“你早点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杨诗雁回去了。钱图强脱光上衣,躺在床上想心事,酒劲一阵阵发作,他心烦意乱,倍感寂寞难耐。

自被关进监狱到现在,大半年过去了,他还没有好好亲近过女人,像他这般威武有力精力旺盛的男人,怎么能够受得了?

门悄悄地开了。钱图强睁开眼,只见张诗琴身着情感的晚衣,稣胸半露,笑容可掬,站在门口。钱图强一惊,翻身坐了起来。

张诗琴把门关好,走了过来。幽幽的香水味送进了钱图强的鼻子,令他心猿意马。

张诗琴坐到了床头的椅子上,说:“你怎么样?躺下来吧。”

钱图强感到头晕,便躺了下来,说:“真是对不起,醉成这样,令你费心了。”

张诗琴坐到他床头,伸出细嫩白晰的手,在他额头上一摸,惊叫起来,说:“怎么这样烫?会不会发高烧了?”

钱图强闻着她阵阵体香,心里一阵阵激动,说:“不是发高烧。我酒喝多了,身子就会发烫。”

张诗琴伸手在钱图强的身上抚摸着他胸前的体毛,幽幽地说:“我知道你是谁了。难怪要隐名埋姓。”

钱图强说:“真是对不起。你还会让我干下去吗?”

张诗琴说:“一个国王来当保镖,真是委屈你了。”

钱图强说:“只要你不赶我走就好。我父亲要治病,我得挣这份工资。”

张诗琴把头轻轻埋到他胸口,说:“我一个弱女子,得彩剑大侠保护,真是无比荣幸。”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